201609292240第六章:關係漸近

《第六章:關係漸近》

伊凡搖晃著高腳杯,欣賞著酒杯裡的藍色液體

紫色的長髮披在肩上,眼神透露出無盡的憂傷,揚起酒杯,一飲而盡

此時的魅澀酒吧裡,一片狼藉,玻璃碎了滿地,桌子斷成了兩截,地上的人兒奄奄一息

伊凡走回了剛才打鬥的地方,發現凜錫還倒在地上,似乎已經昏了過去

有個人手上拿著刀,準備朝凜錫砍去,刀未落下,伊凡早已用手抓住了刀子,鮮血從手掌不斷冒出……

「滾!」伊凡冷冷的說了這個字

黑衣人見狀,連滾帶爬的離開了

看著地上的人兒,伊凡漂亮的眉心微蹙

就這麼把他放在這裡,好像有點過意不去

帶他離開,又不知道能帶去哪裡,回多雅的話,帶著他就會被別人發現

畢竟,多雅是不准學生出校園的…

「你這麻煩精…」伊凡無奈的搖了搖頭,一把抓起凜錫的手臂搭在自己肩上

拖著凜錫走出魅澀酒吧,鮮血還是從手掌不斷的湧出

外頭的雪依舊飄著,凜錫身上又只有一件單薄的襯衫,伊凡拖下身上的風衣,披在凜錫肩上

自己卻冷得發抖

“只能帶他回別墅了…凜錫,我這輩子到底欠了你什麼啊…”伊凡無奈的想著

帶著凜錫回到了自己的別墅,別墅外圍種滿了紫藤花,走進別墅大門後,是一整片的蔓珠沙華

血紅色的花朵映著白色的別墅,看起來各外刺眼

別墅內非常的寬敞,伊凡把凜錫丟在沙發上,自己癱軟的倒在手扶椅上

「該死!我伊凡到底是欠了你什麼啊?」伊凡無奈的抱怨著

現在近看,這個凜錫,真不是一般的俊美啊

精緻的五官像是上帝親手雕刻出來的,薄薄的嘴唇、堅挺的鼻樑、 細長而微卷的睫毛、更別提他那寶石藍色的眼睛,深邃的令人陷入而無法自拔的魔力,根本不是一個十二歲男孩該有的容貌啊

「伊凡,妳清醒一點!」伊凡用力捏了自己的手臂,她是在發什麼花痴啊?

伊凡拿了醫藥箱,準備替凜錫處理傷口

“我真是自作孽…”伊凡在心裡默默嘆道

藥酒剛觸碰到凜錫的傷口,他就痛的顫抖了 一下,伊凡立刻減輕力道

擦完了藥,簡單包紮之後,伊凡就把凜錫抬進客房,替他蓋上了棉被

自己回房間洗了澡,換上睡衣,便縮在柔軟的大床上睡著了……

「嘶…」凜錫睜開眼睛

微弱的陽光從窗台灑了進來,看著這個陌生的房間,裝潢是極簡風,顏色都已黑白為主

「我不是在魅澀嗎?奇怪了…」凜錫環顧四周,發現自己的傷口都被處理過了

床頭掛了一套乾淨的衣服,上面放著一張字條

“起來了?自己梳洗一下”字條上只有短短幾個娟秀小字

凜錫拿起了衣服,看見床頭放著伊凡的風衣,心裡莫名的有股暖流…

走進浴室簡單擦了澡,便走出客房,客房外是一條長廊,長廊上有無數扇門

「醒啦?」伊凡端著托盤,從長廊的盡頭走來

紫色的長髮綁在左側,腰上繫著圍裙,看上去很居家

「愷瑟琳,幹嘛救我?」聞言,伊凡手上的托盤掉到了地上,粥灑了一地

濺濕了伊凡的圍裙,凜錫連忙跑過去,一把抓起伊凡的手腕,查看她的傷勢

「沒事吧?」凜錫的語氣略帶關心

「嘶…」伊凡呼痛道

冷冷的甩開了凜錫的手,畢竟凜錫有點粗魯

她的手上還有刀傷,鮮血又不斷的從手掌湧出

「為什麼受傷?」凜錫撇了伊凡的傷口一眼,淡淡的問

「不關你的事」語畢,凜錫直接抱起伊凡, 伊凡不斷掙扎著

「放我下來!」伊凡用力鎚著凜錫的胸口,但凜錫就是不放手,伊凡只好任由他抱著

「藥箱在哪裡?」凜錫把伊凡放在沙發上,口氣很差的問

「我自己來」伊凡站了起來,卻又馬上被凜錫按回沙發上

「我不是花痴,沒那麼矯情,我自己來」伊凡冷冷的站了起來,找出醫藥箱,自己包紮起來

凜錫冷眼旁觀,這女人怎麼這麼固執

「告訴我,為什麼喬裝」凜錫突然問

「不關你的事」伊凡冷冷的回答

「不怕我揭發妳的真面目?」凜錫邪魅一笑

「那你就揭發吧」伊凡的口氣很淡然

「揭發妳,沒意思」凜錫冷笑著

「不知感恩的傢伙」伊凡白了凜錫一眼

「愷瑟琳大小姐,想要我怎麼報答妳呢?」 凜錫將伊凡壓在沙發上,雙手緊緊的扣著伊凡的手腕,嘴角勾起一個邪魅的弧度,伊凡冷冷的看著他,兩人現在的距離,極其曖昧

「滾」伊凡命令道,凜錫卻無動於中

「妳都不會臉紅的嗎?」凜錫又向伊凡靠近了一些,溫熱的氣息灑在伊凡臉上

伊凡仍舊臉不紅氣不喘,冷冷的瞪著凜錫

「你以為我跟那些花痴一樣嗎?」伊凡白了凜錫一眼

伊凡看看過多少美男,可謂閱男無數,早就百毒不侵了,更何況是個十二歲的男孩

「真不好玩」凜錫無奈的笑笑,隨即鬆開了手

伊凡利落的把凜錫踢下沙發

「本來就不是給你玩的」伊凡冷冷的說

「沒意思」凜錫白了伊凡一眼

伊凡轉身走進廚房,手裡端著一碗粥

「吃完了就滾」伊凡很不客氣的把粥放在桌上,冷冷的命令道

「我就偏不滾了」凜錫說完就拿起了桌上的粥,大口大口的吃著

不得不承認,伊凡的手藝真不是蓋的

「你不滾我滾,注意吃相」伊凡白了凜錫一眼,一把抓起風衣,用力甩門出去了

「真是冰山美人」凜錫自己吃著粥,但這次不是狼吞虎嚥

他起身環顧四周,從口袋裡掏出塵封已久的手機,打了通電話

「幫我查查愷瑟琳家族的事,不論大事小事,資料一小時之後傳給我,只要遲交一秒鐘,你就不用幹了」凜錫說完直接掛了電話

完全沒有給對方說話的機會,使電話令一頭的人兒滿頭黑線

👉故事轉至伊凡👈

伊凡慢悠悠的走進魅澀酒吧,酒吧早已恢復原狀,伊凡不禁佩服翎的辦事效率……

「凡姐,您這個時間怎麼有空來?」見伊凡走進店內,裡面的人兒立馬貼了上去噓寒問暖

伊凡倒把他當成空氣,漠視了他,直接走了吧台

「凡姐喝什麼?」酒保正擦拭著高腳杯,見伊凡臉上掛著淺笑,才開口問

「老樣子」伊凡有意無意的撇見酒吧角落裡頭,有三個人正說話著

正是陌宇、凌爓、 和南宮默熙

酒吧裡很安靜,伊凡的位置可以清楚的聽到他們的談話內容……

「我們什麼時候回去中國?」凌爓正擺弄著手上的酒杯,隨意的問

「找幫主請示唄」陌宇邪笑,他們自然是不知道幫主是誰了,畢竟記憶消除過了嘛…

「我們也做了不少事,怎麼還見不到幫主…」凌爓無奈的抱怨著

聞言,伊凡會心一笑,默默盤算著什麼時候讓他們見自己

「或許…那個幫主…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哦」陌宇調侃道,凌爓倒是滿頭的黑線…

「行了,就你能想到那裡去」南宮默熙說

「熙少,話不是這樣說的啊,我們還得回去上初中呢」陌宇一臉無辜

聞言,伊凡倒是覺得有趣了,看來他們的年紀跟她差不多

「陌少,你什麼時候開始在乎課業了?」現在換成凌爓調侃陌宇了,陌宇又是一臉無辜

「我老子還在呢,必須的嘛」陌宇笑著說

「我已校董的身份開除你好了」凌爓邪笑著

「你們倆別鬧了」南宮默熙狠狠的瞪了兩人一眼

陌宇和凌爓不禁打了個哆嗦,乖乖的閉上了嘴巴

伊凡隨意的晃著高腳杯,嘴角勾起了一個絕美的弧度,正巧被陌宇看見了

「凌少,那邊有個美女」陌宇挑了挑劍眉, 嘴角挑起了一個邪魅的弧度

「去你的,你還有興致看美女」凌爓汗顏

順勢回頭看了看伊凡,愣了一下,心中頓時波濤洶涌,感覺…莫名的熟悉

「還說我呢…你看得都出神了」陌宇伸出手在凌爓眼前揮了揮,邪笑著調侃道

「嗯…但我不像你」凌爓收回目光,淺淺一笑,眼眸透出從未有過的柔情…

「你…你怎麼了!?這麼噁心…」陌宇見狀不禁打了個哆嗦…

心想“這個人…還是我認識的凌爓嗎?”

「她很像一個人…」凌爓擺了擺手,瞪了陌宇一眼,一旁的南宮默熙也撇了伊凡一眼

「我們來打個賭,好不好」陌宇連忙轉了話題,臉上又掛回招牌邪笑

「賭什麼?」凌爓挑了挑眉

「賭…誰先約到那邊那位美女?」陌宇笑著說,伊凡倒是滿頭黑線…

「好啊」南宮默熙爽快的回答

「賭注是什麼?」凌爓點了點頭,隨口問問

「一百萬」陌宇笑著說,害得伊凡差點沒把口中的酒噴出來

(曦:是一百萬英鎊😎)

「好啊」兩人就這麼爽快的答應了,伊凡汗顏,拿起手機打了通電話給翎…

「懶蟲,起床了嗎?」對方一接起電話,伊凡立刻問

「當然,都幾點了…幫主!您找我有什麼事?」翎無奈的問

「翎,麻煩到魅澀」伊凡說完便掛了電話

「她什麼時候這麼有禮貌了…」翎汗顏,心想一定不會有好事發生…

三人聽到伊凡說到翎,都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美女,有空嗎?」陌宇率先上前當炮灰, 伊凡淡淡的撇了陌宇一眼,絕對的無言

「帥哥有何貴幹?」伊凡淺淺一笑,但眼神沒有看向陌宇

「沒什麼,剛剛跟兄弟們打了賭,美女有興趣嗎?」陌宇搔了搔頭,賠笑道

「沒興趣」伊凡無情的拒絕了陌宇,他只好打道回府,凌爓搖了搖頭

「唉…我們的大情聖陌少也有把不到的妹」 凌爓調侃道,招來陌宇一個白眼

「太高冷了,沒見過這麼難搞的…」陌宇汗顏,正擺弄著一個精緻的打火機

「那換我了」凌爓笑著說,慢悠悠的晃到伊凡旁邊的座位坐下,笑而不語

「把妹的話可以滾了」伊凡淡淡的說

「陪我喝杯酒也不行嗎?」凌爓依舊笑著

「行,喝什麼?我請你」伊凡的語氣依舊淡淡的,也沒打算看凌爓一眼

「我隨意」凌爓笑得更開心了

「好,傑,老樣子」伊凡對著酒保說

「凡姐…那是您的特調…」酒保有意無意的撇了凌爓一眼

伊凡淺笑,表示沒關係

「特調?」凌爓挑了挑眉,順勢望著伊凡的側臉,眼中盡是柔情,柔情得都能滴出水來

「藍魅有沒有聽過?」伊凡眼角餘光注意到凌爓一直盯著自己瞧,但沒說破

「那不是不對外銷售的嗎?」凌爓問,伊凡笑而不語,沒有多做解釋

這時酒保把兩杯藍色液體放在兩人前方,伊凡端起高腳杯,輕輕晃動著…

「藍,憂鬱,苦澀,是魅力所在」伊凡說完,揚起高腳杯輕輕啜了一口

「不錯,我倒覺得,苦的不是酒,是自己」 凌爓也喝了一口,微笑著說

「倒是你能品出這酒的獨特」伊凡含笑看了凌爓一眼,笑得極淺

雖是笑,卻有股陰鬱的氣息,此景,悄悄觸動了凌爓的心弦

「此情此景,惆悵的神情,不用說,藍魅就是妳的心情寫照」聞言,原本不耐煩的伊凡,心情漸漸好了起來

「真是被你猜中了」看著伊凡的笑顏,凌爓的眼神更加溫柔了

「伊凡…」這時,翎趕到了酒吧

有礙於另外三人在場,所以翎弱弱的叫了伊凡的名字

「翎,你來啦」伊凡看著翎,笑著

「總領!」三人見到翎,紛紛跪下

「嗯,伊凡…」翎冷冷的撇了地上的人兒一眼,說好了在外面,不能叫幫主

「叫名字挺好的,不用拘謹」伊凡看著翎,臉上的笑容頓時消失了

「美女,話不能這麼說,他是我們的總領,領頭上司啊…」陌宇汗顏,難道這女孩不想活了?

翎也是她可以說教的嗎?

「領頭上司,呵呵」伊凡冷笑,這孩子沒見過世面,頗可愛的

「宇,不能對她這麼說話!」翎瞪了陌宇一眼,眼神散發出危險的氣息

「是…是」陌宇弱弱的說,旁邊的南宮默熙看得很是不爽

「總領,你怎麼為了一個女人罵宇呢?」 南宮默熙冷冷的問,語氣盡是不屑

「她是什麼人,等你知道了,再跟我說這種話吧!」翎淡淡的說,連看都沒看他一眼

「翎,別說了,回總部。你們幾個,跟我來」伊凡冷冷的撇了三人一眼

逕自走出魅澀酒吧,翎與那三人只好乖乖的跟著伊凡的背影……

--------------------------------------------------

沒有重點的一集XDD

BY曦

回應

這裡是曦><

更文龜速請見諒~

長髮綰君心,幸勿相忘矣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