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080753關於''台北人''一書

問題:

關於''台北人''一書 有人看過爾雅出版社出版的白先勇著作的\'\'台北人\'\'一書嗎 如果有可否寫一篇讀後心得 求一篇心得,約300字 感激不盡

答案:

白先勇的《台北人》寫大陸人流亡台灣的眾生相,極能照映張愛玲的蒼涼史觀。無論是寫繁華散盡的官場,或一晌貪歡的歡場,白先勇都灌注了無限感喟。重又聚集台北的大陸人,不論如何張致做作,踵事增華,掩飾不了他們的空虛。白先勇筆下的女性是強者。尹雪艷、一把青、金大班,這些人鬼魅似的飄蕩台北街頭,就像張愛玲寫的那蹦蹦戲的花旦,在世紀末的斷瓦殘垣裡,依然,也夷然的唱著前朝小曲,但風急天高,誰復與聞?嫵媚高貴的尹雪艷不但把座落在台北市仁愛路上的新公館,刻意設計成和上海百樂門一樣的氣派,甚至連昔日上海的生活方式和優越感精神也引入了尹公館,從側透露了這群出入尹公館的台北新貴的懷故心態。白先勇在小說中正是竭力於揭露在「台北人」靈魂中的黑暗面,揭露他們自我欺瞞、自我流放的生活形態。本篇像「遊園驚夢」一樣對上層社會的奢靡腐化有逼真描寫,其中蘊含作者實際的人生經歷和對那個年代的人們的內心掙扎的憐憫,同時也對千千萬萬生為人的我們的生命體認,進行檢視。 他的人物懷著半輩子的滄桑往事,一味追尋著尹雪艷所象徵的「大千世界榮華的麝香」他們不僅要擺脫成重的往事負擔,還要填補心靈的空虛和慾望的索求。尹雪艷代表客人們心中潛伏的慾望,新公館企圖營造不可思議的桃花源幻境,滿足滯留墮落、念念不忘的過客,在麻將桌上,尹雪艷冷靜的周旋於男男女女中,尋找獵物吃紅,像一個拘魂的陰間使者,一步步將人逼向滅亡。 白先勇的小說中,男性人物的出現與死亡,大多具有民族大我和個體小我的意義,而女性人物的意義則主要表現於普遍人性的掙扎。《台北人》以本篇始,以〈國葬〉終,他曾被譴責為「殯儀館的化妝師」,原因是他常為逝去的美造像,小說中常出現死亡場面,生死循環不滅,運用死亡,道出生命的價值,絕處逢生,人世無常,誰都沒個準,消極的背後是積極,絕望的反面是希望,為過去作告別式,白氏的創作理念,其來有自。 故鄉歲月的記憶烙印在他們的靈魂上,成為煉獄般的情感負擔,也是愛恨所在。
參考資料 YAHOO SEARCH
參考網站 https://hk.search.yahoo.com/search?p=coming-zoo

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