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080736遊園驚夢的一些問題

問題:

遊園驚夢的一些問題 遊園驚夢這一本書 有一些問題可以幫我回答一下 一、介紹文中人物: 人物:性情、身分、藝名、穿著、外型、遭遇等等 1.竇夫人: 2.桂枝香: 3.十三天辣椒: 4.錢夫人: 5.十七月月紅: 6.蔣碧月: 7.賴祥雲的太太: 8.劉副官: 9.余參軍: 10.徐太太: 11.程參謀: 12.楊先生: 二、分析錢夫人的生命中的三個男人:錢鵬志、陳彥青、程參謀,她對於他們的想法,對於過去或現在所代表的意義。 三、竇府的宅院花園房舍都十分貴氣,如果你是房屋仲介,請試著向客戶介紹這座宅邸的外觀與內部陳設。 四、在此宴會中,有人清唱崑曲「遊園驚夢」,而使她觸景生情,所指的是為何? 五、崑曲「遊園驚夢」出自哪一本劇本?請簡介這個故事。

答案:

《遊園驚夢》  白先勇(1937.7.11~)當代作家。廣西桂林人。國民黨高級將領白崇禧之子。在讀小學和中學時深受中國古典小說和“五四”新文學作品的浸染。童年在重慶生活,後隨父母遷居南京、香港、臺灣、臺北建國中學畢業後入臺南成功大學,一年後進臺灣大學外文系。1958年發表第一篇小說《金大奶奶》。1960年與同學陳若曦、歐陽子等人創辦《現代文學》雜誌,發表了《月夢》、《玉卿嫂》、《畢業》等小說多篇。1961年大學畢業。1963年赴美國,到衣阿華大學作家工作室研究創作,1965年獲碩士學位後旅居美國,任教於加州大學。出版有短篇小說集《寂寞的十七歲》、《臺北人》、《紐約客》,散文集《驀然回首》,長篇小說《孽子》等。上世紀80年代其作品《謫仙記》被導演謝晉改編為電影《最後的貴族》。他是女作家三毛的啟蒙老師,上世紀60年代與張愛玲有一面之緣。將湯顯祖的《牡丹亭》精編為“四百年青春之夢,姹紫嫣紅《牡丹亭》”。   白先勇一九三七年生於廣西南南,未滿一歲遷居桂林。父親白崇禧為國民黨名將,曾任首任國防部長,母親馬佩璋出身於廣西富商家庭。白先勇在桂林度過他的美好童年,直至湘桂大撤退,桂林陷於火海之中,白先勇童年亦隨這片火海消逝。五十多年後重訪山尾村祖居,白先勇不勝唏噓,「少小離家老大回」,故居已殘破不堪。故鄉親友依稀還是熟悉的臉孔,但生活水平仍停留在五十多年前的水平,令白更感世變更,人各有不同命運。桂林的山山水水,童年生活的細節,亦成為他日後創作的泉源。   一九四四年,白家離開桂林遷到重慶,白不幸染上肺病,要受到隔離。四五年抗戰勝利,白家亦於四六年遷回南京。南京為歷史名城,對白先勇創作亦有深遠影響。小說《遊園驚夢》便以南京秦淮河昆曲藝人為題材。在南京白先勇看到在家中出入的軍政要人,這批人後來也遷到臺灣,白從中體會到歷史變化,今昔之比。短篇小說集《臺北人》,主題詩《烏衣巷》便道出「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的感喟。   有人形容白先勇「背負五千年回憶的重擔」,作品具歷史感,筆下人物的悲歡離合總與家國歷史有一定關系。白先勇曾說:「寫作是希望將人類心靈中無言的痛苦轉化成文字」白先勇對筆下人物總充滿悲憫情懷,其小說結合中國古典文學與西方現代小說技巧,並滲透中國文化與西方哲學思想,描寫新舊交替時代人物的故事和生活,富於歷史興衰和人世滄桑感。   白先勇的創作成就集中體現在他的短篇小說上,分為《臺北人》、《寂寞十七歲》和《紐約客》三部分,其中又以14篇《臺北人》影響最著。關於這一部分,白先勇的評論知己歐陽子,對每一篇都做了分析,歸總為《王謝堂前的燕子》,她認為《臺北人》的主題命意主要有三:“今昔之比”,“靈肉之爭”和“生死之謎”。
《遊園驚夢》小說的主題與賞析
  作者在這篇小說裏,苦心經營制造“夢”的意象。夢境和仙境,十分相像,只有一點大異:仙境是永恒的,夢境是短暫的。人類往往不願面對“人生有限”“世事無常”的悲苦事實,卻躲藏入“一切如故”的自欺幻想裏。然而,俗語說得好,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今晚竇夫人這棟“上上下下燈火通明,亮得好像燒著了一般”的大樓公館,哪裏持得了多久,轉眼間就會燈火熄滅,燒成灰燼。 今晚的錢夫人,就是明天的竇夫人。   小說的主人公藍田玉由一位昆曲藝人一躍成為錢將軍夫人,也曾經風華蹁躚,烜赫一時,“筵席之間,十有八九的主位,倒是她占先的。”然而這一切都是“從前錢鵬誌在的時候”,現在她不過是一個落魄夫人,王謝堂前的燕子,落入了百姓人家。   烜赫與沒落,構成刺激性的對照。對於沒落,是無奈的現實,錢夫人無力去改變,於是就只剩下追憶與懷戀,自己並不能超脫出來,把這一切視若浮雲。竇公館門前兩旁的汽車,大多是公家的黑色小汽車,“錢夫人坐的計程車開到門口她便命令司機停了下來”。這一細節動作,表現錢夫人還很在意自己的面子,遮掩自己沒落的現實。在筵會中,錢夫人幾次有意識地或潛意識地回憶起自己風華蹁躚時候的場景,與現實的筵會做比照,折射出錢夫人對過去的懷戀。   作者對過去生活的追憶更多的是在心理情感上對故國的眷戀。在這裏,故國不僅僅是祖國大陸、舊時家園,而是一種情感,一種對舊時在心理上的認同感、歸屬感。故國更多的是一種心理情感,而祖國大陸、舊時家園只是承載這種情愫的載體。這種情愫,以鄉愁的形式表現出來。例如,錢夫人總覺得“臺灣的衣料粗糙,光澤紮眼,尤其是絲綢,哪裏及得上大陸貨那麼細致,那麼柔熟?”   “臺灣的花雕到底不及大陸的那麼醇厚,飲下去終究有點割喉的。”這種對臺灣的不認同感,並不僅僅得自於錢夫人自己,而是敗走臺灣的人的普遍的心理情緒。比如來臺幾十年,竇公館請客仍用上海的廚子,劉副官仍頑固地操著蘇北的口音。這些都是去國之人的鄉愁的整體表現,他們對臺灣、對臺灣的現狀並沒有認同感、歸屬感,而是頑固地堅持過去的生活(比如票友會),頑固地眷戀著大陸。

2016-08-18 11:24:46 補充:
這些人在白先勇認為都是一群“流浪的中國人”,他們退走大陸,在臺灣又不能融入和歸屬,他們沒有自己的家園,在心理情感上處於漂泊狀態,所以對故國懷有強烈的眷念。   白先勇對於中國的傳統文化是有著深刻的認同感的,在《遊園驚夢》這部小說裏擇取昆曲票友聚會也是有象征意義的。在六十年代,作為“中國表演藝術中最精致最完美的一種形式”的昆曲也已經式微了,受到歐美電影等新興文化的強烈沖擊。小說中堅持喜愛和追憶昆曲這種傳統藝術的,都是一些從大陸敗走的遺民如錢夫人、竇夫人、余參軍等。他們既是政治上的遺民,也是傳統文化上的遺民。臺灣本土的人脫離大陸本土文化的母體,對這些傳

2016-08-18 11:25:36 補充:
統文化並沒有多高的欣賞能力,也就沒有多少眷戀。人心不古作為一種現實,文化遺民們無力去改變,便只有承認,而他們對昆曲的堅持和喜愛,僅僅是對故舊文化的懷念,也是作者文化鄉愁的表現。   我們中國傳統文化,有一個光輝燦爛的過去。可是就因為太講究純美、純粹精神,絲毫不肯接受現實俗世的汙染,在今日的平民世界裏,已和一般人的生活幾乎完全脫節,再也無法受到欣賞和了解。於是人人遺棄古老優美的中國文化,趨奔迎接嶄新通俗的西洋文化,正如清乾隆年間,通俗的“花部”亂彈終於取代了優美的“雅部”昆曲。如此,小說裏錢夫人的今昔感觸,以及往日悼念,就有了更深一層的含義,

2016-08-18 11:26:25 補充:
而《遊園驚夢》也就變得好像是作者對我們五千年傳統文化的一闕挽歌。   如此,《遊園驚夢》小說,從錢夫人個人身世的滄桑史,擴大成為中國傳統文化——特別是貴族文化——的滄桑史。   同樣的暗示含義,亦可引申到社會型態問題上,那就是,影射貴族階級和農業社會的沒落,平民階級和工業社會的騰起,小說結尾,竇夫人問錢夫人:“你這麼久沒來,可發覺臺北變了些沒有?”錢夫人沈吟了半晌,側過頭來答道:“變多唆。” 走到房門口的時候,她又輕輕的加了一句:“變得我都快不認識了——起了好多新的高樓大廈。”“變”一字,就是這篇小說的中心主題。“起了好多新的高樓大廈”,即比喻工商業社會之興起。我們還註意到

2016-08-18 11:26:57 補充:
今日宴會裏唱《遊園》的後起之秀,是徐“太太”,不是徐“夫人”。作者如此暗示:“上流社會”雖然還存在,“貴族階級”卻已隱逝無蹤。   作者復雜的情緒幾經解構和圖釋,最終匯為一條主旋律的精神內涵——懷舊,或者說鄉愁。這種懷舊包含幾個層次結構,一則是對過去生活的懷戀與追憶,一則是對故國心理情感的眷念,還有就是對故舊文化傳統的依戀。
《遊園驚夢》中意識流手法的運用
  意識流手法是西方當代文學中普遍采用的一種藝術手法,它是以表現意識的流動為主要內容,以內心獨白、自由聯想、現實和虛幻互相交織為主要方法而得名的。

2016-08-18 11:27:17 補充:
意識流小說是20世紀20年代在歐美興起的一種思潮流派,特點:隨著人的意識活動來敘述故事;通過自由聯想來組織故事,故事的安排和情節的銜接表現為時間、空間的跳躍、多變;前後兩個場景之間缺乏時間、地點方面的緊密的邏輯聯系;時間上常常是過去、現在、將來交叉或者重疊。   1. 錢夫人從正廳到飯廳,然後到客廳,最後到露臺。   2. 她遇到了劉副官、竇夫人、賴夫人、余參軍長、天辣椒蔣碧月、徐太太、程參謀、月月紅等人。   3. 小說以錢夫人赴宴的空間活動為結構線索。小說的四個場景分別對應小說的開端、發展、高潮、結局。   4. 小說技法上體現為:意識流、蒙太奇、對比、象征等手法。

2016-08-18 11:27:46 補充:
《遊園驚夢》裏平行技巧的運用
  守寡多年而已喪失青春年華與富貴社會地位的錢夫人,遠離舊日的相知朋友,獨自居住在臺灣的南部。《遊園驚夢》的小說情節動作,便是錢夫人應邀來臺北參加桂枝香(竇夫人)所開宴會的始末。遊園醉酒時回憶起了她以前和鄭參謀的一次偷會。   從客觀的角度看,竇夫人的宴會華貴無比,成功無比,充滿歡笑,充滿樂趣。但是在錢夫人觸景傷情,宴會上的人物和景象,觸動她對往事的回憶,於是過去逐漸滲入“現在”,使她發生一些今昔對比的聯想。等到幾杯花雕下肚,酒性模糊了理性,她就更加分不清今昔,恍恍惚惚的好像把自己多年以前的事重新又經歷了一次……   人物:桂枝香 蔣碧月 參謀  

2016-08-18 11:28:27 補充:
為了經營制造“今即是昔”的幻象,作者使竇夫人宴會裏出現的一些人物,和錢夫人往日在南京相識的人物,互相對合。首先,今日享受著極端富貴榮華的竇夫人,便相當於昔日的錢夫人自己。竇夫人“沒有老”,妝扮得天仙一般,銀光閃爍,看來十分“雍容矜貴”。“竇瑞生的官大了,桂枝香也扶了正”,正如昔日錢鵬誌是大將軍,而藍田王是“正正經經的填房夫人”,不比“那些官兒的姨太太們”,竇夫人講排場,講派頭,開盛大宴會請客,恰似往日“梅園新村錢夫人宴客的款式怕不噪反了整個南京城,錢公館裏的酒席錢,‘袁大頭’就用得罪過花啦的”。桂枝香有一個佻達標勁、風騷潑辣的妹妹——天辣椒蔣碧月。藍田王也有一個同樣性格的妹妹——十七月月紅。

2016-08-18 11:28:56 補充:
和“正派”的錢夫人一樣,竇夫人也是一個正經懂事的姐姐:“論到懂世故,有擔待,除了她姐姐桂枝香再也找不出第二個人來。桂枝香那兒的便宜,天辣椒也算撿盡了。”   蔣碧月,當然就是月月紅的投影。兩人都搶奪過親姐姐的男人,都“專揀自己的姐姐往腳下踹”。兩人不但性格作風一樣,連相貌打扮也相仿:在南京梅園新村錢公館開的宴會裏,“月月紅穿了一身大金大紅的緞子旗袍,艷得像只鸚哥兒,一雙眼睛,鵑伶伶地盡是水光”,今日在竇夫人的宴會裏,“蔣碧月穿了一身火紅的緞子旗袍,兩只手腕上,錚錚鏘鏘,直戴了八只扭花金絲鐲,臉上勾得十分人時……愈更標勁,愈更桃達”,“一對眼睛像兩丸黑水銀”。  

2016-08-18 11:29:34 補充:
程參謀——今日竇長官的參謀——顯然就是往日錢將軍的參謀鄭彥青之影像,兩人同是參謀身份,而“程”“鄭”二姓,在發音上也略同,程參謀和錢夫人說話,正如鄭參謀以前那樣,開口閉口稱呼“夫人”。他的軍禮服外套翻領上,“別了一副金亮的兩朵梅花中校領章,一雙短統皮鞋靠在一起,烏光水滑的”;他笑起來,“咧著一口齊垛垛凈白的牙齒”。而錢夫人記憶中的鄭彥青,籠著斜皮帶,“戴著金亮的領章……一雙帶白銅刺的長統馬靴烏光水滑的啪咻一聲靠在一起”。他也“咧著一口雪白的牙齒”。   小說的地點背景或布設,亦呈今昔平行或相等的現象。竇夫人今日之盛宴,富貴豪華的程度,可比十多二十年前錢夫人的那些“噪反了整個南京城”的華宴。

2016-08-18 11:30:01 補充:
而此盛宴又特別和錢夫人臨離開南京那年,替桂枝香請三十歲生日酒的那次宴會,遙遙平行相對。竇夫人宴會的氣派和金光閃爍、華麗無比的景象,作者用極端細膩的筆觸,予以精彩描繪,讀者自當細品慢賞,這裏無法引例。這樣的排場,派頭和宴客款式,正是當年把“世上的金銀財寶……捧了來討她的歡心”的錢鵬誌,百般慫恿著藍田玉講究耍弄的。今昔二宴,都有名廚設席,名票友吹苗,這點剛才已經提到。兩個宴會都喝花雕,都有唱戲的余興節目,而且都唱昆曲《遊園驚夢》。   在這篇小說十分復雜的情節構造中,作者更是大量地運用了平行技巧。宴會裏,竇夫人把錢夫人交由程參謀陪伴伺候。錢夫人顯然立刻對這個“分外英

2016-08-18 11:30:35 補充:
發”、“透著幾分溫柔”的男人,另眼看待,暗中細細打量他。我們所以知道,是因為,始終跟隨錢夫人觀點的作者,在錢、程二人被竇夫人介紹相識後,立即細細描述程參謀的長相儀態,衣飾打扮,和一言一舉。程參謀確實觸動了錢夫人的記憶之弦。可是開始的時候,她很可能只在潛意識裏把他和鄭彥青聯想在一起。她覺得有點不安,不自在,“觸到了程參謀的目光,她即刻側過了頭去”,卻又不大明白何以如此。
《遊園驚夢》裏象征手法的運用
  白先勇在人物名字上頗具匠心,不同的名稱表達了不同的含義,這是運用了象征手法。其實,“藍田玉”這個名字,就有相當明顯的象征含義。藍田之玉是中國神話中最美最貴

2016-08-18 11:31:17 補充:
的玉石,李商隱就有一句詩曰:“藍田日暖玉生煙”。(其他月月紅、天辣椒等藝名,亦有暗示性:月月紅即月季花,每月開,賤花也。天辣椒,影射蔣碧月之潑辣性格。)錢夫人不同於得月臺那些姐妹,只有她一人是“玉”,而在我們傳統文化中,玉,本來就代表一種高貴氣質或精神。可是身為玉,是否就能永保華美光澤?錢夫人入竇公館前廳,站在一株“萬年青”前面照鏡子的一幕,深具反諷意義。鏡中出現的,當然,是褪了色的藍田玉——塊已經黯然失色了的藍田美玉。   這篇小說的最終主題,是“人生如夢”。所以作者處處采納“夢”的比喻和意象,使人產生“夢幻境界”的聯想和印象。首先,小說題遊園驚夢,就有一個“夢”字;此戲內容亦是杜麗娘入夢。

2016-08-18 11:31:50 補充:
而錢夫人在宴會進行過程中,真的跌入了舊夢。錢夫人過去享受的那種富貴榮華,今日回想起來,好比一場夢。竇夫人的盛宴,其富麗堂皇氣派,其輝煌鮮明色彩,在今日臺北的現實狹窄環境和汙染空氣裏,簡直好像不可能存在。是夢境!是天堂!   大門兩側站崗的衛士,好比保衛天宮的天兵神將。鑼鼓笙蕭和饒鈸琴弦,使人聯想到余音繞梁的仙樂。甘芳的蜜棗和醇厚的花雕,使人聯想到瓊漿玉液。“錦簇繡叢一般……衣裙明艷”的客人,合聚在“明亮得像雪洞一般”的餐廳,享受山珍和海味,該是神仙在悠然取樂吧!   白先勇藉由徐太太的演唱,

2016-08-18 11:32:11 補充:
把《遊園》唱詞中的“皂羅袍”、“山坡羊”二折之大半,引入小說裏。所引“皂羅袍”的四句是:原來姹紫嫣紅開遍 似這般都付與斷井頹垣 良辰美景奈何天 便賞心樂事誰家院—— 錢夫人耳中聽著這幾句唱詞,內心自白道:“杜麗娘唱的這段‘昆腔’便算是昆曲裏的警句了。”錢夫人所謂“警句”,大概主要是指戲曲的唱法。可是作者賦予的含義就不在於此。這四句唱詞的內容意義,是“世事無常”,這正是此篇小說的主題,也是中國自古以來一脈相傳的文學主題。
參考資料 YAHOO SEARCH
參考網站 https://hk.search.yahoo.com/search?p=coming-zoo

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