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080639請問能不能有我要的大綱!!

問題:

請問能不能有我要的大綱!! 王文興 家變 梁實秋 雅舍小品 余秋雨 掩卷沉思 林文月 人物速寫 簡 媜 水問 朵 朵 朵朵小語(任擇一集) 王鼎鈞 開放的人生 余光中 白玉苦瓜 白先勇 臺北人 蔣 勳 美的覺醒 劉克壤 風鳥皮諾查 張愛玲 半生緣 拜託拜託!! 我需要隨便一本書的大綱!! 謝謝:)

答案:

余光中在《白玉苦瓜》詩集中的自序裡說:「懷古詠史,原是中國古典詩的一大主題。在這類詩中,整個民族的記憶等於在對鏡自鑑。這樣子的歷史感,是現代詩重認傳統的途徑之一。現代詩的三度空間,或許便是縱的歷史感,橫的地域感,加上縱橫相交而成十字路口的現實感吧!」他認為本詩集以「白玉苦瓜」為名,就因為這首詩比較接近前面所懸的「三度空間」的期望。所以,白玉苦瓜雖然是一手詠物詩,但我們必須要從懷古詠史的歷史感去體驗,才更能掌握此詩的精神。此詩第一節描寫白玉質地的清瑩˙圓潤,琢成苦瓜之後栩栩然的逼真感:「莖鬚繚繞,葉掌擁抱」、「直到瓜尖,仍翹著當日的新鮮」。第二節把中國的肥沃土地才能孕育酣然而飽的苦瓜,暗喻著悠久的歷史文化才能磨磋出「白玉苦瓜」這樣精美的藝術品;同時也慶幸中國雖多苦難,卻能保住這樣的藝術品毫髮無傷,瑩白依舊。第三節讚嘆藝術永恆,原來的苦瓜、玉匠都已枯朽,「白玉苦瓜」像不虞腐爛的仙果,奇蹟似的被永恆引渡。



白玉苦瓜用了傳統的寄託手法。詠物以寄情,這是中國古代詩人、詞人慣用的抒情言志手段。有著深厚古典詩詞修養的余光中,頗能體會詠物詩的妙術,句句不離苦瓜,句句又不詩單純寫苦瓜。以「瓜」寫其形,從「苦」寫其神,形神兼備,出神入化。整首詩歌誦古中國文化如乳漿,才能琢磨白玉的晶瑩;向傳統文化索取恩液,才能成果而甘。同時也證明了藝術經由日磨月磋,千錘百鍊,才能具有生命感(靈魂在白玉裡流轉)才能永恆不朽。
= = = = = = = = = = =

《雅舍小品》的文章,本來都屬於專欄式的作品,而且都是短篇,沒有太大的連貫性。其中所寫的,涉及不少作者熟悉的真人真事。根據作者自述,《雅舍小品》中的作品「雖多調侃,並非虛擬」,可以看出作品內容的真確性和寫作的取向。《雅舍小品》每篇作品不出二千字,寫的都是身邊瑣事,生活隨筆。既不涉及政治思想,也不談中西文化問題。全書固然沒有統一的主題,所寫的都是獨立成篇,而且題材多是隨手拈來的。初看題目時,可能給讀者平凡的感覺,但細看內容後,卻又別饒趣味。像《握手》、《理髮》、《衣裳》、《女人》、《男人》、《洗澡》、《牙籤》等,平常人絕對想不到這樣平凡的題目,竟然可寫出這麼豐富的內容。作者在《雅舍》一篇中說,他的作品是「長日無俚,寫作自遣,隨想隨寫,不拘篇章」的。至於書名用「雅舍」二字,只在點明寫作的所在地而已。
1. 《雅舍小品》中的作品,是名副其實的小品,雖是「隨想隨寫」,但寫來清新雋永。內容涉及的題材都是平凡不過,普通人不大注意的,但在作者的筆下卻別饒趣味,令人讀後有深得我心之感,可見作者獨有的智慧和過人的洞察力。

2. 《雅舍小品》所寫的題材雖屬於生活瑣事,但寫來卻不會淡如白開水,也不會板滯如流水賬。梁實秋的散文,能在平凡中顯真誠,於小節處蘊含哲理,是智慧之作。他的文章最合乎知識份子的品味和格調,既博且雅,一派從容,篇幅雖不長,但卻令人在最短時間內去體會人生,參悟智慧。他的文章,切易讀,任何年齡的讀者,都會在他那圓熟,幽默和趣味的文字功力上獲益。


3. 梁實秋具有深厚的中國文學基礎,又精研西洋文學,在作品中往往流露出西方隨筆式的從容與優雅。雖然生活點滴都可入文,但下筆卻是最道地的中文,在溫柔敦厚中又能力求儒雅簡潔,絕無生硬歐化的痕跡。

2016-07-08 14:42:03 補充:
朵朵小語


《遠 方》
眼前有許多懸而未決的煩心事,你不禁要抱怨:真是個多事之秋啊。但事情不是只有在秋天才發生,每個季節都有困難要處理,人生的每一步都可能是險棋。一帆風順是暫時,意外連著意外才是生命的常態。所以,親愛的,如果你只是把眼光專注於目前,必定很難快樂得起來;你應該常常望向遠方,那裡有一個超越目前的目標,值得你全力以赴。雖然你也許還不知道那個目標會是什麼,但是它真的就在那裡,只等待著你走上前去。為了那個目標,你就耐著性子把眼前這些懸而未決的事情一一處理乾淨吧。只要常常想著遠方,現下的階段便是踏向它的石梯。

2016-07-08 14:49:06 補充:
《人物速寫》收錄了十篇散文,以英文字母作為篇名。其中除了作為跋文的〈致M.N.〉與寫樋口一葉的〈H〉外,另外八篇皆是敘述了作者與被書寫者的互動及交談。〈致M.N.〉內容是作者自述創作心得,尤其對於書寫人物提出了一些想法,作為跋文,是全書唯一非書寫人物的作品。〈H〉則是藉由虛構的人物互動,介紹日本明治時期的作家樋口一葉,雖在形式上與書中諸篇同樣著墨於人我互動交談,實則與其他八篇以現實生活中的人物為書寫對象,自是有所不同。林文月在出版翻譯小說《十三夜》時,便以〈H〉作為序文。由此可知,〈H〉與〈致M.N.〉,一序一跋,是全書性質較不同的兩篇。

2016-07-08 14:49:35 補充:
散文中,書寫人物每每須有事件作為鋪排,如同人物畫作也總有背景作為映襯;然而在《人物速寫》的另外八篇文章,其實有種弔詭:名為「人物速寫」,實際上主題不是鎖定人物,而是該人物背後鋪陳的事件,以及引發作者的詠懷或抒情。這並非全然否定此書中人物存在的價值,而是如同上述所言,作者乃強調與這些人物之間互動而留下來的美好記憶。如〈C〉寫的是一個大夫之死:大夫本是護生者,卻對生命與死亡產生質疑,甚至終究抵擋不過死亡的到來,由此也引發了作者對於生存與死亡的重新思考。

2016-07-08 14:50:08 補充:
作者在跋文〈致M.N.〉自述書寫人物的心得時,也是把焦點放在與這些人物美好的交談上,更因而決定隱其名姓。畢竟這些美好的交談,在作者的筆下已顯價值,至於那些作為篇名的代號,即使彼此錯置,也不妨礙主題的表現。人物速寫》敘事流暢,文字風格平淡自遠,在謀篇佈局上也頗為用心,成功之處便在對於「距離」的掌握恰到好處。〈J〉寫的是郭豫倫的家庭訪問護士,作者用倒敘的手法,一方面寫J對工作的熱忱以及與作者親近的友誼,而另一條支線則是追溯先生從病危以至於離世的經過;若不經意,或許會認為文中對於先生的病逝著墨太少、太過冷靜,而這正是此文成功之處:

2016-07-08 14:50:50 補充:
作者藉由旁人J拉遠了自己與先生的距離,才能較為冷靜處理,而不至於耽溺其中無可自拔。若能細心留意,就可以發現作者其實將對丈夫病逝的傷感,悄悄託付在對J的書寫中了。另外又如〈A.L.〉,寫的是在佛羅倫斯一家金工藝品店的服務員,由於作者與服務員本身的「距離」太遠,於是在書寫的過程中,藉由女兒穿插於自己與A.L.之間,拉近了彼此的距離,相互分享愛好藝術品的心情。以上二例,〈J〉是由近推遠,〈A.L.〉是由遠拉近,林文月對於散文佈局經營之功力,由此可見一斑。在文章的結構上,尚有一小特色可留意,那便是文章的結尾。《人物速寫》十篇文章中,大部分的結尾都用一兩句話短短作結。

2016-07-08 14:52:36 補充:
如〈J.L.〉的結尾:「JL不知道我的心事,夕陽照在她流過淚的面龐上。」〈F〉:「秋陽安靜地照射那一園綠色。」〈H〉:「我知道樋口一葉走了,走回百年前明治的世界。」再長者不過兩行,少有末段是以完整敘述或抒情作結者。在散文創作上,這是一種搭配文字風格,而舒緩語氣的方式。段落除了敘事上的起承轉合之外,本來就具有調和語氣節奏的功能。林文月利用短語作結,正好與其平淡如洗的文字風格相得益彰,如微風拂鈴,韻味無盡。然而,林文月平淡自遠的文字風格,除了在處理〈A〉文時瞭然可見,在於其他篇章應當亦是有跡可循。因此最後,我們將以《人物速寫》一書中的「對話」,了解作者文字用心之處:對話的如實性。

2016-07-08 14:53:14 補充:
自從嚴復提出「信、雅、達」的譯筆原則之後,便成為翻譯的最高圭臬了,此三個原則亦可以成為散文對話轉譯的準則。《人物速寫》的對話便是在這種層層翻譯的狀況下,既不失說話者的身分,又能使文字流暢。G的姨娘說的話、與G、與作者本身,決不混淆,這才是作者下筆精深之處;否則,若不能夠從對話中去探求作者的文筆,則〈G〉通篇四分之三都是以G的自述鋪排而成,作者字字筆錄,就毫無創作的意義了。此書中大量運用「翻譯」之筆為人物代言,或許也與林文月長年從事文學翻譯,對文字掌握精準有深切的關係吧。
參考資料 YAHOO SEARCH
參考網站 <a href="https://hk.search.yahoo.com/search;_ylt=A2oKmL0T0lFWLzYA3tKzygt.;_ylu=X3oDMTEzMGhobzYzBGNvbG8Dc2czBHBvcwMxBHZ0aWQDQjAxNDlfMQRzZWMDcmVs?p=%E6%89%B9%E7%99%BCcoming-zoo&ei=UTF-8&fr2=rs-top" target="_blank"

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