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080628請問有人看過作家張讓的 一篇短篇小說”面具”嗎

問題:

請問有人看過作家張讓的 一篇短篇小說”面具”嗎? 請問有沒有人知道一個作家"張讓"? 可以介紹一下作著以及著名小說集有哪些? 作著的著作風格? 另外他有寫過一篇文章叫"面具"是在哪一篇小說裏面的? 而"面具"這篇短篇小說的意義是? 能夠越詳細越好

答案:

張讓,本名盧慧貞,福建漳浦縣人,一九五六年四月十九日生於金門。台灣大學法律系畢業,美國安那堡密西根大學教育心理學碩士,現定居美國。曾任華視「科學天地」節目助理,《小讀者》雜誌編輯。
作品曾獲首屆《聯合文學》中篇小說新人獎、中國時報散文獎、聯合報長篇小說推薦獎,並經常入選各家出版社年度散文選或小說選。散文集《剎那之眼》曾獲《中國時報》開卷十大好書。
寫作文類以散文和小說為主。散文遊戲於具體與抽象間,由現象之描述而躍至形上的探索。小說則以小人物為主,刻劃人事現實,於平常中挖掘背後的真實。
第一本小說集《並不很久以前》即被指出明顯的「張派」風格。 她自己也不諱言「早期散文〈寒盡之年〉、〈世事逐塵照眼明〉深受張愛玲冶艷、賣弄的風格影響」,張讓甚且說「她(張愛玲)大概是這一代創作者逃不出的魔障,文字太有魅力,簡直有毒。」
張讓散文的寫作與結集,遠遲於她的小說。在張讓的第一本散文集《當風吹過想像的平原》(1991)中,收錄文章多有八0年代者。當時的張讓,文字明顯見出胡蘭成與張愛玲的共同影子。
近幾年在散文上以手記體結合哲學思辨,為「行旅」下了新的定義。張讓在《空間流》和《急凍的瞬間》這兩本近年來的散文集中,大談空間和時間論述。在這些「自認遊戲成分大於議論」的文字中,她指出:「空間真正的意義,是心理的,顏色也是。」所以她開車到處找尋頹圮古牆、鄉下小鎮,尋找「具有時間的空間」。老城舊街、廢墟頹垣,那些裂縫苔痕,都是時間的內容、歷史的重量。
她的作品關注面極廣,思考性很強,不隨俗,不應和,文字的基調一逕的高冷,絕少使用柔美的陰性語言。在美國的家裡,過著極其規律的讀寫生活。早餐時看《紐約時報》,接著開始讀書寫作,傍晚停筆一邊料理晚餐一邊聽新聞節目《事事關心》,星期六、日留給家人。一年全家度一次長假,兩年回台灣一次。
日子雖然看似單調,張讓的新書卻是一本接一本出版,而且本本札實,毫不含糊。上次回台灣,《中央日報》和《自由時報》副刊主編各約她寫了一個專欄,前者專門談書,後者自由發揮。一年期滿,兩個專欄分別結集為《和閱讀跳探戈》及《飛馬的翅膀》,於去年由「大田」出版,並立刻進入《聯合報》讀書人版的「每週新書金榜」。這次回來,正趕上最新散文集《當世界越老越年輕》出爐。
在《飛馬》和《世界》兩本新散文集裡,張讓的關注又加上了政治時事。她質疑美伊戰爭是偽善的大帝國對付猙獰的小暴君,看到媒體一面倒的支持布希,她激憤得要拍桌子,卻只能坐下來冷靜地以一篇篇探討美國民主、市場經濟、自由、烏托邦的文章來取代上街頭吶喊。
張讓的先生比爾是理論物理學博士,卻因為美國各大學紛紛裁減經費,教職不好找,不得不改行作電腦。張讓曾一度萌生停止寫作出去工作的念頭,卻被比爾阻止。他說:「我們兩人當中,至少要有一個人可以做自己喜歡做的事。」使張讓感動不已。比爾是美國人,不會說中文,也完全看不懂中文,但張讓每有新書出版,他都會珍愛地捧在手中反覆細看,或唸唸書中的一些英文引文,喜不自勝。
張讓就住在與紐約一河之隔的新澤西州,九一一發生時,許多人都去加油買米,張讓卻只想到圖書館借書,因為她始終深信文學神聖,文學可以救命。也許就是這點無可救藥的浪漫,支持她不停地寫下去,而且無怨無悔。

著作包括:
短篇小說集《並不很久以前》、《我的兩個太太》、《不要送我玫瑰花》
長篇小說《迴旋》
散文集《當風吹過想像的平原》、《斷水的人》、《時光幾何》、
《剎那之眼》、《空間流》、《急凍的瞬間》、《飛馬的翅膀》、
《當世界越老越年輕》
翻譯《爸爸真棒》、《初戀異想》和《感情遊戲》。
參考資料 MSN BING SEARCH
參考網站 http://www.bing.com/search?q=coming-zoo

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