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080438紅樓夢中的史湘雲再文章中的哪一回出現過

問題:

紅樓夢中的史湘雲再文章中的哪一回出現過? 透過文章內容,有哪些經典句子描寫史湘雲的可供我參考?(人物性格特徵)順便概述一下史湘雲這個人.

答案:

史湘雲於《紅樓夢》中原貌之探討

  張愛玲先生曾說:「其實自有紅樓夢以來,大概就是湘雲最孚眾望。」湘雲出場的晚,出現的少又消失的早,但仍給讀者留下了鮮明的印象,甚至足以和黛玉寶釵相抗衡。史湘雲是在寶釵的端莊美和黛玉的靈性美之外的另一種英氣美,她的整體形象和個性,在書中生動鮮活的呈現在紙上,各方面和黛玉、寶釵鼎立,造就了她在全書中的地位。事實上根據書中許多地方的推論,史湘雲在曹雪芹的早本中,應是自幼長於賈府,和寶玉青梅竹馬,長大後或許另許他人,也或許就是嫁給了寶玉。但是因為在修改潤飾的過程中,黛玉的戲份越來越重,終至成為第一女主角,自幼進賈府和寶玉一同長大,如此一來,湘雲和黛玉的重複性極高,故將湘雲的部分作了改變和刪減,這一改動,使湘雲在全書中的地位、年齡和結局都有了極大的變化。

  其實在今本中即有多處可見湘雲地位的更動,第一百六回中賈母說:「……我前兒還想起我娘家的人來,最疼的就是你們姑娘,一年三百六十天,在我跟前的日子倒有二百多天。……」而像襲人這樣一個重要的得力丫鬟,從小服侍賈母,後來服侍湘雲,最後才給了寶玉,由賈母對寶玉溺愛的程度看來,湘雲也是很受賈母重視的,是故在早本中應該也有她小時候與賈母同住一間房以及和襲人深夜講悄悄話的描述。第二十一回中她幫寶玉梳頭,對寶玉頭上珍珠顯然極為熟悉,可見先前即常常幫寶玉梳頭,若是依照今本,湘雲是在第二十回才出現,怎麼可能如此熟捻?且在第二十一回中,寫寶玉在天方明時便披衣靸鞋往黛玉房中找黛玉和湘雲,寶玉見湘雲一把青絲,拖於枕畔;一幅桃紅綢被,只齊胸蓋著,襯著那一彎雪白的膀子,撂於被外,寶玉見了,歎道:「睡覺還是不老實!回來風吹了,又嚷肩膀疼了。」依今本看來,寶黛從小一起長大並無妨,但如果湘雲不是在早本中有寫到和寶玉一同長大,寶玉不會做出如此不合禮的行為,並且說出「睡覺還是不老實」這樣的話,這段話足以證明寶玉和湘雲小時候應該有一同住在賈母房內,不然以湘雲如今本在第二十回才出現,寶玉怎會知道她平常睡覺的毛病?而且還像兄長般輕輕的替她蓋上被子。

  因為刪去了湘雲小時候在賈府的描寫,其後有關的部分也一併刪減,使她變成從第二十回突然出現的人物,而且常常被忽略,出現的時間並不連貫,例如湘雲在第二十回來到賈府,其後並沒有寫她回家的文字,卻在第三十一回又寫她來到賈府;而在第三十一回來到賈府後,沒有相關行為事件的描述,一直到第三十六回又回家了。這樣的情形出現了幾次,如此一來使湘雲的描寫不完整,地位也大幅下降,雖然可以從文字間看出蛛絲馬跡,但影響卻極大。湘雲在今本《紅樓夢》中年紀較寶玉、黛玉和寶釵都小,這使湘雲在對寶玉的情感上偏向玩伴,愛情的成分則顯得薄弱,並且由此強調她的天真。但在早本中湘雲的年紀是較黛玉為大,其年紀由大改小的有力證據是在第二十二回:「湘雲便接口道:『我知道,是像林姐姐的模樣兒。』」程乙本、乾隆鈔本和今本同,但是庚辰本和國初鈔本此處皆作「林妹妹」,其他部分則已改為「林姐姐」,所以可以從這裡看出原本湘雲的年紀較黛玉為大,是和寶玉年齡相仿、青梅竹馬的玩伴,產生愛情的可能也較大。所以這樣年齡上的更動,使得湘雲的結局有了變化。

  在今本《紅樓夢》中,湘雲的結局是由叔叔作主,嫁了一個長得很好,為人又和平,文才也好的姑爺,只是成婚不久,姑爺得了暴病,沒多久便守了寡。但是續書中這樣的結局僅是草率的由側面帶過,在曹雪芹的原書中,可見到湘雲的結局為早寡的線索為第五回的判詞:「富貴又何為?襁褓之間父母違。展眼弔斜暉,湘江水逝楚雲飛。」和應曲文中「廝配得才貌仙郎,博得個地久天長,波折得幼年時坎坷形狀。終久是雲散高唐,水涸湘江」數句,而庚辰本和國初鈔本第三十七回湘雲的海棠詩:「自是霜娥偏愛冷」一句,其下皆有脂評:「又不脫自己將來形景。」但是最大的疑問是出於第三十一回的回目:「撕扇子作千金一笑,因麒麟伏白首雙星」,由於寶玉有大麒麟,湘雲有小麒麟,而寶玉遺落了大的,馬上就被湘雲撿去了,所以有人認為湘雲才是和寶玉共度一生的人,而且如果照原本湘雲和寶玉一同長大看來湘雲確是寶玉的原配,某些舊時真本中有「寶玉糟糠之配實維湘雲」、「寶玉係娶湘雲」這樣的內容。而在某些舊時真本指寶湘婚後生活貧苦,「拾煤渣」、「住在木棚中」或「寶玉淪為更夫」等,此種說法亦得到支持,因為續書中寶玉中舉並遺留一子後出家,顯然並不合於曹雪芹原書中寶玉的性格,而是受到續作者傳統倫理觀念的影響,故有人認為賈府被抄之後,寶玉過著貧困的生活,寶釵不願嫁寶玉而另擇貴婿,因此和寶玉互相扶持、共度困苦的,是熱情、真誠、有義氣的湘雲。而亦有說法傾向原本湘雲的夫婿是衛若蘭,雖然在各版本中衛若蘭只是在秦可卿的送殯隊伍中出現名字,但是在庚辰本及國初鈔本的第三十一回回末都有:「後數十回若蘭在射圃所佩之麒麟正此麒麟也,提綱伏于此回中,所謂草蛇灰線在千里之外。」而庚辰本第二十六回畸笏叟眉批有「惜衛若蘭射圃文字迷失無稿,嘆嘆。」之文,甲戌本同回回末亦有。若本來有一段衛若蘭射圃的文字,再加上他所佩的麒麟正是那隻大麒麟,則第三十一回回目中的「因麒麟伏白首雙星」就可以應在衛若蘭身上了,而且有可能是衛若蘭早亡,如此亦合於湘雲早寡的命運。無論湘雲的結局如何,總不會是像今本這樣草草收尾。

  所以,在早本中和寶玉青梅竹馬、一同長大甚至婚配的湘雲,在情節的改動中將其小時候在賈府居住的戲份給了黛玉,連帶的將其年齡改小,出現的忽然也結束的草率,使她在寶玉、黛玉、寶釵的愛情爭奪中成為第二女主角,而且不是以愛情為重,反而著重在她和寶玉的「頑笑」「淘氣」之間,而寶玉對她也偏重在對妹妹的照顧和遊樂。以今本而言,湘雲的地位在於足以和釵、黛鼎立的容貌才情以及和釵、黛完全各異的個性特質,足以和寶玉匹配的一位女性;最重要的是,她是曹雪芹筆下又一不同類型的女性,吸引了眾多讀者的目光。湘雲不是配角,她應是有完整的描述和刻畫,只是在一再修正下,被徹底的犧牲了。如果單就第五回的判詞和應曲文來看,曹雪芹對她應是在心中另有丘壑,只是很可惜的,我們看不到了,也因此造成了如此多的疑惑和推論。湘雲的容貌俏麗,和寶釵的端莊美、黛玉的靈性美各自擅場,但並不是豔麗的美,就像她的個性一樣,是種自然、不做作的美。湘雲性格上的寬厚豪爽、熱情天真,具有名士的豁達風度,又有孩子氣的好玩個性,在黛玉的精神緊張的情絲和寶釵功名禮教的鎖絡壓力下,和湘雲的相處使寶玉感到最為輕鬆。在寶黛之間有著木石前緣,但是因為要時時去屢行,所以雖然情愛纏綿卻十分辛苦;至於二寶之間,只有外在物質的金石姻緣,本質上則是根本岐異,雖然寶玉也曾對寶釵的美動過心,但那也只是純肉體感官上的欣賞,較之於黛玉的性靈震憾和湘雲的性格相契都差的遠了。黛玉可視為寶玉的真我,愛情至上,任真性靈;寶釵則可視為寶玉的假我,一個在長輩面前聰明的俊秀公子,只有湘雲,可視為是寶玉的自我,因為兩人都有名士性格,同樣的自然真情、不擺架子,寶玉對丫鬟的照顧沒有上下之分,湘雲把丫鬟當成朋友,也是沒有主僕之別,而且寶玉的形象是陽中帶陰,湘雲則是陰中帶陽,兩人皆偏向中性的自然性格,也同樣以大觀園中的女性保護者自居。

  如果曹雪芹是把心目中女孩兒的形象做一突出的描寫,而且對每個正面描寫的女孩兒都有欣賞的部分,那麼,他欣賞黛玉的才情、寶釵的端莊,就一定喜愛湘雲的天真自在,所以讓她在出現的時候搶盡了鋒頭。又或許有一說,認為《紅樓夢》是曹雪芹的「自傳」,書中的女性都是從他自己身邊的女性演化而來,黛玉則是曹雪芹心目中的理想形象,並非真有其人,若真是如此,那原本寶玉和湘雲白頭偕老的安排更表現了曹雪芹對湘雲這個角色(或是真實中的女孩兒)的欣賞喜愛,就此看來,湘雲更不可能是像今本中如此刪頭去尾的配角了。

  因此推至原本探求,湘雲最早應是自幼住在賈府,受賈母疼愛,和寶玉青梅竹馬,一同淘氣憨玩、一同長大,年紀也和寶玉差不多。後來來了一個病弱的表妹黛玉和一個端莊的表姊寶釵,只是最後黛玉病亡,寶釵也許有嫁給寶玉,但是難產而死;也許沒有嫁給寶玉,亦是夭亡。不論湘雲是否為寶玉的原配,但最後兩人在一起的結局是一樣的,只是到了那個時候,賈府衰敗,他們兩人過著貧苦的日子,以黛玉的身體情況和生活能力,並不能過這樣貧困的生活;而以寶釵當初是為了進宮待選以及會算計的個性,也不願意嫁給貧窮的寶玉,反而是有義氣的湘雲,依照她的個性就算那時有更好的歸宿,也不會捨棄寶玉於困頓中,而會寧願陪著他一同生活。這或許是曹雪芹塑造湘雲個性時的重要依據。後來可能中間有加入衛若蘭這個角色,他出現的目的也是為了加強湘雲的薄命,湘雲被安排嫁給衛若蘭,一個才貌雙全的貴公子,結果卻是早寡,早寡的湘雲如果是再醮貧苦的寶玉,更顯得她樂於助人和講義氣的個性。庚辰本第二十二回有極長的批註,其中有說到「湘雲是自愛所誤」,所以有可能無論是初嫁或再嫁,湘雲都是因為「愛」這個感情大過了「利」的考量,才願意嫁給寶玉,相對於她而言,賈府落敗後嫁給蔣玉函的襲人;或一說因賈府落敗而嫁給新官暴發戶賈雨村的寶釵,更明顯的表露出她們的無情和功利。

  當初曹雪芹塑造湘雲時,或許是期望在黛玉和寶釵之外創造出另一個典型的女子,並且能和寶玉有相互共鳴之處,進而安排兩人白頭偕老。但是後來,原本是配角的黛玉被安排成為和寶玉有木石前緣的主角,而為了增加木石前緣和金石姻緣之間的比較性,因此大量增加了黛玉的戲份,也必須安排黛玉從小進賈府,這樣方可和寶玉從小培養感情,發展出生死相隨的纏綿情感。因此為了避免重複,湘雲和寶玉青梅竹馬的部分挪到黛玉身上,寶玉小時候的一些描述也刪去;寶釵不能和黛玉重複在「夭亡」上,所以安排寶釵嫁給寶玉,但可能是難產而亡,湘雲則早寡而孤獨終身。這在續作者的筆下有相似的情節,雖然黛玉病亡、寶釵被棄終身、湘雲早寡都是薄命,但是在續作者的安排下,寶玉成了為家族留下後代、考取功名光耀門眉的「孝子」,這對於曹雪芹的原意實在大大有損。

  我並無意在此批評續作者,畢竟以續書而言,極少有續作者能超越原作者,且以曹雪芹如此之文人巨擘,花畢生精力寫成之《紅樓夢》,至今任何一續本都有狗尾續貂之憾。雖然今日所見之今本,續作者極力揣測曹雪芹原意,但就人物基本性格及故事完整性而言仍有缺陷,續作者在最後寫到黛玉之死時猶如戲劇效果強烈之表演,完全失去黛玉平日的清幽高雅;寶釵在嫁給寶玉時的種種委曲求全也不符合她的本性;寶玉的種種言行無論是在清醒或迷亂時都不符合他的先前描寫;至於湘雲,則是徹底的被遺忘了,在回到賈府時的表現就好像和先前不是同一人,之中許多關於她的情節都是由第三人口述或由大家言談中提及,甚至連夫婿為何人都沒有寫到,光就主角四人而言,續作者即帶給後世讀者極大的遺憾,人物刻畫尚且如此,情節鋪排即不待言。平心而論,諸多人物中,續作者可謂獨漏湘雲,連巧姐都有一明確結局歸宿,為何受人注目的湘雲消失了?因此在從各版本推論及參考前人評者之說,可知曹雪芹之修改情節為第一憾,刪改湘雲內容為第二憾,續作者之忽略草率為第三、亦為最大之憾。也許真正該遺憾的,是曹雪芹的未竟而逝,及原稿的湮滅不見,使眾多紅學家及千萬讀者各自為心中所愛抱憾。
參考資料 YAHOO SEARCH
參考網站 https://hk.search.yahoo.com/search?p=coming-zoo

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