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080421白先勇的評價

問題:

白先勇的評價 問各位對白先勇生平、文學及對社會貢獻等多方面的評價

答案:

白先勇(1937年7月11日-),台灣當代中文作家。他生於廣西桂林,爸爸白崇禧是國民黨廣西將軍,與李宗仁、黃紹竑被稱為桂系三巨頭、桂系三傑。

簡歷
白先勇7歲時,經醫診斷患有肺結核,不能就學,因此他的童年時間多半獨自度過。抗日戰爭時他與家人到過重慶、上海和南京,後來於1948年遷居香港,就讀於喇沙書院。不久之後在1952年移居臺灣。

1956年在建國中學畢業後,由於他夢想參與興建三峽大壩工程,以第一志願考取臺灣省立成功大學(今國立成功大學)水利工程學系。翌年發現興趣不合,轉學國立台灣大學外國語文學系,改讀英國文學。

1958年大學本科3年級時,在《文學雜誌》發表了第一篇短篇小說《金大奶奶》。兩年後,他與台大的同學歐陽子、陳若曦、王文興、李歐梵、劉紹銘等共同創辦《現代文學》雜誌,並在此發表了多篇文章。

1962年,白最親的親人、他的母親馬佩璋去世,據他自傳文章《驀然回首》提及,「母親下葬後,按回教儀式我走了四十天的墳,第四十一天,便出國飛美了。」母親去世後,他飛往美國愛荷華大學的愛荷華作家工作室(Iowa Writer's Workshop)學習文學理論和創作研究,當時父親也來送行,也是白與父親最後一次會面。

關於母親的去世,他感受到「母親一向為白馬兩家支柱,遽然長逝,兩家人同感天崩地裂,棟毀樑摧。出殯那天,入土一刻,我覺得埋葬的不是母親的遺體,也是我自己生命一部份」[1],以致初到美國時,無法下筆寫作。直至同年聖誕節於芝加哥度假,心裏感觸良多,因而再次執筆,寫成《芝加哥之死》,於1964年發表。論者以為,這是他的轉型之作,夏志清稱此文「在文體上表現的是兩年中潛心修讀西洋小說後的驚人進步」,而「象徵方法的運用,和主題命意的擴大,表示白先勇已進入了新的成熟境界」。

1965年,取得碩士學位後,他到加州大學聖塔芭芭拉分校教授中國語文及文學,並從此在那裏定居。1993年為治療暈眩症,開始練習氣功,他在1994年退休。1999年11月1日發表〈養虎貽患-父親的憾恨(一九四六年春夏間國共第一次四平街會戰之前因後果及其重大影響)〉(台北《當代》第147期)一文,為父親白崇禧立傳。今天白先勇的家族大多仍居住在台灣。

2016年,由中國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出版了他的一部作品集《青春.念想——白先勇自選集》,以及新作《奼紫嫣紅牡丹亭》。

另外,他喜愛中國地方戲曲崑曲如《牡丹亭》,對於其保存及傳承,亦不遺餘力。

評價
旅美學人夏志清教授曾說:「旅美的作家中,最有毅力,潛心自己藝術進步,想為當今文壇留下幾篇值得給後世朗誦的作品的,有兩位:於梨華和白先勇。」他甚至讚譽白氏為「當代中國短篇小說家中的奇才,五四以來,藝術成就上能與他匹敵的,從魯迅到張愛玲,五、六人而已。」

歐陽子認為,「白先勇才氣縱橫,不甘受拘;他嘗試過各種不同樣式的小說,處理過各種不同類式的題材。而難得的是,他不僅嘗試寫,而且寫出來的作品,差不多都非常成功。……白先勇講述故事的方式很多。他的小說情節,有從人物對話中引出的《我們看菊花去》,有以傳統直敘法講述的《玉卿嫂》,有以簡單的倒敘法(flashback)敘說的《寂寞的十七歲》,有用複雜的「意識流」(stream of consciousness )表白的《香港——一九六○》,更有用「直敘」與「意識流」兩法交插並用以顯示給讀者的《遊園驚夢》。……他的人物對話,一如日常講話,非常自然。除此之外,他也能用色調濃厚,一如油畫的文字,《香港——一九六○》便是個好例子。而在《玉卿嫂》裡,他採用廣西桂林地區的口語,使該篇小說染上很濃的地方色彩。他的頭幾篇小說,即他在台灣時寫的作品,文字比較簡易樸素。從第五篇《上摩天樓去》起,他開始非常注重文字的效果,常藉著文句適當的選擇與排列,配合各種恰當『象徵』(symbolism)的運用,而將各種各樣的『印象』(impressions),很有效地傳達給了讀者。」

2016-06-01 20:29:36 補充:
出版履歷
2016年,《白先勇作品集》,天下文化出版。全套12大冊,隨書附《青春版牡丹亭—牡丹一百DVD》。
2016年,《白先勇書話》,隱地編,爾雅出版。
2016年七月二十日,《紐約客》在台灣出版。
2016年,《奼紫嫣紅牡丹亭》在大陸出版。
2016年,《樹猶如此》由台北聯合文學出版社出版。
2016年,《臺北人》出版30周年紀念典藏版。
1995年,《第六隻手指》。爾雅出版。

2016-06-01 20:29:41 補充:
1984年,《明星咖啡館》。皇冠出版。
1983年,出版長篇小說《孽子》。
1982年,《白先勇短篇小說選》出版。
1980年,《白先勇小說選》出版。
1978年,《驀然回首》散文集出版。
1976年,出版《寂寞的十七歲》小說集。遠景出版。
1971年,作品開始被譯成英文(第一篇為《謫仙記》),其作品陸續被譯成英文、韓文、德文等語言。
1971年,出版《臺北人》,短篇小說集。晨鐘出版社。
1968年,出版《遊園驚夢》,短篇小說集。仙人掌出版社。
1967年,出版《謫仙記》,短篇小說集。文星書店。文星叢刊。

2016-06-01 20:30:09 補充:
主要著作
《夜曲》──刊中國時報「人間」副刊,一九七九年。收錄於《紐約客》。
《孽子》──長篇小說「孽子」開始連載於「現代文學」復刊號第一期,一九七七年。
《秋思》──刊中國時報,一九七一年。收錄於《台北人》。
《國葬》──刊現代文學第四十三期,一九七一年。收錄於《台北人》。
《花橋榮記》──刊現代文學第四十二期,一九七○年。收錄於《台北人》。
《冬夜》──刊現代文學第四十一期,一九七○年。收錄於《台北人》。

2016-06-01 20:30:14 補充:
《孤戀花》──刊現代文學第四十期,一九七○年。收錄於《台北人》。
《滿天裏亮晶晶的星星》──刊現代文學第三十八期,一九六九年。收錄於《台北人》。
《思舊賦》──刊現代文學第三十七期,一九六九年。收錄於《台北人》。
《那片血一般紅的杜鵑花》──刊現代文學第三十六期,一九六九年。收錄於《台北人》。
《金大班的最後一夜》──刊現代文學第三十四期,一九六八年。收錄於《台北人》。
《梁父吟》──刊現代文學第三十三期,一九六七年。收錄於《台北人》。

2016-06-01 20:30:35 補充:
《歲除》──刊現代文學第三十二期,一九六七年。收錄於《台北人》。
《遊園驚夢》──刊現代文學第三十期,一九六六年。收錄於《台北人》。
《一把青》──刊現代文學第二十九期,一九六六年。收錄於《台北人》。
《謫仙記》──刊現代文學第二十五期。《紐約客》首篇
《火島之行》──刊現代文學第二十三期,一九六五年。
《永遠的尹雪豔》──刊現代文學第二十四期,一九六五年。《台北人》首篇。
《安樂鄉的一日》──刊現代文學第二十二期,一九六四年。
《香港:一九六〇》──刊現代文學第二十一期,一九六四年。
《上摩天樓去》──刊現代文學第二十期,一九六四年。

2016-06-01 20:30:50 補充:
《芝加哥之死》──刊現代文學第十九期,一九六四年。
《那晚的月光》──又名「畢業」,刊現代文學第十二期,一九六二年。
《寂寞的十七歲》──刊現代文學第十一期,一九六一年。
《藏在褲袋裏的手》──刊現代文學第八期,一九六一年。
《青春》──刊現代文學第七期,一九六一年。
《小陽春》──刊現代文學第六期,一九六一年。
《黑虹》──刊現代文學第二期,一九六○年。
《玉卿嫂》──刊現代文學第一期,一九六○年。
《月夢》──刊現代文學第一期,一九六○年。
《悶雷》──刊筆匯革新號一卷六期,一九五九年。
《骨灰》——收錄於《紐約客》。

2016-06-01 20:31:04 補充:
《等》
《謫仙怨》——收錄於《紐約客》。
《我們看菊花去》
《Danny Boy》──收錄於《紐約客》
《tea of two》──收錄於《紐約客》

2016-06-01 20:31:35 補充:
與同性戀社群的關係
白先勇曾在香港公開表示自己為同性戀者,但在台灣公開場合極少提及自己的性傾向。白先勇曾說,他相信父親知道其同性戀傾向,但並沒有真正和他談論過此事。

白先勇唯一的長篇小說《孽子》(1983年)除骨肉親情外,書中對於台北部分男同性戀社群的次文化,以及同性性交易等情節不避諱的描寫,格外引人注意。《孽子》以一名因其同性性傾向遭父親逐出家門的少男「李青」的視角,講述一群以1970年代臺北新公園為集散地,不為主流社會所接納的男同性戀者的故事;而作者對於父子親情的描寫,亦為本書之主題。2016年,台灣公共電視台將其改編拍攝為同名電視劇,引起社會上各種關於同性戀議題的談論。

2016-06-01 20:31:42 補充:
在2016年的《揚起彩虹旗》新書發表會上,台灣同性戀權益運動者陳俊志指責白先勇與舞蹈家林懷民對台灣同志運動沒有盡心盡力。然而,關於出櫃名人在同志權益運動中之社會義務,各方看法殊異。
參考資料 MSN BING SEARCH
參考網站 http://www.bing.com/search?q=coming-zoo

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