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080249文學與傳播(贈20點)

問題:

文學與傳播(贈20點) 文學與傳播有多大的關係? 有什麼華語片是文學與傳播的緊密結合? 文學不依賴傳媒的優劣? 試舉出文學與傳播的結合 請各位好手詳細解答。 感恩~

答案:

(一)文學與傳播有多大的關係?

傳播研究有五大基本範圍:S(sourse,傳播者)、M(message,訊息內容)、C(channel,通道研究)、R(receiver,閱聽人)、E(efffect,效果)。

文學,是文本「text」(包含文字、影像、聲音各種表現形式)的一環,應屬於M(message,訊息內容)的範籌。

(二)有什麼華語片是文學與傳播的緊密結合?

(1)

《怨女》是拍攝年代最早的一部,導演但漢章早期是著名影評人,之後負笈南加大專攻導演,學成返國拍了由中影出資的這部電影。

 故事完全照原著的主線進行:「清末民初的上海,銀娣(夏文汐飾)長得漂亮但是個性刁蠻,一再拒絕哥嫂幫他說媒說親的婚事,罵退藉口買麻油來挑逗它的鄉里男子;她的心裡只有對門藥店的小劉,卻因哥嫂多方鼓弄,透過媒婆將銀娣嫁給了大戶姚家做二少奶──新郎竟是一個既瞎又駝的癆病鬼,從此銀娣開始一生的痛苦、掙扎和愁怨」(資料來源:中影?《怨女》簡介。)

 單看這樣的架構似乎脫離不了傳統的俗套,整部電影都著重在銀娣一生的寫照上,彷彿是我們熟知的舊中國許多女性命運的縮影。

的確,小說是描述一個不甘擺佈的女性由恨到怨,以至變得惡毒,不近人情的整個經過,導演用平實的手法將整個過程忠實呈現。遺憾的是張愛玲原著有許多象徵性的心理轉折,卻因影像與文字的差異,無法表達得如小說那麼深刻貼切,有點可惜,但我們還是看到了某個年代女性的困境。

(2)

《紅玫瑰與白玫瑰》是香港導演關錦鵬的作品,他向來以細膩、善於刻畫女性心理著稱,我們自然不陌生,並且很欣喜地發現,在他的鏡頭運用下,賦予了紅玫瑰與白玫瑰另一種出於自覺的成長。
 
劉紀惠在《紅玫瑰與白玫瑰中的女性聲音》中寫道:
 「……在《紅玫瑰與白玫瑰》一片中,關錦鵬雖然表面上呈現的是張愛玲的小說,背地裏卻操縱種種電影手法,玩弄語言的遊戲與敘述的遊戲,以挑戰的姿態與張愛玲對話,改寫了張愛玲的小說,使得這個故事變成一個不一樣的故事,一個女性得以成長的故事。

 在關錦鵬的處理之下,女性角色被賦予了沈默,也同時被賦予了自由。關錦鵬選擇的作法便是使敘述者不進入女性角色的意識世界,並使女性角色保留曖昧而不透明的形象。

 關錦鵬更利用兩種不同的浴室空間凸顯了紅玫瑰與白玫瑰的差異,以及白玫瑰的成長。……嬌蕊浴室中的蒸騰水汽呼應浮動于全片之中、不斷重復出現、代表情欲流動的水的意象:煙鸝如白玫瑰般無個性的蒼白,與乾爽的浴室,影射她欠缺情欲的自覺。

除了利用鏡頭替女性角色說話之外,關錦鵬更利用強調近距離的電影語言,來凸顯女性的特質。……」

 從以上這段話我們可以發現,關錦鵬並不是那麼的忠於原著,他完全瞭解影像與文字的差異性(這點不同於《怨女》的導演但漢章),所以用了水──聲音與形象來表達兩朵玫瑰的分野(女性是水做的──語出《紅樓夢》,而張愛玲正是出了名的紅樓夢迷),隨著角色人格的自由發展,我們終於看到了兩朵玫瑰長成了具有自主意識的女性,既符合現代潮流,又不違背張愛玲的創作原貌,是一種意外的驚喜。

(三)文學不依賴傳媒的優劣?

這個問題我想釐清一下:傳統文學是透過紙本(書冊、文獻、報刊......)保留傳遞下來的。紙本本身就是一種傳媒,除非你所謂的傳媒是指大眾傳播或網路傳播。

依賴傳媒優勢是文學創作者(或紀錄者)的智識及經驗得以被廣泛分享、吸收,突破時空界限。這方面可以列舉的很多,我便不加冗述。

劣勢則是不同於所謂的「口語文學」,容易淪於「作者已死論」──較為缺乏閱聽人得以以「再創作」的生命力。例如上古的希臘神話及中國古代的民間詩歌,閱聽人本身也是傳播者,因此集體創作出多元豐富面貌的文學內容。
參考資料 GOOGLE SEARCH
參考網站 https://www.google.com.hk/search?q=coming-zoo

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