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080224找文章 張愛玲 "自己的文章"

問題:

找文章 張愛玲 "自己的文章" 迅雨有寫過一篇"論張愛玲的小說" 後來張愛玲有寫ㄧ篇"自己的文章" 我想看"自己的文章"的全文 謝謝

答案:

我雖然在寫小說和散文。可是不大注意到理論。近來忽然覺得有些話要說,就寫在下面。
  我以為文學理論是出在文學作品之后的,過去如此,現在如此,將來恐怕還是如此。倘要提高作者的自覺,則從作品中汲取理論,而以之為作品的再生產的衡量,自然是有益處的。但在這樣衡量之際,須得記住在文學的發展過程中作品与理論乃如馬之兩摻,或前或后,互相推進。理論并非高高坐在上面,手執鞭子的御者。
  現在似乎是文學作品貧乏,理論也貧乏。我發現弄文學的人向來是注重人生飛揚的一面,而忽視人生安穩的一面。其實,后者正是前者的底子。又如,他們多是注重人生的斗爭,而忽略和諧的一面。其實,人是為了要求和諧的一面才斗爭的。
  強調人生飛揚的一面,多少有點超人的气質。超人是生在一個時代里的。而人生安穩的一面則有著永恒的意味,雖然這种安穩常是不完全的,而且每隔多少時候就要破坏一次,但仍然是永恒的。它存在于一切時代。它是人的神性,也可以說是婦人性。
  文學史上素朴地歌詠人生的安穩的作品很少,倒是強調人生的飛揚的作品多,但好的作品,還是在于它是以人生的安穩做底子來描寫人生的飛揚的。沒有這底子,飛揚只能是浮沫,許多強有力的作品只予人以興奮,不能予人以啟示,就是失敗在不知道把握這底子。
  斗爭是動人的,因為它是強大的,而同時是酸楚的。斗爭者失去了人生的和諧,尋求著新的和諧。倘使為斗爭而斗爭,便缺少回味,寫了出來也不能成為好的作品。
  我發覺許多作品里力的成分大于美的成分。力是快樂的,美卻是悲哀的,兩者不能獨立存在。“死生契闊,与子成說;執子之手,与子偕老”是一首悲哀的詩,然而它的人生態度又是何等肯定。我不喜歡壯烈。我是喜歡悲壯,更喜歡蒼涼。壯烈只有力,沒有美,似乎缺少人性。悲劇則如大紅大綠的配色,是一种強烈的對照。但它的刺激性還是大于啟發性。蒼涼之所以有更深長的回昧,就因為它像蔥綠配桃紅,是一种參差的對照。
  我喜歡參差的對照的寫法,因為它是較近事實的。《傾城之戀》1里,從腐舊的家庭里走出來的流蘇,香港之戰的洗禮并不曾將她感化成為革命女性;香港之戰影響范柳原,使他轉向平實的生活,終于結婚了,但結婚并不使他變為圣人,完全放棄往日的生活習慣与作風。因之柳原与流蘇的結局,雖然多少是健康的,仍舊是庸俗;就事論事,他們也只能如此。



http://www.millionbook.net/mj/z/zhangailing/zalj/index.html

超過2千字

自己去看囉
參考資料 YAHOO SEARCH
參考網站 <a href="https://hk.search.yahoo.com/search;_ylt=A2oKmL0T0lFWLzYA3tKzygt.;_ylu=X3oDMTEzMGhobzYzBGNvbG8Dc2czBHBvcwMxBHZ0aWQDQjAxNDlfMQRzZWMDcmVs?p=%E6%89%B9%E7%99%BCcoming-zoo&ei=UTF-8&fr2=rs-top" target="_blank"

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