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080215我要問赤地之戀的感想和內容介紹

問題:

我要問赤地之戀的感想和內容介紹 我想問赤地之戀的感想和內容簡介 希望不要寫的太少 謝謝

答案:

以下轉貼自
http://gj.yuanmatch.com/Article.asp?cuNo=7&wNo=102&pno=136&DocNo=813


劉荃和黃絹是在一起被分派到韓家坨執行土地改革任務時認識的。對於土地改革,我一向真的認為那是把地主的土地分到原本沒有土地的貧農的手裡,把貧農從地主的剝削中解放出來,這應該是一件大快人心的好事才對,可是看了小說裡的描寫,才明白現實中的狀況和我的所知有著很大的落差。

  韓家坨原本就是一個貧苦的小村落,在那裡所謂的地主也不過就是比別人多了幾畝地,在那貧瘠的地方,靠這幾畝地也都還是過著十分貧寒的生活,一個原本平靜生活的小村,為了要照中央的指示執行土地改革,並且為了要向上級展示土地改革的成果,硬是造就出了幾個所謂的地主,把他們拼命存錢買下的一點田地沒收了,還逼著他們上繳那些其實根本不存在的錢財。有一個被劃為地主的人叫韓廷榜,他的老婆已懷胎將要足月,也被土改的工作人員審查,甚至吊起來拷打,最後被活活折磨死在眾鄉親面前。這就是我過去所知道的被大肆宣傳的土地改革嗎?土地改革怎麼會是這樣的情形呢?這和歷史上所有的暴政又有什麼差別呢?我心裡發抖地看著張愛玲用一付冷靜卻又讓人痛徹心扉的語句,把一幕幕我所不了解的情形毫無掩飾地裸露在我的眼前。

  就在這種讓人幾乎無法呼吸的人性淪喪之中,劉荃和黃絹相愛了,他們緊緊地擁抱彼此,他們的良知也只有在擁抱彼此的時候才能好好地呼吸,他們抱得「不要留一點空隙,要把四周那可怕的世界完全地排擠出去,關在外面。」

  可是不久,劉荃因為工作的關係,被調到上海的解放日報社工作。可那時的新聞也都是被操控的,他們可以修改戰爭的照片,以加深美軍的罪惡,激發國人的憤怒,而且一切都做得那樣坦然,那樣不加掩飾。

  我相信,在那樣的年代裡,人是不由自主的。當你被捲入歷史這個荒誕的漩渦時,你會產生一種保護自我的本能,不由自主地跟著它起舞,因為否則就將立即被吞沒。那些今天在我們看來都是理所當然的自由、權利和信念,在那樣的年代裡,竟然都是一種無法想像的奢侈。回過頭去,看那一段發昏的歷史,才明白過去的荒唐可笑,那些我從也未懷疑過的東西,竟然都是被修改過的,就像那張美軍暴行的照片。

  在苦悶難耐之中,劉荃和同一個報社的戈珊發生了肉體關係。那不是愛情,而是人被壓抑到一定程度後,一種原始本能的發泄。當他帶著心裡的罪惡感和戈珊交往時,黃絹也被調來上海,兩人再度重逢。黃絹回到他的身邊,仿佛他心裡的某個部分又蘇醒過來,當他又覺得生活有了希望的時候,三反開始了。

  三反的宗旨是反共產黨內部的貪污腐敗,這原本是一件好事,可是卻被某些人物利用,當成是政治權力爭奪的良好機會,於是,又一場殘酷的廝殺開始,社會上只有鬥爭沒有是非,只需一紙毫無根據的檢舉信便可置人於死地。而劉荃也被捲入。

  毫無辦法的黃絹為了救他,只能用一個女人最原始的也是僅有的身體,她和一個當權的人同居,換得劉荃的自由之身,並從此在劉荃的生活中消失。絕望的劉荃一心只想遠離傷心之地,於是報名參加了抗美援朝。

  抗美援朝又是中國歷史上的一大事件,但張愛玲透過劉荃所見到的當時被宣傳得轟轟烈烈的抗美援朝又是怎樣的呢?曾經在很多大陸著名的作家文人筆下寫過的偉大的志願軍,真的如他們所說的那樣嗎?劉荃甚至發現,在他的周圍,好像只有他一個人是真正自願參軍到前線的,很多部隊到了中朝邊境才被告知是要去朝鮮打仗。

  我們讀書的時候,就曾在語文課本裡讀過看了讓人熱血沸騰的歌頌志願軍的文章,那篇張愛玲在小說裡提到的文章,魏巍的「誰是最可愛的人」,可是為什麼那文章裡所說的抗美援朝和我今天在張愛玲的小說裡讀到的抗美援朝有著如此截然的不同呢?文學照理應當是歷史的鏡子,但在那個言論不可以自由的環境裡,文學只能為政治服務,它失去了鏡子的功能,所以我們在那時所看到的文學,大約只能算是政治為了美化自己所縫製的花邊吧。我們聽不到不一樣的聲音,看不到不一樣的側面,我開始懷疑,也應當懷疑的,世界真的是我所知的樣子嗎?

  張愛玲在自序中寫道:「《赤地之戀》所寫的是真人真事,但是小說究竟不是報導文學,我除了把真正的人名與一部分的地名隱去,而且需要把許多小故事疊印在一起,再經過剪裁與組織。畫面相當廣闊,但也並不能表現今日的大陸的全貌,」「我只希望讀者們在看這本書的時候,能夠多少嗅到一點真實生活氣息。」
參考資料 GOOGLE SEARCH
參考網站 https://www.google.com.hk/search?q=coming-zoo

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