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080045張愛玲的作品翻拍成電影......

問題:

張愛玲的作品翻拍成電影...... 為什麼張愛玲有不少的作品翻拍成電影(可以的話 請列舉出來) 是因為什麼原因呢?是因為手法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嗎?還是... 白先勇也有很多部作品翻拍成電影,那她和白先勇的差別在哪裡? 沒有所謂的標準答案,請大家不吝嗇的提供您的想法意見 謝謝!

答案:

〈色戒〉原本收錄在《惘然記》中,是張愛玲的最愛之一,這樣的結構最適合拿來拍成電影。然而李安翻拍之後出現的卻是一則則關於激情戲的話題炒作,但是回頭再讀原著發現唯一描寫性愛的不過這麼一句「每次跟老易在一起都像洗了個熱水澡」,因此閱讀這篇短小說只有不停咀嚼反芻才能吃出那精髓滋味。只不過作品本身不論如何蒙上歲月塵埃,後人怎麼揣摩臆測,都是張愛玲心中曾經滄海難為水的惘然情事。


1995年香港導演關錦鵬將張愛玲的《紅玫瑰∕白玫瑰》翻拍成一部帶有反中國意謂的後現代電影

沒有人穿的鞋,原是張愛玲喜歡狀寫的意象。她是看見兩片樹葉子飄下地,也比做兩隻鞋子在地上自走一程。〈紅玫瑰與白玫瑰〉的結尾,佟振保夜半被蚊子吵醒,起來開燈。「地皮正中躺著煙鸝的一雙繡花鞋,微帶八字式,一隻前些,一隻後些,像有一個不敢現形的鬼怯怯向他走過來,央求著。」[10] 這鬼氣森森的兩隻繡花鞋,是佟振保為了慈母、地位、責任而犧牲了紅玫瑰的愛的見證,也是對她娶一個貞靜嫻熟中規中矩的白玫瑰理想的諷刺。

搖擺於、輾轉於「紅白玫瑰」之間的「標準好人」佟振保,是「最合理想的中國現代人物」,他的模樣是「屹然」,說話是「斷然」,晦暗的醬黃臉上的五官詳情卻是「看不出所以然」。我們雖不知道他的眼睛是否「誠懇」,仍可以他的黑邊眼鏡為「信物」。這些模棱兩可的挖苦話頗有老舍式的京派風格,正可以用來概括我們所討論的「目光」。《傳奇》封面那個帶來不安氣氛的窗外人如果是一個男性,那目光準是閃爍佟振保的黑邊眼鏡後面。然而最驚心動魄的畫面,還是振保望見家中淡黃白的浴間像一幅「立軸」,燈下的煙鸝也是本色的淡黃白。

張愛玲的小說裡,上海白家的舊時代風,香港碼頭的風光,淺水灣的沙灘、月亮、石牆,香港的跳舞場...在電影裡表現出來,就是好像沒有原著裡那種風味,這也許不是導演的錯,但還是令人遺憾。傾城之戀其實是一部「社交小說」,即使今天,想當戀愛高手的人還是可以參考,可是電影裡也沒拍出男女之間那種欲擒故縱、互相試煉的高手過招感覺,相當可惜。


周潤發演范柳原是不做第二人想了,他當年那吊兒郎當的樣子活脫就是"走上浪蕩之路"的范柳原,外型的優勢使他演來也活靈活現。然而女主角繆鶱人的演出就失敗了,說真的,她沒有流蘇的風情...。
半生緣張愛玲以「一隻野獸的黑影」來比喻心中的邪念,運用相當鮮明的意象表達出那種揮之不去的感覺,並且是「來過一次就認識路了」讓人讀之不禁為之悚然。明明知道自己的錯誤卻無力更改,心中的惡念就像隻認路的獸一般,終究會找回自己的---這是人性的弱點,也是人生莫大的悲哀。正如希臘悲劇中的薛佛西斯,日日夜夜不停地滾動巨石上山,然而所有的努力也只是徒勞而已。

十八年倏忽而過,曼楨和世鈞兩人終於重逢。也許所有驚濤駭浪的情感在經過時間的沉澱之後,也都不得不風平浪靜了吧。重逢的一幕已然少了激動和熱情:也許愛不是熱情,也不是懷念,不過是歲月,年深日久成了生活的一部分。"


《海上花》是台灣新電影導演侯孝賢首度跨越時空,處理一個世紀末中國的華麗場景。《海上花》小說原本描寫十九世紀末,上海英租界的妓院生活。因為清朝政府禁止官員狎妓,只有在租界區的妓院「長三書寓」可以公開接待社會上層人物(做花頭)。用妓女戶這個空間折射世紀末的中國,階級、性別、家庭、宗法狀況。電影改編自韓子雲以蘇州話寫成的《海上花列傳}.

{怨女}
清末民初的上海,樣貌漂亮刁蠻的銀娣,履次拒絕哥嫂幫她說媒的婚事,常罵退藉口來買胡麻油,卻趁機挑逗她的鄰里男子。原來,銀娣的心裡只有對面藥店的小劉。怎料,哥嫂透過媒婆將銀娣嫁給大戶姚家作二少奶,而那位眼瞎、駝背和哮喘的肺癆病鬼竟是新郎,從此銀娣開始一生的痛苦、掙扎和愁怨。





參考資料 GOOGLE SEARCH
參考網站 https://www.google.com.hk/search?q=coming-zoo

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