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080026張愛玲散文的大易

問題:

張愛玲散文的大易 有人可以跟我說以下三篇的大易嗎?張愛玲的唷! 第一:童言無忌-弟弟 第二:夜營的喇叭 第三:愛 我想知道他所代表的意思和大易,希望知道的人可以跟我說!

答案:

<童言無忌-弟弟>
課文參照中國語文能力p56-58

「童言無忌」的由來?
童言無忌是選自張愛玲-散文集-「流言」一書中,童言無忌是一個大標題;文中分成許多小標題,主要是抒發作者心中的一些想法。文章是這樣寫的:從前人家過年,牆上貼著『抬頭見喜』與『童言無忌』的紅紙條子。這裡我用『童言無忌』來做題目,並沒有什麼犯禁忌的話。

參考『童言無忌』-弟弟文中,開頭第一、第二段文章,文章的意思為何?
文章主要敘述張愛玲童年生活時的回憶,文中所敘述的主角-弟弟:名為張子靜、小名:小魁、年紀約小於張愛玲一歲。童年的時候,弟弟雖然多病、嘴饞、愛虛榮、會妒忌、有時不聽命令等小毛病,但總的說還是個乖巧的弟弟,他愛漂亮,大多情況下聽姊姊指揮,尊重姊姊的意見,是張愛玲最忠實的玩伴。

問:是什麼原因造就了張愛玲的弟弟,張子靜如此的麻木不仁?
答:除了日偽統治時期的上海這個社會環境,虛假的紙醉金迷,歌舞昇平外,那就是父親的家了,他離不了這個家,因為他經濟無法自立;也痛恨這個家,他知道「在我們那個沒落了的、頹糜的家裏,是看不見一點而希望的。」他知道姊姊張愛玲之所以會成功就是逃離了這個家,有了屬於自己的世界,也就有了名望及希望。不過他提起這一點又十分的悲哀,他自卑,他承認永遠成不了姊姊。
問:參考弟弟篇第三段至第四段,(後來,再飯桌上,為了一點了事,我父親打了他一個嘴巴子 。我大大的一震,把飯碗擋住了臉,眼淚往下直淌。我後母笑了起來道:『咦,你哭什麼!又不是說你!你瞧,他沒哭,你倒哭了!』我丟下了碗衝到隔壁的浴室去,閂上了門,無聲的抽續著,我立在鏡子前面,看我自己摯動的臉,看著眼淚滔滔流下來,向電影裏的特寫。我咬著牙說:「我要報仇。有一天我要報仇。」)
答:如果說張愛玲在上述回憶中看到的是弟弟表面的變化-從外型到種種「劣跡」 也找到了變化的根源-父親的教育無方與後母從精神到肉體的劣待,產生了對弟弟的同情和對父親、後母的痛恨,那麼下面的回憶則是更深層的悲哀了 !
問:參考第五段,浴室的玻璃窗臨著陽台,啪的一聲,一隻皮球蹦到玻璃上又彈回去了。我弟弟在陽台上踢球。他已經忘了那一回事了。這一類的事他是慣了的。我沒有再哭,只感到一陣寒冷的悲哀。
答:在如此的教育及家庭下,弟弟以變成這個樣子,由於反覆的羞辱、打罵,他已變的一切無所謂,一切無動於衷,那位可愛的,甚至怕姊姊的超過自己而產生妒忌心的弟弟到哪去了?張愛玲產生椎心似的悲痛,她沒有再哭,只能不寒而慄。

夜營的喇叭
(正文於流言-夜營的喇叭)
簡單的心:




散文中「談音樂」~晚上十點鐘,在張愛玲的那個年代,也許只剩下舞廳是唯一點綴夜晚的聲音。




於淒涼之外還感到恐懼:




對張愛玲來說,音樂都帶一點悲傷的意味,張愛玲說她因此對音樂不怎麼喜歡。
張愛玲的內涵上是「蒼涼的」,因此熟悉的喇吧聲,喚起了她某部分我們未知的回憶,對她來說喇叭聲因此聽起來是淒涼的。喇叭聲擴大了孤獨感(第二段:我怕聽每天晚上的喇叭,因為只有我一個人聽見。)而對於雖然身處在鼎沸的大城市中竟然也會感到淒涼與孤獨而感到恐懼。
喜悅與同情:
「外面有人響亮地吹起口哨,信手拾起了喇叭的調子。」無意間使的張愛玲覺得有人呼應了她,使她充滿了喜悅與同情。然而,「同情」在此應解釋為--相同的感情、感覺。自己的心情得到了呼應這就已足夠了,於是吹口哨的那人究竟是誰也就不重要了。


本文請參閱中國語文能力 p55-60

1. 張愛玲於<愛>一文中寫著『這是真的。』這句話有什麼特別的含意嗎?
答:作者在文章的開始就寫『這是真的。』可能不是說後續的故事是真實的,應是強調那<愛>是真的,那種一剎那之間的愛情是真的。


2. <愛>一文中的女子相信和男子相遇的那一刻就是愛嗎?
答:<愛>一文中所發生的故事裡,那位女子並沒有幸福的婚姻生活,更沒有跟那位年輕人共渡一生,但是她到老仍記得和男子相遇的那一幕,她相信在那一刻她感覺到<愛>了,這也是在她伴演的悲情角色的一生中唯一有愛的時刻。

3.作者對愛的看法也是覺的愛是發生在一剎那間的嗎?
答:是的。當時的張愛玲對愛有著一份憧憬,她在<愛>一文中寫著『於千萬人之中遇見你所遇見的人,於千萬年之中時間無涯的荒野裡沒有早一步也沒有晚一步剛巧趕上了那也沒有別的話可說惟有輕輕的問一聲:「噢,你也在這裡嗎?」』更加深了當時她對愛情的看法亦是如此。
參考資料 YAHOO SEARCH
參考網站 https://hk.search.yahoo.com/search?p=coming-zoo

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