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080022張愛玲小說中的上海<急!贈20點>

問題:

張愛玲小說中的上海?&lt;急!贈20點&gt; 透過張愛玲的小說 請重述當時上海的景象.狀況 因為我們要報告 因為不太了解他 所以參考看看 越詳細越好 謝謝了

答案:

上海,對於大多數人而言,從來不是那個實在、奢華而迷離的上海,她更多的是一個由話語所敍述出來的上海;真實的上海本身,不過是作家筆下的上海的一個影像而已。比如當三四十年代的上海已成往事,多數的人便轉而相信張愛玲筆下的上海。因此,我要特別指出的是,上海之所以能在中國現代化進程中取得長期的強勢地位,除了她所創造的經濟奇迹和她所處的重要地理位置之外,還有一個不容忽視的原因,就是話語敍述對上海的強力推廣和開發,給上海以外的人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這點,對滿足人們有關幸福生活的幻想,有著重要的標誌性的意義。一直到今天,還會有那麽多人把上海當作懷舊的經典基地,我想,也是因爲這種話語的力量所致。

而在歷次成功而浩大的敍述上海的話語運動中,有幾個是至關重要的代表人物:張愛玲,王安憶,衛慧。儘管在這過程中間,像張恨水、穆時英、劉呐鷗甚至陳丹燕等人的文字,也都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階段性的人物,我以爲,只能是張愛玲、王安憶和衛慧。這三個人的小說,成功地構成了一部二十世紀的上海演變史,無論是物質方面的,精神方面的,還是情欲方面的,你都可以在她們的小說中找到清晰的演變痕迹。像張愛玲,她很好地在文字中保存和描述了一個與魯迅等人的革命性的上海完全不同的上海——她的日常生活,她的妖嬈面貌,這些革命性背後的柔軟而人性的事物,爲我們今天瞭解當年上海人的生存狀況提供了豐富的細節。而王安憶,面對的是一場更爲漫長而徹底的革命,以及這種革命對日常生活更嚴重的破壞,她試圖探索和恢復的是被革命所掩藏的平常人的生活,他們的掙扎和歎息,他們的理想和現實。到了衛慧,則開始面對全球化語境下新一代青年的生活,這些人物和生活比之張愛玲和王安憶的敍述,有著完全不同的面貌,它們是斷裂的,混亂的,時尚的,叛逆的,做秀的,物質化的……它的內部,活躍著欲望那粗魯而原始的躁動。雖然有許多人對衛慧這種有虛假嫌疑的話語姿態充滿不屑和鄙夷,但因著《上海寶貝》的成功命名,以及市場的強力支援,你不得不承認,從話語敍述的角度上說,衛慧刷新了張愛玲和王安憶筆下的上海形象,並大膽地寫下了情欲在快速現代化的上海迅速膨脹的生動景象。如果說張愛玲寫了現代情欲的萌芽及其笨拙的包裝方式,王安憶寫了現代情欲的被壓抑以及它艱難的蘇醒過程,那麽,衛慧發出的則是一聲毫無顧忌的情欲的尖叫。她似乎沒有耐心對情欲進行必要的文化轉換和語言過濾,也沒有耐心等待情欲在普遍的日常生活中成熟的日子到來,而是提前讓它在自己的身體裏實施了一次猛烈的爆破(甚至連衛慧的許多小說名——如《像衛慧那樣瘋狂》、《蝴蝶的尖叫》、《欲望手槍》等——都直接明瞭地加入了這曲情欲的大合唱),以此來宣示她眼中那個早已被情欲和物欲折磨得气喘吁吁的上海,以及她內在的不安。應該說,衛慧達到了她預期的效果,因爲幾乎整個中國都被她的尖叫聲所驚醒,並隨之目瞪口呆。

摘節於中華讀書網
參考資料 YAHOO SEARCH
參考網站 https://tw.search.yahoo.com/search?p=coming-zoo

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