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080005張愛玲《茉莉香片》一文中的問題

問題:

張愛玲《茉莉香片》一文中的問題 她把篇名叫做《茉莉香片》的用意是什麼? 是因為茉莉香片是曬乾而成的嗎?如同聶傳慶的母親的愛一般,又被聶傳慶所傳承而泡開因此而苦澀? 還有,文中杜鵑花的用意為何?有特別的意味嗎? 對於聶傳慶他爸爸害怕他之情況又有啥想法? 聶傳慶他爸爸和後母和言子夜和他媽媽都是有著親戚關係的......,所以那個時代的「親上加親」很流行嗎? 文中又說聶傳慶是畫屏上的另一隻鳥,無法飛走,為什麼無法飛走? 好奇怪。是不敢飛走嗎?太懦弱的藉口嗎? 在文中對於愛,聶傳慶說:「單是朋友不夠。我要父親跟母親。」,又說:「你是未來與過去。你是神。」,而言丹珠卻答到:「我只能做他的愛人與妻子。」,這之間的分別該如何定義? 最末,寫到──他跑不了。應該喻涵的許多意思,可以稍微說明一下嗎? 問題很多......,不用每題都答。 寫個人想法就好。 謝謝。 ))哈哈 =目

答案:

《茉莉香片》這個溫馨典雅的名字背後,張愛玲講的這個故事卻是苦的。故事本身並不曲折,對主人公聶傳慶的描述僅是幾個簡單的場景、人物對白與心理分析,但卻讓人反復咀嚼到了生命苦味—生命的無盡的悲與苦。張愛玲擅長運用比喻來描驀人物的生存狀態與心理狀態。本文對聶傳慶的母親馮碧落婚後生活的描驀,就恰到好處地運用了比喻,很是別具一格。文中寫道:“關於碧落嫁後的生涯,傳慶可不敢揣想。她不是籠子裏的鳥。籠子裏的鳥,開了籠,還會飛出來。她是繡在屏風上的鳥—悒鬱的紫色緞子屏風上,織金雲朵裏的一隻白鳥。年深月久了,羽毛暗了,黴了,給蟲蛀了,死也還死在屏風上。”馮碧落,一個有著如她的名字般年輕美麗的女子,曾經有過清純可愛的生命,有過不多的一點人生理想的追求,有過青春朦朧的初戀,可是歲月無情走過,卻成為也許正因為這個男孩子從小沒有母親,也沒有母愛,才促使他形成這樣一種自私與陰暗的心理。他不愛自己的父親,更不可能愛自己的繼母,既沒有朋友,更不可能有戀人。在聶傳慶眼裏,他的父親是一個暴厲與“刻毒”人,但是他既無法逃避,也不能反抗,他只是冷眼看著父親,也冷眼看著自己,一點點的沒有了自己,也沒有了生命力。
但張愛玲對傳慶的父親的描寫著墨並不多,這就讓他暴虐的性格有點像是空穴來風,包括對傳慶的繼母的不多的一點描述,也都是模式化與臉譜化的,不曾深入地去刻化人物的形象,但是從文中卻可以明顯地讀到,張愛玲對這對半路夫妻的無情地譏諷、嘲弄與鄙夷。我想,這一方面可能是由於文章的篇幅所致,張愛玲是想避重就輕,著力刻畫這個有著陰暗心理的孩子。同時也有另一種可能,那就是張愛玲對這對夫婦的描寫,是自覺不自覺地來源於自己的生活經驗,她自己的父親與繼母,愛與不愛成為歷史,成為一種純粹的不講道理的事實,何須贅述呢?從表面上看,聶傳慶看似還算擁有一個完整的家,但是他的心卻是孤獨無依的,在心靈的層面上,他是一個徹底的孤兒,沒有家,沒有愛,沒有精神的依託。總之,張愛玲是想讓我們接受一個現實,就是這個孩子生活在一個陰冷的家裏,沒有人給予他愛,他心裏也沒有了愛,甚至連愛的謊言有沒有。那麼也就不難想像為什麼這個孩子是如此的自私、懦弱,這麼的彆扭、女性化,有著這樣的不健全的人格與畸形的性格。這是個不討人喜歡的孩子,但是也許他的表面並不是,他只是沉默著,陰鬱著,黯然神傷著,人的複雜如潮的心理一般不易為人察覺,聶傳慶喜歡幻想,這些幻想集中在他早逝的母親身上。任何一個從小失去母親的孩子或許都會對母親有著一種近乎理想的幻想吧。因為遙遠,他感受到的是母親的陌生,也因為遙遠,他或許從那感受到了一點溫情—幻想的虛假的溫情。馮碧落也成為這個男孩子一個幻想的源。並且由於一個巧合,他知道了,言丹朱的父親竟然就是他母親的初戀情人,而丹朱是他的同學,她的父親正好是他的文學史老師,而這些機會,讓他有了更多時間的沉浸於這種無邊的幻想之中。這樣的幻想或許給了他壓抑的心靈一點扭曲的快樂,但更讓人深悟到生命的悲。或許我們每個人在困惑無助時,面對自己孤獨的生命,都曾有過那樣的追問:我從哪里來?是在我們未知的許多年以前,太多偶然,卻讓我們的生命成為一個必然,可是,如果……這些如果後面都是沒有任何意義的假設。
聶傳慶就不斷地沉浸於這樣的幻想當中,文中寫道:“他現在把初次把所有零星的傳聞與揣測,聚集在一起,拼湊成一個故事,他方才知道:二十多年前,他還沒有出世的時候,他有脫逃的希望。他的母親有嫁給言子夜的可能性,差一點,他就是言子夜的孩子,言丹朱的哥,也許他就是言丹朱。有了他,就沒有了他。”多麼荒謬的假設與推論!更像一個白日夢!一個孩子認識到自己的不可救藥的可憐與可悲的命運,沒有申辯的理由,沒有抗爭的能力,這時候,他卻因為一個偶然,循著一個故事,順藤摸瓜,尋求一個改變自己命運的幻想,想像著由於一種機緣,他的生命會以另外的一種形式出現。可笑的是,如果,如果真如他的假設,那麼這個世上存在的這個生命就不再是聶傳慶!而那個人的苦與甘,悲與喜,又與他何干?可是不止是聶傳慶,這個世界上會有更多的生命,在無望地等待中消磨了意志,陷入一連串的虛擬的假設中,去尋求一種虛擬的解脫,一種沒有根基的迷蒙的快感。或許會想像自己的父母不是窮苦與勞頓的,不是錙珠必較且吝嗇的,不是庸俗的,瑣碎的,醜陋的,冷漠的,陰冷的,而應該是美麗的,熱情的,高雅的,溫馨的,一切一切都應該是自然、清新、美好、明媚的,也許只有這個樣子,才算擁有了一個真正的家。可是事實上,我們知道,這樣理想的家庭生活,即使存在,也必定是鳳毛麟角,寥寥可數。


2016-05-20 10:25:15 補充:
我們來了,帶著一顆永遠迷蒙的心,如果過分地追求不切實際的完美,必定就要承受失敗,與生俱來的失敗。就像這個孩子一樣,陷入一種無謂的幻夢中,成為自己幻想的奴隸。這樣綿綿不斷地幻想的結果,是這個孩子對言子夜產生了一種畸形的傾慕。言子夜成為他幻想中的一個理想的父親的形象,在他眼中極力地美化了這個男人。文中寫了聶傳慶眼中的他:“傳慶是第一次感覺到中國長袍的一種特殊的蕭條的美……然而那寬大的灰色綢袍,那松垂的衣褶,在言子夜身上,更加顯出了身材的秀拔。傳慶不由地幻想:如果他是言子夜的孩子,他長得象言子夜麼?十有八九是象的,因為他是男孩子,和丹朱不同。

2016-05-20 10:25:51 補充:
”可是,他知道,他不是。這些心理的刻畫也構成了整篇文章的核心與重心,所以文中接著描寫了他的想像:“傳慶想著,在他的血管裏,或許會流著這個人的血。……如果他母親當初略微任性、自私一些,和言子夜決別的最後一分鐘,在情感的支配下,她改變了初衷向他說:‘從前我的一切:都是爹媽做的主。現在你……你替我做主罷!你說怎樣就怎樣。’如果她不是那樣瞻前顧後……”
一般的人停留在這樣的幻想也就夠了,然而這個病態的孩子卻已經難以自製,文章接著對他的心理幻想進行了精細的描驀:“譬如說:他母親和言子夜結了婚,他們的同居生活也許並不是悠久與無瑕的。

2016-05-20 10:26:30 補充:
傳慶從劉媽那裏知道碧落是一個心細如發的善感的女人,丹朱也曾經告訴他:言子夜的脾氣相當的‘梗’,而且也喜歡多心,相愛著的人又是往往的愛鬧意見,反而是漠不相干的人能夠互相容忍。同時,碧落這樣的和家庭決裂了,也是為當時的社會所不容許的,子夜的婚姻,不免成為他的前途上的牽累。近十年來,一般人的觀念固然改變了,然而子夜早已幾經蹉跎,減了銳氣。一個男子,事業上不得意,家裏的種種小誤會與口舌更是名不了的。那麼,這一切對於他們的孩子有不良的影響麼?”普通人想到這些,也許口問心,心問口,就已經心安理得了,生命也不過如此罷了,又有什麼不同呢?張愛玲卻要登峰造極,變本加厲地讓這個孩子繼續沉湎于這種虛擬的幻想中,

2016-05-20 10:27:09 補充:
接著寫道:“不,只有好!小小的憂愁與困難可以養成嚴肅的人生觀,如果他是子夜與碧落的孩子,他經起現在的丹朱來,一定較為深沉,有思想。同時,一個有愛情的家庭裏面的孩子,不論生活如何的不安定,仍舊是富於自信心與同情—積極、進取、勇敢。丹朱的這樣反復地咀嚼自己沒有由緣的痛苦的結果,是他更加的孤獨與苦悶,同時他還給自己假設一個仇人,那就是言丹朱。而且由於他沉迷於這些幻想,不能夠用心地讀書,學習成績自然很差,尤其是文學史這門課,學得更糟。一次上課時,言子夜問了他一個問題,聶傳慶在失魂落魄間,囁囁嚅嚅沒有答上來,子夜呵斥他,他最後竟然放聲大哭起來。

2016-05-20 10:27:49 補充:
那天晚上,恰巧舉行聖誕晚會,丹朱請他陪她回家,向他表示了同情,並替他的父親向他道歉可是聶傳慶是怎樣回答她的呢?那段話至今讀來仍是如此地震撼人心,他說:“丹朱,如果你同別人相愛著,對於他,你不過是一個愛人。可是對於我,你不單是一個愛人,你是一個創造者,一個父親,母親,一個新的環境,新的天地。你是過去與未來。你是神。”可是言丹朱不是,任何女人都不是!所以他是不會有愛的。這哪里是愛呢?任誰會有這樣的能力呢?他要的根本不是愛情,甚至不是要改變自己的命運,而是重生,是生命的重塑!
所以,這個男孩子是不會得到愛的,甚至友情,甚至親情,他毀了自己,卻以為是別人把他毀了。

2016-05-20 10:28:12 補充:
不難想像他以後的生活,多年以後,必定會有一個女人成為他的殉葬品。或許應該是吧?也許還會有新的生命的繁衍與生息,也許是鮮活的,也許仍是苦悶的,又會陷入那沉沉的暮色,成為無數暗點中的一個。前面有車,後面有轍,但生命的來來去去,不會只是簡單的重複—哪怕是悲與苦呢?證明著我們一息尚存……

2016-05-20 10:28:24 補充:
張愛玲《茉莉香片》評論
很多時候,當我寂寞之時,想要做的,竟是加倍寂寞,於是我就看書。在有音樂的房間裏,一個人,細細品味著寂寞的滋味,慢慢地,寂寞就成了一種美麗,一種思考,一種享受。
看張愛玲的作品,每看一次心情就要沉重一次,好像在看一部古老久遠的黑白電影,睜著眼,懸著一顆心去窺探別人的生活。細細體味張愛玲筆下那些人物,我總會驚駭地發現人性的至善和至惡。
比如,我剛看完的短篇小說《茉莉香片》。

2016-05-20 10:28:39 補充:
文中的聶傳慶,生在聶家,沒有選擇的權利,也沒有愛的滋養,因了生父把對生母的憎恨遷怒於他,他跟著父親生活20年,這20年無名的磨人的憂鬱,製造了一個精神殘廢的聶傳慶。聶傳慶的母親碧落是繡在屏風上的鳥———悒鬱的紫色緞子屏風上,織金雲朵裏的一隻白鳥。年深月久了,羽毛暗了,黴了,給蟲蛀了,死也還死在屏風上。碧落嫁到聶家來,之後生下聶傳慶,屏風上又添上了一隻鳥,打死他也不能飛下屏風去。即使給了他自由,他也跑不了。
聶傳慶明白,那就是愛———二十多年前的,絕望的愛。二十多年後,刀子生銹了,然而還是刀。在他母親心裏的一把刀,又在他心裏絞動了。

2016-05-20 10:28:55 補充:
聶傳慶相信,如果他是子夜與碧落的孩子,如果他是一個生活在有愛的家庭裏的孩子,不論生活如何的不安定,他會活得跟正常人一樣。可偏偏,命運捉弄人,母親所愛的男人,也就是他惟一欣賞敬仰的物件,現在是別人的父親。
言丹朱是一個很好的女孩,她想幫助聶傳慶,結果他卻把她往死裏打,一腳接一腳狠狠地踢在她身上,只管發洩內心的不滿和怨恨。按照聶傳慶的想法,言丹朱根本不應該在這個世界上存在;他對這個世界充滿仇恨,他就要找一個報復的物件,他就選定了言丹朱。他憎恨天真少女言丹朱在學校裏給他的溫情,卻又無法擺脫言丹朱給他親近的誘惑,於是,他的精神陷入了病態……

2016-05-20 10:29:10 補充:
故事的結局令人歎息也教人深思。合上書頁,於惶惶間審視著身處的這個年代,發現的是一個多麼粗糙、單薄和渺小的自己。我們無法擺脫所依附和進行著的命運,我們拽不住漸行漸遠的青蔥歲月,我們甘於平凡和屈服于現實……在強大的現實面前,我們成了現實的犧牲品,我們原本豐滿的生命被扭曲得日漸蒼白、空虛和平庸。如何充實精神世界和昇華生命品質?我知道,這是一個嚴肅而又複雜的人生話題。
張愛玲的《茉莉香片》讓我看到的不僅僅是一個苦澀故事,一個典型的人物,她還使我產生了思考。我想,極端病態與極端覺悟的人究竟不多,生活是多麼的沉重,由不得我們那麼容易就大徹大悟。但是,有一點,我想每個人都應該懂得和需要的,就是愛。
參考資料 YAHOO SEARCH
參考網站 https://hk.search.yahoo.com/search?p=coming-zoo

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