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080002張愛玲《色戒》書中的一句話?

問題:

張愛玲《色?戒》書中的一句話? 張愛玲色戒書中有一句話敘述女人的心通往陰道 書中說是某位中國學者說的 這是真的嗎? 還是張愛玲自己所寫的話呢? 若不知是其來有自的話或是作者所述 也沒關係 我想知道的是根據書中的脈絡 這句話為什麼是這樣說?? 或是你們對這句話有什麼個人看法?

答案:


這裡得先糾正一下,這句話正確排列應該是『通往女人的心要經過陰道。』

這句話最早是辜鴻銘《
辜鴻銘簡介:http://baike.baidu.com/view/1998.html?wtp=tt#2》說的,但它不只說這一句原本的意思也不全然是張愛玲或色戒裡的意思,完整的說是『女人通往男人的心要經過胃,男人通往女人的心要經過陰道。通往胃,是把他放在生活裏,通往陰道,是把她放在性上。』此外張愛玲書中還有引用他的另外一句話:『男人有幾個女人,就如同一個茶壺要有幾個茶杯,是正當而合理的。而一個女人要有幾個男人,就如同一個茶杯要有幾個茶壺,是不正當合理的。』

至於張愛玲為什麼在書中這麼說,張愛玲在五十八歲的時候寫下了《色戒》。她的這個小說可以說是用心良苦。這是一種告白,一種申訴,一種檢討。這個小說有兩個前提性的立場,一是政治正確。愛國的學生要刺殺和敵國相勾結的漢奸。這種刺殺雖然失敗,愛國的女學生被漢奸槍殺,但它的正義性是存在的。二是對愛情的質疑和對逢場作戲的男人的絕望。批判性是明顯的。張愛玲需要洗清自己,四七年有人說她是文化漢奸的時候,她就有過剖白,說個人感情和政治是非是無關的。她和漢奸男人結婚,不等於她是漢奸。這個小說進一步明確了她的大是非觀。那群在香港的大學生對香港人愛國情緒的淡漠是不滿的,他們並非是某黨某派,也不是職業的特工人員,只是因為他們要愛國,所以參與了這樣的行動。她還一再在小說裏說易先生他們,因為投靠了汪偽政權,生活優裕,享有特權,跟周佛海他們比賽著把家庭收拾得更舒適。雖然在小說裏,她要把漢奸還原為一個普通的男人,在逢場作戲的同時,也對愛情有感覺,有期待,但他通過愛國學生的刺殺行為暴露後冷酷無情地下手殺人,在道德上判了他們有罪,用人性必有的悲憫來說明他們冷酷的非人性。同時,她以易先生對王佳芝的無情,以多處說他並非只給王佳芝一個人買過東西,來說明這個愛情的輕飄、可愛、不紮實,讓人們有理由為王佳芝打抱不平,同時也把這種愛情放在了審判臺上。最能反映她的愛情態度的是,她在小說中很突兀地插入的引用別人幾句話,一是說權勢是男人的春藥。既然權勢是男人的春藥,那麽,權勢是外在的,男人如果沒有了權勢,則值得愛的價值就減少,這幾乎是一種嘲諷。二是引用辜鴻銘的二句話,第一句說,女人通往男人的心要經過胃,男人通往女人的心要經過陰道。通往胃,是把他放在生活裏,通往陰道,是把她放在性上。第二句話說,辜鴻銘認為,男人有幾個女人,就如同一個茶壺要有幾個茶杯,是正當而合理的。而一個女人要有幾個男人,就如同一個茶杯要有幾個茶壺,是不正當合理的。她對辜鴻銘的這段話,用兩個字概括:下作。她把自己比擬為王佳芝,把胡蘭成比擬為易先生。她和王佳芝一樣,都是初涉社會,遇見了一個以為愛自己的男人,胡蘭成和易先生一樣,都是汪偽政權裏的重要人物,是漢奸。但是,她明白告訴讀者的是,她還把自己當成了張愛玲,張愛玲比王佳芝清醒,她是在三十多年對人生的觀察後,以一個女人,老女人,把人生看通透了的老年人,來站在王佳芝的背後,冷眼觀察的。胡蘭成也不是易先生,易先生只不過是男人身不由己的出軌,而胡蘭成是沒有羞恥心的戲侮女人。她還把自己看作作家,作家超越於張愛玲和胡蘭成的個人恩怨之上,超越於政治態度之上,超越於簡單的道德判斷之上,用講故事的方法告訴人們事情的真相。

這是我自己看完整裡出來的結果
希望對你有幫助!


參考資料 MSN BING SEARCH
參考網站
http://www.bing.com/search?q=coming-zoo

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