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072350張愛玲<<紅玫瑰與白玫瑰>>

問題:

張愛玲&lt;&lt;紅玫瑰與白玫瑰&gt;&gt; 在張愛玲《紅玫瑰與白玫瑰》最後,「振保聽見煙鸝進房來,纔踏進房門,他便把小櫃上的臺燈熱水瓶一掃掃下地去,豁朗朗跌得粉碎。他彎腰揀起臺燈的鐵座子,連著電線向她擲過去,她急忙返身向外逃。振保覺得她完全被打敗了,得意之極,立在那裡無聲地笑著,靜靜的笑從他的眼裡流出來,像眼淚似的流了一臉。」這一段只有動作沒有台詞的情節關係了振保最後「又變了個好人」。請試著分析說明這一段裡振保的內心世界。

答案:

《紅玫瑰與白玫瑰》是《傾城之戀》中的依一個篇章。男主角—振保是一個事業成功、辦公認真、提拔兄弟、侍奉父母的“好人”。先有一位初戀情人—玫瑰,後又分別愛上兩個女人—紅玫瑰與白玫瑰。

書中有一句話說到 :「娶了紅玫瑰,久而久之,紅的變了牆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還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飯粘子,紅的卻是心口上的一顆朱砂痣」,…其實這是作者張愛玲特意用了鮮明的對比來將兩種不同的女人二元分化,這也隱約的說明了父權社會體制裡頭的一個難堪現實。

在那個時代下的男人似乎是不容易滿足的,像振保娶了熱情的紅玫瑰卻又認為熱情過頭而又心繫純潔的白玫瑰;娶了白玫瑰卻又認為她太呆板、無趣,而懷念起紅玫瑰

 

 

熱情。在故事中振保的猶疑不決就像是反映的在那個時代下的男人都帶著一些“大男人式的沙文主義 ” 。

他漸漸的發現他控制不了他自己花錢所買回來的女人,並深深覺得一旦讓女方的自主性過於高漲,這反而會讓他相形喪失太多「真正的一家之主」所該有的自主性,這也就是他與她們之間充滿鬥爭及緊張關係的由來。
在一個不講求兩性相互尊重與理解的環境下,男性被塑造成一個追求成就、捍衛家庭利益的無情怪物。也正因為其內心乾枯,才會將自身的情慾投射到女人身上。而人的內心本有著天使和魔鬼的兩面性,經由振保內心所投射出來的女人只有兩種:一種是無私自我奉獻的聖女,另一種是淫蕩無恥的妓女,前者無性,後者多慾。

作者張愛玲也一直不斷透過文字來強調---男主角振保是個“好人” 。而我們其實也不難發現這根本是作者的反諷筆法。

振保的那些優點其實都是為了贏得這個社會虛偽的肯定,他要自己創造出一個“對的世界”—即中國傳統對男人的道德標準,是不是好人並不重要而是要符合這個社會下男人的形象。此外,在三個主角中,他們都無法作為自己的主人。像紅玫瑰雖然釋放了自己的情慾,在當時的社會下,他卻被定義為壞女人;白玫瑰怯懦的維繫他的婚姻,卻過著不幸福的日子。他們都是受到傳統價值規範,以男性為中心的價值觀。其實在作者的筆下是不會直接描寫出人物的個性,而是透過一些瑣碎的事物來表達。例如嬌蕊的穿著、身材,甚至是吃東西的時候都給人深刻的印象;而嫣鸝就給人一種很單薄的形象。在一段吃東西的場景中,就可以看出作者藉由“吃東西”來表達人物的情慾,而且嫣鸝似乎也不曾出現過出東西的場景。白玫瑰後來藉由與裁縫師的出軌發洩了自己的情緒,他認為既然振保自身都已經如此放蕩,那她的出軌這樣也無所謂了。藉由與他人訴苦振保的不是,來獲取同情甚至是自尊心以及友誼。

所以, 主人公-振保其實是不喜歡他自己的世界的。他實際上是一個受到多種文化衝突所薰陶的人,雖然在外國求學,卻還是要受到中國傳統價值的規範,隨著自己的所在而影響了他的行為。


 當振保決心創造一個「對」的世界時,不管他採取什麼價值,周遭的人,包括家人朋友在此時已經被他視為世界裡的一顆棋子,他們對振保而言是喪失主體性的,因此振保認為其他人都應該按照他的意思行動,也應該感激他,因為他-主人賜給他們恩惠,安排他們在他的世界安身。
  然而人與人之間並不是這樣,每個人都掌握著自己的主體,其餘人不像振保所想的那樣被擺佈,因此他妹妹受不了振保安排的工作,便鬧脾氣回上海;母親與妻煙鸝不合,也嘔氣回老家;連振保一向最漠視、以為毫無個性的妻子孟煙鸝也和裁縫通奸了。這些振保世界中的不順遂就是他人的反抗,更清楚向振保宣示出他的「絕對的世界」的有限。
參考資料 YAHOO SEARCH
參考網站 https://hk.search.yahoo.com/search?p=coming-zoo

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