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芬無戰事 13[烏鴉來帶路] (重發) @ 白沙雜記本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關鍵字
    1. 沒有新回應!
  •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 Powered by Xuite
  • 200902222116吉芬無戰事 13[烏鴉來帶路] (重發)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轉生女劍士克儂要轉職的那一日,她踏上了修發茲共和國離盧恩米德加茲最近的城市-首都朱諾。這座城市不單提供冒險者們轉生強化的機會,轉生後也要再次來到此城二轉。克儂是此天空城今日無數過客之一,在這人來人往的交通樞紐上和你曾經擦肩而過的人可能一生再也沒有機會相見,也可能日後在意想不到之處重逢。

    克儂並沒有去想這問題,只是自顧自的前往朱諾的中心準備轉職,街上的行人們只要從她的粉紅色劍士裝就可以明白她的目的,因為這身異於一般劍士配色的打扮就是轉生女劍士的証明。

    說到粉紅色,其實克儂注意到一個穿著粉紅色衣服的女弓手躲在賢者城堡附近看著她,從服裝看來她是轉生弓手。不過克儂可以肯定這女弓手不是來跟蹤她的,證據就是她比克儂還早到賢者城堡門口等著,但是她一看到克儂接近門口就躲起來了,然而更令克儂在意的是她帶的笑臉面具。

    好有喜感的打扮,跟偷偷摸摸的舉動配起來實在很不搭。

    克儂決定打開天窗說亮話,轉過牆角直接向轉生女弓手問話,「請問一下,你在這裡做什麼?」

    「阿!阿!我不是什麼可疑的人啦!」

    你這樣是不打自招嘛!

    這名戴著笑臉面具的女弓手留著藍色短髮,她用力的晃著雙手否認自己有任何不軌的企圖,不過這樣更讓克濃肯定她有問題。

    「不好意思,我只是來朱諾逛街的,這位劍士小姐,你是來轉職的吧?如果是這樣我就不打擾你了,再見~。」

    「你等等...,」

    不等克儂回話,轉生女弓手連忙行禮道歉後連滾帶爬離開,跑走時還不忘扶好自己的面具以免掉下來,不過克儂大略猜出她出現於此目的。

    「她也是來轉職的吧?各轉生職二轉都要來朱諾,不過她明明可以比我早進去,」克儂開始回想幾分鐘之前的景象,「我想到了,她本來是真的想進去,可是後來一看到我接近賢者城堡就急忙躲到旁邊了,轉職有必要這麼鬼鬼祟祟的嗎?」

    一樣米養百樣人,克儂也不去知這女轉生弓手要做啥,自己走入賢者城堡閱讀依樂美之書準備轉職。

     

     

    「唔,」

    克儂穿著與女十字軍鎧甲大相逕庭的女聖殿鎧甲走出賢者城堡,習慣十字軍鎧甲與劍士服的她對於聖殿的裝扮很不能適應。

    「這窄裙跟女騎士有的比,還有這沒穿內襯只戴胸甲又露出小腹的設計是怎麼回事?聖殿不是更高階的十字軍嗎?怎麼變的那麼暴露?防禦能力與鎧甲厚度成反比不成?」

    跟暴露的打扮相比,自己那胸甲遮掩不了的傲人上圍和小蠻腰更令她不好意思,不過也只能口頭抱怨,「唔,女十字軍三轉的時候是不是要用三點式鎧甲呀!」

    「不過老師穿這身衣服應該很合適...,」

    克儂想到她遠在普隆德拉的老師凱特,凱特自從遭受一連串打擊後就待在家裡足不出戶,偶爾出門也只是在家附近走走,與一切升等打寶絕緣,克儂也是在那時離開普隆德拉的。

    之後克儂把心思全花在衝等上面,沒有加入任何公會、也很少加入野團,成了修發茲境內的一個獨行俠。雖然她自己也有留意凱特的消息,可是這段時間內普隆德拉沒有流傳凱特的音訊,但倒是有兩個女十字軍-拉比與吉妮引起她的注意,因為克儂離開前就跟這兩人一起接受凱特指導。

    拉比結識了親密戰友並成為小有名氣的打寶獵人,吉妮則是加入了艾爾帕蘭的大型公會[水車工房],克儂從旅人口中得知這兩人常常到普隆德拉造訪一位女十字軍,這人克儂不用想也知道就是凱特。這師徒四人曾經走過說長不長的一段修業時光,如今克儂身在修發茲共和國,但還是常緬懷起以往那段日子。

    「真的被吉妮說中了,她以前就常常開玩笑說我們三個裡,一定是我最有機會胸部跟老師一樣大,她看見我這模樣八成會連說"好大好大"吧。話說她講話疊字的毛病不知道治好了沒?當年她失蹤回來後這毛病就改不了,不過真治好了我反而會不習慣吧。」

     

     

    抱怨衣著歸抱怨,由於聖殿和十字軍一樣,修練騎鳥技能後只能在普隆德拉租鳥,身為雙手槍路線的克儂也輔修騎鳥強化戰力。她決定先在朱諾附近宰弱怪練騎鳥技能,之後再拜訪久違的普隆德拉。

    如果可以她希望不要再踏上普隆德拉,畢竟是她選擇了逃避,當初前往普隆德拉大聖堂二轉十字軍的時候湊巧熟人都不在,連足不出戶的凱特也到附近的依斯魯德劍士公會幫忙打雜。那時克儂有點沮喪但卻怨不了人,因為她相信凱特絕對歡迎她的,不過她沒有勇氣面對。

    相較之下,克儂真的很敬佩繼續住在普隆德拉的拉比,當初凱特第三任丈夫戴利克休掉凱特一事,使拉比跟戴利克結下樑子,拉比後來繼續留下絕對是為了凱特。不過拉比結識的戰友-詩人卡洛特讓克濃很在意,不只是因為這傢伙是個白手起家、無公會靠山的打寶者,也不是他和拉比形影不離的準情侶關係。

    「卡洛特...?是巧合嗎?以前有個斐揚大公會[山岳箭雨]路過里希塔樂鎮的時候,看上了貧民窟一個有才華的少年並收為繼承人候選,那人聽說也叫卡洛特,當時也算是修發茲的一個新聞。不過[山岳箭雨]未來當家會這樣一個人出來修行嗎?這公會與同盟在公會戰同時打兩城可是家常便飯,跟吉芬那一帶的強豪有的拚。」

    克儂想不出所以然,走出朱諾南門開始練等。

     

     

    由於剛二轉的職業技能很好練,克儂很快返回朱諾城,卻沒想到會遇到剛剛那位戴笑臉面具的轉生女弓手。

    「阿,」

    她現在已經不是轉生弓手了,一身清涼的三點式扮相、紅色的拂袖正是舞姬的造型,克儂沒有猜錯,她果然是來二轉的。

    「不要誤會!我跟你剛剛遇到的那個女弓手一點關係都沒有!真的!」

    「唔,好好好,我知道。」

    「拜託!相信我!」

    「其實我急著要去普隆德拉,如果沒事我就走了。」

    「不好意思,請你慢走。」

    這名新人舞姬搖晃雙手的程度更激烈了,無言的克儂也不多作追問,自己先揮手跟她道別,似乎逃過一劫的女舞姬急急忙忙的逃離現場,而且依舊小心翼翼的護著面具。

    看著她離去的背影,克儂還是想不通發生何事。

    「應該不是對自己長相沒信心吧?雖然她從頭到尾都帶著面具,不過身材和膚質都很棒,很難想像臉會差到哪邊去。我承認她跟老師比還是輸了一截,畢竟老師太美了,實在讓人想好好疼愛,就算法莉也很美,我也想不透戴利克他們為何謂這樣糟蹋老師,如果是我我一定...阿阿!不行!不能又胡思亂想!」

    克儂急忙用兩手輕輕連鎚自己的頭中止妄想,以免自己的思考暴走。

    「呼,這麼說來那女孩不會是瞞著親友來轉職的吧?這應該有比較可能。」

    在米德加茲等國家其實沒有什麼職業算是真見不得光的,從守衛到卡普拉都是不分職業敞開歡迎的雙手。就算是以隱密聞名的刺客公會,也曾和大聖堂等機關合作處理夢羅克兒童失蹤等案件。所以基本上選擇要做什麼職業是沒有太大的問題的,說穿會影響的只有親友及公會觀感,像轉生女弓手能選的另一個職業神射手也是有一定的支持者,她是堅持轉舞姬才偷偷來的嗎?

    「不對呀,轉生職業為何是在轉生前的二轉就決定好的,她真要避著熟人,不就從很久以前就獨自一個人練...唉,這不就是在說我自己嗎?」

    克儂去找朱諾傳送員的時候,那名舞姬早已不見蹤影,她不知道這名舞姬的計畫是否奏效,不過世界是很小的,搞不好哪一天她還是會撞見熟人,就跟待會要回普隆德拉的克儂一樣。

    當日克儂抵達普隆德拉城的時候,全城因為下水道黃金蟲與附近的波利之王、巴風特都發生不明異變而忙的焦頭爛額,她在城中得知拉比與凱特這次也被叫去幫忙處理傷患,所以那一天她也沒遇見這兩人。


     

    13-01
    在斐揚洞事件結束之後,[戰爭販子]和吉芬魔法公會的調查小隊一起回到了吉芬城,並由[戰爭販子]副會長史帕羅前往吉芬塔頂向魔法公會報告一切事件的始末,雖然這事件最核心的關鍵可能永遠是個謎。

    「卡涅莉?沒想到會因為這事件再聽到她名字。」魔法公會的人員不可能會忘記這人的,「照目前線索來看,當年米德加茲境內所有王發生異變又恢復正常都是她搞的鬼?雖然她和親信罕敏已經失蹤很久了,但這還是很驚人的指控。」

    「從月夜貓失去記憶前的供詞來看,異變全是卡涅莉引發的,但是所有事件善後的人還是謎。其實我們離開斐揚前又跟[山岳箭雨]盤查了一遍斐揚城,還是沒有卡涅莉與罕敏的蹤影。」

    魔法公會人員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難怪死靈是最早發生異變的王,因為離卡涅莉的地盤最近,這樣就說的通了。」

    「前輩,我們腳下最底層的死靈也有異變過?我怎麼沒聽說?」

    雖然諸王異變曾是個大消息,但是久住吉芬的史帕羅可沒聽過死靈也有發生異變。

    「因為事發幾天就平息了,雖然也跟你們遇到的事件一樣,到頭來還是不知道解決的原因。」

    魔法公會表示他們也是遇到一樣的問題。

    「恩,史帕羅,這次有勞你們了,我們晚點會發酬勞給你們公會,至於房租改天再算,呵呵。」

    「謝謝前輩們,除了我們的酬勞之外,能不能給斐揚那邊一點回報,畢竟他們在這次事件才是付出最多的。」

    「那當然,答謝及慰問斐揚地方人士的事由我們魔法公會代表吉芬親自處理。」

    在交代完相關事項後,在史帕羅下樓前魔法公會的前輩們突然想到另一件事。

    「對了,聽說你遇到法莉了?」

    「是的,不過她還想旅行一段時間。」

    「這樣呀,你辛苦了。」

    「不會的。」

     

     

    史帕羅下樓後,有人想到死靈異變事件的一個插曲。

    「我記得死靈異變事件的最後一天不是有個毒菇溜出吉芬塔?到今天都沒抓到?」

    「自稱在下的那個?他好像不是吉芬這邊的魔物,因為死靈開始異變殺人時,我有看到他從吉芬塔門口下塔。」

    「反正放個毒菇出去也造成不了什麼威脅吧?」

    「這倒是。」

     

     

    百步對於斐揚的行動作出簡短結論:「結果我們從頭到尾只是在看戲而已。」

    「不過也辛苦你們了,」

    女超魔導佐耿芙是[天之霸者]瓦解後才來吉芬一帶的冒險者,也會來吉芬塔接受魔法公會的委託,百靈、百步姐妹倆常常找她出團。不過她不屬於特定野團或公會,所以她沒加入此次斐揚洞事件調查。

    「結果我龜在吉芬沒幫上你們忙,真不好意思,我前幾天晚上聽說斐揚出事的時候本想一起去的,沒想到吉芬這裡的團還沒組好事件就解決了。」

    「別在意,佐耿芙,」百靈笑著回答她並替這客人奉上茶水,「當時那情況來多少人都沒用的。」

    「不會沒用的,事件不是解決了嗎?應該會有一點跡象吧。」

    聽見背後熟悉的冷笑聲,百靈百步不用回頭都知道聲音的主人是誰。

    許久不見的女劍士賽克美雖然整個左手包起來,但還是面露冷笑:「我住在克魔島的時候就有聽聞這些異變事件,我總覺得應該有個合理的解釋來說明。」

    百靈更想知道另一個問題,「我們也想知道呀,倒是你的手怎麼搞的?才一回來就看到你掛彩?」

    之前人在吉芬的佐耿芙答說:「賽克美她幾天前一回吉芬就遇到了卡卡達,馬上相約去PvP場,結果就變這樣了。」

    你可以先二轉再去找人PK嗎?

    面面相覷的百靈百步兩姐妹都一起想到這回答,不過他們可不敢對冷笑大王吐槽。

    這時史帕羅從樓上下來了,「各位,好消息,魔法公會明天就會撥錢下來,到時大家一起去吃一頓。」

    此時留在塔內的眾人們一起歡呼慶祝,而史帕羅也順勢邀請佐耿芙一起去,算是聊表她常陪百步百靈衝等的心意,由於佐耿芙她自己明後天有跑其他野團,所以挽拒他的邀請。

     

     

    「副會長好久不見,聽說你這隻火鳥被月夜貓當成烤小鳥烤,現在還好吧?」

    你還是先回家養傷吧?

    被傷勢更重的賽克美慰問,史帕羅有點汗顏。

    「已經沒事了,倒是你怎麼會找去跟卡卡達對打?她雖然都在辦吃王團,不過PK實力也不弱,加上你又是一轉。」

    「我又不是去求勝的,我是去討教的。」

    「痾...總之顧好身體。」

    賽克美表情一派輕鬆,「你也是呀,法莉過陣子會回來,你又有得忙了。」

    「你說法莉會很快回來?」

    「只是假設而已,」賽克美又祭出她的口頭禪,「你上樓前不是有和凱特一起跟她用密語對話?」

    「是呀。」

    「我不清楚你們的關係怎樣,不過至少有向前跨出一步,我認為這是個轉機。」

    「謝了,我也希望如此。」

    一聽到法莉的事,本來在翻書的凱特也加入對話,「姐姐說她人在往天津船上,想在那邊看看景色,再來打算去洛陽。」

    「洛陽呀,結果小青和毒菇比我們還早離開斐揚,還來不及跟他們道別。」

    聽到這名字,賽克美有點在意,「小青跟毒菇?」

    「小青就是在洛陽幫過我的女孩,毒菇是她的夥伴。」

    「喜歡自稱"在下"?」

    「是的。」

    「咦?賽克美也認識他?」

    「以前有碰過他幾次,倒是事件當晚他也在斐揚?」

    「是的,我在被復活後還有看到他們,不過他們之後就離開了。」

    「這樣呀...,沒事。」

    本來喜歡露出輕蔑表情的賽克美一反常態出現認真的表情,她沒聊下去就這樣走向窗邊不知道在思考什麼。

     


    13-02
    同一時間。

    克儂很確定眼前這名走來走去的女法師沒有惡意、也沒有要找她的意思,因為她連續走過克儂眼前四次都沒看她一眼。沒錯,是四次,這女法師向無頭蒼蠅一樣不知在尋找什麼,克儂看著她慌張的樣子想到一個最不可思議的答案,不過這太誇張了。

    女法師第五次出現在她面前的時候,克儂終於鼓起勇氣上前詢問:「請問...你迷路了嗎?」

    「是的,」女法師淚眼汪汪的肯定克儂的假設,「我想去拉赫城,可是一直找不到路。」

    「這樣呀,」

    沒想到真的給克儂猜對了,雖然聖職者的光榮義務不是啥能說嘴的東西,不過克儂決定幫到底。

    「我帶你去吧。」

    「這這這!怎麼好意思呢?為了我居然耽誤你時間。」

    「不會的,我今天沒事。」

    「可是我怕連夜趕路會耽擱到你。」

    聽女法師這一講,克儂覺得腦中好像有道雷響,響完之後還有烏鴉在飛。

    「要連夜趕路?你該不會是認路很糟吧。」

    克儂故意不用"路癡"這詞彙,不過這女法師自己反而不在意。

    「沒錯,認識的人都說我是超級路癡,不過你是怎麼發覺的?」

    「因為...,」克儂擦了一下額頭上的汗。

    「這裡是拉赫東門外的機場出口呀!」

    一陣風吹過機場門口,同時幾個石頭波利也滾過他們眼前。

     

     

    在拉赫東門口,曼提克以九十度鞠躬答謝克儂:「真的很謝謝你的大恩大德。」

    「一點都不會,真的。」

    看著這名女法師感動到快哭出來的樣子,克儂反而比她還想哭。

    「你一個人出來修行嗎?」

    「沒錯。」

    「這樣不會很辛苦嗎?如果有跟團的話衝轉生會輕鬆不少。」

    「...阿!」女法師頓了一秒後叫出來,她吐了一下舌頭道:「其實我為了考賢者已經到處奔波快一年了,現在是重考生。今天能遇到妳幫忙真是太好了,午餐就由我來請客吧。」

    克儂本想答應,但想到一件事讓她遲疑起來:「可以先答應我一件事嗎?」

    「當然去餐館還是要麻煩你帶路的。」

    「一點也沒錯...。」

    這女法師很有自知之明,克儂稍微安心了一點。

    「對了,這位聖殿小姐,我都忘了先自我介紹,我的名字叫曼提克,直接稱呼我名字就可以了,請多多指教。」

    「我叫做克儂,也是直接稱呼我名字就好。」

     

     

    「曼提克,你今後有何打算?」

    「我想要一邊旅行一邊準備考試。」

    在共進午餐的時候,克儂得知曼提克跟她一樣都是獨來獨往的類型,克儂自認這些日子很懂得照顧自己,只是見識過曼提克在餐館裡都能迷路的絕技之後,克儂發自內心佩服她能單練至今。

    「克儂等我,我去拿餐巾紙。」

    「阿,我去就行。」

    「別擔心,我又不是小孩。」

    克儂看著曼提克離去的背影替她捏把冷汗,恰好發現她身後裙擺布是可愛的粉紅色,同時也隱約顯露曼提克圓潤的臀部曲線,克儂以前都沒好好端詳過法師的衣著,現在看來倒覺得法師的魅力不僅止於暴露的打扮...。

    「阿!不能再妄想了!」

    好在曼提克沒回頭看見自己的妄想狀態,要不然就丟臉死了,克儂因此又再次敲了自己的腦袋。

    「怎麼回事呢?」克儂在心中說著,「本來以為離開老師後就不會這樣亂妄想了,沒想到三年來一天比一天嚴重,唉。」

    直到曼提克五分鐘後被服務生帶回來為止,克儂都一直把視線停留在餐盤上。

    「怎了?克儂?」

    「沒事沒事,只是在計畫未來的旅程。」

    「對歐,你也是一個人旅行,。」

    「是呀...,」

    克儂腦中忽然響過一個靈感,雖然這有點唐突,但她不想對這可愛的路痴置之不理。

    「曼提克,你要不要跟我一起旅行?」

    「阿?」

    本來一直微笑的曼提克霎時反應不過來,差點連人帶椅往後仰。

    「這真的好嗎?你明知道我這人認路很糟的,一定會給你耽誤行程的。」

    雖然曼提克以這理由拒絕,不過克儂表示這才是關鍵原因。

    「這就是我想邀你一同旅行的原因,絕不是可憐你。老師曾經教導過我,有能力的話要去關心有困難的人,她也身體力行拉拔我修練升等。所以今天見到你需要有人做嚮導,我當然不能視若無睹。」

    「恩,讓我思考一下,」

    對於克儂突如其來的提議,曼提克一邊思考一邊攪拌杯中的茶發楞,就算剛剛在拉赫東門外迷路時她也沒有這麼緊張。

     


    13-03
    凱特又再看書了。

    跟凱特來往久了以後,大家都知道凱特有很多文靜的興趣,諸如料理、看書、縫衣等等,只是她今天看的書讓大夥有點無言。

    沙拉曼達問道,「凱特...,你在看狩場報導嗎?」

    「咦?這是狩場報導沒錯,我在收集熱門打寶點的資訊,畢竟這幾年來狩場生態變很大,下次出團應該會用到。」

    嘉卡歪著頭苦笑:「大姐,別說出團了,我們這幾天連拿武器都不想。」

    「喂!你這當幹部的怎麼能帶頭偷懶...阿。」吐槽的百步還沒罵完就開始連打哈欠,至於她姊姊百靈自從佐耿芙回家以後就睡在沙發上不醒人事,看來這對姐妹在招待完佐耿芙就把今天庫存的精力用光了。

    「咦?大家怎麼了?好像很累的樣子。」

    少了相聲姐妹可以哈拉的飛里樂說出理由:「凱特!你真的是越戰越勇!上次在斐揚打了一整晚硬仗後,今天公會裡沒人提的起幹勁了,大家關心的只有後天聚餐!」

    「別搶我的肉!」睡夢中的百靈大喊完這句夢話後繼續呼呼大睡。

    「反正也沒事情,我先為以後出團作點準備好了。」

    仔細一看凱特拿出來的不只是狩場指南相關,連武器防具都拿出來保養了,回吉芬後才剛把武防當垃圾丟進倉庫裡的眾人不知該從哪吐槽。

    賽克美替左手上完藥,冷笑著問:「你的戰鬥血液覺醒了嗎?」

    「咦?我只是想替公會盡點力而已。」

    「那去幫幫谷佳吧。」

    「咦?」

    「賽克美!你怎麼牽拖到我了呀?」

    賽克美用右手指了一下自己的左手傷:「最近帶新人的檔期不是卡到?你可以找凱特過去一起出團,雖然公會裡目前想動能動的前鋒也不多了。薩巴圖雖然有空,不過她這幾天要等她弟過來。」

    「反正最近沒有要出團,」史帕羅和琳克斯、芭布卡剛好從樓上下來,他們剛才在處理酬勞明細,「你就跟谷佳他們去走走吧,她也認識不少野團。」

    「好的。」

    琳克斯補充說:「我和副會長還有斐揚事件的善後要處理,所以無法陪同,不過有事你可以找芭布卡。」

    芭布卡嘟著嘴回琳克斯,「我沒差拉。」

    「那萬事拜託了,芭布卡。」

    「好啦。」

    不知道為什麼,凱特覺得芭布卡回來後姿態就低了點,她還在為之前史帕羅被燒死的事耿耿於懷?

     

     

    舞姬拉朵一邊把她的黑髮盤在腦後,一邊跟凱特閒聊公會裡的事。她和公會裡的女神官谷佳、女神工匠安菲匹娜都是在公會草創前就跟隨會長萊卡的人。

    「芭布卡只是拉不下臉而已,特別是對副會長,其實她自我要求很高的,副會長和琳克斯八成是想給她台階下,做個賠罪的機會。」

    「原來是這樣,我都沒發覺。」

    「對你也是呀。」

    「咦?」

    拉朵揮手示意要凱特拉近距離:「副會長從讓你入會以來,一直很認真替你安排出團的機會,而且盡量陪著你。」

    「恩恩,我也知道。」

    「其實...他有計畫讓你就算退公會也能獨當一面。」

    「咦!」

    拉朵早有準備,在凱特大喊之前就用手捂住她嘴巴。不過說到退公會,這事凱特連想都沒想過。

    「不光是你,公會裡的新人都一樣。天下無不散的筵席,一個運作健康的公會也可能會進行改組,要是因故離開了原本的小團體,沒有預先做好心理建設是很難熬的。特別是你,副會長不會想再看到你因為退公會而無處可去了,他希望你在其他地方也能吃的開。」

    「...真的很對不起。」

    雖然輩分是拉朵比較低,不過她還是把凱特當小孩一樣摸頭,「我說你呀!不用這麼客氣啦!你嚴格說來可是副會長的寶貝妹妹,更何況他都答應法莉要好好照顧你了,。」

    「謝謝你,拉朵。」

    「拿出你在斐揚時的氣魄吧,這樣才是[戰爭販子]的成員。」

    凱特雖然點頭答應,不過語氣一點魄力也沒有,「好...好的。」

    女服事加蘿達、女弓手孔雀、女商人舍莎都是這回谷佳要帶出去的新人,他們三人自從回來吉芬後就一直很悠閒的樣子,雖然在斐揚事件沒有親上火線也是主因。安菲匹娜也慢條斯里的把預定裝備拿給這三人,不過還有幾件裝備放在同公會的神工匠泰格那邊,只是他與老搭檔里奧今天沒到公會來。

    加蘿達甩手說:「泰格他們整天不在,看來我出團可能要空手了,不過我更擔心他們後天聚餐能不能準時到。」

    安菲匹娜兩手一攤,「加蘿達,這你就多慮了,本公會成員吃飯的出席率比出團還高,到時候再跟泰格拿你的鏈鎚就好。不過你們這組成真微妙...,」

    「咦?」不只是這三位一轉新人,凱特也感到不解。

    拉朵解釋說:「其實呀,我和谷佳、安菲匹娜三人一開始組隊的時候,就是弓手、服事、商人這樣的搭配,所以看著你們這種搭配回憶又被勾勒起來了。」

    谷佳用力點頭,「當初我們三人練等時出包比你們還嚴重,會長當初不知道耗掉多少顆藍礦來救活我們。」

    「是這三個小毛頭太厲害了吧,根本是有練過的,特別是加蘿達,連會長和芭布卡都說你簡直就是披著服事外皮的正職祭司。」

    相較於谷佳的自我吐嘈,安菲匹娜倒是有另一番看法。

    聽到安菲匹娜的恭維,加蘿達又不好意思的用手指在臉頰上劃圈圈了,「沒有拉,我只是比較神經質所以注意力特別強。」

    「不會的,」

    「痾。」

    凱特堅定的眼神讓加蘿達一時愣住。

    「我以前接觸過很多的祭司,不論是讚美系統還是走位,我都可以肯定加蘿達的表現真的不輸給他們,能在公會裡遇到這麼多的人才我真的很榮幸。」

    孔雀拍拍凱特的背說:「你也是呀,凱特,以前我都只能在鄉野傳奇間聽聞你的事蹟,從來都沒想過可以跟你一同出團。」

    「咦咦咦?怎麼好像把我當成傳說人物了。」

    安菲匹娜說這沒錯,「雖然[城邦衛隊]早已今非昔比了,不過當年確實是個傳說。」

    「傳說呀...,」

    對凱特而言,那不光是傳說,也是自己親身經歷的過去。

    「重點是新人團練的工作吧?」

    「是的!」

    茫然的凱特被賽克美的插話拉回現實,像個第一天入會的菜鳥連忙稱是。

    「凱特,真不好意思,不能和你出帶練團,連我的份一起努力吧。」

    「好的。」

    「對了,加蘿達,可以跟我一起去買菜嗎?我一隻手提不動。」

    沒被指名的凱特也想自告奮勇,「我也可以幫忙。」

    加蘿達在臉上劃圈圈說:「沒關係,我去就好,畢竟你住的旅館跟我那邊不同方向。」

    「雖然帶練團在聚餐後才開,不過各位還是早點休息吧,不要像我一樣搞的左手不能動。」

     

     

    在道別凱特等人後,加蘿達和賽克美一起下樓走出吉芬塔並一同以往用密語對話。

    加蘿達以密語詢問賽克美:「不好意思,我剛剛做的太過頭了嗎?我只是想讓凱特對自己有點信心。」

    「不會的,畢竟對於曾被自己深信的親友徹底打擊的人,鼓舞她是應該的,不過已經有比我們更適當的人在作了。」

    「副會長和法莉?」

    「賓果。你可以看看她今天與副會長一起跟法莉通密語的樣子,簡直是靈魂又活過來一樣。」

    「有道理,我沒想到這一層。」

    「要以會友的角度來作的話,最好的方式就是丟工作給她,讓她相信自己不只是副會長與法莉的親人,也是公會裡不可少的一份子。好在凱特的能力遠超過她自己的自信,把團丟給她也沒問題。」

    「等等!你是為了這個才故意弄傷自己的手?」

    「不,」賽克美對加蘿達露出了自己慣有的冷笑,「那是我的個人挑戰。」

    「真服了你。」

    賽克美想到某事突然收起冷笑,用密語問加蘿達:「對了,我想問那毒菇的事情。」

    「和洛陽女妖小青同行的毒菇?我倒覺得跑到米德加茲的小青問題比較大。」

    「這還好,你們說毒菇在月夜貓侵入城裡前一天就離城去了,事件當晚才回來?」

    「是呀,當時副會長他們急著出城救法莉,也沒多招呼。」

    「毒菇踏進城的那一個時候、那一個時間點,」

    賽克美加重這一段的語氣,「有人可以證實那時月夜貓還活著嗎?」

    「月夜貓當然...等等,月夜貓殲滅全部探子後有十幾分鐘大家都不知道樹林裡的情況,毒菇就是那時進城,不過你為何想問這問題?」

    走出吉芬塔門口,賽克美對於加蘿達的疑問沒正面回答,只是望著天空,之前對一切輕蔑的表情以不復存在,她的臉上流露出一種無力。

    「沒什麼,只是假設而已。」

    「假設什麼?」

    「一個困擾我十二年之久的問題。」

    「...又是"蟲"的事?」

    「只是假設而已。」

    即使從頭到尾都用密語對談,賽克美的聲音還是很虛弱。

     


    13-04
    法莉在往天津船的甲板上吹著海風,這是她第一次這麼愉快的出海航行,雖然她真正開心的理由是之前有和史帕羅與凱特聯絡。

    「小菲和凱特應該在打理回去後的雜務吧,他們兩個人就是靜不下來,不過這才像他們。」

    法莉驚覺自己的嘴角在抽動,她上次這樣微笑是什麼時候了?她一邊回味剛剛與親人的對話內容,但卻一邊偷偷的將手伸進衣服裡抓住拳刃...,

    「嗨!仙羅利塔!」

    在法莉動武前,一個仙人掌魔物摩卡出現在法莉面前並用奇怪的語言問好,法莉心想這傢伙不是沒有敵意就是有自知之明。

    打從上船沒多久這摩卡就一直注意她,法莉當時顧著跟史帕羅與凱特對話沒有理他,不過這傢伙目標是她是不爭的事實。法莉本想趁其不備壓住他問個明白,想不到他自己來問好。

    「嗨!剛剛看到你在自言自語,我猜你在和熟人密語一直不好意思打擾你,我沒有名字,叫我摩卡就好!」

    摩卡用力的將右手臂舉向法莉作自我介紹,不過法莉沒想要用這麼誇張的肢體語言回應。

    「阿...,摩卡你好。」

    摩卡換成左手用力舉向法莉,「敢問這位仙羅利塔是否剛走出人生的一道難關呢!因為看你好像很開心的樣子!」

    「仙羅利塔?」

    「仙蘿利塔在你們米德人語言裡是小姐的意思,我習慣這樣講!」

    「阿,那不重要,我的確是剛度過一個大難關,不過你怎麼知道的?」

    摩卡用力將右手舉向天空,「因為我是愛的傳教士!宣揚愛是我的天職!所以我熱衷於解決各種人際關係的煩擾,還收集了很多資料歐!」

    這傢伙是瘋子嗎?法莉在心中念著,她自以為當初逃離吉芬已經遇到夠多怪事了,沒想到這往天津船上還能遇到這種大怪咖。

    「然後?」

    「我覺得你外貌和我筆記上一個叫法莉的女刺客很像,她在感情路上斬獲無數,但內心卻很空虛,對自己的親人有解不開的心結,所以想問問你是不是她本人?」

    法莉聽到這裡顧不得摩卡滿身的仙人掌刺,一把抓住他,「等等!你根本是在收集八卦吧!」

    「別緊張,我筆記裡的東西都有事實根據的!而且隱私部份絕不會洩漏給別人知道!」

    「把那筆記給我交出來!偷竊!」

    法莉急忙在摩卡身上尋找筆記,但摩卡搖搖手指著自己腦袋說,「銷毀很久了,但我全都記住了。」

    「那我就銷毀你!」

    摩卡的臉上完全沒有懼色,仍用生龍活虎的語氣回應:「仙羅利塔!在殺死我前可以讓我交代遺言嗎?」

    「好呀。」

    「片鎖親友目前全不在天津。」

    「什麼!」

     

     

    包括史帕羅與法莉,片鎖曾經和吉芬許多人有過節,今日被留在[戰爭販子]有超過一半的理由是被史帕羅庇護。法莉輾轉得知出身於天津的片鎖就是因為在家鄉惹出麻煩丟下家人跑來吉芬,所以到今天都不回家去。

    法莉這次會想前往天津也想會會片鎖家人,不過沒想到會撲空,但這摩卡居然查她得這麼仔細...,

    「此外[蒸氣礦工]會長卡卡達有事留在米德加茲一帶,放她公會到處團練,天津那裡是其中一團的所在地。」

    「恩...,」

    法莉沒有說抱歉,不過放開了摩卡並把拳刃收回衣服裡。

    [蒸氣礦工],前身是修發茲共和國的一個強力吃王野團,在因緣際會下結識了浪跡天涯的女太保卡卡達。外人不知道卡卡達和這團有什麼瓜葛,不過卡卡達後來率領這團建立公會並與[戰爭販子]結盟。法莉之所以印象深刻是因為卡卡達遇到這吃王野團的原因跟她脫不了關係。

    沒想到會在天津撞見這群人,法莉至此倒是很感謝摩卡,至少可以做點心理準備。

    這時已經可以看到天津港口了。

    「好啦,老娘我今天心情好不殺你,你走吧。」

    「葛拉西阿!」

    「咦?」

    「意思是謝謝!」

    「好啦好啦。」

    「仙羅利塔!要不要跟我同行呀!」

    「免了!」

    我不想被你感染!

    「我的梅納阿米果給了很多有用的旅行指南歐!」

    梅納海葵?法莉對於摩卡的言論已經不想用頭腦思考了,她決定快快跟他分道揚鑣。

    「其實我是一個人出來散心的,過一陣子心情穩定後要回家去見家人。」

    「歐!我明白!不打擾你了,希望有機會可以再相逢。」

    摩卡語畢便先行下船,臨走前還揮手向法莉道別,法莉忽然覺得這傢伙還蠻識相的,不過這也代表他很了解法莉的情況。

    「摩卡,再見。」

    「阿第歐斯!」

    應該是說再見吧?看著摩卡離去,法莉如此猜想。

     

     

    「接下來要先去哪裡呢?」

    在天津的櫻花樹間,摩卡翻著厚厚的旅遊指南,感動的表情儼然是發現新大陸。

    「梅納阿米果說的對,米德加茲果然見不到這樣的景色!這次出海真的是來對了!」

    看著櫻花樹的花瓣飄落,摩卡搖擺著身體發出了感嘆。不過就天津路人眼裡來看,立在櫻花樹下的這株仙人掌魔物可能比櫻花還搶眼。

    「怪不得毒菇阿米果會出外旅行一年,我現在覺得三年都逛不完了!」

     


    13-05
    拉赫城東門外一如往常滾來滾去的石頭波利們停止了滾動,他們又見到今天在他們身邊走來走去的那位路癡。

    「不好意思,克儂,以後請你多多指教了。」

    「不會的,這是舉手之勞。」

    曼提克接受克儂的提議,和她一起步上修練的旅程。

    「克儂,我從見到你的時候就有一個問題,不知道你方便不方便回答。」

    「說說看。」

    「你一個人出來旅行的理由是什麼?沒有惡意,只是想知道而已。」

    「理由呀...,」

    克儂對這問題不意外,畢竟這些年來她不是第一次被問這問題了。

    「我還沒做好準備,加入一個團體的準備,我想先做到一個戰士該有的表現。」

    「這樣嗎?」

    曼提克點了一下頭,「我的看法跟你有點出入,其實我一直認為團體之所以是團體,就是內部的每個人都對它有責任在,一個只會要求單一人物的團體、或是只會要求整個團體配合的特定人物,都是不健康的。雖然我跟克儂是第一次見面,不過我很期待克儂在各方面的俵現,畢竟你是個熱心的人。」

    對於曼提克的反論,克儂倒有點欣慰。

    「如果以前老師那時候身邊能多點你這樣的人就好了,當時我一點忙都幫不上,三年多來一直質疑老師是不是收錯學生了。」

    「克儂的老師怎麼了?」

    「說來話長,你這陣子有聽過凱特與史帕羅的事嗎?」

    「挖!」曼提克一聽到這兩個名字馬上有了反應,「雖然我四五年沒回米德加茲境內了,不過託[城邦衛隊]那群大嘴巴的福,我也知道"戰貓"凱特目前人在吉芬。唉,曾經是一個充滿理想抱負的公會,現在居然淪落成只能靠張嘴的小團體了。克儂,凱特該不會就是你老師吧?」

    「是的。」

    「嗯嗯,難怪你會扯到團體怎樣怎樣,我明白了。對了,那個史帕羅是何許人也?我發誓我有聽過這名字,卻一直想不起來是在哪聽過。」

    「你說你四五年沒回米德加茲了嘛,所以不清楚正常。他算跟我同輩,是這一兩年興起的公會領導者,經營的還不錯,而且在修發茲共和國和阿盧貝納教國內都有同盟。」

    「那我八成是在哪次旅行的時候聽到這名字的吧,雖然覺得耳熟到異常。」

    「先不管這了,你想去哪裡修練?冰洞窟?」

    「跟你一樣就好,」曼提克微笑著亮出裝備的短劍,「其實我是以成為近戰賢者為目標的,只是現在很不耐打。」

    「去修發茲共和國吧,我對那很熟。」

    克儂用手指向飛空挺機場,示意要坐飛船到修發茲,當然她還記得最重要的事。

    「曼提克,跟緊我,我會放慢腳步的。」

    「謝謝你。」

    就這樣,踏上旅程的兩人緩緩的走向機場去。

    ~待續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