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080435●超有型 EMPORIO ARMANI● 憤怒鳥之我們住在一起〈下〉 ●超有型 EMPORIO ARMANI●

今天去大江百貨逛街時,發現這個我們住在一起〈下〉,我好喜歡喔!很習慣要先問問google大神,去哪裡買比較好?結果在這裡找到,價格更優C/P值又高,網友推薦我們住在一起〈下〉這裡買最便宜!品質有保障,也不擔心買貴,還有7天滿意保證,又可以配合活動刷適合的信用卡賺現金回饋,東西很迅速的宅配到家,我很滿意!!五顆心幸福推薦!!

有興趣的人也可以參考看看~

我們住在一起〈下〉



商品網址: https://tw.partner.buy.yahoo.com:443/gd/buy?mcode=MV9BaFp2ak9RUDVGTlArSFZkYWcwTEhkalBEWE9ncWVnUm9kVlpUWmM5OTVVPQ==&url=https://tw.buy.yahoo.com/gdsale/gdsale.asp?gdid=6073882

商品訊息簡述:

書名我們住在一起〈下〉
作者紅九
分類漫畫/輕小說
出版社銘顯文化
出版日期2015/06/11
ISBN9789863559139
頁數240
語言繁體中文


我們住在一起〈下〉

商品網址: https://tw.partner.buy.yahoo.com:443/gd/buy?mcode=MV9BaFp2ak9RUDVGTlArSFZkYWcwTEhkalBEWE9ncWVnUm9kVlpUWmM5OTVVPQ==&url=https://tw.buy.yahoo.com/gdsale/gdsale.asp?gdid=6073882

商品訊息功能:


  • 兩人的幸福生活,從此悄然開始。




商品訊息描述:











我們住在一起〈下〉



兩人的幸福生活,從此悄然開始。











內容簡介



經過歷練的錢菲,漸漸已能夠在工作上獨當一面,她從兩年前的無措失戀剩女,漸漸蛻變成了迷人又有能力的女強人。她從什麼都半懂不懂,成為李亦非工作上的默契搭檔。

後來在做一個重組項目時,李亦非一直被隱瞞的富二代身分被拆穿,原來他的父親就是仟聖集團的董事長。錢菲和李亦非又一次聯手,使公司轉危為安。過程中,李父看到了錢菲的能力,也看到了李亦非的轉變──他從一個飯來張口衣來伸手的大少爺,變成了學會為他人著想以身作則的好青年。李父覺得,把兒子交給能讓他變得越來越好的女孩手裡,是一個再好不過的決定。

兩人的幸福生活,從此悄然開始。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紅九

09年簽約晉江,作者收藏過萬,現言古言均有涉獵,讀者與作者間互動熱烈,至今發表長篇作品八部,均已簽約簡體出版,部分作品已經在海外出版上市。其中兩部作品已經簽約影視改編,電視劇正在籌備製作當中。

擅長暖萌貧的寫作風格,立志用詼諧幽默的文筆講述勵志正能量的故事。











內容連載



第一章 且行且珍惜

有時候錢菲覺得李亦非真是一個挺邪乎的人,別人眼裡很難的一件事,他總是能用他自己的辦法很快就辦成。而且這過程裡,他到底做過多少努力付出多少辛勞,他從不叫她知道,只在事成之後輕描淡寫地對她說一句:這事我給妳辦成了,想謝我就趕緊以身相許吧!

錢菲覺得這樣的李亦非特別爺們。

這次也是一樣,沒用幾天,李亦非就實踐了他說過的話,把她弄到他們公司去了,還和他一個部門,他是她的直屬部門上司,她和趙德變成了同門同事。

她問李亦非辦事效率怎麼這麼高,李亦非說:「不快一點就錯過考試報名日期了。」

保代考試必須通過公司來報名,自己以個人名義是無法報名的。錢菲看到李亦非對她的事如此上心,心裡暖暖的,有種說不出的感動。

一個星期後,她開始到新公司正式上班,也在李亦非的幫助下為保代考試報上了名。

以前那些議論過她的女職員們,看到她時都是一臉驚訝!

錢菲想她們可能又會在上廁所蹲坑的時候開蹲談會了:

──啊呀那個女的夠徹底的,追咱們李總都追得來咱公司了!

想像著這場景,錢菲忽然覺得挺有意思的。

趙德看到她的時候,整個人都不好了,吃驚得不得了,嘴巴張得能生吞個蛋!「菲菲?居然是妳!我還在猜這人到底誰啊?能讓咱李總那天跟老闆拍桌子叫板的非要招進來,沒想到是妳啊!太好了,這回我們三個又能一起鬥地主了。」

錢菲呵呵地笑。她覺得趙德真是記吃不記打,這麼快就忘了六個2的痛了。

再兩個月就是年底了,正是忙的時候,聽說證監會要大刀闊斧地對新股發行政策進行改革,大家都繃緊了弦等著上頭的新動作。

而在這最忙碌的時候,錢菲卻被李亦非護得死死的。他讓她只管看書就好,什麼活也不不用她幹!或者說,應該攤到她頭上的那份工作,都被他替她幹了,他創造一切條件讓她安心複習看書。

錢菲其實能感覺到其他部門的一些人對他的做派挺心懷不滿的,她跟李亦非提過,要不然她白天跟著他們一起做項目,晚上回家再看書好了。

李亦非沒同意。

「妳之前得照顧老爺子,跟別人比已經落下太多了,現在就剩下一個月時間,妳再不拚一拚,肯定考不過!妳要是考不過,我很有可能護不住妳!我跟上頭說,我招這人進來,是因為她一定能考上保代!」

錢菲說:「可是趙德偷偷告訴我,已經有人開始在背後議論了,說不知道公司領導怎麼想的,為什麼會花錢養個閒人天天不幹活就知道看書,她想考保代別人也想啊,憑什麼就她能一心準備考試!」

李亦非沉吟了一下,「妳別管那些碎嘴的,他們那是羨慕嫉妒恨我對妳寵愛有加!我寵妳愛妳我樂意,他們管得著嗎?妳就安心看書,什麼也別管,有什麼事我給妳擔著!」

後來有一天,中午吃完飯,李亦非帶著趙德去企業開會,錢菲一個人在辦公位看書。不知道什麼時候,投行部副總溜躂過來,笑瞇瞇地問她,「錢菲啊,妳現在手頭上在做什麼項目啊?」

錢菲按照李亦非事先交代好的回答他,「我現在主要跟著李總跟進酒店和CBD貿易公司這兩個IPO項目!」

副總哦了一聲,還是笑瞇瞇的,卻嘆了口氣,「唉,IPO已經一年多沒開閘了,公司效益越來越不好,有追求的人都走了。小錢啊,妳有沒有什麼跳槽的想法啊?」

錢菲怔了怔。她不是剛跳到這來麼,還跳?彈簧腿嗎?

她搖搖頭,「暫時還沒有。」

副總笑瞇瞇說:「這樣啊!啊,妳接著忙妳的,我就是吃完飯來回溜躂溜躂。」說完就背著手踱著步子回了他的獨立辦公室。

錢菲總覺得這對話有點別的什麼意思。快下班的時候,李亦非帶著趙德回了公司。

李亦非先去跟上司匯報工作,趙德就地飛奔到錢菲跟前,憤憤不平地說:「都怪妳!妳這個禍水!以前我們在企業開完會就可以直接翹班回家的,可是今天李亦非那個小犢子非要拉著我回公司來,說什麼今日事今日畢,當天的會議就要當天向上司匯報。我呸!他就是想接妳下班,當我瞎看不出來嗎?」

錢菲默默遞了瓶礦泉水給趙德。

「補補水吧,噴得到處都是口水,別等會脫水昏厥過去。」

趙德接過水哼一聲甩頭,「煩死你們了!真煩人!沒你們我早下班了!」

他喝完水臉上表情一變,從義憤填膺一下轉換到了八卦賤精的模式,「話說……小菲菲,你們是什麼時候勾搭到一塊去的?我之前就挺納悶,妳好端端地幹麼連續請我吃兩回飯,吃飯的時候還一直拐著彎地問亦非的事!妳跟我說實話,是不是那之後你們就狼狽為奸沆瀣一氣偷偷好一塊去了?我告訴妳啊,我們可是一起從鬥地主的硝煙戰火中走出來的好兄弟,妳這麼瞞著我可不仗義。」

錢菲默默舉高教科書擋住了臉。她心裡想他對沆瀣一氣這個詞到底是有多愛……

趙德不依不饒,「哎小菲菲,妳躲什麼啊!你臉皮有那麼薄嗎?我在你那連六個2的虧都吃過了,要不好意思那時候妳就不好意思了,還用等得到現在?」

錢菲又默默地把書放下,看著趙德呵呵地皮笑肉不笑,「德哥,您寬寬心,下回我一定讓您先出2!」她這句話剛一說完,就聽一旁有人屌兮兮地接,「妳喊他哥幹什麼?他得喊妳嫂子,妳這麼亂叫對得起倫理道德嗎?」

錢菲差點嗆了,掙扎著扭頭,看到了一臉正氣的李亦非。

趙德奸笑,「我就說你們有貓膩!臭小菲菲妳還誆我!」

李亦非走過來,幫錢菲收好書本,拉著她起來,「走,下班回家!」然後轉頭對表情有點沒跟上節奏略顯呆滯的趙德說:「我剛說了,這是你嫂子,以後別叫小菲菲了,你這麼沒禮貌你哥聽了很不高興!」

趙德怔一怔有點缺心眼的問:「我哥不高興?誰啊?」

李亦非挑著眉說:「我啊。」

趙德嘴角眼角都開始抽搐。

錢菲噗地笑出來。

走出工位的時候,李亦非突然回頭說:「對了趙德,有空你到醫院去檢查下吧,今天在企業開會的時候我看你臉色發白冒冷汗來著。」

趙德笑笑說:「沒事。可能最近吃得不好,人有點發虛。」

錢菲看著他頂著一張發白的臉笑得缺心少肺的,心裡有點酸溜溜的。他一個人在北京,沒人照顧他,他自己也不懂照顧自己,聽說每天吃飯都是隨便買點什麼對付著吃。

她捅捅李亦非胳膊,說:「明天週末,讓趙德來家裡吃飯吧。」

李亦非低頭看看她,挑著眉說:「妳當著我的面想把別的男的往家裡領,這樣好嗎?」

錢菲白他一眼,轉頭問趙德,「你明天來家裡吃飯,我做點好的給你補補,你來不來?」

趙德小雞啄米一樣狂點頭,「好啊好啊!可以點菜嗎?我想吃傳說中的炒茄條!」

錢菲忍不住樂,「你能有點出息嗎?費那麼大勁就點個炒茄條!你倒是點個肉菜什麼的啊,別怕菜名大,你只要敢點我就做得出來!」

趙德笑嘻嘻地說●超有型 EMPORIO ARMANI●:「那我明天整隻松鼠帶過去,妳給我做個松鼠上樹。」

錢菲噴了,「照你對菜名的這種理解,你明天要是想吃夫妻肺片,還得給我帶一對活人來唄。」

回家的路上,錢菲把中午副總和她的對話內容跟李亦非學了一遍。

李亦非沉吟了一會,告訴錢菲,「我先把妳送回家,然後去辦點事。」

錢菲回到家做好飯又等了好一會,李亦非回來了。

錢菲問他幹麼去了,李亦非說:「去副總家坐坐。」

錢菲糾結了一下,終於忍不住問:「你不是去搧他耳光了吧?」

李亦非挑著嘴角笑,「妳要是不考試,我就真搧他了!他憑什麼趕妳?但是既然妳得考試,不能沒有這份工作,那我也就只能先忍著他。我是去他家,告訴他我的項目獎金我不要了,到時候讓財務直接把那錢當作項目開拓費打到他的帳戶上。」

錢菲兩眼水汪汪地看著他,不知道說什麼好。

李亦非抬手捏住她的臉來回晃,「可別這麼看著我,我容易衝動,憋不住來個霸王硬上弓落下個房東強迫租客以肉償租的口實可就不好了!我這麼做呢,其實就是想讓妳知道,我對妳多好啊,等考完試就趕緊對我以身相許吧,別繃著了!」

聽著他用坦蕩的臉講著猥瑣的話,錢菲眼底那些水汪汪的充滿感激的小泡泡頃刻間都崩掉了。

吃完晚飯,錢菲讓李亦非發訊息問問趙德,明天幾點過來,除了炒茄條還想吃什麼?趙德回訊息說照著錢菲會做的菜式,不用多,挑成本最高的四道做就成。

李亦非笑罵了一句「這個不要臉的敢這麼使喚我女人,回頭看我整死他!」然後回覆了兩個字,「好的。」

趙德還問要不要帶一副牌過來鬥地主,錢菲說好啊,李亦非說好什麼好,他來吃完飯就讓他滾蛋,妳看妳的書,等考試過了別說鬥地主,鬥美國總統都沒人管妳!

錢菲嘻嘻笑著回房間看書去了。

第二天一早,錢菲和李亦非去菜市場買了菜。

九點多的時候,錢菲讓李亦非問問趙德起來了沒有。李亦非打電話過去,沒有人接。

差不多十點的時候,錢菲讓李亦非再打打看。電話還是沒有人接。

等到中午十二點的時候,兩個人都有點等得不耐煩了,可趙德還是不接電話。

錢菲問李亦非,「你說這小子幹麼呢?」

李亦非說:「睡覺吧?他的作息出名的亂。」他想了想,跟錢菲說:「妳開始動手做吧,我一直打他的手機,等做好了,我就不信他還不起來!」

錢菲就扎上圍裙去廚房忙活了。

下午一點,一桌子菜已經做好,李亦非還是打不通趙德的電話。

兩個人已經在等待中變得有點不耐和憤怒了。

李亦非忿忿說:「等這小子來的,看我怎麼收拾他!」

錢菲也說:「你是要搧他還是踹他的,都算上我一份!」

下午兩點,菜都涼了,趙德還是不接電話。

李亦非和錢菲都已經等得沒有了耐心。

「別等了,把菜熱熱,我們先吃吧,再等下去妳該餓得胃疼了。」李亦非說。

錢菲起身去廚房熱菜。

熱好後把菜往回端的時候,她聽到李亦非的手機響了。她以為是趙德,結果聽到李亦非叫的是另外一個同事的名字。

她看著李亦非一邊接聽著電話,一邊臉色倏地變得慘白。

她的心也跟著懸了起來。

等李亦非掛斷電話後,她緊張地問:「怎麼了?」

李亦非看著她,紅著眼眶,啞著聲音說:「趙德走了,時間應該是昨天半夜,心梗突發……」

錢菲手裡的盤子一下摔在了地上。

星期一早上,李亦非和錢菲一起去參加了趙德的葬禮。不少同事也都來了。葬禮上,錢菲哭得很傷心。

這是繼母親之後,第二次有人從她身邊離開。

想著從前中午一起鬥嘴鬥地主的那些時光,想著大前天他還一臉賤兮兮的來她這裡八卦、想著前天晚上他嚷著說一定要有炒茄條、想著昨天她做了一桌子的菜等他,可最後他卻一口都沒能吃上,錢菲悲從中來。

生命真是太脆弱了,說沒了就沒了,一點緩衝的餘地都不給活人留。

主管站在遺體前念悼詞的時候,錢菲難過得心口都在痛。那麼好的一個人、那麼熱心的一個朋友,說走就走了,他都不問問這些活著的人捨得他嗎?

從殯儀館出來,錢菲的眼睛已經腫了。李亦非讓她請一天假回家休息一下,錢菲搖頭,「我不想一個人待在家裡。」

李亦非就帶著她一起回了公司。

中午錢菲沒有食慾,沒有下樓去吃飯。

她走到茶水間,頭抵在玻璃上,茫茫然地看向外面。

高樓林立的金融街,此後再也沒有那個叫趙德的人。

身後有人走過來。

「在想什麼?」

是李亦非的聲音。

錢菲鼻子一酸。

「我在想,我們要在活著的時候,對自己好一點、對身邊人好一點!如果有想做的事,一定要趁著還活著的時候想做就去做,第一時間就去做,不能矯情、不能顧慮、不能計較得失,不然的話,說不定哪一天就來不及了。」

她站直身體,轉過來,抬起頭,眼底蓄著淚,看著李亦非,「我現在只想做一件事。」她張開手臂,抱住李亦非,把頭枕在他胸口,喃喃說:「我現在就想這麼抱著你。」她閉上眼睛,有淚水從她的睫毛下滾落,「李亦非,你也抱抱我吧。」

李亦非收攏手臂,把她緊緊的、緊緊的,摟在懷中。

趙德的突然去世對錢菲的觸動很大。

她明白一個道理,人不應該壓制自己的情緒,想做什麼就勇敢去做,不能猶豫,不要有諸多顧慮,不然萬一哪一天來不及做就意外走了,給活著的和死去了的人,都徒留一生無可挽回的遺憾。

她靜下心來,仔仔細細想了很多。她覺得自己之前對李亦非的定位與態度真的是有些矯情了。放在以前她覺得自己這是在深思熟慮,是在打磨李亦非,是在看這個人到底是不是託付終生的良人。可是現在,她感覺自己就是在浪費生命。

哪有那麼多顧慮呢?人生這麼苦短,意外不知道在多遠的地方等著,怎能夠不及時行樂!

早上她和李亦非一起去上班的路上,紅燈時,李亦非過來握她的手。那一刻,她心底鼓起了滾滾浪潮。她沒有像平時那樣,半真半假地說一聲「男女授受不親,別耍流氓」,她反手緊緊握住了他。

李亦非驚奇地轉頭看她,咦了一聲:「妳今天很乖順啊!」

錢菲扭頭,看著他,認認真真說:「李亦非,我們從今天開始,正式談戀愛吧!」

李亦非一愣,連紅燈變綠燈都沒看到。

後面的車狂按喇叭,李亦非看一眼錢菲,收回眼神掛檔前進。

車平穩地開出後,李亦非看著前面,開口,「妳什麼情況?」

「我本來想的是,等我保代考試考完了,再仔細考慮到底和你以什麼關係發展。可是現在,我覺得沒有什麼比及時行樂更重要了!我不管了!就算以後你有了厭倦我的那天,我也豁出去了!總不能因噎廢食,因為怕壞的結果,就放棄享受好的過程!」

李亦非沉默著,沒有說話,手指頭此起彼伏波浪狀敲在方向盤上。

錢菲推推他,「想什麼呢?我悟了人生,你卻在一旁不吱聲,這合適嗎?」

李亦非抽空睨了她一眼,「一直以來都是我追妳,好不容易妳追我一回,我延長一下被求愛的時間,體會一下被求愛的心情,折磨一下求愛的人,不行嗎?」

錢菲瞧著他那副又賤又傲嬌的德行,無可奈何地笑了。

十一月三十日,錢菲從容趕赴考場。

一個星期後,她從證券協會網站上查到了成績。

她考過了!

公司北京幾個分部這一批只有四個人考過,另外三個人都已經考了好多次,並且年紀也比較大。於是年輕的錢菲一考成名,成為他們部門裡唯一的女準保,也是整個公司最年輕的女準保。

知道成績的當天,副總對錢菲的態度發生了一百八十度翻天大改變,直拍著李亦非的肩膀說:「小李呀,你果然說得不錯呀!小錢真是一考就考上了!」

錢菲提出晚上下班後想請部門的人一起去吃頓飯。

她跟李亦非說:「我想謝謝大家之前對我只顧看書不幹活的擔待!」

李亦非衝她挑眉笑,「那妳得謝我啊,妳的那份活都是我替妳幹的。」笑過後,他拍拍她肩膀,「想請就請一頓吧,畢竟以後妳是要做他們上司的,現在打好關係,將來也好做事。」

錢菲被他說得一愣,問:「我怎麼會做他們的上司?咱們部門的主管不是你嗎?」

李亦非笑一笑,「我在這行也算做到頂尖了吧?所以我覺得我可能不會在這一行繼續做很久了。」他拍拍她的頭,「我得盡快把妳培養起來!」

錢菲想了想,問:「之後呢?」

李亦非說:「之後這個天下就是妳的,我去做我該做的事情。」

錢菲本想問他,什麼是他該做的事情,後來想到他在外面開的進出口公司,就沒再往下問。

她覺得他說的「應該做的事情」就是壯大那家公司吧?

十二月一整個月,李亦非帶著錢菲去浙江做了一個私募債項目。這個項目難度不大,做起來很順手,李亦非覺得沒有真正鍛煉到錢菲。他最想做的其實是增發項目,這樣可以讓錢菲作為項目協辦人簽字,等增發完成後錢菲就可以正式註冊為保代了。

十二月下旬,私募債項目的現場工作完成了。李亦非帶著錢菲和項目組回了北京。

月底之前,他們把發行私募債的資料報送到上交所完成備案。這是錢菲第一次以項目核心人員的身分完整地做完一個項目。雖然項目不大,但是對她來說,意義非凡。

十二月三十一日,錢菲一大早起來,就看到李亦非坐在客廳裡。

她問他怎麼起這麼早。

李亦非答非所問,「妳知道1314的說法嗎?」

錢菲怔了怔,點頭。

這兩天網上有無數網友都在微博上瘋狂刷屏說:「2013年12月31日,陪你跨年那個人會陪著你從13到14,從此你們兩個會一生一世哦!」

錢菲笑呵呵地問:「你這是在間接對我示愛嗎?」

李亦非瞇起眼睛衝她笑,神色略顯輕佻,聲音和話語卻真摯又煽情,「今天我們哪也不去,就在家,就我們兩個,安安靜靜地跨個年。白天我們在家好好悠哉悠哉,晚上妳給我炒個茄條,我幫妳煮飯。我們給今晚過後的1314,給後面那一輩子好好起個頭!」

錢菲看著他,幸福地笑了。

一月一號,李亦非接了個電話。這通電話後,他沉著臉很不高興。

錢菲通過隱約聽到的零星談話聲,判斷那通電話應該是李亦非的父親打來的。

他們在爭執什麼她聽不清,去問李亦非,李亦非又不告訴她。

元旦後公司總部接到一個新的項目,討論後決定給北京分公司來做,是給一家上市公司做增發。北京分公司幾個部門都很想攬下這個項目,李亦非為了讓錢菲盡快註冊上保代,明裡暗裡的使勁,終於從激烈競爭中脫穎而出把項目拿了下來。

他帶著錢菲和部門其他人組成項目組,一起出差去了外地。

工作的時候,在錢菲看來,是李亦非最魅力四射的時候!他的能力和才幹被展現得淋漓盡致,他似乎天生有著領袖的氣質,雖然年輕,可是做出的每個分析和決策都果敢準確令人信服。有時候被他發號施令,她甚至覺得是種享受。

這次不同以往,在工作上,李亦非對她的要求異常嚴格,幾乎已經接近苛刻。

最初的時候,她因為粗心,整理企業客戶和供應商的財務數據時,把應收和應付科目弄反了。李亦非把她大訓了一頓,斥責她怎麼會犯如此低級的錯誤。他訓她的時候沒防著人,當著大家的面,聲色俱厲疾言遽色。

她被罵得眼淚直在眼眶裡打轉。

後來回到酒店,李亦非來敲她的門。

她心裡憋悶不肯開。李亦非就一直等在門外。

幾分鐘後,她那股憋悶消散了。她打開了房門。

他進來後第一句話就問她,「生我的氣了?」

她點點頭,「你損我跟損孫子似的,措辭和語氣都太狠了,偏偏又是以工作之名,我只能受著不能像平時那樣反撲,太難受了!」

他抬起手,像撫摸小貓小狗那樣摸她的頭,「棉棉,不是有個成語叫『愛之深責之切』嗎?我這樣做也是想讓妳快點成長起來,我瞭解妳,妳其實很聰明,但性子太散漫,沒人用鞭子抽妳,妳就不會憋足勁往前跑。我不能護著妳太長時間,妳得盡快獨當一面。」他拍拍她的臉頰,「現在還生氣嗎?」

錢菲想了想,搖搖頭,「好像不生氣了,但是不知道為什麼,聽了你這一大篇的話有點莫名其妙的傷感,什麼叫你不能護著我太長時間?是有什麼我不知道的事將要發生嗎?」

李亦非衝她挑眉笑,「將要發生的事都是未知的,別胡思亂想,好好做項目。」

從那之後,錢菲很少犯錯。她在李亦非的鐵血特訓下,很快速地成長起來。

有時候錢菲很納悶,李亦非只比她大了一歲,可是他在工作上的能力卻比她強了不知多少倍。她問他這人和人之間的差距是怎麼形成的,好歹大家都是吃著大米飯受著同樣的義務教育長大的。就算他出過國可她也沒閒著,在國內念得也是首屈一指的好大學,怎麼三百多天的差距會造就這麼大的人生差距。

李亦非沒解釋得太複雜,就告訴她一句話,「商場上的事,少爺我從小耳濡目染,能力卓絕一些也是在所難免。」

錢菲覺得這也許和他那個獨資企業的爹有些關係吧?

有回話趕話的,她又問一次李亦非他爸到底是幹麼的,問李亦非你到底是不是富二代啊?

李亦非想了想之後,告訴她,「我爸真是做獨資企業的,就是比一般獨資企業幹得好一點。我吧,說實話其實我對富二代這詞挺反感的,如果可以,我想讓我自己直接做富一代!我覺得我完全有這個能力!」只是他上面那個富一代老頭子不肯給他機會,那老頭創下了家業,他總不能為了自己去打天下就撒手不幫他守。不管他們平時怎麼鬥,好歹那都是他親爹。

聽著李亦非自信滿滿的話,錢菲覺得自己真是有勇氣,萬千人海中居然挑了一位這麼狂的人!



商品網址: https://tw.partner.buy.yahoo.com:443/gd/buy?mcode=MV9BaFp2ak9RUDVGTlArSFZkYWcwTEhkalBEWE9ncWVnUm9kVlpUWmM5OTVVPQ==&url=https://tw.buy.yahoo.com/gdsale/gdsale.asp?gdid=6073882



6965880CBD706F86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