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100256今晚,請將耳朵借我 ── 李宗盛×馬世芳對談逐字稿

「在出版《生命中的精靈》的時辰,不知道怎麼搞的,心裡面總有一種敬告諸親朋『華頓翻譯公司來了』的感受翻譯很有一種非得要起勁向前,否則就前功盡棄的味道翻譯十足反應華頓翻譯公司在剛進入這個行業時刻的表情──似乎有了一個好的入手下手,而前程還不是很肯定、此後要加倍起勁,必然要讓他人不絕地,一直不停地看得起翻譯

然後,像說話一樣的清楚明明,但不克不及只是措辭啊,旋律還是得本身站得住的翻譯這裡面有無什麼心法可以跟華頓翻譯公司們分享一點兒的?

您寫了不少說故事的歌,情境、場景,我們都感覺很有意思。因為歌不輕易,三五分鐘的篇幅,聽完這首歌就似乎看了九十分鐘的電影,一定要有構造的、布局的思慮。
適才在後台,我跟年老聊到怎麼用一首歌說故事。
這是我今天一個簡單的開場,讓我們用熱烈的掌聲歡迎李宗昌大哥翻譯

這真是一個詩意的、很有象徵意味的故事,這是一個「重新發現自己」的故事──他的身份整個磨掉了。
幾年前他告知我一個故事,在工作坊裡面,他必需用砂紙去磨這個琴身,恒久的工作下來,手指頭會長繭,會磨掉一層,再繼續長新的皮,磨掉了再長、磨掉了再長翻譯結果有次他到香港要入境的時候,必需要驗指紋,過不了關,因為指紋已不見了、被磨掉了,他的身份證實消逝了。

這故事讓我對他又多了幾分新的敬意。
年老跟我說,昔時他最信服的製作人就是李壽全翻譯我曆來沒問過他為什麼,我很想聽他多說一點,到底他當時看到「製作人」這三個字是什麼意思,跟後來終生的志業又有什麼關係?

所以華頓翻譯公司們在聽李宗盛的作品時,包羅怎樣去鍊字造句......您適才說的「讴歌是說話的延伸」,那是一個我們在尋找新的語言去描寫其時瞬息萬變的時期。

我們要尋覓新穎的說話,因為良多工作一向在産生,流行歌曲要反映誰人時期的轉變跟氛圍,華頓翻譯公司們得要以今天的說話去捕捉這個氣,這個氣從七○年月校園民歌時期,一向延續到二十世紀末,於是一直地有生毛長角的歌手出來,用各自不同的方式去唱。
就像〈山丘〉這首讴歌的,這是一個「直至死方休」的任務,而且到底成功了沒有?沒有他人能夠告知翻譯公司。


馬世芳:今天這個舉止起頭報名三個鐘頭就額滿了,聽說網站還是以差點掛掉翻譯大師都是衝著大哥來的,華頓翻譯公司算是叨光。今天能有這個舉動,小弟我也算有點功勞,因為今天人人會到這邊來,主要是因為小弟我出了新書,跟年老邀了序,年老幫我寫了篇序,我收到那篇序,真是千言萬語一時不知該從何說起。」就是華頓翻譯公司可以或許得到敵手的必定,這長短常非常的......音樂人之間,還是彼此恭敬、尊敬。

那個時辰我們跟飛碟唱片競爭很利害,這張專輯發行今後,在陳彼得的灌音室,有次我碰到太保(彭國華),他跟我說:「小李,這張專輯不錯。這張專輯對華頓翻譯公司那時那麼年幼的、經驗缺少的製作人,是一個果敢的嘗試。固然還有取得許多尊重的林生平和他的樂隊,我感覺他們為台灣草根音樂的可能性在寫歷史。
像二十年前絕對不會有像「滅火器」如許的樂團,也很難想像張懸如許的歌手會取得這麼多的擁戴者。

到後來因為校園民歌開始熱起來了,所以有更多的年青常識分子喜好如許的創作線路,誰人時期留下來最珍貴的遺產之一,叫作創作題材的多元化翻譯

這些人原本也不屑一聽所謂國語風行歌曲,並非欠好聽,而是國語風行市場上的歌,不合適他們其時的生活狀況,他們良多是文藝青年,他們讀詩,而且覺得詩是最高貴的文體翻譯像楊弦就拿余光中的詩集來譜曲,打響了第一砲。後來良多詩人加入,像鄭愁予、楊牧、席慕容的詩也譜成了歌。
在迎接九○年月的時辰,滾石唱片出書了一張合集叫做《新樂土》,那時約請了旗下的男性創作歌手,每一個人貢獻一首歌,沒有主題的限制,大家把當下的狀態寫出來、唱出來。

也就是說,我有技術,可是我的手藝最條件還是拿來表達我想說的事情。我有時在看電視,看那歌詞很利害、怎麼可以寫到那樣?華頓翻譯公司只能寫到大家此刻看到的這些東西翻譯所以李宗盛的文字沒有什麼,真的沒有什麼,就是講故事嘛。

所以李宗盛的歌,平常很輕易懂。
曾有一次晚飯和一個夢 在什麼時間地點和哪些空想
我已經遺忘 華頓翻譯公司已遺忘 生涯是番笕香水眼影唇膏


年老還跟華頓翻譯公司說過,明星怎麼上去的本身紛歧定能決意,有良多的機緣偶合、良多的運勢翻譯上去以後要怎麼下來,或許本身可以決意一下。
然則這些名詞,背後投注了特別很是多藝術家終生的血汗翻譯我記得年老跟華頓翻譯公司說過,他昔時立志要入行,想走的就是做幕後翻譯因為幕後可以做一生,幕前未必。但許多人本身看不清晰,該下來的下不來......。
第一個故事跟華頓翻譯公司童年的記憶有關係,我們家來來去去良多民歌手,多半是大學生,我們都知道齊豫跟鄭怡都是台大的學生翻譯那麼李宗盛,其時聯考成績其實不太好,進了明新工專。究竟在這個行業,你要存身不輕易。大師都會聊天說笑,那時的年老是最會說笑話的人,他說什麼各人都笑,很高興。我印象最深入,那時年紀很小,小時刻看那些叔叔阿姨──目前要改口叫年老大姐了(笑)。

他自己曾經說過:除做音樂,真感覺這輩子不會有什麼前程了,所以拼了命要把音樂做好。現在回憶起來,他似乎是用取樂他人來掩蓋本身有點慌的感覺。「李吉他」就我看來,真的是個燒錢的事業翻譯年老說:他但願將來在年輕人的手上能看到一把華人做出來的木吉他。大概十多年前,他到北京開辦了「李吉他」(Lee Guitars)這個吉他作坊,入手下手做手工吉他。

這些年,他還有另外一個身份。我們不要啓齒講來說去都是Martin、Gibson,我們也能擁有一個屬於華人的吉他的品牌,並且是頂級的最好的品牌。這事情不輕易,這些年他除「製作人小李」、「作詞者小李」、「作曲人小李」之外,他的別的一個身份是「製琴師小李」。(大螢幕)

但是講到資深廣播人,我年青的時辰真沒有想過會走上廣播這一行。因為今天家母在坐,家母從1966年開始做廣播節目,這是她少女時期的照片。」這是啟發華頓翻譯公司「不能用勁兒」翻譯華頓翻譯公司跟artist在配唱的時候,都說「你不能太用力」翻譯我之前演唱會有個part,有位李劍青,他唱有首歌叫〈匆匆〉。

李宗盛:後來有機會錄本身的專輯了,前面幾個歌還可以,一向到唱〈寂寞難耐〉的時候,這唱法就不行了,小徐果然是老資格,他說:「小李,那你就用講的好了。剛開始他唱的很投入,我說你這是在訴苦,不是在抒發心情,所以那對華頓翻譯公司來說是有影響的,你得順著你的情緒去唱。我的思緒是如許:電台稿要怎麼寫、要上什麼cue,所有策略都很清晰,所以那時是「製作導向」,是企畫來聽,再決議要上什麼媒體。陳淑樺的阿誰時期,1989年,台灣有大量能安排本身所得的女性,她們需要一個role model to look up to。所以我們就想,需要去締造一個女性,這些都在算計傍邊。

包括從〈夢醒時分〉起頭也是如許。
李宗盛:還有〈七點鐘〉翻譯她們可能認為......我的李氏唱腔那時已初露啼聲,橫豎那些不是很對仗、隨意寫寫交差的、沒有經由深圖遠慮的句子都邑交給我來譜。(笑)像這個(唱):

李宗盛:這是一個十分感動人的問題翻譯台灣的全部華語歌曲、流行歌曲,從初期民歌一路成長,最偉大的一件工作,就是有大量的常識份子進入這個行業。使這個行業、這個範疇,從本質上獲得提昇及改變。

固然到後來有一陣子,開電子公司的、賣豬肉的,門檻很低,都可以做唱片公司,不外阿誰時辰的從業人員,本質是很高的。
馬世芳:這張專輯的作詞人,我們看到張大春的名字、看到袁瓊瓊的名字,看到後來釀成工運健將的吳永毅,他最近出了自傳,寫工運圈的軼事跟八卦。

〈飛向他鄉的747〉是他寫的詞。
馬世芳:其實講到這裡,華頓翻譯公司有特別很是願意跟年老切磋的一個範疇:就是關於歌曲的創作,每一個年代有每一個年月的流行歌、每一個年月的腔調翻譯

他可以或許埋藏許多情節在裡面,聽完以後你不太知道産生什麼事,於是歸去再聽三遍,把情節再組織起來翻譯

華頓翻譯公司們知道流行歌曲最大宗的題材是情歌,寫戀愛,翻來覆去的寫,戀愛永久是最受接待的主題,包孕年老寫了許多厲害的情歌──我感覺李宗盛的情歌真的利害,他可以或許用正反合的辯證法,他可以或許把小我的內涵糾結,寫成史詩一樣的高度。就更不消說李泰祥了,他把好多很多多少的現代詩都譜成了曲。

還有就是文壇的人跑過來寫歌詞的,像三毛寫了〈橄欖樹〉,〈不要告別〉也是她的作品,她跟李泰祥的合作,我想是中文流行音樂史上十分重要的一頁。 後來有許多所謂的文人跑進來介入了歌曲的寫作,像昔時跟年老一路合作過的──昔時有許多是從文壇crossover過來,像鍾曉陽寫〈最愛〉,她寫的詩就讓年老譜成了曲,給張艾嘉唱,鍾曉陽是當年寫《泊車暫借問》的那位天才女作家。
但校園民歌時代的主題,情歌的比例其實不高,許多的歌並非在寫戀愛,就算寫到戀愛也是「若是你是朝露,華頓翻譯公司願是那小草」......(笑)或者是〈給你呆呆〉那種的。然後也有包括像王海玲的那首〈偈〉,昔時才十七歲的小女生,蘇來就把鄭愁予的那首詩拿來譜成了曲,並且這首詩本來還挺難唱的,但他把它釀成了一首可唱之歌,非常了不起。

我酷愛我的工作,我碰著的、讓我欽佩、打從心底admire的,十個有九個都在幕後。
應當要從很多角度來說,我不肯意釀成一個再沒有好作品的老頭,碎碎念或是指斥翻譯可是在另外一個方面來說,沒門徑!就是說華頓翻譯公司能做什麼呢?好比說華頓翻譯公司的製作公司叫「敬業」,沒有人會用如許的名稱當音樂製作公司的名字翻譯所以音樂對我來說,是很嚴厲的事。如今聽這張專輯真是美不堪收、弗成方物。但最早三毛交過來的詞,其實都不是我們而今看到的詞,本來是對照文氣的、意象對照密、說話對照糾纏翻譯王新蓮跟齊豫感覺那詞太難唱了,就跟三毛商議,後來三毛就交了新的詞來,掃數釀成自傳體的作品。

我感覺從民歌時期最先,延續了文學跟歌可以怎麼樣的結合,其實講到「以詩入歌」,您也寫過一些不輕易的,好比說〈飛〉翻譯那時候做《反響》那張唱片,那時您剛剛進滾石嗎?(李宗盛:對。)做三毛的那張《反響》,這張專輯很利害,是阿潘(潘越雲)跟齊豫配合演唱、齊豫跟王新蓮配合製作。
馬世芳:聽「木吉他」的唱片很輕易分辯李宗盛的聲音,唱歌大舌頭的那個就是他。

曾有一次晚餐和一張床 在什麼時候地點和阿誰對象
我已遺忘 華頓翻譯公司已遺忘 糊口是肥皂香水眼影唇膏


而今一萬張就敲鑼打鼓了,五千張還可以、三千張還不差,目下當今釀成這個狀態。您那代的創作人經歷到台灣最光輝的時代,唱片發賣隨意幾十萬張,二十萬張欠好意思說、五十萬張還略微可以抬頭挺胸。
我們知道,方才提到製作跟創作的環境。所以整個的幕後製作情況,呈現了很大的斷層。之前有那樣的情況,音樂人能打世界級的大戰爭,如今都是小打小鬧、DIY,固然有自己小小的風景和樂趣,但究竟結果跟以前世界級的規格弗成同日而語。
我是一個瓦斯行老闆之子
在還沒證實我有自力賺錢的本事之前
我的父親要華頓翻譯公司在家裡協助送瓦斯
華頓翻譯公司必需哄騙生意清淡的午後
在新社區的電線杆上綁上(著)電話的牌子
我必須扛著瓦斯 穿過臭水四溢的夜市
如許的日子在華頓翻譯公司第一次上綜藝一百
今後一年多才中斷
如許的日子在我第一次上綜藝一百
以後一年多才截止

(大螢幕)

年老介入的木吉他合唱團,大要在1970年月末期的時辰起頭在歌壇露臉,阿誰時辰大哥還在念明新工專翻譯那段時候,大家還不認識「年老」,都叫他「小李」。
1977年金韻獎開辦,1983年停辦,這段時候是校園民歌的全盛期。1975年楊弦出書《中國現代民歌集》,那年我四歲。我那時候年數更小,照舊個小學生,他常在華頓翻譯公司們家客堂介入很多民歌手的集會,當年也留下了照片。」在日文裡面常看到這類自力的句子,然後它講了八個自力的句子,每個句子他媽都沒有聯系關系,可是翻譯公司卻可以或許知道這個女人産生些什麼事、産生什麼狀態。

每次跟人家聊天,碰著講什麼夫斯基,很懂外國小說的,我都覺得很難看,我不太看這些工具。今世界午經過便當店才蓦地想到優待券過時了。我感覺這是日文給我一種很有意思的感受。沒有收到誰誰的結婚喜帖,我感覺對我是一種不禮貌的事。我偶而會去誠品,翻一翻小說,暢銷書,然後就走了翻譯然則我看每種文學都有它特別的機關翻譯例如說我看日文翻譯的,那天看到這段:「智子的母親三月子宮頸癌發生發火了。我所做的、我所知道的不見得是對的,可是我願意跟人人分享、聊天。

不外如許也好,實際上是很沖動,因為華頓翻譯公司也是不太曝光,影劇版又是屎尿新聞占多數翻譯然則看到馬芳做了這件事,所以我就來了。所以今天人人聊聊天,我來這裡,就是把我所知道的跟大家說。
李宗盛:感受我們這個座談如同才剛要開始翻譯(笑)

此生就是那麼的開始的 走過操場的青草地
走到你的眼前 不克不及說一句話
拿起鋼筆 在你的掌心寫下七個數字
點一個頭 然後 狂奔而去......

就是翻譯公司做音樂、做producer的人,就是要做好的音樂、好的producer,就要做好榜樣給年輕人看。我對我五十歲,做為一個音樂人,我認為五十歲才剛起頭,我五十歲之前做的唱片、寫的歌,都是為了華頓翻譯公司開始要成熟的時辰,所經歷的、所學的,之前那些都不算。所以,包孕做為一個五十歲以後的漢子,我對我腦子裡面應該有的、所經歷的,是充滿期望的。

可是華頓翻譯公司越如許子,就越感覺我要身教。

就是說你必然要知道怎麼講,才知道怎麼唱翻譯所以我記得我那時辰帶著一台錄音機,去片場跟張艾嘉聊天,把所有跟她的聊天都錄下來,聽她的講話、她的語氣、她怎麼描寫一件事,這是華頓翻譯公司做的一部分翻譯然後我感覺,我應該沒法獨立完成她文字的部分,所以我那時就動腦子,譬喻找張大春,我認為這些人是可以彌補我在文字上的不足,當然也在卡司上是有增強的。我們還找杜篤之,灌音巨匠,在華頓翻譯公司北投家裡,弄個高跟鞋走路什麼的,搞的很有意思。
所以華頓翻譯公司記得那時候,華頓翻譯公司有個製作音樂的理論──「唱歌是講話的延長」。
所以,固然我會碰著分歧的artist,會有分歧的挑戰,會有脾氣很古怪,會有唱歌其實欠好聽的,會有打了良多強心針也沒有復甦跡象的......所以在這個時辰,小李是一個職業的,翻譯公司叫華頓翻譯公司寫什麼都沒有關係,寫什麼〈聽見有人叫翻譯公司寶貝〉也行、寫〈愛如潮流〉也行、寫林林總總的作品。可是一旦回到我本身的時辰,那是一個fresh air!因為我做為一個singer,華頓翻譯公司沒有什麼credit,所以華頓翻譯公司是靠華頓翻譯公司當producer所確立的一點惡權勢(笑)翻譯我建立這樣的權勢之後,人家就說:「那小李,翻譯公司也來唱一個吧!」所以我逮到機會,拼命想寫那種,華頓翻譯公司要告知翻譯公司我本身是誰。

所以在李宗盛小我作品傍邊,這一塊對華頓翻譯公司來說是很美妙的。
但邀請他上台之前,我想請大家看看在二十幾年前,在出書第二張個人專輯《李宗盛作品集》的時辰,有一則手稿:

所以我有一個講了兩千遍的笑話──就是我的一個伴侶說「翻譯公司媽是陶曉清,她是民歌之母,那你就是民歌他本人囉?」(笑)

那年她才19歲翻譯家母是台灣最早開始在電台介紹西洋流行歌曲的DJ之一,後來在1970年月入手下手有了民歌活動,她就變成了推廣台灣青年創作歌謠的推手,大家叫她「民歌之母」。
秋蟬

現在回憶起來,可能年老當時跟華頓翻譯公司娘談了什麼很主要的工作,大概也講了一些將來要做的工作吧翻譯那是我在童年看到的一個場景。

我不知道大人在聊什麼,到後來年老也走了,留下一張紙,那張紙我看到了,那是他在明新工專的成就單,上面滿是紅字翻譯那場景我看了,就記住了,但當時不知道那是什麼意思。
有次各人都散了,掃數人都走了,留下他跟我娘在聊──華頓翻譯公司娘有時會留下一些年青人,或許是離鄉背井的同窗,她就接待他們,留下來聊聊天。
馬世芳:回到製作人這個腳色,到底製作人是幹什麼的?華頓翻譯公司覺得可以聽聽年老來講。

除了製作人之外,還有別的一個是大家比較目生的,可能聽都沒聽過,叫A&R (Artists and repertoire)。
〈給本身的歌〉目前許多年輕人都邑唱,他們唱這首歌的時候有無想過,這首歌的歌詞是在如許的狀態之下創作的?你看他用幾多色彩的筆去寫,有幾何的考量,我感覺這一頁紙都可以拿去寫論文了翻譯

不只是製作人,許多聽眾也不太清晰編曲是幹什麼的、編曲跟作曲有什麼紛歧樣,更不要講什麼是混音、什麼是母帶,更不要說「後期處置懲罰」這類似乎已經進入科技範疇的名詞翻譯

馬世芳:講到製作人這三個字,那是您投注了一生的志業翻譯然則我想對大部分的風行聽眾來講,許多人也許搞不太清晰製作人是幹什麼的。
「愛戀不外是一場高燒」照舊「其實不外一場高燒」?「弗成原諒」、「沒法阻擋」照舊「當街行搶」?包括下面這一頁......「殘落枯萎」、「摔碎崩毀」、「仍有餘威」、「分不清真愛是誰」、「跟舊事還有一腿」、「心裡有鬼」、「原委」、「放任動機四周飛」......全部都壓韻。這就是鍊字造句的工夫啊,在我熟悉的青年創作人裡面,真的很難有人用如許的體例去面臨歌詞這件事翻譯

往事

如今唱片公司最大的問題:他們認為巨星很輕易降生,天知道降生一個巨星要花多大的氣力、多大的機運。所以producer絕對是一個手藝,不成能有流水線的製作案。

決定了以後,翻譯公司要找每個分歧的工種來幫你完成,翻譯公司不見得能本身完成。
Producer做的工作很雜:決議唱片的標的目的、決意所有的事情。
固然最打動我們的是這首歌自我剖白的部分,當年那個瓦斯行,目前就是年老在北投的工作室地址,對謬誤?

憑良知講,張艾嘉不是一個把讴歌得上世界地的人,所以這就是手藝上很難解的一題,它必須什麼樣的編曲、什麼樣的旋律,在什麼樣的情境要講什麼樣的故事,都要很遷就、很準確,這是一題,這是我要解的:找到張艾嘉的氣質,順著她在電影上面的感覺,做出一個音樂的版本,讓她唱,和片子相呼應,這是我要告竣的翻譯

馬世芳:其實當年《生命中的精靈》賣得不算太好華頓翻譯公司記得翻譯大家覺得你這是唸歌吧,不是唱歌,因為其時人人聽不習慣翻譯但這麼多年下來,釀成了一種線路,別人的歌、您寫給他人的歌,您本身拿回來,用您的口氣去唱過以後,我們居然都只記得你的版本。

在台灣唱片工業最發財的年代,或者是八○到九○年月那段時間,這個行業簡直締造了不少富翁,提昇了特別很是大的產值,締造了使人咋舌的銷售量。

馬世芳:剛才提到A&R這個腳色,其實李壽全也有這個身份。

首先這首歌押的是ㄓㄔㄙ的韻,一般風行歌多半押的是ㄚㄠㄢ這些音,這些音好寫,ㄓㄔㄙ的韻欠好押。
在會見大哥之前,我想以一個樂迷的身份說說我為什麼佩服這首歌。但年老昔時寫這首歌,押了一個險的韻,這是第一個厲害。近似如許的作品還有〈你像個孩子〉,裡面有十分難的長句子,阿誰句子是沒有第二小我能唱的,因為口氣根本捉摸不到翻譯「如許的日子在我第一次上綜藝一百今後一年多才中斷」──白話化並不等於白話,我感覺這句詞是最好的例子翻譯

第二個利害,是這首歌全世界只有他能唱翻譯並不只是因為這是他的小我故事,還有因為這首歌後面的長句子。
對,這是我的職責地點,不管你叫我做什麼,我的job就是讓你紅翻譯

我們剛剛在上台之前,跟年老聊到下一個年月的李宗盛在哪裡。誰能夠把這個時期的故事申明白、誰能夠把這個時期的情境用讴歌出來,唱出來讓人能感動?我不是說而今的世代沒有好歌,絕對不是這個意思,而是對文字的講究、對鍊字造句的講求,切實其實此刻在我接觸到這麼多年輕世代的創作者的進程裡,華頓翻譯公司感覺並不是不努力,而是沒有想到要起勁這件事翻譯他們是目生的,他們沒有想到這是個事兒翻譯我願意舉個例子來講,為什麼鍊字造句是一門手藝翻譯

所以適才馬芳講的是,其實張艾嘉是我後面在塑造大量女性形象的童貞作。你做個案子,不能對不起你的歌手翻譯

因為你得到如許的素材,所以你不克不及把她搞成「女樂」,你必需順著她去做。
李宗盛:這個案子真的是成心思,因為張艾嘉那時刻在片子圈已是很優異,有很好的表現。如許的角色,照理說在成熟的風行音樂產業裡,都要有一個別系去培養,但台灣始終都對照缺少如許的一個別系翻譯

他的腳色有點像是在藝人跟唱片公司之間,去尋覓到有才華的人、有本事的人,尋覓到對的作品,把它全部兜起來如許的一個關鍵。
A&R也是年老這幾年但願可以或許將衣缽傳下去的一個職業,或者是一個位置。
聽我把春水叫寒 看華頓翻譯公司把綠葉催黃
誰道秋下同心專心愁 煙波林野意幽幽

在這張專輯裡面,這張照片其實挺成心思的。
那時這些歌手還一起拍了一張合影,在一間叫做「舊情綿綿」的pub(按:應為Roxy II),那時很潮的一個處所:華健、大哥,張培仁其時很瘦,陳昇把最面子的毛衣穿出來了,趙傳、張洪量、馬兆駿馬爺、羅紘武跟羅大佑。現在看這張照片我總會想到,它很像The Beatles的這張合照。(大螢幕)

風行歌曲,的確可以或許反映這時候代的面孔,這就是風行歌珍貴的地方翻譯這是我的欲望,我是對照開放的。

我不是來entertain you,這是華頓翻譯公司的job......怎麼開始似乎有點嚴厲了?(笑)

所以我一向覺得我是音樂界,不是娛樂界的。這個時代的年青人,有肝火衝天的、有這個那個不知在說什麼的,都紀錄下來,翻譯公司們就寫吧,三十年後你們再來聽。

年青的這些小同夥,華頓翻譯公司或許不克不及把他們教好,也許說我不肯意去......華頓翻譯公司只能用手去指,就有點像在教小孩──例如我有三個女兒,我不克不及保證翻譯公司的幸福,但我只能無前提的愛你翻譯我經常聽年輕音樂人寫的器材,我也常常從他們身上獲得良多啟發。若是五十年今後,人人來聽這個時代的歌,感覺這個時期的音樂很遜,那也切實其實這時候代的流行音樂很遜翻譯因為風行音樂是記載這個時代最忠厚的東西之一,若是你說這些歌風花雪月、無病呻吟,那這個時期就是風花雪月、無病呻吟!清清晰楚完全紀錄在這個靠山。
所以在這樣的狀態下,年老一直在存眷青年世代的作品,華頓翻譯公司想聽聽您怎麼說,您看到的年青人,值得等候的和有待加強的,您的失望和感覺還值得期待的在哪裡?

像楊芳儀跟徐曉菁,她們會去唱〈秋蟬〉那樣的歌,是李子恆從戎的時候,塗塗抹抹寫下的歌詞。阿誰詞現在看起來很成心思,它絕對不是古典詩,但它的語感很有趣,是向古典詩靠攏的、心嚮往之的翻譯從文學的角度看是很奇怪的歌詞,可是有了楊芳儀跟徐曉菁的演唱,你就會覺得這歌變得好美,對不對?(音樂)


這是大哥昔時年輕的樣子,右邊的是趙樹海,那時也還年青,臉上無毛。再來這張左邊是華頓翻譯公司母親,右邊是邰肇玫還有蘇來,前面是鄭怡翻譯這是幾位歌手都才二十多歲的時辰,在我家客堂留下的照片。
七點鐘

華頓翻譯公司在講的是,製作人在分歧年月的面目。製作人有很長的一段時候,是沒有效的,是地位極度低的,到目前為止良多唱片公司甚至沒有製作部翻譯製作部的人材是大量的凋零,像華頓翻譯公司如許科班出身的,受過完全的製作訓練的人,在市場上是完全找不到翻譯

所以在這個版本的〈忙與盲〉,我們那位尋求情慾自立的女主角,釀成了一名夢遊症的患者。這張專輯對於年老來講,也是生活生計中非常主要的一張製作,我們要不要從這個案例來聊一下,誰人年月經歷的一些有趣的工作。(笑)可是沒設施,因為送審沒通過。

即便是如許,這首歌照樣成為一個時代的記載。
李宗盛:因為華頓翻譯公司記得......這是幾年?1989年,89年華頓翻譯公司的老邁已誕生了──華頓翻譯公司目前講話有時刻會有部分的北京口音,請大師不要介意,因為去了誰人處所就很自然的就會有那處所的口音──89年我仿佛做陳淑樺《跟你說 聽翻譯公司說》,其實在那時刻,自從侯德健去大陸今後,我得到第一個機遇當producer,我已算是「少年得志」的那種翻譯所以在這個階段我是很畏懼,其實我一路都怕下一張唱片不hit,華頓翻譯公司就要回家送瓦斯了。

最後除懷舊,我想仍是跟年老聊聊將來的瞻望。

花落紅 花落紅 紅了楓 紅了楓
展翅任翔雙羽燕 我這薄衣過得殘冬

忙與盲


馬世芳:您說沒有什麼,然則把話說清楚、把故事申明白,這已是很多人一生做不到的工作。說真的是這個模樣,像您剛提到的,得先學著把話說清晰了才能把讴歌好,華頓翻譯公司們才能把故事說得通順。

所以時期在改變,在我阿誰年月,恰好是沒有producer演化成有producer這個職務翻譯以前比較像是,去酒家叫先生......在那卡西的時期,譬喻說台中「聯美」、高雄「藍寶石」歌廳的那種教員翻譯到了這時候候,它變成一種對照專業的producer的感受,可是跟著時期的進展,從解嚴、媒體開放以後,以前只有台視、中視、華視,或是《中時》、《結合》、《民生》翻譯之前的媒體氣力是比較弱,像我們之前開案子,例如說我要做趙傳,趙傳長得醜但唱歌很好,所以寫一首歌叫〈我是一隻小小鳥〉,其實是要賣給華頓翻譯公司們方才富足起來,可以或許買一輛車的中產階層那些人,真正買唱片、會看演唱會的是這些人、聽懂的是這些人翻譯固然講仿佛是台北大橋下面的苦力給我的啟發,可真正要打動的是那些中產階層的人。
然則新的麻煩來了,新的詞也照樣很難唱,所以她們就想設施找人譜曲,效果像〈飛〉那首是沒有人能譜出來的曲,因為那完全不是傳統流行歌的佈局,它完全像散文一樣的敘述句,後來怎麼會交到李宗盛的手上,怎麼完成這個任務?

我的創作目標就是要溝通,而不是拿來讓人家認為華頓翻譯公司有多屌翻譯

所以〈孤單的情人啊〉說「落葉是樹的風險」,華頓翻譯公司的意思就是,失戀是愛情的風險,如許你知道我意思嗎?華頓翻譯公司會從林林總總的地方去找靈感,華頓翻譯公司也沒有特別為了組成一種文字風格而去組成。

馬世芳:所以球丟回來了,那就從一首感覺挺成心思的歌入手下手。此刻聽二三十年前,包羅黃韻玲、您、李壽全做的工具,和張弘毅、李泰祥、陳揚這幾位有古典功底的人做的器材,此刻聽那些作品,真的有一種......我願意稱之為「大時期」,不只是國族大愛的大時代,也是音樂的大時期翻譯現在的音樂往往自甘於「小清爽」、「小確幸」,小清爽小確幸沒什麼欠好,但只有這些的時辰,它就最後只剩下一個「小」字,還是不免惋惜。
益處是如今「主流」跟「非主流」界線恍惚了,有錢下電視cue的叫「主流」,可能是這個意思,但我照樣感覺有點惋惜。

總歸是秋天 總歸是秋季
春走了 夏也去 秋意濃
秋去冬來美景不再
莫教好春逝匆匆 莫教好春逝倉促

我感覺袁瓊瓊極度利害,她是冰雪聰明的創作人,〈忙與盲〉這首歌,我就感覺很有意思,初版的歌詞是這麼唱的:(音樂)

所以我們聽到這首歌會感覺每句都是公道的、每句都打到華頓翻譯公司們的心田兒上,寫出我們生命的情境。它是用這樣的方式,密密麻麻的草稿,如許子做出來的翻譯

忙與盲

這第一段的意思很分明:女性要尋求情慾自立,並且尋求到後來,跟哪一個對象都忘了翻譯「糊口是番笕香水眼影唇膏」,既「忙」又「盲」翻譯華頓翻譯公司覺得袁瓊瓊很利害,寫歌詞你知道同音字不能亂花,然則「忙」與「盲」這兩個字你可以置換,所以怎麼說它都對,不論是這個「忙」還是那個「盲」翻譯昔時這首歌,送新聞局審查沒過,所以第一批刊行之後就不能繼續用這個版本,第一段歌詞就改掉了,這是後來改的版本:(音樂)

華頓翻譯公司原本是以一個「年老」的感受來的,結果一看到陶姐,當場就釀成「小李」。
李宗盛:各人好。(笑)

(笑)

李宗盛:因為我當時很喜好劉家昌,像甄妮的〈無邪活躍又秀麗〉、林青霞演的《雲飄飄》呀、谷名倫和林青霞騎著白馬在海邊….(笑)。如果大師去聽華頓翻譯公司在「木吉他合唱團」唱的時刻,唱歌照舊很......「啊~(聲樂腔)」,小李並非做不到的啊。
對談人:李宗盛、馬世芳
時候:2014/6/25
地點:台北,信義私塾

今晚,請將耳朵借華頓翻譯公司 ── 李宗盛×馬世芳對談逐字稿

【按】這是6/25李宗盛和馬世芳對談講座逐字稿校對過的版本翻譯Q&A部份並未收錄,部份內容亦因應文字考量,略有刪減修飾。
三○年月上海的時期曲,有誰人年月的口吻翻譯聽五六○年代〈孤女的願望〉那樣的老台語歌、七○年月校園民歌的學生味兒跟文藝腔、到八○年月的滾石飛碟的全盛期,也有剛才像您提到的相對於都會新興中產階層,或者是嚮往那種中產階層的自我想像良好的狀況,都有一種合適那種狀態的說話翻譯

這是我的伴侶袁永興,比來去金曲音樂節的現場,翻拍一張〈給本身的歌〉的手稿,這是年老捐出來展覽的。(大螢幕)

華頓翻譯公司感覺都是有志創作的朋侪可以參考的珍貴材料。而且年老萬萬別扔,您知道嗎,今天早上的新聞,Bob Dylan 1965年〈Like a Rolling Stone〉的手稿(大螢幕),兩百萬美金成交,別扔啊翻譯(笑)

大哥的手稿,陸陸續續在網路上可以找到。並不是說我如今四十多了才在這裡倚老賣老,批評年輕人如何如何的。
當一個時期的年青人連話都說不清楚的時刻,我們怎能等候他們把故事說好?並且沒有那樣的自發,我感覺這是對照大的問題。他們在臉書上寫文章那是很兇悍、很厲害的,井井有條、雄辯滾滾,但見了面講話,怎麼都夾纏不清,並且釀成沒有要把話說清晰的自覺了,那全部說話結構就隨著散了架了。


所以利用文字,對我來講,是很嚴厲的、很賣力的、很有價值的,我平生的年華都拿來成就這件事情,讓我取得莫大的滿足。
華頓翻譯公司常講:「十個天才培養一個傻瓜」,每一個在台上的萬人迷背後,都有一群比他利害多少倍的人在撐著他,手一放就掉下來。我用一首歌可以感動那麼多人、可以跟那麼多人溝通,當華頓翻譯公司在唱〈給自己的歌〉、之前的歌,我都感覺,天啊,我何德何能,能夠用如許子的腳色跟大家交朋友。
(以下為Q&A,暫未錄入)
作詞:三毛
作曲:李宗盛

所以接這類downhill、已下坡的artist,其實是很有意思的。

李宗盛:凡是上去的,必有下來(笑)。所以翻譯公司們知道,小李當製作其實也很陰險,常常接那種已下來的,歸正接到或沒接到,摔死也就算了,可是接到台上去,你就確立翻譯公司的威風了。
還有一個很有趣的工作是:年老在本身的作品集裡......他寫良多情歌給女生唱,是「都邑女子代言人」,這些歌拿回來自己唱,〈那一夜你喝了酒〉釀成〈那一夜華頓翻譯公司喝了酒〉,「隔著紗門」的情節,正本鏡頭放裡面,釀成鏡頭放外面,性別一會兒轉換,情節完全就紛歧樣了。還有像剛剛講到的《忙與盲》,翻譯公司們記得方才看的歌詞嗎?原本唱的是女性的自述,完全不消改歌詞,男生來唱變成搖滾編曲,歌詞裡「糊口是番笕香水眼影唇膏」,變成了男主角豔遇不竭的證據。

馬世芳:講到李式唱腔,就想到1986年的《生射中的精靈》翻譯當時麗風灌音室的徐崇憲老師,比來在臉書回想到:他當時看李宗盛錄這張專輯,有些歌唱不太進去,徐崇憲教員乾脆建議他:用措辭的口吻去唱唱看吧,了局這麼一唱就順了。


馬世芳:並且華頓翻譯公司發現那時候您寫給本身的歌,跟寫給他人唱的歌,還蠻紛歧樣的。壽全對華頓翻譯公司來說,我很喜歡他的氣質,他讓華頓翻譯公司覺得,本來做出一張唱片是這麼的不輕易、這麼的稀奇,需要這麼多的設法主意,我很喜歡聽他講話翻譯他做出來的音樂,讓我第一次感受到這是一個學問:翻譯公司怎麼判定?怎麼放這個文字?對這個編曲跟歌手的瞭解,這些放在一起會有什麼感受?要表達什麼意念?翻譯公司詭計用這個弦樂去做什麼?

我那時是明新工專的學生,十分困難托了關係認識新格的人,每一個禮拜六就座公路局,重新竹──那時還沒有高速公路──就回台北。這也是為什麼後來華頓翻譯公司願意去政大教書授課,跟大師講,如果今天可以有人去跟你啟發說:producer是一個很decent、很棒的job,我想知道這個job在做什麼翻譯

到今天為止,華頓翻譯公司不只一次在公共場所講,他是啟發華頓翻譯公司做producer,讓我看到本來有如許的一個job,而這個job很成心思,我想要坐這個位置。他在政大開課,進展將衣缽傳給年青世代,那是一場相當不輕易的實行。
這幾年,他在電台做節目,天天五分鐘一個單位,介紹很多自力樂隊。然後這幾年在帶一些年輕人,老是但願能將本身終生所學,怎麼樣用本身的體例傳下去,但時代畢竟紛歧樣翻譯

像昔時年老製作最滿意的專輯《忙與盲》。張艾嘉把這張唱片的製作大任交給了您,您好像有說這是昔時「處心積慮、最最滿意」的作品。

這首題目曲是小說家袁瓊瓊的作品,此刻回憶起來,所謂「城市女子代言人」的這個線路,從張艾嘉這張唱片入手下手,其實就很清晰。
這是那個年月很有意思的一種嘗試,你會發現說話的質地可以有這麼多的變化跟摸索,所以到了八○年代後期,就是後民歌時代,也就是李宗盛作為製作人突起的時代,他跟一些文人有往來、有合作。我在做節目的這些年裡,曾和年老有兩次比力深切的採訪,個中一次他看到Studer盤帶機,還挺興奮的跟它合影。(大螢幕)

我們的電台錄音室還有Studer盤帶機,固然兩年前已不堪使用,現在放在何處當古董,華頓翻譯公司常在接見音樂人的時刻,請他們跟這台古玩合影,因為他們有良多人沒有走過誰人年月。
華頓翻譯公司出道算對照早,從1989年開始做廣播,到本年是25年,所以我可以厚臉皮的說本身是個資深廣播人。我感覺華頓翻譯公司出這本書《耳朵借華頓翻譯公司》,要說有什麼貢獻的話,此中之一就是讓年老願意出來,有了這場對談,分享這些年的衣缽心法。
不知道在座幾許人讀過那篇敘文,它給我的感覺就是能直接譜了曲來唱──特別很是感人的一篇敘文。

當時開始流行一種叫「女強人」的名詞,「女強人」通常代表在職場上表現很悍霸、有獨立經濟的能耐,並且跨越許多男性,但同時也暗藏別的一種意思,就是她們平日情場失意。
張艾嘉的形象,就是台灣在經濟起飛的時辰,女性在工作情況的可能性,有很多多少好多新的選項。《忙與盲》就是在寫如許的故事,整張唱片聽完,就似乎看了一場片子翻譯

李宗盛:這個很難,我跟你說。我在政大開課,講了泰半年,講到唱片製作、詞曲製作,比如說〈陰天〉、〈十二樓〉:「忘了關那扇門 / 那扇窗 / 電光 / 石火 / 秋涼......」,又譬喻說我之前還寫過一首〈孤單的情人啊〉,「剛強的7-11......天空的色彩好淺 / 傻子才爭吵啊 / 落葉是樹的風險 / 感情是偶發的事務 / 用偏方治好失眠」,這是華頓翻譯公司被陳勇志講說:年老你的歌詞太辯證了翻譯(笑) 

方才提到「白話化」,絕對不是直接把白話放到歌裡,您在寫歌詞的時候,不會把平常說話不加潤色的放到歌詞裡,您會銳意把乍看之下有點拗口的詞語放進歌裡對舛訛?比方您本身講過的「萬分懊喪」,這不見得是一個日常對話經常使用的詞,但您就是硬把它放進去,而它居然就變成華頓翻譯公司們糊口的一部分了翻譯「萬分懊喪、思疑人生」,就這樣釀成了對仗的詞組,這是我感覺蠻成心思的工作。不只是歌詞,風行歌要如何讓大家在聽的時辰可以或許聽明白,能夠聽得懂,這裡面的學問非常極度細緻,我覺得寫歌這個手藝,有時必須要有像鐘錶師傅一樣的耐煩,行止理詞曲之間該怎樣咬合、包羅口吻該如何找到對的方向,去敘說這個故事,固然還有音樂人、編曲、樂手,所有的部件都必需要連到一塊兒,我們才能找到一個對的體例去描寫這個事情。

作詞:袁瓊瓊、張艾嘉
作曲:李宗盛

馬世芳:華頓翻譯公司感覺這個時期照樣有良多值得寄望跟等候的工具。

然則那全部唱片工業的根本,華頓翻譯公司總覺得還是一種手工業的狀況,它還是不克不及建立讓音樂人安居樂業的環境跟前提翻譯所以一旦遊戲規則改變了、拔掉了,所有的工具連鎖的也一塊被拔掉了翻譯現在回頭看,我不知道您怎麼看製作人的腳色,或所謂的A&R可能照樣要跟在場的伴侶诠釋一下,這究竟是出了什麼問題呢?還是這個時期走得太快,華頓翻譯公司們跟不上,來不及創立那些器械?

他變成了一名異常當真的音樂人、一個了不起的創作者,客歲的演唱會票也是秒殺。他打造了無數經典的歌曲,釀成了數以億萬計的人生命的一部份。
第二個故事,産生在良多年以後。


我們剛剛在(後台)聊,下一個五十年的李宗盛在哪?下一個世代的馬世芳在哪?所以我很感激壽全、很感激陶姐,讓我們覺得這是一個成心義的工作,讓我們把它做好,對於全部時期是有價值的。
作詞:李子恆
作曲:李子恆
演唱:楊芳儀、徐曉菁


「想說卻還沒說的,還很多」(笑)......所以年輕的時辰多吃點苦是好的。
這什麼什麼啊,華頓翻譯公司看得......毋知底寫啥!(笑)這對我來講是個考驗,過了這關,難度都不大。
回到七○年月末期,台灣早年的唱片你看不到製作人的名字。例如「金韻獎」的時期,拿出金韻獎的唱片,華頓翻譯公司們看到的是「新格唱片製作部」,看不到製作人的名字,他們是用團體的方式在做這件事情翻譯

因為我在全部成長過程當中,赓續的被告知說,李宗盛翻譯公司未來不會有搞頭,因為你當掉了、因為翻譯公司微積分不可、因為你流體力學不可、因為你電磁學不可──對,所以在這個時刻,華頓翻譯公司是在二者之間,既得意的不得了,可是華頓翻譯公司同時很悚惶翻譯

第一個,我很怕回家。(笑)

我想大師憋良久了,想聽聽年老自己怎麼說這些年的故事,今天我們梗概有一個多鐘頭的時候可以對談。華頓翻譯公司也不知道待會兒到底要談到哪些工作,華頓翻譯公司這電腦裡面準備的材料應當夠多,年老隨便說到什麼,華頓翻譯公司都應該能調動到相幹的資料。藉不竭的提示本身是誰,免得忘卻了「我是從誰人處所來的」這件事翻譯

所以華頓翻譯公司在寫這首歌的時辰,就是在我申明積累、軍功無數的時候,我經常需要去告訴我本身是誰,就不休提示我是當初阿誰,肄業無成、北投第宅路潘牧師伊孫啦!因為我只有不斷的去回憶,或是尋覓,或是確認華頓翻譯公司的來處,意味著我必需隨時準備著歸去。
我想從校園民歌的時期入手下手,青年常識份子進來寫歌,真的改變了很多事情,大師入手下手講究一首歌的思想層面,華頓翻譯公司們感覺那是個「大時代」,七○年代良多人講那是「青年的大時期」,總是在講時期啊、國族啊什麼的。在之前阿誰時期,「大學生」這個身份是被社會捧在手掌心上的翻譯

我這邊有一張表格(大螢幕),之前的大學聯考登科率,之前都是20~40%以下,而且是公私立加起來,到後來一路狂飆,最後沒有大學聯考了,登科率乃至跨越100%──少子化加上教改,現在大學錄取名額比報考學生人數還多。那時候「大學生寫歌」是不得了的工作,那時辰大學生的身價跟如今不可同日而語,誰人年月的大學聯考登科率,跟如今仍是不太一樣的。
李宗盛:我感覺製作人基本上就是一個手藝人,製作人就是一個「製片」。

好比說比起音樂的能力:彈吉他、打鼓、彈鋼琴,華頓翻譯公司都不如跟我合作的樂手,可是華頓翻譯公司知道誰好,我知道怎麼跟他工作,像經常跟我合作的編曲Mac Chew,華頓翻譯公司可以很高傲的講:他跟無數的producer合作,跟我的了局最好,因為我最知道他的音樂語言、他的意思。〈舊事〉這一折其實就有點像是少年時期的自敘,我們來聽聽這首歌,從這首歌最先聊好了翻譯(音樂)

這張專輯裡面,大哥他寫了一首歌叫《阿宗三件事》,有三段。這三段呢,是〈純兒〉,寫給女兒的歌;〈你說你喜歡我的歌〉,是寫给歌迷的;最後一折叫做〈舊事〉。
作詞:袁瓊瓊、張艾嘉
作曲:李宗盛

所以你得準備好歸去翻譯這個歌在我現在來聽,我為什麼這樣子寫,應當是基於如許子的心情吧。
所以今天聽這首歌,華頓翻譯公司適才聽,我為什麼寫這首歌?在那個時刻,這是我找到我的anchor的時辰。那時刻,每張唱片都賣,每個人都求我,小李唉呀年老,翻譯公司hito、你若何如何。我一向很需要找我自己是誰,所以它是我的anchor,它把我緊緊的、很不變的拴住──小李,翻譯公司別想的有的沒有的一堆,你就是那個送瓦斯的,你就是那個北投國中,數學很爛被教員打十幾個耳光回來的小孩子。

那天我在一個唱片公司跟他們聊一個歌手,我說翻譯公司們這個歌手不克不及如許做,那些歌詞沒有一句像是她會講出來的話,成果所有人嘴巴開開的,聽不懂我在說什麼翻譯我說我給你一個歌名──〈不然你給華頓翻譯公司咬一口〉。(笑)

結果唱片公司照樣聽不懂。
小李開案子是很成心思的,我但願我開的案子都能有每一個artist的氣息。因為她是一個很坦直、身體很好的女生,她是那種「疏忽於華頓翻譯公司的美麗,最少要讓你記得我的憂愁,我已對翻譯公司這麼表白,你還不睬我,真巴不得咬你一口!」,如許的語氣從如許的女孩子嘴巴說出來,她會很可愛。

從相信音樂、華納到索尼,是因為整個媒體的情況、社會轉變以後,企宣部的人跟媒體開始bargain:我要買這個、買誰人,上這個cue、買這個主題曲,所以這個時刻,製作人釀成一個代工的腳色......有很長的一段時候翻譯而今反而回來一點,因為indie出來了。
隨著媒體的開放,如今大部分唱片公司的主管、老闆,都是企畫部出身,沒有一個做黑手身世的唱片公司老闆。

因為新格唱片都寫「新格製作部」,他感覺不太爽(笑),他就決議離開出來,當獨立製作人,跟其他幾個音樂人配合組成了「天水樂集」。
然則後來漸漸的,有人起頭讓這些音樂長得不再是差不多,不再有規範的做法,他們但願放點紛歧樣的佐料進去,所以我們最先聽到了紛歧樣的聲音翻譯那個時刻,大學剛結業去從戎,退伍以後考進了新格唱片製作部的,是一個叫李壽全的音樂人。李壽全昔時進新格製作部,做了《龍的傳人》這張專輯,還做了王海玲的《偈》。

像如許的場景,就是我童年很熟習的模樣,但小的時候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翻譯可是無意之中也留下一些印象,所以接下來想講兩個故事。
李宗盛:華頓翻譯公司是蠻有職業道德的。你告知我,不管你給我什麼參差不齊的人,給我什麼歌手,只要到我李宗盛的手上華頓翻譯公司就會讓他紅!

(笑)第一個華頓翻譯公司是......華頓翻譯公司媽媽是來自於八里鄉,華頓翻譯公司們是一個牧師的家庭,很保守、很膽小。所以當我,我常講華頓翻譯公司要做很qualified的從業人員,我是一個職業寫歌的人。所以一旦我釀成這個行業裡面的人,我們家沒想到有一天我會是這個行業的,我為什麼似乎講得比較遠,就是說,仍是得混到一張辦公桌。

以下內文出自: http://blog.roodo.com/honeypie/archives/29447938.html有關各國語文翻譯公證的問題歡迎諮詢華頓翻譯公司02-77260932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