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語新解---形容女人的美 @ 網路影片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我這家店只賣歡笑,
    不收現金及支票。
    請把你的悲傷及憂愁留下。
    走的時候帶著滿心的喜悅
    及淺淺的一笑。
    希望你下回請早。

  • 站內搜尋
  • 累積 | 今日
    loading......
    1. 沒有新回應!
    200606110112成語新解---形容女人的美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點選圖片連結

    一般形容女人的美有下列這些形容詞:


    閉月羞花、婷婷玉立、傾國傾城、天生尤物;
    天香國色、蕙質蘭心、絕代佳人、小鳥依人;
    美若天仙、弱柳扶風、雲絲霧鬢、鶯聲燕語;
    千嬌百媚、明眸皓齒、小家碧玉、傾國傾城;
    天生尤物、天香國色、蕙質蘭心、絕代佳人;
    小鳥依人、美若天仙、沉魚落雁、閉月羞花;
    休迅飛鳧、飄忽若神、淩波微步、羅襪生塵;
    光潤玉顏、含辭未吐、氣若幽蘭、華容婀娜;
    婷婷玉立、傾國傾城、天生尤物、天香國色;
    弱柳扶風、雲絲霧鬢、環肥燕瘦。

     

    現在多了一個,『海水看了也會沸騰』

    在《詩經.衛風》中有一篇〈碩人〉詩,是讚美衛莊公妻子莊姜的,全篇四章,每章七句,每句四字。第三章形容莊姜的溫文美貌:

    『手如柔荑,膚如凝脂,領如蝤蠐,齒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英譯如下:

    Her fingers were like the blades of the young white-grass ;
    Her skin was like congealed ointment ;
    Her neck was like the tree-grub ;
    Her teeth were like melon seeds ;
    Her forehead cicada-like ;
    her eyebrows like [the antenne of] the silkworm moth ;
    What dimples , as she artfully smiled !
    How lovely her eyes , with the black and white so well defined !

    譯成白話,大意是說:她纖纖手指似蘆葦的新芽,她柔白皮膚似凝結的羊脂,蝤蠐(天牛幼蟲,白晰而微微蠕動)一樣的脖子,牙齒像葫蘆種子,潔白整齊,秋蟬的方額,細細的蛾眉,笑起來酒窩伴著甜甜的唇,眸子如冬陽的親近。

    這章詩只有28個字,用了五個比喻,借了兩種植物(荑、瓠)、三種昆蟲(蝤蠐、螓、蛾)、一種哺乳動物(脂,可能是羊脂),襯托出最後兩句千古絕唱「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這一章詩,如果沒有前五句,後兩句便不會如此動人,沒有後兩句,前五句就失去了統一的美。詩人不僅用了六種動、植物的名字,更用了各種生物的形態和動態,興起讀者的聯想,牽引到不同的新的空間,如果不曾解剖過葫蘆,就不會知道那一列列整齊的種子,如果沒有仔細觀察蝤蠐的蠕動,就不會寫出那種性感而微動的脖子。詩人,是一個自然學家。

    這樣的詩句可以譯成白話,也可以譯成英文,但怎麼也譯不出原有的詩意,怎麼也譯不出讀者的感覺。詩境的傳達是靠言外之意,象外之象。

    《詩經》成書2500年前,作者不詳,有男有女,有達官學人,也有市井走卒,每個人都生活在「生物多樣」中,對身邊自然都有認識,是自然的一部份,如此,人才不會變得自傲自大,社會才能和諧。

    回想起筆者最近讀到一則消息,說加拿大大學生每人平均可認識七萬個商標,但只認識10種植物。有人在我教書的亞伯達大學做了個實驗,他帶了100張商標和50種植物圖片,在校園中走來走去,詢問了50個學生,結果平均每個學生從100個商標中,可認識90個商標,但在50種植物中卻只認識一種植物,甚至有很多人連亞伯達的省花「野玫瑰」也不認識。對這一結果我們也許不值得吃驚,卻可值得反省。我不知道台灣、香港和大陸是否有同樣的調查,如果沒有,我們便無從比較。我們只知道2500年前《詩經》305首詩中,就提到130多種植物。

    孔子是我們教育的祖師,他說:「詩可以興,可以觀,可以群,可以怨,近之事父,遠之事君,多識於鳥獸草木之名。」又說:「不學詩無以言。」孔子把詩三百做為他重要教課書,他的目的是要學生做一個彬彬有禮、對社會有貢獻的人,同時生活要多采多姿而能言之有物;今天我們教育目的也大致如此,只是教材變了,教學方法不一樣了。

    有一次子夏問孔子:「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素以為絢兮,何謂也?」孔子回答說:「繪事後素。」意思是說人的本性是情是素,是一片純真。教育是要在「素」之後學禮,學樂,學做人之道,學做一個有境界的「教育人」,這是否也是今天教育方法?

    接近一些「生物多樣」,體會一下「巧笑倩兮」,也應該是今天教育的一種方法吧。

    撰文╱賈福相,加拿大亞伯達大學生物系榮休教授

    【本文轉載自科學人雜誌2003年12月號】


     

    經過本人考證:

    手指(hand)似蘆葦的新芽:

    脖子(neck)像天牛的幼蟲:

    女人的牙齒(teeth)像葫蘆種子:

    額頭(forehead)像秋蟬:

    如果把上面這些圖像組合起來我想信這個女人會長得像如花,而不會是林志玲,所以我可以斷定,詩經這篇碩人是諷剌哪些有錢有勢的女性!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