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0171359戀。日番谷冬獅郎#松本亂菊。H

在十番隊的隊舍..........

「阿!!!真是的!隊長位什麼偏偏不在嘛!!」一個喝醉的橘髮大姐躺在沙發上。

「叩叩!!」

「隊長~~~~~~~~~~~~~~~~!!!」亂菊飛撲。

「唉!!走開啦!總隊長說這幾天可以讓我休息一下,反正現在現世也沒有什麼事。」冬獅郎不耐煩的說。

「我要進去休息一下了。」冬獅郎準備進去房間。

「那我也不好意思跟進來囉。」亂菊硬是要跟上去。

「.............」

「隊長~~既然休假了就喝杯酒吧~~」亂菊遞上一杯酒。

「你阿...........到底都把酒藏去哪了??」冬獅郎一副要去把那些酒通通沒收一樣。

「隊長~~你就喝嘛!!」喝醉的亂菊已經無法控制了。開始把自己的胸部擠到冬獅郎的臉旁邊,並拿著酒越來越靠近..............

「好啦好啦!我喝就是了嘛!!你不要在擠過來了!!」

冬獅郎的酒量其實並不像京樂春水或浮竹十四郎那麼好。才兩杯就醉的跟亂菊倘再同一張床上。

「隊長,我有點熱耶。我可以把我的腰帶鬆開一下嘛..................」亂菊醉茫茫的問。

「自己脫啦。我也有點熱,我想把我的隊長服脫掉。」冬獅郎附和。

「恩~~~隊長~~我幫你脫啦...........」亂菊話才說完手就已經伸到冬獅郎的肩膀上了。

「我現在不想動了.......你幫我脫吧。」冬獅郎懶洋洋的說。

「隊長,我們來玩好不好.............?」亂菊很快的就把東獅郎脫到剩一件死霸裝,自己則穿著衣衫不整的死霸裝,腰帶已經鬆開了。

「我想睡覺啦,別吵我。我不想玩遊戲。」冬獅郎轉身。

「是誰說要玩遊戲的?我可沒有說要玩遊戲喔.............」亂菊從後面抱住冬獅郎,讓他雙手不能動彈。

「亂菊..............?」

她似乎沒有聽到一般,手已經開始慢慢往下摸...........

「亂菊!!你做什麼!!」東獅郎大吼。

「你那麼大聲會被別人聽見的,我們來...........玩吧。」

亂菊的手讓東獅郎完全無法動彈,而斬魄刀則放在房間的另一邊。亂菊開始把東獅郎的腰帶解開,冬獅郎身上僅存一件的死霸裝也只剩下背還貼著。

「亂菊!!」冬獅郎怒吼。

「就跟你說別那麼大聲了嘛。」亂菊把東獅郎翻身,冬獅郎的手則被壓在自己死霸裝後面。

亂菊把自己身上的死霸裝脫掉,冬獅郎看到他這樣不禁臉紅了起來。

兩個人裸著身體。「我會讓你很舒服的.............」說完亂菊的手就撫上冬獅郎高舉的敏感地帶。

冬獅郎就像沒力了一樣,一點掙扎都沒有。

亂菊的胸部也貼上冬獅郎的臉,「沒關係的,如果你想的話,你也可以吸,我不介意。」亂菊慢慢的說。

冬獅郎就像小狗一般的聽話開始吸起了亂菊的胸部,而亂菊則是撫在冬獅郎高舉的下面,來回搓揉著。

「唉呀呀!好漂亮的毛色阿..........頭髮是白色的,就連這裡的毛也是白色的呢............讓人想舔幾口啊..........」亂菊一邊來回搓揉,一邊看了看根部的毛。

亂菊換邊,讓他的胸部,嘴巴和手都對準了東獅郎的敏感帶,而冬獅郎也開始興奮,越舉越高。

亂菊讓自己的陰部對象冬獅郎的嘴巴,「換你了.............」亂菊說完就把自己的陰部靠上去冬獅郎的嘴巴了。

嘴巴,手,胸部接近東獅郎的敏感帶,反覆搓揉,吸允著,還不時讓東獅郎的敏感帶靠上自己的乳溝呢。

「噗滋!!」冬獅郎的敏感帶似乎禁不起亂菊這樣的刺激,射出來了。

「哎呀,射在我的嘴巴裡了呢,那我就不客氣的吞下去了................」說完,亂菊就把東獅郎的愛液全部吞下去了。

「今晚再來吧.......隊長.....................」

 

 

 

THE END

這是我第一次打說><會不會打的太H了??還是說我功力不夠??

歡迎大家來捧場啦><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