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60754散散的寫些什麼

今天萬聖節呢。感覺不到什麼。只有晚自習的時候聽別人講了個鬼的故事。這也算過了萬聖節了吧。嘿嘿。當你看到一些東西,而不在有什麼想法的時候,那也就真的放棄了。關於明年,要畢業了,開始實習了。所以,現在得先找著工作。關於這個工作,每次打電話回家,爸媽都千叮嚀萬囑咐地要我考會計證。怎麼說呢,其實我對會計這一行真沒什麼興趣。現在也沒什麼興趣。凡是你越對什麼沒興趣,但它總是圍繞著你。既然逃不掉,那我乾脆從了吧,說不定會有意想不到的結果。因為平常即使我喜歡的興趣,也沒有干的那麼出色。所以這次換個角色,說不定會帶來一點點驚喜。昨晚跟朋友騎車出去兜了一圈。感覺好好啊。嘿嘿。像是回到了高中那會兒當走讀生的時候。那會兒我們幾個晚上放學一起騎著單車回家,路上說著笑著。很溫馨。歡笑聲灑了一路。那會兒無疑是快樂的,而不像現在這麼多愁善感。明天的日子不好過呀。最怕的一門考試。天。希望能順風。有時覺得腦子是不是欠缺著什麼,有時絞盡腦汁的想些新奇的東西出來,可就是想不出來。才造就了現在無聊的生活。有人說,在學校的時候,想出去工作。工作了,又想回到學校。或許我也是這樣吧。不過路還是要走的,不能往後看,那樣自己會永遠沉浸在悲傷中。總之。最近心情還是有些複雜。不過複雜不是那些事而已罷了。

(繼續閱讀)

201205042152他年心似雪

他年月下,一卷詩書,一壺清茶。淡月窗欞下,聽他低聲喚她,在耳邊,在眼裡,在心裡……她是素箋在心,淡望流光,輕倚斜陽看陌上落花的紫衣女子。她是清淺歲月,執筆花箋,竹林深處伴潺湲引笛箏的綠衣女子。他是策馬紅塵,詩意江湖,乘孤舟濯清流登高山臨長風的青衣男子。她與她和他之間,清風明月般的相知,縱有千言萬語,只是化作虛無。她與她和他之間,各自做著自己,既相互擁有,又無關係。青山不礙白雲飛,閒意如深澗的桃花自開落。相望的流光中,她總能觸摸到他們給予她的關愛。她記得,那些個放曠遠遊的日子,總有他的牽掛。離人心上秋。他鄉的明月下,她依稀聽到,故鄉的他,秋笛幽咽,響徹瓜洲。她記得,那些個傷懷落淚的日子,總有她的軟語陪伴。傾心的話語,讓她感覺到了這世間難得的真情義。她懂了,有人牽掛的漂泊,應該不叫流浪。有人陪伴的哭泣,應該不叫悲傷。她,看似冷月清輝下的青青扶疏,卻內在溫婉,溫暖如旭。她曾對她和他說過,待到夕陽正好時,共隱山林,攜手東籬。掬清風滌塵心,朝霞明月間,往來唱和,醉數落花。聽她如是說,她很是歡喜。因為,這也是她的心意。有什麼樣的生活態度,你就會遇到什麼樣的知己。她深信,這份遇見,是此生最圓滿的溫暖。此後,歲序無言,唯留高山流水,心間。他年心似雪,清意滿山林。她感覺到山風輕拂,靜謐安詳。陽光如潑,隔著樹影仄仄明滅,將融融意鐫刻入心底。閉上眼睛好似能聽到歲月流逝的聲音。素年錦時,有她和他相伴。常常,她輕倚斜陽看四野緋色的煙霞悠曼。整個天空都化作了精美的七彩錦緞。彼時,有燕子在彩雲間徘徊低舞,有柳樹金色的枝條在微風中招展。她側頭,恰恰對上了她一雙漆黑交界的剪水雙眸,猶如夜晚的天空,深邃、遼闊、靜幽。她回頭,暮色蒼茫,山嵐浮動,霧靄迷濛。他的面容看不分明,可隱隱的寧和的意卻流淌在每一片漂浮的衣袂間。她怔怔地看著他,忘記了今夕何夕,身在何處。她想起了那句話:文章做到極處,無有他奇,只是恰好;人品做到極處,無有他異,只是本然。她和他的本然,沁她心扉。當淡青色的早晨叩開窗扉,山雀在窗台上柔聲歌唱,她從紫色的薔薇夢裡醒來。想到她正沐著朝陽給山雀、鴿子餵食,抑或從花圃中採摘一束帶著露珠的含苞欲放的鮮花,正樂顛顛的走在給她送花的小徑上。她好像聽到了她正在說:“看,最新鮮的花,我給你送來了,我幫你插到花瓶裡吧……”

(繼續閱讀)

201204302030老街舊事

天高雲淡,一個適合懷念的日子。和老媽逛逛廈門老街,重走她的大同路。雖然時常走走這條老街,但每次都會有種熟悉又陌生的感覺。一式的騎樓、高高低低的路段、擁擠雜亂的住家和鋪面,失卻了往日的繁華和喧鬧,頗有些破落貴族的光景。當我記得這條路的時候,它叫作“人民路”。每天清晨,朦朦朧朧聽得樓下的叫賣聲。外公踱到窗前,將用繩子繫著的鋼精鍋,從二樓的窗戶裡放到樓下。樓下送牛奶人便將奶瓶放進鍋內,一上一下,方便又默契。那時的大同路似乎每天都鈴聲不斷:送牛奶的、賣油條的、賣冰棍的,賣小吃的、甚至收垃圾的,都以搖鈴為號,只是搖鈴之後的吆喝聲,告知人們這鈴聲的功能。對於孩子們來說,最喜歡的應該是賣冰棍的鈴聲和賣麥芽糖的用鐵片敲出的“釘釘”聲。天熱的時候,大同路上就出現了“鈴鈴”的鈴聲和“霜條”的叫賣聲。衝下樓去,5分錢一條果味的,1角錢一條牛奶味的。從保溫壺裡取出, 一路捧著跑回家,忙不迭的撕開包裝紙、送進嘴裡,冰冰涼涼甜甜的,真是人間美味啊。那時的牙膏殼是鐵皮的,喜歡麥芽糖的孩子,將家裡用過的牙膏殼攢下,待賣麥芽糖的來的時候,用牙膏殼換糖。沒有牙膏殼的,也可用錢買。看著小販用鐵片在一大塊白色麥芽糖上敲出一片片的小糖來,還沒到嘴裡,就已滿口生津了。有些孩子家裡牙膏還沒用完,就急著把牙膏送來換糖。現如今,更好吃的各式雪糕冰激凌,卻已然沒有了當年的滋味。曾經在中山路買過一種“古早味”的冰棍,也和當年的 “霜條”不可同日而語。 而做成各樣的麥芽糖,更少人問津了。那時的“人民路”,有許多當時看起來很繁華的百貨商店、糧店、藥店、煤店、食雜鋪、畫像鋪、紙花鋪等等,每日裡熙熙攘攘。外公外婆家教甚嚴,對女孩子更有嚴格的言行規範。除掐著點上學、買東西之外,如無大人隨從,不得隨意外出。因此,趴在窗台看樓下的風景,也成了我一個小小的樂趣。外公家樓下是家理髮店、對面有個燒餅攤。兩家似乎都是福州人,血氣方剛的,常常此起彼伏的聽到樓下的聲音。 理髮店人來人往,燒餅攤也生意興隆。做燒餅的是一對老夫妻,賣的兩種燒餅:包肉餡的1角一個、小光餅2分一個。端午的時候,他們也賣些粽子,那種QQ的、黃黃的鹼棕。我常常在下午上學的時候,和同學一起到樓下買個那種狀

(繼續閱讀)

201204230547蟬聲朵朵

滿窗的星光鼓動蟬聲把春夜彈成山謠。一對對起伏的山峰,是星光們疊起來又放下去的思緒,連同蟬聲朵朵。蟬聲是撲進大山懷中的山妹子,拱著大山豐滿的胸膛。星光們匆忙的腳步踏響蟬聲朵朵!我動情於春潛伏草叢間等待黎明,任蟬聲染綠月色。溪畔一峰石頭,折彎了本已朦朧的山徑,也折彎了我癡情的凝望。只有把臨河的窗兒開得很闊很闊,那窗邊才長滿彎彎曲曲的意識,並在月夜的掩護下,讓蟬聲銜向遠方。蟬聲滲入泥中,竟長出根須。於是我的等待長成蟬聲的葉片上那顆晶瑩的珍珠,長成守夜時露濕的蟬聲。蟬聲朵朵,開滿我的心田。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ads
LV M40607 Raspail 大方肩揹購物包(中) COACH MADISON真皮皺摺手提/肩背兩用包(小/駝) ALUXE DIAMOND亞立詩鑽石 GIA0.59克拉 G SI1 3EX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