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60426不想,卑微到塵埃

有時候很絕望,為這份見不得光的感情。暗戀已被自己所不齒,何況,那人,又是如此。他的生活與我無關,他寵愛著的那個,不是我。我是什麼呢?路人甲乙丙。那些玩笑,不過是他寂寞時的賞賜,只有我,那麼傻傻的記得。對所有人隱身,唯獨,讓他看得到。我怕他哪一天突然想我了,會找不到我。他從沒想過,別人說我很少上線,他卻能看到我時時都在的原因。我是驕傲的,不肯主動與別人聊。對他,卻無可奈何。忍不住發了信息過去,回答的,一個字,兩個字,帶著淡淡的無所謂。能怎麼樣呢?我的心情,他是不在意的。突然就累了,他給了我一個江湖夢,我卻看不到江湖的邊。整日這樣,會倦的。不願卑微到塵埃裡,即使開了花,又怎樣呢?果是沒有的……這一碗紅豆熬的湯,也只是我自己喝了罷。心裡空空的,捨不得,卻不得不捨。不難過,我不懦弱,你知道的。不想再委屈自己,委屈久了,愈加覺得自己卑微。何必?本是那麼孤傲的女子。抬起頭,就這樣吧。不哭不笑,告訴自己,無關緊要……

(繼續閱讀)

201304091105愛一分也沒少

一個被風吹即歪的人,一個咳喘了多少歲月的殘喘的靈魂,一個善良堅強並存的靈魂。我的傾訴顯得多麼蒼白苦澀。你站在地裡,像移動的影子,你忙碌的身影,在呼吸之間的說話,多麼親切多麼溫暖。你爬著那個山坡,在山路上歇息,多麼令人感到心酸?!姐姐,你披著早晨的露水而來,那是雲嶺六昭山脈的淚水,姐姐,你柫去發稍的汗滴,那是多麼誠實的熱情,沒有一分虛的因素,露出赤裸裸的熱戀,在南高原,在六昭山脈,在瀘江水系的源泉,你的春去了又來了,短短四十年,你的堅強溫良多麼讓我銘記。隔著一層紙頁的貧困,隔著一層紙頁的病痛,隔著你我之間的那一片莊稼地,那呼吸與呼吸之間的洞悉,那骨子裡血液中的親緣,姐姐,我多麼想變成一隻鳴蟬,只為你歌唱!那眼泉水清澈,你我總是坐在井邊說笑,那井中的倒影,在清澈的緩緩湧動中,那一塊遍佈你足跡的地塊,風一吹就又吹出你的倩影,在青色的玉米地鋤地的你。現今你安睡地下,背倚一匹大山,面前是雲嶺山間壩子,那是你要一輩子眷戀的土地,那是苦難的源,一部咳喘的肺在生活中掙扎,踉踉蹌蹌,被誰看在眼裡,疼在心底?你曾講過你的少年,被老師誣陷偷杉木種子,你就綴學回來,跟在父母身後,開始了你悲慘命運的一生。你嫁的男人也是父母作主,最終你陷進一個漩渦中,咳喘的肺是生第二孩子留下的吧?多麼蠢昧的生活,全是暗影啊!母親是生下我而染上的肺炎,再後來勞累成積,終於撒手而歸,而你只有四十歲的年齡,兒女悄然長大,我們風兩中多了一雙兩雙撐傘的手,那手過去是多麼稚嫩不可信任,而今是多麼有力有安全感。那是甘泉孕育過的手,那是爬著雲嶺成長的身影,那是將是和六昭山脈一樣偉岸的身影,可惜你撐不住了,你劃傷的身體,傷痕纍纍。你嘶啞的喘息現今正點點震落我心上。讓我一生多麼對你懷念!你走的那天,老天下起了冷兩,那點點的淚滴灑在這片土地,嗩吶聲中迎娶的你,在嗩吶聲中走!在嗩吶陣陣響徹的原野,兩點更冷了。我想哭,可我卻想著堅強,像你短短的一生。現今想到你那風吹即倒的身影,可你卻頑強地在六昭山脈行走。你走過的腳印,誰說輕易就抹去了?!在六昭山脈,姐姐,我想和你來個合影,現今面對六昭山脈,愛一分也不少。文章來源:天涯樸素的BLOG

(繼續閱讀)

201205032153長進了童年的胡綠豆

故鄉有數不清的野菜,紛紜在山野,糾兮繚兮,漫兮爛兮。胡綠豆的根在童年裡扎得最深,一直植進老冉冉其將至。胡綠豆,綠豆之野生者也。不知何科何屬,亦不識其甘辛溫涼,只是它長得秧棵闊大,喜與綠豆比肩,嫩葉與果實迥異於別的野菜,多受鄉民的青睞。有好多野菜與園蔬相類,只是野生與園蔬有別,因而名字都帶一個野字,如野芹菜,野韭菜,野蘿蔔等等。唯有野生綠豆不然,獨獨帶一個胡字,“胡綠豆”。難道它是碧眼胡兒。哦!狀貌倒是有一點兒。胡綠豆的秧苗和地裡種的綠豆模樣形似,只是比綠豆矮小一些,枝蔓長滿茸毛,心形的綠葉三片五片地長在一塊兒,黃白色的小花如一隻隻小小的蛺蝶,莢果圓而細長。未成熟的胡綠豆莢呈鮮綠色,然後逐漸變深,成熟後變為黑褐色,與綠豆莢似乎是孿生姐妹,具體而微。胡綠豆豆莢沒有成熟前,摘下來可以生吃,甜絲絲的,味如生豆角,要是摘的多了回家用水煮熟吃,更是美味佳餚。成熟以後,它和種植的綠豆就有了很大的區別。綠豆成熟後粒是飽滿綠色的,它成熟後卻像土槍子彈砂子一樣,是黑色的。比土槍子還要小一點,比小米粒大一點。放一粒進嘴裡去嚼,咬嘬不動,幾乎能咯掉大牙。放在鍋裡,任你怎麼煮也煮不爛。胡綠豆不擇地而生,一片一片的到處都是,莊稼稠密的壟溝裡,枝葉繁茂的果樹下,雜草叢生的壩牆邊,到處可以看到葉片繁盛的胡綠豆,到處可以看到花瓣盛開的胡綠豆,到處可以看到豆莢串串的胡綠豆。胡綠豆還喜歡雜在綠豆中間,如不細辨,便魚龍混雜了。胡綠豆在山野裡無盡地繁衍著。胡綠豆的葉子,豆莢,豆粒都可以吃,餵豬飼雞更是好東西。上世紀六十年代初困難時期的那幾年,家鄉人把地裡的野菜挖光了,把村裡的樹皮扒光了,甚至野草也吃光了。胡綠豆自是草木野菜中的精品。人們把胡綠豆的嫩葉子擇下來,洗乾淨切碎,放在鍋裡熬,象徵性地放點玉米面,加玉米面甚至比往菜裡加鹹鹽還要省。一大鍋以胡綠豆葉為主(別的野菜也是如此)的東西熬熟了,就叫胡綠豆葉粘粥。喝著這種特殊的粘粥,比過年吃餃子還要香,還要幸福。把葉子放進開水鍋裡煠爛,即煮熟,淘淨後剁碎,摻上一點玉米面蒸成菜蛋即菜糰子,帶有苦澀的香味,便成為主食。那是菜蛋還是限量吃的。胡綠豆渾身是寶,青嫩的豆莢可以飩菜吃,煮熟了也可以拌著吃。豆莢長老了摘下來,在笸籮裡或簸箕裡晾乾,豆莢就自動爆開,莢、豆分離,晾出了烏黑的胡綠豆粒來。胡綠豆粒的顏色不中看,形狀也不受看,還不能直接煮著吃

(繼續閱讀)

201204291512我想我是真的丟掉了

序:我總是望著窗外灰濛濛的天空說不出話來。一路走來,珍惜了,彷徨了,丟失了……在丟失的那一瞬間,空洞的絕望鋪天蓋地而來,刺破堅防的堡壘,直直貫穿那支最脆弱的心脈。轟然絕響……是什麼在一剎那崩塌了。再也回不去了吧?丟了一個人,是從心底拿走一份牽掛;丟了一個人,是在心中刻上一道傷痕;丟了一個人,是把心頭的珍愛生生剜走。出離了哀傷。於是,我終於明白:是我丟了你。在茫茫人海中,我丟了你。永遠永遠地丟失了。既如此,便請珍重。總想慢慢地享受生活,慢慢地走,走得安逸沉穩,走得雲淡風輕,走在屬於自己的天空。總是不敢抬起頭,昂首挺胸地走,我的低調一點都不奢華,很平凡,甚至有點單調的平凡。總學不會愛自己,不懂得依靠和柔軟,不會聰明地保護自己。總喜歡在一個人走走停停的時候羨慕一群人熱熱鬧鬧,在一群人歡聲笑語的時候想躲回自己的蝸牛殼。總期待別人的保護卻不給任何人機會。曾記得,我是這樣地丟掉了一個人,從此再未能真正地笑過,從此再不能精緻地規劃人生,從此心殘了一角,假笑著負傷行走。丟掉的是誰呢?不是哪一個人,不是哪一段情。是我丟了我自己,是我很不爭氣地活著沒了自我,是我一狠心一咬牙一跺腳,就把我自己扔在了荒寂無涯的黑暗裡,從此不肯點亮一盞燈,不肯給予救贖。執念起,嘴角微勾,笑意卻未達眼底。原來我也是個心狠手辣之人,不過只限於對待自己,真真可笑。也許,我還守著一個承諾,一種愛。可是漸漸地,我也不知道那是什麼了……張宏傑作品 |沐童——寂寞的撒旦 | 鍾岷源的BLOG |蘇芩 - 女性觀察 | 曹雪 |

(繼續閱讀)

201204271455流星劃過的瞬間

我有抓住流星讓瞬間成為永恆的能力。但不知你是否會給我抓住流星讓它成為永恆的機會,你是我夢中最美麗的流星,我抓住了你,但我卻沒能將這顆永遠的抓住,七年的時光我可能以被你淡忘!可你在我的記憶中以根深蒂固,你的身影依然還是那麼揮之不去,就如同昨日。過去留下的回憶都以消失,你可曾知道我當初的悲哀,我每次想向你表白,可我都沒有勇氣,愛一個人為何這樣的難,愛究竟是什麼?是相愛到永遠嗎;是需要一身的廝守嗎;還是只需要在你的手指上戴上我的戒指,與我相伴永遠,我想這些在不久的將來都會實現的。我曾經也問國我自己,到底應不應該等這份遲來的愛,可我最終還是沒有放棄,我業相信我自己是真的愛你的。我對你的愛已不再向從前,現在我已經愛你愛得更深,愛你愛到海枯石爛。我與你相隔雖然遠在天邊,而兒時得記憶卻近在眼前,你現在生在何方。和地,我對你得愛就在那裡深根發芽,愛一個人是要有付出得,難道我沒有付出嗎,我這七年一直在苦苦得等待,等待我所收穫得愛情,可收穫得只是一場空白的夢。哪怕只有很少的部分是真實的,我都已經很滿足了。現在我很想見到你,和你尋找以前遺留下來的一場永遠業無法做完的夢,而這場夢我卻不知道是一場空白的夢,夢中只有你和我。但這我已經感到很高興了,難道這就是人們常說的有緣無分嗎!為什麼老天要和我開這種玩笑乃。我以忍受不了這樣的痛苦了。我兩真的是不可能了嗎?我不相信,我要你親口對我說,我不相信命運會這樣的琢磨人。但為何丘比特的愛情之劍海沒有來到?為何月老的鴛鴦紅線來的這麼晚?是不想發發善心,還是不想給我這樣唯一的一個機會乃?或者覺得我根本不配!但這些我都不在乎,我只在乎的是,我對你的承諾。我沒有周星馳那樣的甜言蜜語,但我會用自己的方式來作為對你的承諾。讓你明白我是多麼的愛你。在等你的這幾年裡我想了很多很多。有過絕望也有過氣餒,但我一直都美有放棄過,每當我一個人感到寂寞的時候,浮現在我眼前的總是你。我沒有辦法在忘記你了,無論你最後給我的答覆是什麼,我也相信等的這七年我是值得的,應為我是在等我一直深愛著的人。我想有人可能會說我很傻,可我並不在乎,我認為我傻得值得這是為你而傻的!!現在你已經是我精神的寄托,沒了你,就等於魚兒離開了大海;沒了你,就等於靈魂離開了身體;沒了你,地球也不會轉動。愛也個人到底有沒有錯,有的人說是有錯的,我也贊成,應為我愛上了一個一生也不可能愛我的人,可我卻會一輩子愛她的

(繼續閱讀)

201204221746街頭,那欲吻的深情

美人蕉鮮紅花冠,在朝朝暮暮噴泉婀娜多姿歌舞昇平中落敗。一枝枝、一叢叢、一圃圃波斯菊卻在雕刻秋風的涼,是那麼地神清氣爽。叫不出名字的藍,是夢的花朵,還是稠密的思念在綻放?旁邊就是錦繡花園呵。紫的、白的、粉的低矮牽牛花,高擎銅號合鳴秋的意趣;它們與道旁凌空飛揚飄落的黃葉,一同這這個城市的秋天敘寫新的渴望……一場雨,或者是一場大雪。三兩場酒,或者是半宿夢。還有一尊母嬰銅雕半倚半坐在一彎新月上……這一切,都似乎要讓我記住金昌這個地方。伏在新月夢的臂彎的那對母嬰,嬰孩半張開雙唇與年輕媽媽親暱欲吻的神態,那嬰孩手撫媽媽乳房的微妙動作,那母嬰彼此傳情傳神的眼睛,頃刻之間讓我涼沁的心變得溫暖,一下子柔軟無比!那一撫觸,讓我想起兒時在母親懷抱中撒嬌的情景;那接吻的神情,牽動我心中封存冷藏日久的無限愛憐……不遠處,一張時尚的紅唇似在等待一吻;她那雙淒迷的眸子,久久地打探這對母嬰聖潔的吻、濃濃的情。

(繼續閱讀)

201204092321有一種心情叫失落, 有一種美麗叫放棄

有一種心情叫失落, 有一種美麗叫放棄一次默默的放棄,放棄一個心儀卻無緣份的朋友;放棄某種投入卻無收穫的感情;放棄某種心靈的期望;放棄某種思想心裡生出一種傷感,然而這種傷感並不妨礙自己去重新開始,在新的時空內將音樂重聽一遍,將故事再說一遍!因為這是一種自然的告別與放棄,它富有超脫精神,因而傷感得美曾經有種感覺,想讓它成為永遠。過了許多年,才發現它已漸漸消逝了。才知道原來握在手裡的,不一定就是我們真正擁有的;我們所擁有的,也不一定就是我們真正銘刻在心的人生很多時候需要自覺的放棄,因為世間還有太多美好的事物。對沒有擁有的美好,我們一直在苦苦的嚮往與追求為了獲得, 而忙忙碌碌。其實自己真正所需要的,往往要在經歷許多年後才會明白。而對已經擁有的美好,我們又因為常常得而復失的經歷,而存在一份忐忑與擔心夕陽易逝的歎息、花開花落的煩惱人生本是不快樂的!因為擁有的時候,我們也許正在失去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