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120458油煙處理機價格 【油煙處理首選】您是小吃、燒烤店的業者嗎,選擇靜電機就對了~~

台灣電動床工廠 電動床



html模版章子怡(組圖)
南都創刊十八年之際,推出特別報道“十 八 年 十 八人”。掃一掃,可看更多精彩報道。人物簡介
章子怡,1979年生於北京,中國著名電影女演員,2000年畢業於中央戲劇學院。1998年主演張藝謀電影《我的父親母親》而成名。1999年主演李安電影《臥虎藏龍》,該片獲中國第一個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等眾多國際大獎,她也因此躋身國際影壇。2005年主演斯皮爾伯格監制的電影《藝伎回憶錄》,並入選當年《時代周刊》“影響世界的100人”和“中國電影百年百位優秀演員”。2012-2014年,憑借在電影《一代宗師》中的演技榮獲包括第50屆臺灣電影金馬獎、第33屆香港電影金像獎、亞太電影大獎、亞太電影節等12座影後大獎,成為華語電影史上首位集齊“大眾電影百花獎、中國電影華表獎、中國電影金雞獎、香港電影金像獎、臺灣電影金馬獎”等華語五大最高表演類獎的女演員。自2005年起擔任奧斯卡終身評委,2006、2009、2012年三次擔任戛納國際電影節評委,並積極參與推廣中國電影,擔任華語電影傳媒大獎形象大使等。

祝福南都十八歲生日快樂,十八歲是最美好的年紀,希望報紙可以越辦越好,也希望南都的讀者朋友們永遠有一顆十八歲的心。

靜電機
—章子怡寄語南都

她是一個演員,一夜成名。她是一個有戲癮的演員,要做就要做到最好,一出場就要光芒四射。她說她天生就是當演員的,所以刻苦,堅韌,曲折,收獲。她就像她飾演過的那些經典角色,至情至性,叫人難忘。

一周後的1月8日,《一代宗師》3D版將上映,章子怡飾演的經典角色“宮二”將再現大銀幕。

不是每個女演員都能如章子怡這般,捧得十二座影後獎杯、拿遍華語電影圈五大權威獎項。

無論是“宮二”還是“玉嬌龍”,是她,又不完全是她。她賦予瞭這些角色生命,卻比她們活得還要生動、鮮活。

這些年來,章子怡陸陸續續接受南都專訪不下十次,並於2012年首次擔任瞭華語電影傳媒大獎形象大使,如今已陪伴該獎走過第三個年頭。

南都18歲的時候,我們再訪章子怡,她自然而然想起自己18歲時的模樣。這次專訪,如同章子怡與南都的一次“久別重逢”。

12座影後獎杯實至名歸

近日,吳宇森導演的年代大戲《太平輪(上)》登陸全國院線,章子怡領銜主演,這一次,她是亂世浮生中的小女子,但依然至真至性。

《一代宗師》之後,很多人都好奇“影後章”會以什麼樣的表演重歸銀幕,又會以一種怎樣的姿態去延續自己“年度女主角”的輝煌—畢竟,在過去一年多的時間裡,她所向披靡,憑借《一代宗師》收獲瞭太多榮譽和獎杯。就在剛過不久的2014年10月,由南都主辦的第14屆華語電影傳媒大獎也將“最佳女主角”頒給瞭她。
油煙處理機價格

算上最早的華鼎獎影後,“宮二先生”至此已斬獲12尊影後獎杯,成為華語電影史上首位集齊“大眾電影百花獎”、“中國電影華表獎”、“中國電影金雞獎”、“香港電影金像獎”、“臺灣電影金馬獎”華語電影圈五大權威獎項的女演員。章子怡也因此創造瞭華語影壇憑借一部電影榮膺影後次數最多的紀錄。她的光芒,讓同在片中、一向以表演功力深厚而備受肯定的梁朝偉都顯得有些黯然失色;連平日裡最“毒舌”最苛刻的影評人也給出好評,給予她“奉獻瞭入行以來最上乘的表演”這樣的贊譽。很多人甚至覺得,隻有章子怡才能演好“宮二”。

“宮二”的光芒還未褪去,章子怡很快投入到另一個角色—小人物於真(《太平輪》中飾演的角色)的悲歡世界。正如她告訴南都記者的,她是一個有“戲癮”的演員,她的全部信念就是要做一個好演員。所以,她才能交給王傢衛導演三年的時間,一起去等待那個“光芒四射的瞬間”。也是這份“癮”,驅使她迅速從“宮二”先生的掌聲中抽身,投身於新角色“於真”。即使連續兩周每天在零下十幾度的氣溫下泡在水裡七八個小時,她也在所不惜,還說這樣能更加體會到“演員這個職業的快樂”。

《我的父親母親》是她的成人禮

十八歲時的章子怡正在中央戲劇學院上學,“唯一的夢想”就是按時交作業,“因為我們交作業不僅僅是要去表演,還要配合音樂、道具、現場的舞美等,所有的一切都要自己去完成的。現在回想起來,那個時候的鍛煉,(對我現在)是幫助很大的”。

“那個時候18歲的學生和現在比,可能會比較傻吧,因為看的東西少,也沒有那麼多網絡上的信息,沒有那麼多的資源,所以,我其實是在一個封閉的環境中度過瞭我那個年代的18歲”,自稱是“笨鳥先飛”型的章子怡,當時做得最多的事就是很專註地去完成學業,“真的沒有想過太多未來要做什麼樣的演員,就是希望可以做個優秀的學生”。

也是在十八歲那年,章子怡從中央戲劇學院畢業,並很快接拍自己的第一部電影—張藝謀導演的《我的父親母親》。1999年,電影上映之後,身為“謀女郎”的章子怡一夜成名,迅速開始瞭與國際大導演李安的合作—由後者執導的《臥虎藏龍》獲得2001年奧斯卡最佳外語片,參演該片的章子怡幾乎是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沖出華語電影圈,挺進國際。“也許《我的父親母親》算是我的一個成人禮吧,就是這第一部電影帶領我進入到瞭另外一個世界”,章子怡說。

她至今還記得第一次到《臥虎藏龍》片場時那種“什麼都不明白”的茫然,“兩眼一抹黑就去瞭,一點都不興奮,緊張死瞭!完全不知道所以然”。

而後來在片場,當時的她“鉚足勁兒”就為瞭得到導演李安一個“鼓勵的擁抱”。《臥虎藏龍》的制片人江志強至今還記得,當年去片場探班時看到一個小姑娘每天都在踢腿,不厭其煩地重復著同一個動作,上午看到她的時候,她在踢腿,下午去瞭看到她,還在踢。而章子怡如此努力,就是為瞭能在鏡頭前表現出玉嬌龍身輕如燕的那種狀態。

或許正因為這份堅持和努力,章子怡不僅一出道就位居一線女星行列,還不斷向一個個經典角色出發,始終在演員這條道路上嘗試著更多的可能性,“我還是會繼續挑戰各種角色。創作就是這樣,不去嘗試就永遠不知道它會不會成為一個經典”,她對南都記者說。

“我的雙眼仍清澈,但已看得出人性復雜”

身在娛樂圈,一夜成名的壓力在所難免。尤其對女明星來說,成名在某種程度上也可能意味著要面對各種撲面而來的非議。但即使這樣,國內恐怕也鮮有女明星像章子怡那樣被“誤讀”過。

2000年,《我的父親母親》參加第五十屆柏林國際電影節,不到20歲的章子怡站到瞭全世界的鏡頭前,也很快遭到來自這個世界的“惡意”。在柏林,《我的父親母親》獲得“評委會特別獎”銀熊獎,組委會通知她和導演張藝謀一起上臺領獎。但後來有人在網絡上發佈消息,說她是在導演和組委會不知情的情況下擅自上臺領獎。年輕的章子怡就這樣被冠上瞭“有心計”這頂大帽子—相比於她的努力,當時大多數人記住的隻是她“急於上位”的樣子。

但是,章子怡並沒有就此“學乖”,她的事業也還是一路高歌猛進。

到2010年前後,章子怡經歷瞭出道12年以來最嚴厲的考驗,各種流言裹挾著壓力,排山倒海地湧來。令影迷難以想象的是,外表堅毅如她,那段時間也曾想過要一死瞭之。直到今天,她最想擁有的還是“忘掉一切從頭來過的能力”。

幸運的是,在最困難時,章子怡遇到瞭《最愛》裡的商琴琴。與其說是她挑選瞭這個角色,倒不如說是這個角色挑選瞭她。章子怡給角色全力傾註的生命力,演活瞭商琴琴;而商琴琴,也給瞭低谷期的章子怡一個釋放的出口。

風口浪尖時,她接受南都獨傢專訪,主動回應所有質疑:“當人體驗著難以想象的變故時,情緒會退回內心的最深處。我的雙眼仍然清澈,但已經看得出人性的復雜”。

考驗並未結束。2012年,章子怡首次擔任華語電影傳媒大獎形象大使。頒獎典禮前,外媒和臺灣媒體曝出她被禁止出境的假新聞,並且迅速發酵成兩岸三地的娛樂頭條。但這一次,她不像上次那樣沉默到底,而是選擇瞭面對。

頒獎禮結束,很多媒體都認為,她一定不會出現在群訪環節。事實上,她不僅來瞭,還作出公開回應:“多年來的新聞或子虛烏有的傳言,我不會解釋和發聲明,但這次傷害的不僅我一個人!無論什麼代價我都會用法律手段追究到底。”隨後她還出境前往香港接洽律師,讓“限制出境”的言論不攻自破。

去年年底,這起事件終於塵埃落定。依照法院判決,刊登該負面失實報道的美國某網站依法向章子怡發表致歉聲明。而終於取得這場持久戰的最終勝利的章子怡也在微博上感慨:“19個月,將近600個日夜,對於一起誹謗案可能不算漫長,卻足以毀掉一個人的名譽和清白。”

還好,這些誤讀和毀謗,並沒有打垮她。

2012年,第66屆戛納電影節,章子怡第三度以評委身份出席。至此,她已經擔任過戛納電影節所有競賽單元的評委,實現瞭自己的戛納“大滿貫”。如果說當年的“國際章”三個字多少帶點調侃的口吻,此時,誰也無法否認,她就是名副其實的“國際章”。但章子怡還是章子怡,出道將近18年,飽受各種非議,穿梭於各種各樣的惡意之門中,她的初心依然沒變。媒體也好,觀眾也好,她從不肯刻意去討好。就像她一直篤信的那樣:“作品自然會替我說話。”

下個十八年再相見

如果說人生就是一次又一次再出發的旅行,章子怡用她的第一個十八年走進瞭演員這個世界,又用第二個十八年在這個“美麗新世界”裡遇見瞭每一個她經歷過的角色。對她來說,角色就是她的年輪刻度。“回想起來,好像我每個階段的目標真的都是角色。這原本是一個空的東西,但是會牽扯我,讓我牽腸掛肚。不跟角色在一塊的時候,我有時候做夢,夢裡也會是那個角色的狀態,她生活的某個片段會出現在我的夢裡。所以我覺得我天生就是要吃這碗飯、做演員這個職業的。”

如今的章子怡,站在舞臺中央,鋒芒依舊,倔強依舊,卻增加瞭一份篤定與從容。“宗師”三年,章子怡顯然已修煉得更加收放自如,非昔年橫沖直撞、殺氣逼人的“玉嬌龍”可比。

2014年華語電影傳媒大獎頒獎禮上因“宮二”這一角色第12次封後時,章子怡登臺,款款陳情:“這座獎杯恰好代表瞭我與宮二這個角色的一次輪回與涅槃。它是一個結束,更是一次嶄新的開始。讓所有繁復歸於簡單,讓所有喧囂歸於平靜。此刻,我期待下一個輪回。”

南都淵源

2010年6月3日章子怡接受南都專訪,詳談風波中的心路歷程。彼時,她於兩年前在戛納募捐的40萬美金善款所資助的慈善項目“德陽孤殘兒童寄養培訓和流浪兒童保護中心”正式啟動,善款去向有瞭答案。

20 12年5月30日章子怡首次擔任南都主辦的華語電影傳媒大獎形象大使。頒獎禮前,章子怡在“被限制出境”的傳言風波中出席頒獎禮,並在典禮過後出席發佈會,正面作出回應。

20 12年9月30日章子怡在自己的新片發佈會後接受南都專訪,回應“被禁出境”的網絡傳聞,並首次完整披露幾年來身處各種風波中的心態變化。



20 13年章子怡在她擔任制片的《非常幸運》上映後接受南都專訪,暢談首次擔任制片人的壓力與成就感。

2013年1月6日《一代宗師》上映後,章子怡接受南都專訪,總結自己過去三年的“宗師之路”。

2014年1月6日章子怡憑借過去一年的神勇表現,登上南都娛樂年鑒權力榜。

2014年10月11日章子怡獲頒南都主辦的第14屆華語電影傳媒大獎最佳女主角。

統籌:龔慰王瑩劉麗君

采寫:南都記者 方夷敏 實習生 陳婧頔 孫曉斯
油煙分離機

攝影:南都記者 鐘銳鈞

作者:說。



本文來源:南方都市報

責任編輯:王曉易_NE0011

5BB20A7F76B587DC
回應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