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體工程 天母大崩壞?! @ 合眾國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最新消息
  • 相簿
  • map
  • 投票機
  • 關鍵字
  • 佈告欄





  • Powered by Xuite
    200904231423北體工程 天母大崩壞?!

    4月17日,比鄰台北體院的啟明學校老師當天早上,巡校時發現校舍出現新的龜裂,校方 一整天都在和教育局、北體、台北市政府相關單位緊急磋商,拖到晚上,終於還是臨時決定撤走學生,以策安全。北體工程進行到現在,天母地區大小鄰損事件不斷,啟明這次撤離學生,會不會是另一次天母大崩壞的開始?

     

    4月17日星期五,啟明學校因校舍出現新的龜裂,週末留校的學生在晚上全部撤離到農訓中心住宿,電視、報紙雖只出現短暫的新聞,但已經引起許多天母人的恐慌,因為稍早,4月12日,天和公園的番井已經停止出水了。回顧天母的小歷史,上一次番井停止出水是在7年前,當時新光三越天母店的大樓正在施工,番井停止出水後不久,就發生重大鄰損事件,造成週邊300多戶居民的房舍傾斜、受損,甚至有倒塌之虞。

    這次番井停止出水,直接和台北體院A區工程(原忠誠路二段誠品忠誠店對面的地面停車場)開始抽水有關,4月17日晚上,台北市長郝龍斌對媒體發言,直指包商皇昌營造施工不當,造成啟明學校鄰損。


    龜裂的忠誠路
    這次的鄰損不僅是在啟明,對面的誠品、傑仕堡、新光三越人行道上,在4月中旬也出現了裂縫,令人觸目驚心。當地的天福里里長江啟南表示,4月初皇昌營造就在該里挖了8口觀測井,當時他就覺得事有異狀,沒想到後來里民陸續發現新光三越、誠品附近出現龜裂、下陷。4月18日上午,江啟南還特別跑到新光傑仕堡、新光三越的管理單位,要他們特別注意建物內外是否有異常的現象,要立即通報,以策安全。

    皇昌營造董事長江程金也在18日到達工地,他向台北市建管處人員表示,工地目前僅是「試行抽水」,尚未正式「開工」;他們在工地打了30口抽水井,自4月9日起,陸續從8口井抽水,每口井的抽水量是每分鐘300公升,抽了7、8天,啟明學校就發生新的龜裂現象,皇昌已立即停止抽水。

    天和里里長莊福來指出,天和公園裡的番井從4月12日開始,就慢慢停止出水,到了16日就不出水,這顯示一定有問題,沒想到是皇昌開始抽水引起的。這口番井是天母僅存的一口古蹟,終年冒出清澈的泉水,從未間斷,但是2002年新光三越動工,抽地下水,地下水來不及補充,番井乾了,附近的大樓隨即出現嚴重鄰損現象。

    依照皇昌營造對台北體院A區工程的估計,2002年的影響範圍達400公尺。而現在他們依建築法規,以基地深度15公尺,依法只需在周圍45~60公尺範圍探測即可,但他們現在已經把範圍拉到120公尺,較一般工程的探測範圍更大。


    番井乾了,就是地地水變化的警訊,天和公園裡的水池的水是從番井來的, 
      如今水位已經明顯下降

    土地公比建築法規更準

    但顯然距離施工地點約200公尺的番井是最好的探測井,番井停水,附近就會地層下陷,就會有災情,幾乎已經成了固定的公式,所謂的建築法規規定,都不如這個土地公的「感應」來得準。

    江程金表示,若非前年底因台北體院環評未過停工,造成工程延誤,台北體院A區工程早就開挖了。工程單位發現,在前年打基樁時,地下水就噴得非常高,認為這個工地的地下水量非常豐沛。附近工地也發現許多巨大的樹頭,是以前沼澤地時期埋下去的,里長也表示,這地區的地下還有深不可測的流沙,如果強行施工,一定會出問題。

    依據皇昌給台北市政府和北體設計監造亞洲聯合建築師事務所的函件顯示,自2007年5月開始,皇昌就行文亞洲聯合、台北市工務局新建工程處,認為原設計的抽水降壓工法會有問題,建議改為隔幕固結灌漿施工法。皇昌去年3月28日更行文新工處表示,北體工程基地鄰近地區的黏土層非完全屬過壓密土壤,並以新光三越地下室開挖期間,造成範圍約300~500公尺的鄰房沈陷、傾斜,但對三玉國小未有明顯的影響,但北體教學大樓及科資大樓於施工過程,則對三玉國小產生明顯的沈陷影響,其沈陷量約10~20公分。皇昌認為,台北體院A區工程地下土層具有高度變異及不確定性,無法準確核計單一防制措施,實務上宜採審慎、保守之防範因應以杜萬一。

    皇昌並引用營造法、民法法條,表示已善盡告知責任,請新工處審慎評估,否則後果應由業主(新工處)負責。但是新工處在去年5月20日函覆皇昌,依原設計抽水解壓工法施工。江程金表示,皇昌一切都已依法律、包商責任告知台北市政府,市政府依然要求他們要依原設計法施工,結果才試抽水,就出現鄰損,這還算不幸中的大幸。

    但市政府並不認同皇昌的說法,因為北體其他區位都是用相同的施工法,為何最近一區開挖要用不同的方法,而且若按皇昌的建議,需要追加上億元工程費,而皇昌已一再表示去年原物料上漲,工程費用上漲,對於皇昌動輒要求追加預算,市府單位表示無法苟同。新工處表示,市府也重視工程安全,去年5月28日曾慎重召開會議,討論抽水解壓工法是否適合,會中有各方學者專家出席,結論認為依原設計的抽水解壓工法並沒有錯,所以主要問題還是在於營造單位的施工品質與技術問題。

     
    天母夢魘再起

    許多在7~8年前,新光三越動工時家園幾乎破碎的天母人,在今年4月17日以後,又開始睡不安穩,因為他們知道番井的水連到他們的大樓地下,到新光三越、傑仕堡,到北體,只要番井的水不再湧出,就代表地下水水位有重大異常變化,必然會有災情。

    當年新光三越地基開挖時,攪動了地下水層,加上沼澤地質環境,立即產生了土壤液化現象,附近數十棟大樓、數百戶居民,都受到影響,後來經過居民、施工單位無數次協商,才迫使當時負責工程的日商華大成為鄰損負責,花了近10億,解決鄰損造成的問題,甚至付錢為居民的大樓拉皮。

    但這成為許多居民不能說的秘密,一方面他們不想提起過去的傷痛不堪的回憶,一方面不願自己的房地價因此貶值,然而4月17日晚上,聽到啟明學校的學生因校舍受損,緊急疏散學生,當年有過創傷的居民痛苦的回憶又被喚起,同時擔心當年慘痛的歷史又要重演。

    最令人擔心的是,當居民提出北體環境影響評估不合格時,應依法重新進行環評,台北市政府以北體管理權縮小,北體面積不達10公頃,北體申請免環評,環保署也竟然同意,而枉顧其開發量體早已數倍於環評的內容,這樣的官官相護令人扼腕,現在出現了鄰損,看來居民的擔心是對的,而市政府和環保署正在醞釀下一場天母的刼難。

    天母人的冷漠,也讓長期為天母運動公園完整性而抗爭的天母台北市民權益促進會成員非常沮喪,理事長楊麗美說,沒想到天母人那麼冷漠,自己家的事都不關心,每次活動來的人越來越少,好像只有幾個人在關心,難道一定要到有人家破人亡,才覺悟嗎?其他的人還要繼續保持冷漠嗎?
     
     

    2009水道祭Snapshots|日誌首頁|5月社區事件簿上一篇2009水道祭Snapshots下一篇5月社區事件簿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