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2040059非法正義

 

一,我其实不是很同情查理杂志。

 

1.通说『言论自由』为普世价值,这个我首先不同意。言论自由大约是18世纪才在欧洲诞生的新观念,在中世纪的欧洲好像就没听过什么言论自由(中世纪的欧洲社会流行把乱说话的人烧死在火柱上)。

 

2.伏尔泰的名言:『我不同意你的说话,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力』应该不是他说的,但是伏尔泰是18世纪欧洲的大V名流,这句话就当是他说的也无妨,可视为言论自由基础理论的滥觞。

 

3.咱们中国从古自今就没有言论自由的传统,别说打从秦皇汉武或者唐宗宋祖,就是现在也没有言论自由呀,我的google信箱和奇摩最近就被封了

 

4.可见言论自由只是近代欧美的帝国主义产物,如今却被他们硬凹成『上帝给予的普世价值』,这是为哪般?方便掌控世界节奏的黑手罢了。

 

5.西方人以言论自由为名,羞辱伊斯兰人的爹(古兰经里的先知们),并且说:我不只骂你的爹,我也骂俺的爹(骂总统/骂政府/骂名人/骂各种大v们...),可见我是公平的,我心如秤呀,骂人也是言论自由。

 

6.被骂爹的人求别骂,骂爹的人偏偏要骂,以言论自由为名,以主流媒体为名,用力罢凌,谁都拿它没法。

 

7.于是被骂爹的人狗急跳墙,决定一命配一命,我枪杀你,然后你来枪杀我。这其实不也是某种『非法正义』的实现?

 

8.一命配一命,这是非西方人的正义体现。这时候西方人跳脚了:你这厮违反游戏规则!我不过骂你爹两句,言论自由嘛,普世价值嘛,君子动口不动手嘛,多骂两句值得你拿枪来杀我?

 

9.拿枪杀你又怎樣?我劝你劝不听,讲又讲不过你,告你又告不赢,想回骂你还没有主流媒体相挺,连联合国都全家都是一家沆瀣同气,典型的逼良为暴!我除了不怕死,还有什么武器吓唬你?!

 

 

10.我认
为言论自由是应该的,但是有其界线,然西方人为了玩弄世界于股掌,已经远远的超越合理的言论自由界线了,尤其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文化,应该把基本的尊重放在言论自由的前头,不要老想靠强权欺侮人,否则,恐怖主义是不会灭绝的。

 

 

 

二.

昨天,日本人后藤被is惨忍的斩首了,吾心不忍也。

今天日本媒体把后藤塑造成了烈士,说他把一生都奉献在战乱现场的报导,热心而勇敢----这是应该的,烈士应该被歌颂。

而我想,身为一个烈士,后藤这次的博奕合计起来是赢的,至少是短空长多。君不见古来多少烈士只能葬在无名冢。 

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