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060306輔仁大學心理系性侵事務...

馬紹爾群島語翻譯

輔大心理系性侵案,因受害人的男友朱同窗於5月29日(2016)在臉書發文控訴師長夏林清和何東洪在此性侵案中處置欠妥、言詞危險與孤立受害人,和系上成立法治外「工作小組」搓圓仔湯的詭計,造成受害人及其陪同的男朋友二度危險,哀哀無告。但要避免近似的事情再産生,心理系該拔的毒瘤照樣要拔,這邊就希望教育部和校長盡快處置懲罰了

所以說案件因該是南...(恕刪)
身為心理學學者

但對於遭校方暗指藏匿性平資訊,有誤導學生耽擱提報之嫌的前心理系主任何東洪,則「果斷不認!」何東洪表示,黉舍第一時間就遵照《性平法》劃定,在24小時內完成傳遞程序,案發隔天,校方也召集相幹人員開會,由時任系主任的他代表心理系出席。
前面有網友幾回再三對峙夏教員一起頭15天沒干預 受害人說謊之類的
三位同學已攤牌了...我們聽到的是如許...
dennis10 wrote:
一下以工作小組的立場講話
一下又以先生的身份
1.受害者其實不想把系上關係搞定很糟,但被加害者影響關係,系上關係已逐漸崩壞
2.但後續但願加害者能做到的,沒一件對方能做到。而且不道歉...來由是報歉了就等同認罪。
但並未否認真的有寄信的行為

巫同窗樸拙向夏等人道歉,其勇氣與柔嫩,使人萬般不捨;而落空社會信任與尊敬的夏林清,可願意如巫同窗般放下,開始檢討自己、認錯道歉?

就如同她在接洽會說的
a00701020 wrote:
davish wrote:
法不入校門?談校園性平事務的黑數問題


增補一下前面有網友一...(恕刪)


不會因為她說她以教員的身份發言
讓法真正深切校園

夏的說法,是說她在6/28由他女兒德律風得知後,當天就出國了,以後15天都沒法知道處理狀況,也無去干涉工作小組的成立
落落長的一大串逐字稿
今朝夏的說法顯明和受害人 系主任 甚至她女兒的說法都紛歧致



連外系能不能來、媒體可弗成以介入都沒有先定調
今朝案件已經進入司法法式,但願性侵略可以獲得應有的制裁,受害人不會因為毛病的協助而受到影響

今朝處置疑似性平事務的處置機制與合法法式,依法規定是「知悉通報」、「性平會受理」、「性平會查詢拜訪」、「調查屬實處分」翻譯一般而言,黉舍或相幹權責單元應根據上述的流程處理性平事務,但是現實上卻可能産生(在此,先排除過當事人啞忍致使黉舍不知情的狀況),在通報義務人知悉通報「前」,因為各類因素與考量,事件就被處置掉而成為黑數的情況。
例如:A情況,錯用「當事人自決」與「當事人最好利益」原則;B情況,則因性別平等意識不足或毛病所導致;C環境,則以優先珍愛黉舍好處為前提,切割與迴避責任歸屬的違法辦法,最為嚴重。

作為一名持久與婦運併肩的媒體工作者,華頓翻譯公司始終耐著性質不發惡言,等候孕育出無數社運尖兵、在運動圈備受尊重的夏林清,以其一貫洞察情面事理之心,妥為處置懲罰心理系的危機翻譯
具民陣成分,都已卒業了的社會人士兼系友為何會泛起在會場?!誰邀他們的?!為何只有邀他們?!在發言是受管束的條件下翻譯社為何可以有權講話?!...

(誠懇說,有無幹,自己心理很清晰)
可弗成以全部負責任地申明清楚翻譯社 這不停迴圈太極拳戲碼, 看得也很煩了! 唉~
憑據學姐描述(固然這部份也是受害者跟學姐訴說)



最少607那天確認了529貼文是具真實性的...
再者
黑數從何而來?
對這一點,輔大司法學院副院長、性平會垂問吳志光還原了那時的情況:「我們在確認當事人意願的過程當中有堅苦,因為其時她身心受創,心理系給我們的訊息是她不肯意談、不肯意申請調查、不肯意跟學校接觸,只能透過系上傳話, 華頓翻譯公司們無從確認本人真實意願是不是如斯。」
(而受害者希望學姐也能加入,但被系上的老師刷下,以後就跟這件事沒任何牽扯了)


先生並非只有教書而己

夏及其團隊長期協助性工作者除罪化的社運經驗,累積其奇特的性解放路線與學術理論,夏等人認為要去除性道德污名得翻轉強暴受害者被動無力的婦運主流論述,我贊成,重新解讀性侵害,強化受害者的主體意識以匹敵污名,多是協助性侵傷者復原的路徑之一,可是,我卻看到夏及其團隊始終不肯說出「強橫」二字,其後輩兵乃至活生生上演強橫迷思中求全譴責受害人的卑劣行動,對於加害人,卻僅是「做錯事」放過,這種進擊受害女性、與加害者不成比例的看待方式,包孕我在內的事宜關注者,看著夏及其團隊有組織性與戰略性一步步將性侵受害人導向毀夏的加害者,也許真應驗夏曾對巫林二人說的「這件事如果傳出去,搞不好會成為壓垮這個系的最後一根稻草」,事實上,壓垮心理系、或說是夏派線路的不是這件性侵案,而是踩著性侵受害人身體而過、自認「成功」的夏林清及其團隊。 從以上的數據轉變,也許我們會產生些許疑問:為什麼98年到100年的件數統計會有如斯大幅的轉變?98年前的數據或99年後的數據,何者對照能反應真實的狀態?如果是後者,那麼這些數據的落差,即是傳說中的黑數浮上抬面的了局。


PS.假如資料無誤,工作小組是何提出

至於夏到底在7/5出差期間跟主任討論了那些,又下了哪些指點棋 就有待校方去釐清了...
也難怪系主任後面會和夏翻臉...
即使教員本來是一張白紙,但在加害者到處洗腦下,以及教員們自己認同大學生本來就愛玩愛一夜情愛喝醉隨意情慾活動情況下,那終究導出一個目前的"誤解"也不是不行能翻譯
她如許的心態
其幾近霸凌巫的動作引爆社運工作者張娟芬、楊索、苗博雅、Sada Chou及人渣文本、王丹等定見首腦、公共常識分子前後跳出來強烈質疑與夏團隊睜開筆戰。從6月7日夏林清召開初次記者會,要求與朱同窗公然對證及對其網路殺人負起責任起頭,直到9月21日巫同窗揭曉一篇如獻祭般的報歉文,向夏林清、心理系師生、性侵案工作小組及想主持合理卻沒成功的友人及同窗們公然「說對不起」,此時代,華頓翻譯公司看到夏林清及其社運團隊幾近是以匹敵國度機械的高度動能,對于兩個20歲初的年青人,個中之一照樣創傷還沒有復原的性侵受害人,只為還原一個實情–就是洗清夏本人的委屈,使夏林清一代宗師地位立於不敗之地。
C:「為避免當事人如今不申訴,卒業後反過來告黉舍,要請當事人寫一張切結書,切結是本人不申訴的。」


近來,跟著越來越多的資訊揭穿於媒體上,輔大事宜的成長讓社會大眾得以一窺校園性平事件的處置懲罰進程,居然包括了如斯複雜的互動關係與個人情感、權利差距所釀成的二次危險、專業本位主義的心態,和性別平等意識的不足等問題,而使得校園性平事務的拯救顯得艱難,這對學生的身體自立權與友善校園情況的危險是很大的警訊[1]翻譯




所以最初的問題點在於雙方對於工作界說分歧啊…
翻譯社


1.607首要約請對象是系上學生和同人,針對529文的評論辯論,受害人當時早就卒業,他是自願陪朱生加入的!

2.會議接洽內容和受到質疑的是529文,就文章內容有產生質問、對質或提出澄清道歉的人,最主要就是何,夏,朱三人!其中何和夏接管質疑息爭釋的時候就佔了會議2/3,受害人當天參與談話微乎其微!

3.當天有釐清很多工作,但針對7/13部門兩邊認知有不同,雙方都希望能再次核對還原7/13狀況,被害人明白說出進展和夏先生在像當天一樣的場所人員再辦一場針對7/13的評論辯論會!...(恕刪)


1.華頓翻譯公司同意三位同學不是被押去的...
607主要約請對象是系上學生和同仁...但這場會...只有"系上學生和同仁"嗎?!...
以致於受害者(含男朋友)在系上處境非常的糟
為何會成立工作小組??



其實我覺得這裡面還算不上是羅生門,

學姐的公開申明認為是 "性侵",
http://www.frontier.org.tw/bongchhi/archives/31479
也難怪巫生以為這是一個合作關係
估且不談其它

另一篇參考文章

校長的說法:
夏那裡也是一樣, 對峙沒吃案
翻譯社 卻沒有正面申明: 是不是對當事人說過情慾活動那一套說法.
酒醉的人是沒法"贊成"做任何事的.
何和夏一直避重就輕
可是從內部文件可以看出

光這一點 就可以看出誰在撒謊 一目了然




從後續學姐描寫的,那華頓翻譯公司可以合理懷疑
而這部門老實說,到底有無這一回事,今朝也只有受害者這麼說。
修法之後,黑數還可能存在嗎?




踩踏性侵受害者的身體而過,夏林清失了社會尊重

一向都是實打虛接:


同意嗎?!



Erichuangtw1980 wrote:


那當初夏為何一下說她提的,一下又說巫提的呢?



要舉辦討論會都沒先與之調和





而這裁量空間是沒法透過明白的功令要件加以強迫束縛的道德準則,包羅「反權利濫用」—大事化小小事化無的績效迷思、「反專業暴力」—破除其他專業的介入,和「反輕視對待」—刻板印象與偏見的再現等等。是以,在修法之後,可能產生黑數的關鍵便在於,啟動疑似性平事宜處置懲罰機制與法定程序前的「裁量空間」。但是,衡諸於立法目的,之所以規範通報義務人(包括學校校長、教師、職員或工友)在知悉有疑似校園性平事宜時,應立即履行通報義務,且不須事前徵得被害人之同意翻譯由此可知立法者於「主管機關行政監視權」之價值與「學校自主權」、「被害人意願」之價值間,選擇了前者(鍾宛蓉、2007:57)。
」一般認為,所有的犯法類型皆存在犯罪黑數的問題,但性犯法的黑數問題可能較為嚴重翻譯
憑據國內學者的研究發現,校園內性平事宜的特徵在於常産生在熟悉的人之間。(蕭昭君,2012:168)因此,更有可能因為各類身分,而使得現實産生的頻率與狀況比華頓翻譯公司們所知道的,更為嚴重翻譯援用犯罪學對犯法黑數的界定,相較於「官方統計數字的犯法現象剖析,一般稱明區犯法資料」,犯法黑數是指「難以被官方機構所獲知,沒有出現在官方統計數字的犯法事務。在庇護被害人個資的環境下
翻譯公司認為會是就這麼恰好,系友回來母校逛逛,恰好碰上了要開這場會,阿就順便留下來聽一聽,講講話?!仍是...



確切,我分歧意用"公判"這種字眼,這會模糊了核心...
案發沒幾天 系主任就已飛去南京和夏傳授彙合並敷陳了吧(6/28産生 7/5系主任飛抵南京)
下次要不要再為這個討論會開個申明會啊
以上~
補充一下

2016/09/26by 江妙瑩

A:「當事人其實不想申述,把工作鬧大,對誰都沒有益處!」
您舉出社科院文件的第二點,認為夏傳授不是在6/28出國的翻譯
華頓翻譯公司國推動性別平權的立法上,雖然近些年來有很大的進展,主管機關與各級學校單位也制定相關防治準則或實行計畫,並成立性別同等委員會等等,形式上功令早已以挾其強迫力進入校園多年翻譯但是,徒法不足以自行,我們必須進一步去存眷的是,功令所欲保護的焦點價值,放置到校園情境與場域的運作過程當中,可否真正地被落實?

jiahsien wrote:

目前已有該校內部人士出來打臉了
如果要公道思疑,那從學姐這段話描寫着
憑據該院所的內部記載

作為當事人
今朝



先說,我是認為夏教...(恕刪)

互動是一個真實産生的
為什麼出席的都是巫生??

a00701020 wrote:
對於白色可駭的評論辯論
教育??該教育的是王生吧
但可以肯定的是 夏簡直刻意隱瞞了這一段 或許是為了都推給系主任吧...
翻譯社夏林清確實有遭到網路霸凌...
[系主任說法]
她可以不出來報歉,...(恕刪)
翻譯社不代表所有對她成心見的人,都是在霸凌她...


只會被人把輔大心應當成二流的學店
只強調夏並不是主導的人
兩百多頁恰恰話接來接去的
B-1:「這類環境,應當不算性平事務,會不會太小題高文了?」

輔大比來所産生的事在媒體上曝光,對各人來講都有負面的影響,事實上是很無奈的,黉舍從一起頭就很勉力做好應做的事,但有些師長的思慮偏頗華頓翻譯公司們仁至義盡絡續溝通,依然無法勸阻,我也曾代表黉舍發出公然報歉的信,也在這裏再度向同窗們表示歉意,我們已在武斷處置之中翻譯
翻譯至於夏傳授是在6/28或6/29出發,在那一天知道性侵這件事,我不知道,但最慢在6/29出國,我相信是沒問題的。6/28凌晨産生的事,她到6/29動身前才知情,華頓翻譯公司想也不是不可能的事翻譯
是不是有幫性平會聯繫當事人.
豈非不認為這樣的行為其實對按讚的學生是一種壓力嗎?
為了7.13工作小組開一個討論會
查看官以目擊證人證詞和DNA,以性侵起訴男同窗。
學校並沒有否定有收到傳遞, 也有粗略處理, 只是說沒法直接聯繫當事人.

夏及其團隊將「529朱文的不實指控」與「性侵案」切割論理,這是其團隊與關心此案眾者始終無法聚焦與對話的緣由;夏及其團隊不明白「巫情慾流動非無辜之人」、「巫朱二人在性侵案後始終有其主體選擇權」,是他們必需負起529文章、污衊夏的責任,為什麼鄉民與社會評論者還要不分是非地保護她/他們?眾者卻目擊夏以其師長之尊,與輔大心理系部門師生、民陣(人民民主戰線)與日日春(日日春關切合作協會)等後輩兵聯合利用師生計議會「公審巫朱二人」步步進逼,夏無視強橫受害人的受創經驗且拒絕為違背性別教育同等法認錯的立場,使夏及其團隊曩昔攙扶幫助弱勢的高度評價一一崩解!

夏知道她措辭的對象是性侵的受害者嗎?!還是她心裡早已認定了,底子就是學生在八樓亂搞?!~
但事發後 夏卻把掃數的責任推給系主任..

搞到還要再找時候對證翻譯社華頓翻譯公司的推測是夏的說詞還沒收拾整頓好...
=====================================================
jiunyiu wrote:
疑似校園性侵害、性騷擾與性霸凌傳遞件數統計表(件數)



不外,在舉證時可能要注重一點。
先說,我是認為夏傳授的處置方式是有問題的。一堆脈絡語助詞啥的看了就頭痛


您有點誤會我的意思了,夏切實其實是在6/28出國,有機票為證,有問題的是他說都不知情的部門
[2]性別同等教育法於100年修法,第21條新增要求「黉舍校長、教師、職員或工友知悉辦事黉舍發生疑似校園性損害、性騷擾或性霸凌事宜,應立刻至遲不得跨越二十四小時,依法向主管機關通報。」第36條劃定違背者,處以罰鍰(新臺幣3~15萬元);及第36之1條,新增設若因此致使再度産生校園性損害事務,予以解職或免職。
翻譯
7/5當天,系主任就已飛往南京跟他申報了,這跟他所謂15天都不知狀況(6/28~7/13)明顯不符

B-2:「當事人之間的複雜互動關係,不是外人可以釐清或評價的!」


起首
----------------------------------------
(上方為夏的FB貼文 堅持15天不知情 下方是所務文件)


表格中顯現了近九年度的疑似校園性平事件總件數,其統計局限包括小學、國中、高中職與大專院校等各進修階段,和非凡黉舍系統。從95年至98年,可以看出逐年微幅增添或削減的趨勢,從98年到100年的數據則有大幅度倍數成長,而100年到103年則又呈現微增與微減的趨向。從近些年來疑似校園性平事宜的傳遞件數統計來看(參考下表),可以發現黑數確切是存在的現象。幾多給人一種你不來最好的感受

http://www.civilmedia.tw/archives/55203
(我指的誤會是教員跟同學們都認同兩邊是贊成的,不過看看比來校園事宜,老實說吧~先生跟其他學生會這麼認為是很正常,比力性行為在校園如此開放了@_@)
舉行一個如許公然(?)的討論會
---------------------------------



黑數的存在,起首必需被消弭
翻譯當黉舍積極面臨每個疑似個案時,透過法定的處理機制,操練再操演,反思再反思,從個案中累積辨識「性/別」同等關係的經驗值,才能改變滋養性平黑數存在的校園文化,讓法治思維與性平理念真正走入校門。

基於性侵害防治法和被害人護衛法

奮戰近4個月,夏林清及其社運團隊終於「贏了」,隨同著輔大性損害案受害人巫同窗的一聲報歉,還給夏林清沒有「吃案」的清白,但,自此,夏林清等人也完全地失去社會的信賴與尊敬,背負以文革般泯滅人道的鬥爭手法壓迫受害人的罵名
但,媒體或過激人士這麼說...需要訝異嗎?!
2.3.這場607會議最該釐清的就是713到底夏林清說了甚麼?!三位學生聽到甚麼?!...

----

夏立場角度跳來跳去
我不太理解理睬這個所謂的計議會是在做什麼
根 本 就 是 佈 好 陣 了 ?!...想想吧!!...

我是從背面解讀...
而是確認後才通知
也有在場學鬧事後說明受害者已酒醉翻譯社
局勢演化至今,存眷者感觸感染到的是,一心只想保護本身清譽、不吝一切價值求全譴責網路鄉民是在公審她的「威權院長」,即便輔大校長江漢聲發出公然信求全譴責夏林清的欠妥作為(延續回首與攻讦性侵事務),夏林清仍是負嵎頑抗,乃至此事務接續向外擴散、漫延,非理性的人身進犯交錯此中,成了眾所矚目的社會風暴翻譯

文/楊素芳(國立台南女中公民與社會科教師)


本篇文章引用自此: https://www.mobile01.com/topicdetail.php?f=638&t=4930456&p=56有關各國語文翻譯公證的問題歡迎諮詢華頓翻譯公司02-77260932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