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9242146台語演講系列 冬集(6)

(第五點)「台語變調和入聲,扣分最多,但有時不可扣分」

 

〔變調方面〕

 

  台語演講當中,本調變調犬牙交錯:如果講錯了,扣分很多,但對於經常講台語的人來講,則易如反掌,很少發生差錯,有關變調的原則,請看本書前一兩章即可,在此不再浪費篇幅。

 

  有一點評審委員要注意的是,南北腔國二聲(舊第五聲)的變調,南北不同(泉23,漳26),不可亂扣分,以免錯殺無辜。如台灣人332662,雲林3262,無錢3262……。

 

〔入聲方面〕

 

  入聲這一部份()學校國語無入聲,參賽者比較不熟悉,此部份評審先生耳朵很銳利,幾乎一聽即知,很難僥倖,所以參賽者之ptk壓縮重要極正確,否則扣分很多。()入聲不像聲調(南北不同),它的一致性很強,評分會比較公平,依筆者經驗,只要變調和入聲差錯很多的演講,勢必被打入冷宮,很少有得獎機會。

 

(第六點)「有關外來詞和文白音,需有判別能力」

 

  「外來詞」這個問題,在台語界,大家在求共識,也不一定有結果,評審委員的淲理態度,要在比賽完畢的時候,發表自己的看法,如果和眾指導老師意見相差太多時,仍需加以研討,例如「做秀、媒體、真幽默」,事實上由外文showmediahumor而來。所以直接講原文(國語音)啊,(如媒體唸ㄇㄟˇ ㄊㄧˇ不唸梅體)大可不必。「英文→國語→台語」,疊床累屋反而不妙。「文白音」是台語文化中,歷史的包袱,它既然頑固的存在,我們只好勇敢來接受,對評審來講,須記取很多文白音,才夠實用,本網站在「春集」裡面,也列出常見200個文讀音可做參考。事實上,一般用詞,文音講久了也會通俗化,而變成「白音」,因此有些字,是文音用的機會比白音多,這是很現實也是很無奈的事,台語文化之複雜,無法想像。總之,台語字儘量一字一音,以免麻煩,對「文白音」這個歷史包袱,只能默默承擔,儘量把缺點降至最低即可。

 

(第七點)「有關半鼻音,濁音,ㄛㄜ音之評審標準」

 

  在台語演講比賽的評審中,最重要的聲韻是「變調和入聲」,其次才是半點音,濁音(vq),ㄛㄜ音,儘量不要差錯。

 

(1) 在半鼻音的評審裡面,要注意漳泉雙腔的對應關係,以同一個選手而言,儘量講同一系統,比較合理,如病用bii6,羹就要用gii,坑用kii,反之則需用beegeekee(同一系統就是了),半鼻音是台語獨有的音韻,其他言語很少很少有,值得大家好好努力吧!這是有指標性的特殊點!

 

(2) 濁音(vq)問題,此兩個音在「國語」中沒有,所以很容易漏失,無論參賽者或評審,雙方都要很用心去面對,濁音一漏掉,是很容易被提出而扣分的。

 

(3) ㄛㄜ音,台語有()ㄛ音虎補圖……,此音華語英語也有。()ㄜ音,泉音坐短火……,此音華語、英語也有。()ㄛㄜ音,如好里考討……,台語音用得很多,但華語、英語無,本音在舊或台北城內腔,有唸ㄛ音之趨勢,不可算錯,也不算扣分。

 

(第八點)「有關內容結構和文不對題」

 

  有關內容結構,雖然所占的分數不多,但卻極為重要,一篇講稿果氣勢磅薄,如排山倒海而來,令人有振撼力,令人聞之動容,自然容易拿高分,如果混屯不清,無病呻呤,不知所云,叫評審如何聽下去,尤其是文不對題,最需注意,這樣做有點不太敬業,這樣會使評審委員也很為難,今天一篇小小的演講稿,就如同一篇具體而微的將來入社會文件一樣,一定要全心全力以赴,要使出吃奶的力量跟他大拚一場。

 

  內容的結構性,一定要緊湊而有內容,能使評審委員和在座的聽眾覺得言之有物,內心起共鳴,要達到內容緊湊,有時不妨也會使出一些花招,如唱一小段歌,或穿一些奇裝異服,一些聲色道具,以增加效果,有必要的時候也可講一些俚語諺語。

 

  如果評審委員,發覺演講節湊鬆垮草率,前言不對後語,也不用客氣,在賽後講評中也可略加指正,至於如何判定內容結構法的優勢,我們做評審的人,平時要多研讀各方面書冊,擴大自己學問的領域,唯有多多充實自己實力,才會得到各方人馬的贊賞和支持,老實話,台語演講並不容易,尚需大家多加捧場,以維我母語光輝。

 

(第九點)「怕平均同分,其中某評審分數打至0.5分差」

 

  由於近年來,中小學的台語演講比賽,各校水準進步神速,這對評審委員來講,壓力非常沈重,其間差距非常狹小,使得打分數非常困難,常常會發生相同分數的窘境,尤其是第一名,如果發生雙包案,更會引起莫大的糾紛,也會給承辦學校一些難堪,這些事對評審委員來講需事先予以防犯。

 

  以筆者十年的評審經驗而言,在比賽前五分鐘前,三位評審委員需私下做一個規範,其中一人打分數至「0.5階」,其餘兩位打至「1.0階」,如老王打出76.578.584.5……,另外老陳老李打出74.076.082.0……平均以後,同分的機會比較少,但即使這樣,還是會有極少數也會「同分」,此時事先可以「內容結構」或其他項目,做為最後評定的標準。總而言之,「同分」的困擾一定要降至最低。

 

(第十點)「比賽前,評審委員先自我介紹一分鐘,以示禮貌」

 

  還有一點,在比賽前三分鐘,每一位評審委員,最好能站起來,面對所有賽者和指導老師,自我介紹一分鐘,以表示禮貌,這是人之常情,試想我們這一大群參賽者,指導老師,辛苦逾月,辛勞之至。那麼評審我的委員,是何方神聖,能力是否充足,我們當然要知道一下,也順便看他長得好何德性,「毋知熊抑虎」,看看e , 比較安心。

 

  目前一段地域性的演講比賽,評審委員大致是三位,如果是全國性比賽,大約四人,比較慎重,以往的比賽,在賽前大都匆促亮相,拍拍手即混過,有點草率,不管如何,比賽前評審亮相一分鐘,自己先「演講」一下,也有助於比賽時緊張熱鬧的氣氛吧!

 

 

(第十一點)「演講完畢後,評審委員需做1520分鐘講評,以示負責」

 

  好了,辛苦的評審工作結束了,趁工作人員還在統計分數的空間,評審委員需做1520分鐘的講評工作,此事非常重要,一方面可看出評審人員的內涵功力,一方面也可使與會的指導老師和參賽者,獲取寶貴的臨場經驗。此事在內行人眼中非比尋常,不宜草草了結而虛應故事,講評約1520分鐘,如果時間充裕,可三人全講,如果時間不夠,可互推,通常由年高德邵經驗豐富,識閱多端的老江湖來擔任,這個老江湖評審,往往言談幽默,引起陣陣的歡笑,間接會沖淡比賽的緊張氣氛。

 

  評審做講評的內容,同樣就()音韻部分,對變調、入聲、半鼻音、漳音、漳泉腔,文白音予以解發表意見。()對方語法詞法的闡示,雖不致引經據典,但要儘量詳細,使當場參賽者指導老師矛塞頓開,獲益良多。()對文體結構,現場的儀容,做態切的建議,講評完畢後,還需問問現場的群眾有無疑點或建議,評審自己也可做參考。

 

  其實內行的參賽者,往往知道,評審委員的賽級講評通常非常精彩,因為評審本身大都台語界博學鴻儒,本身名單多點了解,他們是「有備而來」,通常妙語如珠,笑話連連,賓主盡歡,間解在快樂溫馨的文化氣氛中,有如欣賞一場絕妙的「表演」,各位評審在評我們的分數,賽後,評審上台粉墨登場,也是另外一種「演講」來回饋我們參賽者,很好啊!何況又能掌握現場氣氛,講得頭頭是道,真是「耳不虛聞」人生難得啊!

 

(第十二點)「如有可能,評審委員儘量送予參賽者書冊、CD、網路Blog資料,以加強連繫」

 

  如果有可能的話,評審委員可以帶一些自己的台語文學作品或書冊或CD,在現場分送給「同道」,比賽的學員和指導老師,也是人間一大美事,也可達到台語文化,互相交流、觀摩,非常的實在。畢竟,在現場評審,只是短暫的過程,如果能透過這些台語書冊、CD的媒介,以文會友,才會變成永久的朋友,否則短暫接觸,擦身而過,比賽過後,各自西東,不相往來,那真是可惜啊!

 

  以我們的經驗,每人送12VCD光碟中即可,最好不要送書,可以把自己的文學創作、詩歌……,燒在裡頭,來共同研究欣賞,每張VCD成本才四塊錢,自己燒錄,全部成本不過三四百元,它的體積很小,可謂皆大歡喜,如果要送書,頂多只送一本就好(送一本最具代表性的書),但送書有幾點不良副作用。()書籍本身體積龐大,如果一百本來講,也頗為嚇人,易引起誤解。()評審間,有人送,有人不送,有人一本有人兩本,形成委員間較勁,不利同志間情感,總而言之,一張VCD片,內容高達700MB,也可能包含一本書,也可能二本書……(最多可到500本書左右),它的多少內容,當場看不出來,比較有神秘感就是了!

 

(第十三點)「評審委員需現場自身準備充足」

 

  前面說過,台語演講比賽,表面上評審委員去「審」人家參賽者,事實上比賽後做講評時,自己才是「被審的對象」,其他參考賽者講錯了比較沒關係,但評審在講評時如講錯了,那就太丟臉了,眾目睽睽之下,儘量保有評審的身段和風格和能力,需知指導老師表面臥龍藏虎極多,不要被看扁了。所以說,參賽者準備「演講內容」。評審委員更要準備「講評時的演講內容」而且要隨機應變,來搏取取多參賽者的信任感,而且人家參賽者只講三分多鐘,你要講十幾分鐘,其壓力也不會輕啊!

 

(1) 評審委員在比賽前數日,要準備一下事後講評時,要有輕鬆可親的一面,最好能準備一些笑話,來個皆大歡喜,千萬不可硬梆梆的,好像老K在訓話,那就不妙了。

 

(2) 評審委員在做講評「演講」時,要需注意把握現場的氣氛,最好能帶動氣氛,使整個會場很高興快樂,也可配合手勢,歌謠大大展示一下,當然學理方面的論述也要有條有理,讓大家感受到評審內涵豐富的一面。

(3) 評審委員,在比賽當天早上,跟比賽選手差不多,也要清清嗓門,好比平劇吊嗓子,聲音比較好聽,同時也要注意胃腸健康,以免大眾場合的不方便處。

 

(第十四點)「為了避嫌同區不做評審,異區不做指導老師」

 

  台語界就那麼幾張熟面孔,因此有時會受人之託,訓練一些演講選手,可見「冤家路窄」,常常會發現評審委員在評審台上演講的時候,聲音和面貌都很熟悉,原來就是先前所訓練的選手,這樣子打分數難免偏差,會有假公濟私之嫌,為了怕這種副作用的發出。(以台北市為例,它分為兩區)。(1)舉辦學校,通常在南區的評審要聘北區的專家,反之,北區的評審也要聘用南區專家,用以避嫌就是了。(2)另一方面,在異區,以後有機會做評審的專家,也不要訓練選手,不然到時候在台上又相見,也是不好。

 

  以上這兩點,評審委員自己要有先見之明,不宜造成舉辦學校的困擾,在當初電話詢問是否願評審的時候,即要主動表明自己的區域,以免給對方增加麻煩,這是禮貌。

 

 

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