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我就跟著媽媽和外婆信主。幼時的我,一看到信主的阿姨們來家裡聚會,我就會很積極地跪在地上準備禱告,我的這一舉動總是逗得大家的歡笑,也因此深得叔叔阿姨們的喜愛,大家都覺得我長大後肯定是個愛主的人,我也暗暗立下心志:要永遠跟隨主耶穌、愛主耶穌

長大後,我的時間開始被日益繁重的學習任務和形形色色的補習班所佔據。雖然忙碌,但我還是不忘常常跟主耶穌禱告、交心,遇到難處就依靠主。主也總是在我軟弱的時候加給我信心和力量,主耶穌的真實與可愛讓我愛主的心志得以堅固!漸漸地,不知從何時起,主似乎掩面不再垂聽我的禱告,一次,兩次……我的信心逐漸冷淡,愛心一點點消退。進入高中後,爭分奪秒的緊張氛圍、每天不斷刷新的高考倒計時讓我倍感壓力,除了休息,我的大部分時間都投入到了學習上,離主也愈來愈遠。偶爾想起曾經在主面前立下的心志,我只有無奈地搖頭,所有的虧欠、疑問、盼望都化作心底深處那無聲地吶喊:親愛的主耶穌,你在哪裡,莫非你不再愛我了?……

後來,媽媽和外婆都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看到她們不再禱告主耶穌的名,我心裡滿了抵觸,不是說好要永遠只愛主耶穌嗎?怎麼就背叛主又禱告全能神的名呢?偶然的一天,看到媽媽床頭邊的《話在肉身顯現》那本書,有種想要翻閱的衝動與好奇,猶豫再三我打開了那本書,看到一段話深深地觸動了我的心:「當黎明到來的時候,東邊亮起了一顆晨星,那是從未有過的一顆星,他照亮了寂靜的星空,燃起了人們心中熄滅的燈火。這燈火使得人們不再寂寞,照亮了你也照亮了他。但是只有你仍在那黑夜中沉睡,聽不到聲音,看不到光亮,覺察不到新天新地、新時代的到來,因為你的父親告訴你:『孩子,不要起來,時候還早,天氣很冷,不要到外邊去,免得被刀槍戳傷你的眼睛。』你只相信你父親的叮嚀,因為你相信,只有父親是對的,因為父親比你年長,父親是真的疼愛你。這樣的叮嚀,這樣的疼愛,使你不再相信人間有光明的傳說,不再理會這個世間是否還有真理存在,不再奢望全能者的救助,只是安於現狀,不再企盼光明的到來,不再瞭望傳說中的全能者的降臨。一切美的東西在你看來都不可能復生、存在,人類的明天、人類的未來在你的眼中消失、覆滅。你死死地拽住父親的衣衫,願與其同受苦難,深怕失去同行的伴侶、失去遠去的『方向』。迷茫的人世間,造就了一個又一個你——堅韌不拔、寧死不屈地填充著這個世界的不同角色,造就了一個又一個根本就不害怕死亡的『勇士』,更造就了一批又一批麻木了的、不知道受造為何的病癱之人。全能者的眼目巡視一個個受害至深的人類,聽到的是受苦之人的哀號,看到的是受害之人的無恥之態,感覺到的是人類失去救恩的無助與惶恐。人類拒絕他的看顧自行其道,躲避他眼目的鑒察,寧願與那仇敵一起嘗盡那深海中的苦澀滋味。全能者的嘆息不再讓人聽得見,全能者的雙手不願再撫摸這個悲慘的人類。一次次地奪回,一次次地失去,就這樣重複著他作的工作,就從那一刻開始,他感到倦了,感到厭了,便停下手中的活計,不再遊走在人中間……人根本就覺察不到這一切的變化,覺察不到全能者的來與回、惆與悵。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

這句句話語中飽含著神對人類的憐惜與期盼,我似乎聽到了主耶穌的呼喚,久違的親切感與心靈的踏實緊緊將我環繞,我忍不住繼續翻看下去,才明白主耶穌早已重歸叫全能神,並作了一步新的工作,而且全能神把神的名、三位一體、道成肉身等等這些最大的奧祕都揭示了出來!此時此刻,被主耶穌離棄的誤解與疑惑、離開主後的迷茫與失落,都變換為激動與喜悅,感謝神,讓我有幸能繼續愛你——全能神——主耶穌的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