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接著來看約伯敬畏神遠離惡的具體表現,除了上面和下面這兩段咱們來看一章五節,這是約伯敬畏神遠離惡事其中的一個具體表現,這個表現與他平日裡在生活中如何敬畏神遠離惡事有關,他突出的表現就是約伯不但為自己敬畏神遠離惡而做著他自己該做的,而且他為他的兒子們也常常這樣在神面前獻燔祭。他唯恐他的兒子們常常在筵宴的時候「犯了罪,心中棄掉神」,那約伯在這件事上是如何表現的呢?原文這樣描述「筵宴的日子過了,約伯打發人去叫他們自潔。他清早起來,按著他們眾人的數目獻燔祭」,約伯這樣的表現讓我們看到他對神的敬畏是出自於他的內心,而不是外表行為,而且他對神的敬畏在他平日裡的生活中可以時時處處尋得見,因為他不但自己遠離惡事,而且常常為他的兒子們獻燔祭。這就是說約伯不但深怕自己得罪神、心中棄掉神,也擔心他的兒子們得罪神、心中棄掉神。由此可見,約伯此人對神的敬畏的真實性是經得起推敲的,是不容任何人置疑的。他是偶爾的還是常常這樣做呢?原文最後一句說「約伯常常這樣行」。這句話記述的意思就是:約伯不是偶爾或一時高興去看一看,也不是通過禱告跟神認罪,而是常常叫他們自潔,為他們獻燔祭。這裡的「常常」不是一朝一夕、不是片刻,而是指約伯敬畏神的表現不是一時的,不是只停留在認識上,也不是只掛在嘴上,而是敬畏神遠離惡的道在主導他的心,也支配他的行為,在他的心中是他生存的根本。他常常有這樣的行為,這代表他心裡常常唯恐自己得罪神,也唯恐他的兒女們得罪神,也代表「敬畏神,遠離惡事」這個道在他心裡的分量是多麼重。他常常這樣行的原因是因為他心裡擔心、心裡害怕,害怕自己做了惡事得罪神,也害怕自己偏離了神的道而不能夠讓神滿意,同時他也為兒女們擔心,害怕兒女們觸犯了神,這些就是約伯在日常生活中的正常表現。正是這些正常表現證實了約伯的「敬畏神,遠離惡事」不是一句空話,證實了約伯真正活出了「敬畏神,遠離惡事」的實際。「約伯常常這樣行」這樣一句話就把約伯這個人平時在神面前的所作所行告訴給我們了。他常常這樣做,他的行為以及他的心是不是達到了神面前呢?換句話說,神是不是常常悅納他的心與他的行為呢?就是說,約伯是在什麼樣的情形、背景之下能常常這樣行呢?有的人說因為神常常向他顯現,所以他能夠這樣做;有的人說因為他是願意遠離惡的人,他才能夠常常這樣做;還有的人說也可能他覺得他的家產來之不易,他知道是神賜給的,所以他深怕因著得罪神、觸犯神而失去家產。種種的這些說法是不是事實呢?很顯然不是。因為約伯這個人在神眼中神悅納他的地方與他最寶貴的地方不僅僅是因為他「常常這樣行」,更是因為當約伯被交給撒但經受試探的時候,約伯在神面前的表現與他在人面前和撒但面前的表現。以下這些章節就是最有說服力的證據,這些證據讓我們看到神對他的評價是真實的。接著來看以下的經文。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 (續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