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200032帶5歲小孩打漆彈

      

                                【藍色的漆彈--平安就是福!】

 

 

今年夏天,我帶小孩打漆彈去!

 

大熱天,光穿上裝備就滿身大汗,眼鏡不斷隨汗水滑落鼻尖,真難受!

 

排隊取槍時,一輪到女兒,她提了提方才克難用紅繩索綁住的褲頭,一臉無辜:「報告隊長,我的褲子快掉了!」對決氣氛頓時化解,大家爆笑出聲。拜託!這種事若發生在真實戰場,我看不用等敵兵出手,這等天兵早就被抓到一旁斃了啊!

 

來打漆彈的,通常是公司團體或親友成群結隊,像我這種因為為娘的生活太煩悶,想找剌激所以帶小孩來的散客比較少。子彈上膛,馬上要和素不相識的對方來一場槍林彈雨,既然目的是在發洩,我想我應該會很勇猛,完全霍出去沒在怕吧!

 

開火後,才低頭和夥伴講了一句話,方抬頭,一顆子彈很快擊中我的太陽穴,連影兒都來不及看到!雖然有頭盔擋住,但好大一聲「筐瑯」!那一刻真有天旋地轉的感覺,拿著槍低身躲在石頭後面,子彈不停在石頭、鐵管上掃射,偶爾「嘶」地一聲穿過草叢,或從天空落下打發的彈殼,戰爭是如此貼近、真實而殘酷啊!

 

荷槍實彈,沉沉的,比想像中重得多,我得兩隻手才提得起一把槍,聽說軍人的槍比漆彈的裝備還重得多呢!

 

       

 

每人一百發子彈,既然都來了,就衝吧!我嘗試找掩護物往目標前進,跑跑躲躲,跌倒又爬起來,想像自己是那背負搶救雷恩大任的特遣隊。半途,左肩骨中了一槍,左手當下痛到完全使不上力、舉不起來,偷偷剝開衣服查看傷勢,哇!圓圓的彈痕印上已是破皮流血的傷口,像被塗了辣椒似的,一陣一陣地發痛發麻。

 

殺戮戰場上,哪來什麼勇猛的兵?

哪有什麼不流血的戰爭?之所以不流血,只是因為被遮蔽、未被看見罷了!

人性好鬥,生命卻又脆弱地不堪一擊。

九死一生,戰爭的可怕、混亂赤裸裸呈現眼前!時間卻漫漫,不知何時才能終戰?

 

突然,事前被交待負責上橋搶奪目標物的孩子,手中沒有槍,卻勇敢跑出來,戴著粉紅色的頭盔往橋面衝,簡直成了最明顯的槍靶!雙方的槍聲卻開始稀稀落落、漸止漸停,接著一片安靜,等待孩子將目標物安全帶回,才又開戰。

 

天真的孩子喚起了大家人性中的善,那一刻,我彷彿看見和平在發光!

 

然而,那些在戰火中流離失所、淪為難民的孩子,可沒這麼幸運。不少孩子被徵召入伍、推上戰事前線,甚至被武裝份子鼓動利用,在恐怖攻擊中,為了自己也搞不懂的信念而戰,成為戰爭的祭品,我聽過最小的娃娃兵年僅7歲耶!

 

狼狽走出戰場,女兒脫下鋼盔、面罩那一刻,臉色蒼白,眼淚、鼻涕齊流,正逢老公加班後來接我們,看了超心疼,一直對我碎念:「哪有人帶5歲的小孩上戰場?她連槍都拿不動呀!」

 

當晚洗澡時,發現女兒的屁股有一個瘀青的彈痕,圓圓的淡藍色,原來,她的屁股也中彈了,一直害羞不敢講。大家圍著她的屁股爭睹奇觀,只有她,臭著臉:「我再也不要去玩漆彈了!」

 

是的,我也期待這個世界不要再有戰爭,原想找刺激的我,被這場模擬戰爭的剌激嚇到了!戰爭教會我的,就是要避開戰爭、停止戰爭,如此而已呀!

 

 

回應
BloggerAds
    沒有新回應!
Mita部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