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080848〈我,土狗〉 第 一 部 山 村 第5章

(傳送者註:親愛的讀者朋友,可能今天會有人懷疑,怎麼上一次還是第三章,今天怎麼一下子跳到第五章了?第四章去哪裡了?說實在話,我也不知道,因為朋友寄過來的就是這樣,可能太敏感跳過了,可能忘了,反正,遺漏的就靠大家的想像力補全了。抱歉。)

〈我,土狗〉         紅塵子  

  第 一 部                

第 五 章

                    飛來石——大狗老黃——燈光的誘惑

 htc 018.jpg - 小說用

    距主人住房不遠,臨近河岸處,一柱小山峰淩空聳立。這是一尊黑色玄武石的巨塊,孤單零零,突兀而生。深黑色的石質緻密堅硬,仿佛浸透了油似的光潔滑潤。至於這江畔平沙上怎麼會憑空冒出這麼一柱奇峰,誰也說不清楚。有傳說是,幾千年前,青屏山分崩剖裂時,落下一塊在此。有人則斷言,是從不知何處之處自己飛來的:“你看那黝黑細密的質料,絕對與這星城任何一處的岩石都不相同,不是天外飛來的是什麼?乾脆就叫‘飛來石’好了。”

    那飛來石高可七八丈,又硬又滑,陡峭險峻,狀若狼蹲熊立,人是上不去的。曾有幾個年輕小夥。自詡攀岩高手,還沒爬上半腰,便悉數摔了下來,其中一位傷了腿骨,至今還殘著呢。當然,對於象我這樣自小就見識過大山、才滿月便跟著媽媽攀山越嶺的小狗仔來說,登上這小山峰並非難事。

    說也怪,登上峰頂,也不過才高得那麼一點,頓時便覺眼界大開,看見了平日在地面時怎麼也見不到的廣闊景象。但見眼前,大江滔滔,南流而去,洪波浩渺,閃閃發光。極目盡處,水天一色。江畔蒹葭蒼蒼,野草青青,風吹草動,綠波起伏,荒僻蕭寂,渺無人蹤。在我身後,最觸目的便是廠房,那巨大的骨架,黯然聳立,空虛而又寂靜,宛若一座荒廢許久、奄奄待斃的死城。再遠處,或許就是政工員帶我來的方向吧,幾座不高的山丘遮擋了視線,荒野中似有人煙。而近處,那稀疏的小樹林旁,那巨大的臭水塘畔,則是密如蜂巢般的職工住宅區,廢鐵皮的或牛毛氈的屋頂顯得陳舊不堪,由山頂下望,更見得低矮,宛如一個個蘑菇般麇集叢生在地面上。

    老黃狗旺旺爬了上來,有些喘吁吁的。矯捷如它要上來也得費一番功夫,所以常常以老賣老誇我道:“唔,到底是年青幾歲哦,一出溜就竄上來了。”它的主人,就是那年攀這飛來峰摔殘了腿的青年,也是機件廠的工人,見我和老黃不費甚力便能登峰上頂,便每每自嘲道:“操它娘!咱人哪,還不如狗行呐。”

    天色暗了下來,就在我和老黃旺旺起身欲下時,突然,我站住,驚呼一聲:“瞧,那是什麼?”

    北方地平線上,驀地閃起一片亮光,如同赤紅的晚霞,照亮了北天的夜空。

   “那是什麼?”

   “燈唄,”旺旺瞥了一眼,漫不經心道。

  “燈?”

    那亮光越發浩大,輝煌,如落日般,在暗色的北天上閃耀著燦爛的光輝,一片深紅、淺藍、淡紫以及桔紅、金黃、亮綠的光輝。啊,那真是天空中最燦爛的銀河,宇宙裡最明耀的星群!火的海洋!光的世界!

   “燈?哪來的燈呢?”我喃喃道,那壯美的景象讓我激動莫名。

   “城市裡的燈唄,那裡,就是星城呀。”

   “咱這裡不就是城市嗎?怎麼。。。。。”

   “城市?就咱這破地方?”老黃旺旺聳聳肩,嘲謔地道,“咱這塊兒,連城市的尾巴都算不上,不過是被城市遺忘了的地方罷了。有人說,是盲腸,是跂趾,不定那天割掉扔了呢。”

   “你看那,你看那,”我興奮地叫起來。

    無邊無際的燈光璀璨奪目,如同晶瑩的珍珠撒滿北方天穹,燦爛的光輝將夜空映得通明,成千萬,成萬萬的彩燈,勾畫出一個光豔亮麗奇妙無比的景象。一道道白的,紅的,藍的,綠的,黃的,紫的色彩豔麗的光柱射向夜空高處,雪亮,筆直,強烈,在空中時而交叉,時而掃視,交織成一片絢麗無比的光彩。燦若金光的燈火充滿著神奇的誘惑力,我激動萬分:天堂也不過如此吧?

    旺旺抖抖項毛,哼了一聲,不屑地道:“沒見過燈火怎的?啊?你沒進過城?”它一下興奮起來,“那城裡呀,可真了不得,那裡,燈比天上的星星還多上百倍千倍,還亮上千倍萬倍;那裡的人哪,多得象,象雨前出洞的螞蟻,路路牽牽,你推我擠;城裡的人,坐的是小車,懂啵?小車,小轎車,”它抬起兩隻前爪,身子伏在地上比劃著,“喏,就這麼樣,象個長長的、大個的烏龜似的,不過跑得可快了,跟兔子似的。”

    我納悶了:怎麼跟烏龜似的,跑得又能象兔子般快呢?

   “在城市裡,成天有好看的,到處有好吃的,水果,麵包,肉,魚,骨頭。。。。。到處都有得是。”它越說越興奮,說起城裡怎麼怎麼富,怎麼怎麼好,怎麼怎麼漂亮,怎麼怎麼文明禮貌,處處有高樓,處處有汽車,處處有花,有草,有歌唱,有歡笑。

    我兩眼放光,心情激蕩,專注地望著它,熱切地傾聽著它的每一句話。它望著遠處,雙眼閃閃發亮,瞳仁裡反射著壯美燦爛的燈光。一種強烈的、好奇的感覺不自覺地偷偷竄入我的心底,我暗自發誓,一定要到城市裡去,我要去看那美麗的燈光,我要去欣賞那繁華的夜景,我要去領略那吃得飽飽的、充滿歡樂的、無拘無束的快樂生活!世界是這麼大,這麼廣闊,這麼奇妙得不可思議,而一條狗,一個人,或任何一個生靈,與整個世界比較起來都是那麼渺小,那麼脆弱,那麼短暫,那麼無知,需要瞭解、需要學習的,是太多太多了。

    我渴望著到城市裡去。

   “你知道得可真多,”我羡慕道。

   “不是吹,城裡咱去過不知多少回啦,”它搖動尾巴,得意道,用爪拍拍我的背,“哪天咱帶你去一趟,見識見識,如何?”

    我不由怦然心動。

   “咱們現在就去,怎麼樣?”那種強烈的、急切的嚮往猛力地衝撞著我的胸腔,欲望的翅膀極力要拍打飛翔。我突然道。

   “現在?”輪到它猶豫了,愣了愣道,“太晚了吧?主人要罵的,何況。。。。。”

   “怎麼著,害怕了吧?什麼進過城?吹牛呢,”我嘲笑道。

   “害怕了?誰害怕了?”旺旺被激怒,一躍而起,“走,馬上就走!”說著三竄兩跳躍下小山。

    我暗自好笑,急急跟在它後面,樂得搖起了尾巴。

    當我們跑過那幾座山丘時,不知為什麼,我站下,回過頭向來時的地方望去,在濃黑的夜空下,龐大的廠房猶如一具巨大的恐龍骨架,頹然聳立 ,搖搖欲墜;從小樹林中透出幾點昏暗的燈光,如同從黑壓壓的地底下射出。。。。。。而我們的前方,則是燈火輝煌的城市!

   “快哇!”老黃旺旺扭頭招呼我。我抑制不住的興奮,緊跑幾步趕上它。

    興奮之餘,我犯下生平第一個大錯:沒有在沿途留下我特有的標記。

回應

《我,土狗》   紅塵子,一位隱居在都市喧囂中的隱君子,現居大陸某城市。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