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192246人海中遇見你(十三)

第六章  忘記你我做不到(二)

國中開學後,我們學校有游泳池也訓練游泳隊,第一次上游泳課,老師馬上叫我去找教練報到,而我立刻成為游泳隊的一員。哥離開家念書以後,他媽媽更不常在家,我偶而在客廳做功課時,見了面也打招呼:

「阿姨,晚上好。」

「別叫我阿姨了,已經正式收養你,應該改口叫我媽媽吧。」

「喔…媽…」我記得那天阿姨露出難得的笑容。

有一回我因為游泳隊訓練嚴格,累到功課才做一半便在沙發上睡著,醒來時發現有人幫我蓋被子,而廚房還傳來聲響,以為是慕桐哥回家了,跑到廚房一探,原來是母親在準備早餐。

「醒啦?先去叫陳叔起床,吃完早餐讓他送你去學校,早上不是還要去游泳隊?」

「嗯,好。」自從踏進這個家門以來,這大概是最令我驚訝的一個畫面,如果現在慕桐哥也看到定然會跟我一樣,下巴合不攏兼眼神呆直。

叫了聲媽以後,不但互動比較多,好處也很多。媽竟然破例參加學校的家長參觀日,在老師的遊說下,更加入家長會並被推選成為會長。

「這真是天塌下來也看不到的奇景啦,只有神蹟可以形容這個現象。」陳叔知道後大笑。「連你哥都沒有這等待遇喔!只有你!」

「真的?」我一臉天真外加疑惑的樣子。

「所以你要在學校好好表現,功課也好游泳也好,都要努力喔。」陳叔邊開車邊說,我們就轉進家門了。

進門發現哥回家,我開心到大叫。

Alex!哇,一陣子不見,你好像長高了。」哥還沒再度開口,我已然撞得他滿懷。

「台中和高雄又不是多遠,你幹嘛不常回來?」我們一股腦倒在沙發上。

「學校功課多啊!而且作業也多。」

「大學還要寫作業?」

「當然,不但作業要交還要報告,我們還有一些測量和模型製作…」

「我以為大學生都顧著玩呢!」

「這類的學生也有,不過既然想上大學,不如好好學點東西,不是嗎?」

「反正哥說哥有理,我怎麼也說不過你。」

「那你最近如何?國中生還適應嗎?」

「我進游泳隊了。」

「哇,好棒!那功課呢?」

「英數好難喔…」

「好吧,走,哥幫你補習。」

「啊!先吃飯啦…」

「陳叔弄好可以吃了就會叫人的!」

我的哥哥是這樣的,他愛念書愛畫畫,所以念建築對他來說算是很開心的。而我不太喜歡念書,除了體育擅長之外,喜歡看漫畫。所以我哥特別愛盯我功課,經過哥的嚴格指導,學習有學習的要領,有人帶著省去自己摸索,算是頗有進展,我們就這麼討論著直到陳叔喊人:「吃飯!」

「嚴厲的哥哥一回來,就抓著弟弟做功課啊!」陳叔邊擺碗筷邊笑。

哥很開心回答:「當然。」但我卻一臉便祕樣,原本以為可以和哥一起出門玩,卻是反被抓去做功課。

「你不在家啊,艾澧這小子真的沒人管的了啊!」

陳叔此話出口,我心頭一震,因為我感受到身旁哥哥投來嚴厲眼光,彷彿水凝結成的萬千冰箭,不斷投射而來。

「哥…呵…哥,我只是懶散一點啦…」我轉頭向哥小心翼翼地求情。「你別誤會啊,陳叔是開玩笑的啦!」

「哈哈…艾澧啊,看來還是你哥才治得住你。」

「陳艾澧,每天回家第一件事就是先寫功課,然後複習功課,有多餘時間我不管你做什麼,你游泳練得多累都一樣,你懂嗎?如果陳叔打電話要我回來教訓你,我保證你會很淒慘!」

「好…啦。」我戰競唯喏地。

不過,我心裡還是閃過一絲竊喜,哥哥即使離家就學還是沒改變,一如既往地在意我。那晚上兄弟倆開心地吃太飽,只好出門去散步,那個家附近的小公園,晚上還頗熱鬧,有人散步有人慢跑,還有外傭聚集閒聊。我們看到一些運動器材沒人用,便跑去玩耍起來。玩一玩又餓了,就去買了些鹹酥雞和飲料回家,找陳叔一起吃。 

一天我剛回家,就聽到哥和陳叔聊天的聲音,趕緊連跑帶奔地衝進廚房,卻看到哥身上多處包紮。「哥,你怎麼了?怎麼受傷的?」

「喔,就和人摩托車擦撞,都是皮肉小傷,還有腳踝扭傷,不礙事的。陳叔不放心我行動不方便,就把我從台中接回來家裡休息幾天。」

我繞了哥一圈,發現他左側受傷比較嚴重,不但腳踝扭傷還有多處擦傷。「老天,這不是小擦撞吧!這些傷也太嚴重啦!」

「所以啊,我叫你哥去考駕照,以後開車上學。開車是鐵包人,總是比較安全,做什麼都比較方便,想回家呀,任何時刻開車上路就回來啦!」陳叔說得興高采烈。

「對啊,哥,快去考個駕照吧,陳叔這輛車你就可以開去台中了。」

「我說兩位,你們是不是忘了甚麼事?」我和陳叔面面相覷。「我還要快一年才滿二十歲啊!」然後我們相視而笑。

扶哥哥上樓回房間休息,我又去端了水和毛巾幫他擦身體。

「不用麻煩,我自己來就好。」哥接過我擰好的毛巾。

「你現在轉身或做大一點動作都不方便,我幫你吧。待會還要換藥!」我開始擦拭著哥的手臂。

「換藥?你幫我換?」哥眼中出現驚懼的神色。

「當然…」我壞壞的笑著,伸手去碰慕桐哥手上包紮紗布的地方,哥立刻嗷一聲地縮手。「請陳叔來幫你換啦!哈哈哈…嚇到你了!」我放聲大笑,哥彷彿大大鬆了一口氣。

陳叔來幫哥換藥時,我就在一旁看著。其實也不難,我們在學校玩耍運動也經常碰撞受傷,常需要自己包紮。哥的傷勢屬於較大範圍挫傷,清理傷口比較小心即可,陳叔還在開始結痂附近的地方用上除疤膏,旦腳除了扭傷外,小腿上還有個較深的傷口縫了幾針,短時間還是休息,肌肉別太用力才能恢復較快。隔天就是我幫哥換藥,我比較粗手粗腳,哥偶而會緊皺眉頭,我就知道自己太大力,整個換好竟然花了快一小時,陳叔大概才一半時間。

「你看你怎麼包紮的,人家陳叔包得平整又剛好密實;你包成這樣很像把我當成剛去修完造型的貴賓狗,身上一球一球的,而且紗布好像隨時快掉下來一樣。」

哥話未完我已經賞他一拳,正好打在傷口上,哥一整個哀號。

「啊…你幹嘛啦!好痛…」

「對不起!哥,我不是故意的啦!我幫你吹吹…」我就在他傷口處努力地吹,希望減輕他的痛楚。真的很痛,哥都快飆淚了,我扶他躺下就寢。

「哥,還痛嗎?」我小心翼翼的問,哥搖搖頭。「那…我跟你一起睡好不好?」哥點頭。我當哥蓋好被子,滿心歡喜的躺在他身邊。 

若是問我何時感覺愛意萌芽的,大概也說不出來吧。因為慕桐對我來說除了是家人,想守護著家人,這算是愛嗎?此刻躺在慕桐身邊,感覺是安逸且滿足,而我也僅知道,要非常努力地追趕上他,不是競爭,而是因為慕桐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看吧,還記得的。哥說人死會忘記一切,但是我沒有,我沒有忘記哥哥,和哥的每件事,那些畫面都如此清晰,難道這是最後的回顧?那麼回顧完之後呢?會喝下孟婆湯?放下一切走過那道橋,然後重新開始?不,絕對不去!哥你在哪裡?我好想你,你出個聲音吧,好讓我走到你身邊,好不好?出個聲音吧,我感覺好沮喪,心也好累了,處在這樣一片黯然無光裡,好孤單好難受,我需要你,好需要你啊!

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