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192045【新】【克里昂去印度了】2017/10/19

【新】【克里昂去印度了】2017/10/19

 


2017-10-19 成為量子 靈音悠揚

 

在印度的幾場現場通靈中,有一場大概就是在上圖這樣的恒河聖地舉行的,錄音中能聽到人們在舉行宗教儀式的背景聲音。

 

 

在這場通靈的開始,克里昂提到了日本做水結晶實驗的江本勝博士,說他做實驗證明了人類意識會影響分子結構,克里昂一直在提人類意識對物理的影響力,而在恒河邊又提到這個,還提到了江本勝博士的水實驗,是為了接下來說,這裡的人的意識能夠影響這裡的物理,影響這裡的水,可能在別人眼裡這裡的誰污染嚴重,但它實際上也的確是“聖水”,克里昂說在這裡發生過很多外人都根本不知道的案例,我猜這個案例大概就是在這裡的水中得到療癒的案例。

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到下面這個鏈接裡找錄音聽:

http://www.kryon.com/freeAudio_folder/2017_freeAudio.html

 

 

下面想向大家推荐一下《量子史話》這本科普書

https://pan.baidu.com/share/link?shareid=2040936386&uk=807088553

之所以推薦這本書是因為這本科普書的確寫的不錯,而靈性圈的朋友們可能對現代科學對於人類意識的認識到底到了什麼程度了解也不多,所以就想推薦給大家。

 

其實量子力學早已已經表明這個世界並不是絕對客觀的了,不把“意識”也就是“觀察著”也納入物理系統中來是不可能的,但目前的大部分科學家們似乎都還沒有開始認真的把意識納入物理學的研究範疇,原因一是因為受傳統唯物主義思想的束縛,二是因為意識這個東西也的確很難去研究它。

 

下面摘一段此書中的文字,大家讀讀看,文中令人困惑的地方,其實只要理解了時間並不存在,就好理解了

 

雖然聽上去古怪,但這卻是哥本哈根派的一個正統推論!惠勒後來引玻爾

的話說,“任何一種基本量子現像只在其被記錄之後才是一種現象”,我們是在光子上路之前還是途中來做出決定,這在量子實驗中是沒有區別的。歷史不是確定和實在的--除非它已經被記錄下來。更精確地說,光子在通過第一塊透鏡到我們插入第二塊透鏡這之間“到底”在哪裡,是個什麼,是一個無意義的問題,我們沒有權利去談論它,它不是一個“客觀真實”!惠勒用那幅著名的“龍圖”來說明這一點,龍的頭和尾巴(輸入輸出)都是確定的清晰的,但它的身體(路徑)卻是一團迷霧,沒有人可以說清。

 

在惠勒的構想提出5年後,馬里蘭大學的卡洛爾?阿雷(Carroll O Alley)和其

同事當真做了一個延遲實驗,其結果真的證明,我們何時選擇光子的“模式”,這對於實驗結果是無影響的(和玻爾預言的一樣,和愛因斯坦的相反!),與此同時慕尼黑大學的一個小組也作出了類似的結果。

 

這樣稀奇古怪的事情說明了什麼呢?

 

這說明,宇宙的歷史,可以在它實際發生後才被決定究竟是怎樣發生的!

 

在薛定諤的貓實驗裡,如果我們也能設計某種延遲實驗,我們就能在實驗結束後再來決定貓是死是活!比如說,原子在1點鐘要么衰變毒死貓,要么就斷開裝置使貓存活。但如果有某個延遲裝置能夠讓我們在2點鐘來“延遲決定”原子衰變與否,我們就可以在2點鐘這個“未來”去實際決定貓在1點鐘的死活!

 

這樣一來,宇宙本身由一個有意識的觀測者創造出來也不是什麼不可能的事情。雖然宇宙的行為在道理上講已經演化了幾百億年,但某種“延遲”使得它直到被一個高級生物所觀察才成為確定。我們的觀測行為本身參予了宇宙的創造過程!這就是所謂的“參予性宇宙”模型(The Prticipatory Universe)。宇宙本身沒有一個確定的答案,而其中的生物參予了這個謎題答案的構建本身!

 

這實際上是某種增強版的“人擇原理”(anthropic principle)。人擇原理是說,我們存在這個事實本身,決定了宇宙的某些性質為什麼是這樣的而不是那樣的。也就是說,我們討論所有問題的前提是:事實上已經存在了一些像我們這樣的智能生物來討論這些問題。我們回憶一下笛卡兒的“第一原理”:不管我懷疑什麼也好,有一點我是不能懷疑的,那就是“我在懷疑”本身。 “我思故我在”!類似的原則也適用於人擇原理:不管這個宇宙有什麼樣的性質也好,它必須要使得智能生物可能存在於其中,不然就沒有人來問“宇宙為什麼是這樣的?”這個問題了。隨便什麼問題也好,你首先得保證有一個“人”來問問題,不然就沒有意義了。

 

舉個例子,目前宇宙似乎是在以一個“恰到好處”的速度在膨脹。只要它膨脹得稍稍快一點,當初的物質就會四散飛開,而無法凝聚成星系和行星。反過來,如果稍微慢一點點,引力就會把所有的物質都吸到一起,變成一團具有驚人的密度和溫度的大雜燴。而我們正好處在一個“臨界速度”上,這才使得宇宙中的各種複雜結構和生命的誕生成為可能。這個速度要準確到什麼程度呢?大約是10^55分之一,這是什麼概念?你從宇宙的一端瞄準並打中在另一端的一隻蒼蠅(相隔300億光年),所需準確性也不過10^30分之一。類似的驚人準確的宇宙常數,我們還可以舉出幾十個。

 

我們問:為什麼宇宙以這樣一個速度膨脹?人擇原理的回答是:宇宙必須以這樣一個速度膨脹,不然就沒有“你”來問這個問題了。因為只有以這樣一個速度膨脹,生命和智慧才可能誕生,從而使問題的提出成為可能!顯然不會有人:“為什麼宇宙以1米/秒的速度膨脹?”因為以這個速度膨脹的宇宙是一團火球,不會有人在那裡存在。

 

參予性宇宙是增強的人擇原理,它不僅表明我們的存在影響了宇宙的性質,更甚,我們的存在創造了宇宙和它的歷史本身!可以想像這樣一種情形:各種宇宙常數首先是一個不確定的疊加,只有被觀測者觀察後才變成確定。但這樣一來它們又必須保持在某些精確的範圍內,以便創造一個好的環境,令觀測者有可能在宇宙中存在並觀察它們!這似乎是一個邏輯循環:我們選擇了宇宙,宇宙又創造了我們。這件怪事叫做“自指”或者“自激活”(self-exciting),意識的存在反過來又創造了它自身的過去!

 

請各位讀者確信,我寫到這裡已經和你們一樣頭大如斗,嗡嗡作響不已。這個理論的古怪差不多已經超出了我們可以承受的心理極限,我們在“意識”這裡已經筋疲力盡,無力繼續前進了。對此感到不可接受的也絕不僅僅是我們這些門外漢,當時已經大大有名的約翰?貝爾(John Bell,我們很快就要講到他)就嘟囔道:“難道億萬年來,宇宙波函數一直在等一個單細胞生物的出現,然後才坍縮?還是它還得多等一會兒,直到出現了一個有資格的,有博士學位的觀測者?”要是愛因斯坦在天有靈,看到有人在他的誕辰紀念上發表這樣古怪的,違反因果律的模型,不知作何感想?

 

就算從哥本哈根解釋本身而言,“意識”似乎也走得太遠了。大多數“主流”的物理學家仍然小心謹慎地對待這一問題,持有一種更為“正統”的哥本哈根觀點。然而所謂“正統觀念”其實是一種鴕鳥政策,它實際上就是把這個問題拋在一邊,簡單地假設波函數一觀測就坍縮,而對它如何坍縮,何時坍縮,為什麼會坍縮不聞不問。量子論只要在實際中管用就行了,我們更為關心的是一些實際問題,而不是這種玄之又玄的闡述!

 

但是,無論如何,當新物理學觸及到這樣一個困擾了人類千百年的本體問題核心後,這無疑也激起了許多物理學家們的熱情和好奇心。的確有科學家沿著維格納的方向繼續探索,並論證意識在量子論解釋中所扮演的地位。這裡面的代表人物是伯克利勞倫斯國家物理實驗室的美國物理學家亨利?斯塔普(Henry Stapp),他自1993年出版了著作《精神,物質和量子力學》(Mind, Matter, and Quantum Mechanics )之後,便一直與別的物理學家為此辯論至今(大家如果有興趣,可以去他的網頁http://www.physics.lbl.gov/~stapp/stappfiles.html

看看他的文章) 。這種說法也獲得了某些人的支持,去年,也就是2003年,還有人(阿姆斯特丹大學的Dick J. Bierman)宣稱用實驗證明了人類意識“的確”使波函數坍縮。不過這一派的支持者也始終無法就“意識”建立起有說服力的模型來,對於他們的宣稱,我們在心懷懼意的情況下最好還是採取略為審慎的保守態度,看看將來的發展如何再說。

 

我們沿著哥本哈根派開拓的道路走來,但或許是走得過頭了,誤入歧途,結果發現在盡頭藏著一隻叫做“意識”的怪獸讓我們驚恐不已。這已經不是玻爾和哥本哈根派的本意,我們還是退回到大多數人站著的地方,看看還有沒有別的道路可以前進。嗯,我們發現的確還有幾條小路通向未知的盡頭,讓我們試著換幾條道路走走,看看它是不是會把我們引向光明的康莊大道。不過讓我們先在原來的那條路上做好記號,醒目地寫下“意識怪獸”的字樣並打上驚嘆號以警醒後人。好,現在我們出發去另一條道路探險,這條小道看上去籠罩在一片濃霧繚繞中,並且好像在遠處分裂成無限條岔路。我似乎已經有不太美妙的預感,不過還是讓我們擦擦汗,壯著膽子前去看看吧。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我是我所是. 我愛大家.

我們愛地球母親.

I am That I AM.

I Love You All. 

I Love Mother Earth.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Gaia Confederation
Gaia Confede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