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192133【業力不是一筆必須還的債務 】

【業力不是一筆必須還的債務 】

【業力不是一筆必須還的債務 <wbr>】

 

本質上,生命是一場探險經驗,個體們依據經歷中的各種挑戰去成為一個更好的人。一場經歷不決定個體成為什麼樣的人,具有決定性的是個體選擇一何種方式去面對那些體驗。根據轉世的觀點,一個個體的成長程度大多可以從他/她應對待日常生活中出現的時機和境況的方式來確定。


遺憾的是,我們非但沒有看到個體們在生命之旅的演進中表現出十分活躍的神的“共同創造者”,而通常轉世也被誤解成一場穿越由於他/她的“業力”而屬於一個個體的經歷和關係的宿命之旅。這種解釋法意味著過去所做的選擇就如蝕刻在未來的石頭上一個定論,而生命變得只是一個穿越這些設定的流轉過程。凱西所說的生命有無限可能性的轉世和業力法則與這種解釋截然不同。愛德加•凱西說不重視自由意志重要性的轉世理論,會導致所謂的業力“魔怪”(解讀136-18),是對業力法則的誤解。根據他的看法,個體們十分主動地參與他們的生命之旅,並不僅是有點不情願的觀察者。 

 


業力這個詞意味著工作、行為或作用


它也可以被詮釋為“因果”。儘管愛德加•凱西解讀認同這個概念,但或許他使人最感興趣的地方之一和獨一無二的哲學貢獻是:業力能被定義為記憶。它事實上不是一筆必須被償還的債務,也不是一系列由於過去的行為或錯誤行為所引起且必須被經歷的特殊境況。業力只是記憶模式。業力是潛意識從在阿卡西記錄裡這個信息池裡面提取出來的。它有積極和消極兩種元素。舉例來說,對一個剛認識的個體產生即刻的親近感這種情況就如對其他人產生即刻的敵意一樣,都很可能是出於“業力”。可以確定的是:潛意識記憶對我們的思想方式、反應方式、選擇什麼甚至我們的相貌,都起著作用和影響!但是自由意志總是我們可以隨時動用的決定力量。  

一方面,“業力為記憶”這個概念甚至可以被進一步分解,我們擁有我們從過去帶來的渴望的記憶,擁有仍然需要被學習的情況的記憶,還包括我們選擇去重複體驗的記憶模式,但記憶是最簡單的解釋業力的詞語。儘管存在有各種記憶,選擇的自由讓一個個體去決定他/她在此生要踏上的道路。在現實中,我們可能不能始終了解為什麼某個境遇會被我們吸引過來,而事實上原因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我們選擇怎麼去回應! 

在1944年,給一個四十歲的消防隊員解讀裡,凱西討論了此人汲取的前世信息與個體現在面對的生活週期明確相關的事實。由格秋•凱西的解讀引導詞和部份解讀如下:  

格秋•凱西:你將提供此實體和宇宙及宇宙性力量的關係;提供在今生個性情況,以及潛伏和顯現的特質;並且也給出包括在地球層面的前世,給出時間、地點和名字,以及在每一生里是什麼構建了或阻礙了實體的發展;提供實體今生可以實現的才能和實現的方式。當我提問的時候,你將回答: 

愛德加•凱西:好的,我們有這裡這個實體即現在名為__[3902]__的記錄。 

在提供記錄、記載或印在時空之束上的印記,或上帝記憶之書阿卡西記錄的解釋中,這是我們發現的: 

我們會從這些記錄中選擇如果應用在體驗中會帶來更好詮釋的那部份,說明今生如何、為什麼在實體的能力中擁有某些潛伏的以及被顯化的影響,如果吧它們應用在建設性和創造性的道路上,可以帶給實體更好的能力,使實體成為那些神性力量的通道和顯現,而神性影響正是實體今生出現在地球上的原因和目的。 

當說到在地球上的前世,我們發現有太多可以說的。不是所有記錄都被提供,僅僅是與實體在它經歷的今生週期內的部份覺知或意識有關的。而也只有正處於此時才可以實踐它們。我們講過的,心智力量是可以用於物質和靈性自我提升。要遠離自我譴責! 

不管你處於生命的哪個週期中,靈魂總是不斷地經歷它先前選擇的後果。這個觀念被表達為聖經中的術語即“你播下什麼就收穫什麼”以及相信轉世的人們普遍的形容“物以類聚”。這本質上意味著個體們開始去體驗他們在針對其它人所做選擇的後果。但這不是被命定了的,而是個體們始終可以掌控他們的命運:籍由去面對自己吸引過來的境遇,選擇去響應的方式。最終,所有經歷都是為了你個人的成長。

 

靈魂成長的“錯誤”選擇


值得注意的是,靈魂成長甚至可以發生在一個個體已做了“錯誤”選擇的時候。例如,在下一章將被更深入探究的案例中,一位女士(1523)在嫁給她第一個丈夫的時候,顯然作了一個錯誤選擇。但是,選擇使她和她的丈夫能夠去戰勝來自以前兩百年間的某些模式。儘管過去的記憶(或業力)必須被處理,但它可以用輕鬆的方式來面對。有趣的是,通常解讀的建議是做一個錯誤的選擇比懶散和無所事事更好,因為靈魂只可能經由運動、成長和行為來獲取發展。 

在凱西的宇宙學中,每一個靈魂豐富的前世行為變成了今生的潛意識記憶。記憶這個描述方式意味著經由一個人的渴望、感覺、特徵,甚至是恐懼而來的外顯。這樣,成為記憶的過錯和缺點可以被戰勝,而天賦和才能被表達出來。 

就個人關係而言,愛德加•凱西說,我們從不偶然地與某人相遇,我們今生甚至也沒有與一個個體絕對是首次的情感連接(無論是積極的或消極的)。關係是一種持續的學習和體驗過程。就是說,我們精確地撿起了我們與另一個人被扔在過去時代的關係。例如,凱西文件中有兩個個體(案例288和294)被告之“這兩位曾經在一起生活過,”(294-9),經歷各種關係,從父親和女兒、老闆和僱員、母親和兒子,到丈夫和妻子。在另一個實例中(1222-1),一位女士被告之她丈夫是如此具有控制性和要求的部分原因是在前生她是他買來的。凱西說:“他買了你!他有時的行為是不是像這樣?”女士回答,“他確實是這樣!”所有關係的性質和持續的發展是被記錄在阿卡西記錄裡。 

 

業力只是信念和記憶模式


關於業力和記憶這個概念的一個有趣的要的是:個體們不斷地遇見他們在前已在關係中互相構建的記憶,但那確實不是人們之間的業力;相反的,只是自己的自我業力。這些信念和記憶模式被儲存在你自己的記錄內。但是,挑戰性的一點是:看來對個體們最有效面對他們自己的業力記憶,是通過他們與別人的互動來“遇見自己”。這是有趣的動態相遇,與別人的關係通常會促使個體們把“別人”視為自身的挫折和挑戰的來源,而不是接受個人的責任。  

可是,儘管實際上業力屬於你自己,每一個靈魂還是不斷地吸引某些會使他們能在境況和關係中遇見自己的個體和團隊。反過來,那些個體和團隊也吸引向特定的人們,去遭遇他們自己的業力或記憶。  

這種團隊個體的循環模式在凱西的同代人中間有許多證明。許多做過解讀的人經常被指出沿著下列航線前進的前生歷史:亞特蘭蒂斯,古埃及,波斯,巴勒斯坦,歐洲,殖民地美州,隨後是凱西所處的二十世紀上半葉。許多個體和他們的家庭請求的解讀證明了這個模式,一些個體關係能被追溯回數千年之久。

在努力了解可能在我們自己一生中演出的團隊業力動力時,可以從別人的經歷裡去收集洞察。這些人們的經歷和穿越時空的關係發展可以提供給我們一些有趣的洞見。這些洞見包括去了解阿卡西記錄中的過去的成就和作為,以及在自由選擇和業力記憶之間互相連接的動力。通過探究別人的自身靈魂歷史和傳記故事,我們會發現業力在起作用。生命和死亡、再生的過程,以及發現本性(Individualality)的活動,對我們每一個人來說都很相似。閱讀記錄和別人的靈魂故事可以讓我們再受教育,使我們在到了我們自己的業力記憶期及遇見過去模式的時候,能為我們自己做出選擇。 

在這方面,凱西檔案中最迷人的個案史之一是一位在1938年1月進行了第一份解讀的二十九歲的女士。 

此案例與其它數百個案例不同的是,在其後六年半里(在1945年凱西去世之前),這位女士為十七位家庭成員進行了多達八十三份解讀。這些解讀使她了解到她當前的一些問題是如何不僅與現在有關,還和發生在一百多年前——在她出生前的時期有關!比這更甚的是,她發現了她的家庭團隊中大多數成員是如何“糾結”了數千年的。這些事件和經歷持續被記在阿卡西記錄裡,向女士的許多今生體驗提供了動力和起因。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我是我所是. 我愛大家.

我們愛地球母親.

I am That I AM.

I Love You All. 

I Love Mother Earth.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Gaia Confederation
Gaia Confede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