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2132043【仙女座人】地球進化的演變&全球的外星聯繫

【仙女座人】地球進化的演變&全球的外星聯繫




 
地球,仙女座人說,是一個有生命的實體,並已決定要進化到第五密度。換言之,作為一個有機體,它選擇了生存。由於歷史,地球體內有負面包袱。火山可視為隱喻釋放堵塞。地球生病了並遭到毆打。你們地面的大眾參與製造恐懼,因為我們聽信信仰系統,我們相信媒體。我們被告知第二件事正在到來,災難正在到來,等等。現在,恐懼不是愛。它有完全不一樣的頻率。事實上,恐懼是極端低的頻率。我們在這裡,創造了這一切。地表的人們身體上正變得非常不舒服。有病毒傳播——許多是被人製造出來的,一些不是。

 

空間是真正看到你的臉的地方

 

仙女座人稱我們的宇宙為意識。他們說,意識是你創造來演化的空間。所以,換句話說,為了持續進化我們必須創造一個空間來做到這一點。那就是實相(physicality)每一個次元都有一個實相。第五密度不是充滿“耳語云”(whispering clouds)。它有一個真正的實相。它跟我們在這裡創造的有很大不同,但儘管如此,它仍是一個實相。

 

歷史:不只是螺旋而是圓

 

我想回到等級這個話題一會,因為我想告訴你我們的過去及現在是什麼樣的。我想告訴你那相似之處,去說明歷史會自我重複,直到我們決定打破週期,如果你回頭看看歷史,它也一直是相同的。如果你看看埃及人、蘇美爾人、巴比倫人、希臘神話——那一切都有真理的元素。在古代,你有“眾神”。神話中充滿了“神”的故事,相互交戰、與人類的女兒結婚等。貫​​穿整個古代文學,都有這樣的故事。然後眾神會允許他們的後代、國王或法老,統治其領地,當他們在銀河中到處飛來飛去的時候。國王真的不希望跟“普通人”有很多關係,所以他們有“神職人員”控制信息、控制群眾並積累財富。軍方維持大眾秩序。不管施令是什麼,軍隊確保其達成。一直是這樣,整個我們的古老歷史。如果你讀過Sitchin的信息和《拉納坎特雷爾永遠不會說的最偉大故事》——我知道它絕版了——William Bramley的《伊甸園的神》——所有這些東西都有據可查。

 

對像變了,但仍和過去一樣

 

我們仍然有基本相同的情況。外星人仍在這裡。姓名和面孔改變了,但他們仍然有同樣的心態——控制、控制、控制。看看與遠古時代的相似之處,今天你沒有法老卻有總統、總理和國王。就神職人員來說,今天你有宗教和銀行家。曾做過研究的人們將發現秘密社團由於金錢而擁有的權力,此星球上每一個國家如何幾乎破產,以及一小群人類如何控制一切。這些人顯然執行著外星人的命令,因為這種做法歸根結底是要從我們身上奪走自治和自由意志。此想法是使此星球上的一切變得如此糟糕

,因此大眾將乞求“被拯救”。
仙女座人說,如果你不接受自我責任,而且允許別人進來和“拯救”你,你就永遠不會進化。我在這裡不是為了反對任何人的信仰體系。我在這裡是分享他們的看法。然後,你有了軍隊。你得到核武器和核技術遠超我們所知的任何事。確保同歸於盡。這是一個有趣的概念。然後,你有大眾。所以,你可以看到,實際上沒有任何變化,除了現在我們有辦法摧毀自己。在此之前,“眾神”很樂意這樣做。他們可以改變地球軌道,造成極跳。那技術存在。天龍星人真的可以創造太陽系。他們可以隨意移動星、放置衛星。其他種族也有這種技術。仙女座人曾說過,那些在月亮上擁有防禦第一線的負面種族,如果在2003年前不離開這裡的話,仙女星人直接打算在月球上放置一道牽引光束並把月亮拉離軌道,然後處理它。仙女座人說宇宙中有100兆個銀河系。

 

相信或不相信:那是個問題

 

我問了很多關於地球、宗教和歷史的問題。 Morenae有非常好的方法把這些問題反射給我。其中一個反射回來的問題是關於某一特定宗教的歷史。他對此的回應是“這與其說你相信什麼,不如說你為什麼相信它。”

我不得不審視它,我不得不回溯並看看我曾有的所有信仰體系。它們真的是我的嗎,抑或它們是某些塞給我讓我相信是真的東西,我立足於它們是真還是假的看法嗎?另一次,我感到沮喪,我有了接觸並決定不想回到地球。我被逼回來,對此我非常不滿。當我離開時,Vissaeus看著我說,亞歷克斯,你壓抑的愛是你承受的苦。沒有一天我不想起那句話——它是說,我沒有審視每一個決定,並非常清楚明白為什麼要作出這決定,以及那決定來自於我心裡的哪裡。還有一次,我正在與Morenae交談,他問我,亞歷克斯,當你有情愛關係時,愛從何來?當你與某人有家人關係時,愛從何來?當你與宇宙建立關係時,愛從何來?那麼,顯而易見的答案是它從我來,那是我的回答。他反過來問我,那麼你為什麼相信生活中缺乏愛?同樣,這一切又回到信仰體系。如果他們是對的,我們創造了這一切以觀察我們的思想如何能夠創造物質。因此,在本質上,一切都是一個信念體系。

 

我們銀河系裡的等級

 

我們銀河系裡有兩種思維學派。有退化的,他們是帶著恐懼以及因此而想控制他人的種族。退化的等級從阿爾法天龍星人集團開始。仙女座人不知道阿爾法天龍星人來自哪裡,但與其它次元種族的互動中,他們了解到某人把天龍星人帶到此宇宙並把他們“丟棄”到阿爾法天龍星系,在那裡他們有最高的生存概率。仙女座人說,阿爾法天龍星人的太空旅行已經有40億年曆史。他們是令人難以置信的種族而且獲得巨大成功,但他們橫行霸道。他們是笨蛋,這是一個評判——我自己下的判斷。這是我基於對他們的了解所下的判斷。天龍星人不喜歡人類。仙女座人說,天龍星人認為這個宇宙是為了他們而存在——他們的歷史告訴他​​們,他們留在這裡是要統治它。但是,當他們開始到處旅行時,他們遇到其他種族。通過基因操縱,他們能夠征服許多那些種族。現在,我們的政府,美國政府,世界新秩序——無論你怎麼稱呼它——想要灌輸每個人。仙女座人的角度來看,那意味著所有權。外星人不想受那些東西打擾,因為那不是永恆的。外星人重視遺傳學。他們所做的是,他們進來,征服某個種族並在基因上改變它。從那一刻起,那種族就在基因上改變了。基因變化改變種族的頻率、聲音和思想模式,如果他們進入一個實體形式。是不是每個人都明白了?

 

問:你能不能舉一個這樣的例子?

 

AC:我可以給出的最好例子是灰人。顯然,灰人曾經非常像人類。實際情況是,在89.1萬年前當他們離開澤塔1(Zeta 1)和澤塔2(Zeta 2)去做自己的事情時,整個種族被抓獲。這事非常普遍,這也是地球如何成為殖民地的。事情是,他們被獵戶座的某集團抓住,該集團早就受基因改造而且受阿爾法天龍星人控制。 Morenae說,這個天龍星人改造的獵戶座集團,做的第一件事是屠殺被俘種族的幾乎全部女性,以控制生育過程。然後,他們改造餘下的女性基因,那麼以後出生的孩子基因上都已經改變了。男性則被奴役,在礦山工作,以及被天龍星人控制的獵戶座集團宰殺,他們絕對不尊重生命。我們現在知道的是灰人變成了一種自然資源。

 

仙女座理事會

 

現在,我們的銀河系中存在著許多理事會。我不知道所有的,只知道仙女座理事會,這是一個由139不同恆星系統的生命集中一起組成的團體,討論銀河系中正在發生的事情。這不是一個政治機構。最近他們一直在談論的是我們未來的暴政,從現在起的357年後,因為那影響每一個人。顯然,通過時間旅行,他們已經能夠找出在能量大轉變的哪個地方導致未來357年的暴政。他們追查回我們的太陽系,進一步追查到地球,地球的月球和火星。這三個地方。仙女座理事會的第一次會議就是決定是否直接干預這裡發生的事。 Morenae說,只有78個星係出席第一次會議。這78個星系中不超過半數決定他們與我們的事完全無關,不管問題如何。我覺得,你知道他們為什麼覺得與我們無關是非常重要的。我們正在說的是離我們億萬光年遠的星系。有些甚至從未遇過我們。他們只知道地球振動反映其上的生命。他們想與我們無關,究其原因,從他們的角度來看,地球人類不尊重自己、他人或地球。地球人類還有什麼可能的價值呢?幸運的是,理事會的大多數認為,由於地球已經被操縱了超過5,700年,我們值得有一個機會來證明自己——至少試著去證明理事會的其他成員錯了。因此,仙女座理事會通過一項指令,所有外星人生命不遲於2003年8月12日離開我們的星球。 [編者註:這不是很奇怪嗎,2003年8月12日也是蒙托克項目(Montauk Project)的共振節點? ——1943年、1983年、2003——相隔20年。此外,在12年的級數里,1931、1943、1955、1967、1979、1991、2003。有趣的暗示。 2002年是被指定為新世界秩序的新的實施目標日期,比2003年早一年。 ]他們希望地球上的、地球裡面的以及月球上的所有外星人在那日期之前離開這裡。其原因是,他們想看看我們在不受操縱的情況下如何行動。我們都被操縱著,而我的第一個建議是把你的電視機扔掉。你不知道我有多誠意。他們教你想什麼,而不是如何去想。如果你不思考,你就成為機器人。你成為牆頭草。我知道這樣說很嚴厲。外星人的影響在2003年8月12日結束的這個決定是有趣的,因為在我們這個星球表面之下100至200英里,生活著1837個爬蟲類,他們在這裡已經很久很久了,還有17個來自天狼星B的人類以及18000個灰人克隆人在地球內和月球上。 2000個原始灰人的大部分在火衛一(Phobos)上,火星的衛星之一,是個人造衛星。大約還有141個來自9個不同種族的獵戶座人在地球內。

 

負面等級在技術上領先932到3700年

 

有很多“壞男孩”擁有領先我們幾千年的技術。據估計,灰人技術領先我們2500年。控制灰人的獵戶集團大概領先我們3700年。沒有人真正知道天龍星人有多先進,因為他們極為隱蔽。來自天狼星B的集團領先我們約932年。

 

天龍星人與Paa Tal

 

阿爾法天龍星人(Alpha Draconian),一個由遺傳學家大師組成的爬蟲種族,拿生命作實驗——生命對他們來說是作為天然資源而存在。天龍星人把他們製造或改造的生命形式視為自然資源。顯然,阿爾法天龍星人創造了靈長類動物種族,首先被帶到火星然後是地球。靈長類動物種族之後被許多其他不同種族拿來做實驗——21個種族——使靈長類動物種族被修改過22次。此靈長類種族最終成為智人(Homo Sapien)。智人——物理層面的我們。是的,我們曾經有12條DNA鏈。其中10鏈被一群來自獵戶座(Orion)的人取走了,為了控制我們和拖延我們。

 

他們為什麼要拖我們後腿?

獵戶座集團之所以要拖延我們,是因為他們發現我們在靈魂水平的身份。再次,仙女座人說,我們人類屬於他們所知的Paa Tal能量群。仙女座人之所以用Paa Tal這個天龍星人的詞,是因為天龍星人有一個傳奇,關於他們與創造了人類生命形式的某種族的戰爭,此種族反對天龍星人的理念。 Paa Tal創造出可以自我演化的生命形式,可以自由表達。天龍星人則反過來,為了自己的樂趣而創造出按自然資料運作的種族。所以,你有兩個非常不一樣的理念。好了,獵戶座集團之所以發現我們的本質是因為我們極大跨度的情緒。我們跟所有其他種族相比非常非常不同。即使是仙女座人也不明白我們如何能恨一分鐘然後五分鐘後又愛又抱。某些旅程中我被帶到船上,Vissaeus看著房間中央漂浮著的顯示器,上面播著地球新聞,有名警察開槍射中一名黑人男子,然後跑向他並做急救。對於Vissaeus來說,完全沒有一個線索可以說明為什麼警察這樣做。我無法向他解釋,因為我也不明白。他們可能疑惑不已,為什麼我們可能就是這令人難以置信的種族,擁有我們的能力,而且固執地摧毀自己。另一次我來到船上,Morenae正看著地球,當時他在監視所有分析地球大氣的儀表。他看上去很傷心,我問他什麼事了。他說:“難道他們不明白,這一切之所以在這裡是因為他們需要它?”他們不明白我們如何可以只破壞我們的環境。這不像是我們有另一個地方可住。我們沒有。

 

天龍星人,是此銀河系裡到處灌輸恐懼為基礎的信仰體系和嚴格等級制度的鎮壓人類人口背後的力量。我問Morenae,他說:“天龍星人很可能是最被理解的生命種族。我見證了對此種族的深深敬意。”仙女座人認為天龍星人是負面意義的“終極戰士”。



Moranae繼續說:“天龍星人是我們宇宙中最古老的爬行動物種族。他們的祖先來自於不同於我們宇宙的另一個宇宙或實相體系。當這種情況發生,沒有人真正知道。天龍星人自己也不真正清楚他們什麼時候來到這裡。天龍星人教育其大眾,他們首先出現在這個宇宙,比人類早,因此,他們是宇宙的繼承人而且理應被認為是王室成員。人類不承認這是真相的事實,讓他們噁心。他們已經征服了許多星系,而且已經在基因上改造了其遇到的許多生命形式。銀河系中天龍星人下級種族居住的最密集區域是獵戶座星系,它是一個龐大的星系,還有參宿四(Rigel)和五車二(Capella)星系。這些星系裡的種族的主要心態或意識服務自我,因此他們總是侵略、顛覆和操縱不太先進的種族,並利用他們的技術進行控制和支配。這是一場非常古老和遠古的戰爭,不存在的和平總是被這些生命考驗著,他們相信恐懼統治,愛則薄弱。他們認為,那些相對於他們來說不那麼幸運的種族,就是要被奴隸的。這種信念體系在爬行族出生時即被促進,其母親在分娩後遺棄子女讓其自生自滅。如果他們活下來的話,則被戰士階級照顧,後者利用這些孩子作為格鬥和娛樂遊戲。所以,你可以看到,爬行族永遠停留在生存模式。這意味著他們對待其它生命時沒有邊界可言。”Morenae繼續說:“他們根深蒂固地認為永不相信人類。他們被教育了天龍星人版本的“銀河大戰”歷史,裡面說人類有過錯,侵入宇宙,人類自私地希望天龍星人社會挨餓,為了生存的基本原料而鬥爭。”現在,這裡有一些真正相似之處。 “天龍星的想法”表達在我們世界上有某種表現。我建議你研究研究。

 

Paa Tal——Redoux

 

我對Paa Tal所知不多,除了仙女座人說我們是Paa Tal人,從第11密度降落到第三密度遊玩,而那移動涉及其它21個恆星系統。我們自己的星系顯然接近我們“宇宙意識”的中心,像以前一樣。這就是為什麼我們似乎在這裡都被“混為一談”。我們顯然陷入了時間概念,在210億年前,那時第三密度實相並不存在。 Paa Tal創造了第三密度以進行這個遊戲。我不知道這是誰的主意,但下一次你別把我算在內。這是他們的說法,我沒辦法核實。當此第三密度宇宙剛剛被建立時,我們在第五密度,之後進化到第11密度。這意味著在我們有著對所有次元經歷的認可。我們被告知,一切都以某種方式連接著。那麼,如果我們從第五密度演變至第11密度,而後又回落到第3密度,我們在這裡做的一切都會影響一切,所有之上及之下的事物。但是,由於這一實相是我們的理念、我們的產物,正面外星人也很難決定如何幫助我們——因為我們設立包含自己意志和自我表達的思想。他們不想進來使問題變得更糟,如果他們這樣做的話將最終影響自身,然後這將變成他們的“過錯”。所以,這就是為什麼這麼多不同的種族跟人類交談,人類正通靈各種實體,他們基本上都給我們相同的信息:“這是你的想法,我們需要你醒來!”。除非被要求否則他們不能出手,因為這樣他們變成干預而且等同於壓制我們的負面外星人。這是個艱難的情況,我想神已經就此作出了一項決定,為此我感謝神。因為現在有一個第12密度正在形成,高於第11密度,而此過程正在拉高所有密度。如果仙女座人是正確的,那麼神已經作出決定“改變遊戲”。我們在回家的路上。彷彿是神在說:“我讓你玩得夠久了。你卡住了。我愛你,所以我要修補情況。”這是偉大的。因此,我們進行著最後的遊戲。我們盡可能遠地走這一趟而沒有自我毀滅。那此我們都有責任,我們都將要一起“站在那裡”。

 

我們古代文物中的天琴座星系

 

我想跟你談談天琴座,以及人類種族如何殖民我們的銀河系。通過對我們銀河系裡的太陽年齡和行星年齡,人類生命形式被斷定在天琴座出現。人類種族在那裡生活了約4千萬年,不斷進化。在天琴座的人類本性是務農的。顯然,我們非常充足和富裕,生活在和平中。然後有一天,巨大的飛船出現在天空。一艘大型船舶從龐大的飛船中出來,接近星球比拉(Bila),來自阿爾法天龍座的爬行族登陸。很顯然,阿爾法天龍星人和天琴座人相互害怕。我以前告訴過你,阿爾法天龍星人顯然是我們銀河系裡第一個有星際空間旅行的種族,擁有這樣的能力已經40億年。那好,當天龍星人來到而且看見比拉時,後者有著富裕和食品和天然資源,天龍星人想控制它。顯然,天龍星人和天琴座人類之間存在溝通不良或誤解。天琴座人想多了解一些天龍星人才提供某些“援助”。天龍星人誤以為是拒絕,隨後摧毀了天琴座星系14個行星的3個。天琴座人基本上毫無招架之力。行星比拉、特卡(Teka)和默克(Merck)被摧毀。超過5千萬的天琴座人被殺死。就是從歷史的這一刻起,天龍星人開始把人類當作食物源。這就是爬虫族與人類之間鬥爭的古老歷史。現在,我必須指出,並非所有爬行族或人類種族都是“黑暗的”。也存在和平交往。當我們開始遇到這些種族時,你必須相信自己的直覺。但是,他們來了。海爾博普向我們來了。它不是彗星。

天狼星B的類人

 

問:來自天狼星B星系的生命怎樣的?

 

AC:他們有些是人類,有著貓一樣的眼睛。他們的皮膚是灰色的。他們有著長直的紅頭髮。許多人穿著罩著頭的全身衣服。他們的口臭極嚴重。

 

問:他們與人類配對嗎?

 

AC:是的,但卵子需要在實驗室改變。他們利用我們。他們想得到我們基因裡的編碼信息。我們的身體裡存在種族記憶和能力。我們正從第三移向第五密度。這是有史以​​來第一次,但我們做得到,因為在靈魂層次我們是Paa Tal。我們身體裡有著22個不同種族的遺傳編碼。當我們的DNA開始解開時,我們將​​能夠用外星人的語言跟他們交流。我們不能再被騙了。我們能夠創造和顯化一切。那需要一定的責任。那些停滯和不能或者不進化的人們,那些堅持操縱和控制的人們,將確切顯化他們的慾望。那意味著當談到你創造動機的背面時,有一個非常沉重的責任。如果你搞砸了,它幾乎立即打中你。

 

禁星Redoux

 

有多少人聽說過蒙托克(Montauk)技術?它是時間旅行。打開時間扭曲。很顯然,此技術從天狼星B集團給予我們政府的。我們本不應擁有。它本應需要150年我們才能自己發展此技術。他們故意給我們這項技術,知道我們會濫用它。現在,我不能告訴你那些獲得這項技術並開始用它做古怪事情的人們是什麼心態。過去6個星期,Morenae告訴我說,仙女座人發現在牛郎(Altair)星系裡出現一個小型的地球人類軍事殖民地,包含有子女的家庭。他們已經奴役那星球上的生命。只有當你有確切坐標時蒙托克才能運作。那意味著有人給了他們牛郎星系的行星坐標。仙女座人真的不高興了。但那只是問題之一。

 

NASA:黑僧,阿爾法1&2和MJ - 12

 

我們的月亮現在是殖民地。我聽Morenae說,月亮上有一批35000人的全職工作人口,他們都是土生土長的雅利安人(譯註:原文是Ari-an)。我讓你自己想出那是什麼意思。沒有黑人、華人、西班牙人、南朝鮮人、日本人、意大利人……他們生來都是雅利安人。在出版的飛碟文學裡,我們被告之那裡有很多不同群體。以下部分使我感到緊張。 Morenae說,這是仙女座人的觀點,在國家安全局內有一群稱為“黑僧”(Black Monks)的人。這些都是人類,但他們完全與所有外星人互動。 Morenae說,這些人被灌輸瞭如此多的外星信仰體系,以致他們不再被認為是地球人。黑僧之下,有所謂的“藍月”(Blue Moon)。現在,我明白這個名字不時地改變,但藍月主要處理月球基地的事。這個小組由美國人、俄羅斯人、英國人和法國人組成。現在,國家安全局本身之上是銀行家。為了製造這些東西他們必須要做的事是錢。曾經研究美國聯邦儲備的人會知道製造金錢是多麼容易。

 

藍月計劃

 

藍月處理技術開發,與曼扎諾山區(Manzano mountains)發生的事有關,特別是與用於月球上的能源部門的工程有關。藍月之下的人被稱為阿爾法一和阿爾法二(Alpha One and Alpha Two)。我不是很清楚阿爾法一做什麼,但我的理解是,它肯定關於全球性蒐集材料並確保人口沒有被嚇著。阿爾法二應付個人。他們的工作是確保在月球上的35000人相信他們的信仰體系,而火星上的殖民者也要相信他們的信仰體系——即使他們不想去。 Morenae說,阿爾法二是MJ-12。所以,我們認為是階梯頂部的MJ-12,實際上是階梯底層。這是Morenae說的。我沒有辦法核實。

 

我們月球的禁忌史

 

我們活在有趣的時代。我們大家都在各國和全世界分享共同利益。我們對太空表現了短暫的興趣,作為新的和看不見的信息,新發現被分享,然後,那興趣被合併到日復一日的生存裡。我想與大家分享月球和太陽系的信息。這些資料由仙女座人宇航員分享給我。我希望是只增加信息和隱蔽的揭示。正如仙女座朋友提醒我的那樣,我們都有謎題的一部分。我把這觀點提供出來,作為該謎題的一部分。我並不想減損或證明任何人是錯的。我本人對此信息的理解是,它只不過是更大戲劇自我表演的一小部,此戲碼在我們的家後園上演,舞台是地球。此信息在一系列的接觸中給出,包括實際接觸和心靈感應。以下是仙女座人對我們月球的看法。我們的月亮擁有大氣層,在許多地方可媲美地球大氣。在許多可見或隱藏地方的隕石坑里,大氣據說比地球海洋水平更稠密。我們的月球在北極有個小出口,而各地的地殼都薄薄地脫落了。某些地方只有21英里厚,其它地方則是35英里。我們一直被告之月球是乾燥的。比戈壁沙漠還乾燥一百萬倍。仙女座人說,這得看你在哪裡。他們說,背面有許多大型地下湖泊,體積龐大。灌溉和塑造陸地正在背面地表進行,在可見一面則在地下進行而且對外隱瞞議程。阿波羅15號發現並拍下從背面出來的水蒸汽雲照片。如果月球真的沒有大氣,如我們聽說那樣,這將是非常古怪和不同尋常的。因為不可能有云。月球土壤的年代為6.2億年,含有地球沒發現的化合物和化學物質。事實上,發現了許多化學化合物,但瞞著公眾。還有更多我們尚未發現的東西,因為我們的科學還不夠先進。月球土壤並非來自那些構成山脈和隕石坑的岩石。一些月球科學家是知道的。但是,它沒被公開,只被私下交流。那麼,土從哪裡來的呢?仙女座人說,土壤和許多岩石來自小熊星座(Ursa Minor)。那位置是一個獵戶座人發音為“CHOWTA”的太陽系。這是個雙日系統。我們的星系中也有許多相似的星系。 “CHOWTA”是一個非常大的星統,擁有21個行星和47個衛星。我們的月亮據說曾經是此星系的第17顆行星。月球部分的地殼具有放射性。阿波羅15號發現了這一點。特別是靠近亞平寧山脈(Apennine mountains)。為什麼讀數那麼高?仙女座人說,這是因為一些核廢料被帶到那裡,將重新用作世界政府建好的飛船的燃料供應。然而,許多使用核燃料的飛船現在已經過時。那麼,月球如何被帶到這裡?它是,我聽仙女座人說,被放到某個小行星的尾部帶到我們的太陽系裡。此相同的小行星每25156地球年環繞我們銀河系這部分一次。仙女座人說,180萬地球年以來,我們的月球在其歷史上一直定期有人居住。月球是空心的。它包含了龐大的由外星人以及後來地球人建造的地下設施。有7個通達月球地殼和地下基地的開口。保守的科學家們曾經懷疑為什麼那麼多隕石坑都顯得很淺,儘管面積很大。仙女座人說,這是因為出口表面的大部分是建在圓形空間波峰的金屬外殼頂部;或正如仙女座人描述那樣,“戰爭航母”。一個淺而大的隕石坑是加加林環形山。這個隕石坑直徑大約185英里,但只有4.5至5英里深。根據隕石坑表面的衝擊和大小痕跡,深度應為現有深度的4至6倍。事實上,所有隕石坑是一樣的;它們太淺了。它們公然違背已知科學。許多隕石坑是人工製造的。仙女座人說,背面的許多隕石坑曾經是圓頂城市,在113000年前的戰爭中被銷毀。許多被用作圓頂城市,而其它較大的隕石坑則作為宇宙飛船的吊架,可以容納200架飛船。地表基地包括9個圓頂城市,相等於一個小城市。小湖泊或池塘星羅棋布。這些圓頂建築的遺骸由美國國家安全局的宇航員、俄羅斯宇航員和NASA阿波羅宇航員所發現。真正的月球軍事設施在地下。進入這個外星人和人類基地的入口在兩極、金牛座山脈、背面的凡爾納隕石坑和阿基米德環形山。這些都是原來的入口。黑色政府已經建造了更多出口,目前正在擴大地下設施。擴建是用於世界秩序的私人科技和軍事行動議程的運作。仙女座人還指出,這曾是一個軍事哨所,我們銀河系的一部分一直使用它以結束叛亂。其參戰者包括爬行族、半人/半爬行族以及那些被當作是人類的生命。月球表面的原有建築很多都被摧毀,在仙女座人稱為的“黑色聯盟衝突”(Black League Conflict)中。這場戰爭由不同星系的人類組成秘密聯盟,對抗獵戶帝國暴政。隨著月球被太空碎片運送過來,持續的破壞在月球一側發生。遭受最嚴重破壞的一面是我們能見的一面。破壞發生在我們的月球被置於馬爾戴剋星(Maldek)軌道的時候,它被粒子束武器擊中,馬爾戴克現在已不復存在。我們目前的月球是環繞馬爾戴克的兩顆衛星之一。第二個月亮,我聽說是火衛一。它其上有廢墟,金星也一樣,金星曾是天王星的衛星。天王星有著豐富的植物和哺乳動物生命。月球表面大量遍布的玻璃來自於這些圓頂城市。我想在這一點上能解釋月球應該有重力。現在這是仙女座人科學,它公然對抗我們自己的科學。但無論如何,以下是仙女座人對月球重力的解釋。我們的太陽產生電磁輻射光譜裡的一種高度滲透輻射。這個頻率約為1秒1兆個週期。此頻率位於紅外線和雷達波段的較下部分。正是此來自太陽的輻射產生了引力,而不是行星旋轉。當我們談到空心地球時我將更多解釋這點。仙女座人科學稱,任何有29.3英里面積而且暴露在太陽下的行星,都有一個重力場。即使它沒有按自身軸旋轉。仙女座人聯繫了以下系列事件。他們說這個信息已經被記錄。我仍未見過。所以,對此信息準確性的信任,我傳達此信息給你。一踏上月球表面,國家安全局的宇航員,連同他們的導遊灰人,被帶到地下設備,在那裡發現了類爬行動物和人類的殘骸和骨骼。此外,古老的獵戶座技術被發現。此位置已被仙女座人確定為凡爾納環形山之下。仙女座人說,此位於月球背面之下的隱蔽設施的規模大約是紐約州的大小。這些巨大的地下設施包含大型湖泊、地球的植物生命、外星人形式的加工機械、糧食儲存設施和飛船吊架。此外,在走廊牆壁上也看到外星人的筆跡。國家安全局的宇航員也被展示了8個密封的金庫,但其有關內容沒有向我透露。人造陸地環境一直被建造,以容納和支持世界政府的欽點人員。此基地或設施的人類領袖被稱為“秘書先生”(Mr. Secretary)。月球現在居住著約36719個來自地球的人類,一個小群體;只有土生的雅利安人。根據在地面已經建好的以及在地下將要擴張的設施,仙女座人預見在不遠的將來人口將達60萬。大部分月球上進行的接觸來自負面外星人和世界秩序人類。目前,世界秩序在月球有53艘地球造飛碟型太空飛船。此外,其它正在月球上製造的武器是粒子束武器、激光、核炸彈衛星和反物質武器系統。地球上的反重力異常被用來發送設備和硬件到月球。印度洋上的松峽、澳大利亞和迪戈加西亞島是主要發射區域。此外,俄羅斯的西伯利亞是另一個區域。大氣層正在月球背面地表上被建造以延長居住。還有水、湖泊和蔬菜。他們實際上把它變成可居住地。從那裡,世界政府決定在1959年3月去火星。這個超級秘密太空計劃基本上從蘇聯開發和發展,只不過由於它的自然資源和國土面積。他們幾乎可以秘密做一切。到達月球之初,世界秩序的宇航員,由灰人的幫助下,重新打開了古老的地下設施。據仙女座人說,我們在1961年起已經在月球上有了活動區。當阿波羅宇航員在月球上降落時,世界秩序在那裡已經有一段時間了。這方面的知識和技術不洩露給NASA的較低等級和我們軍隊。 NASA被當作瞎子,以防止人們真正知道那裡發生的事。宇航員們迫於威脅保持沉默,今天依然如此。我想在這一點上分享一些舊的歷史或事件,仙女座人說是重要的。我一直無法找到任何關於這些事件的信息,然而,由於仙女座人特別地提出,所以我要分享。在1953年,地球衛星和雷達顯示大型物體朝地球飛來。這些是灰人的母艦。這些時間旅行的飛船跟1787年、1788年和1789年在金星附近看到的是同一批。在1645年,金星旁邊被觀察到有大月亮,來來回回了4次。這是來自天狼星B的母艦。 1844年11月,在火星閃光部分看到的大型飛船是艘獵戶座母艦。同樣的飛船在1799年水星上空。同樣的飛船,球形的,在1859年3月26日飛過太陽。 1878年7月29日的日食,人們看到兩個大型閃光物體在水星和金星之間,那是昂宿星人和仙女座人的母艦,正通過我們銀河系的一部分。 1783年和1787年,月球上明亮的亮光不是火山,它們是昂宿星人的母艦。 1894年2月,被拍到的那個突出一個巨大黑色物體的東西是來自阿爾法天龍星的運輸飛船。 1892年4月4日,越過月球表面的物體並不是一隻大鳥,它是一艘有著看上去有翅膀的飛船。它來自阿爾法天龍星。同一艘船在此太陽能係裡留到1912年1月27日。女士們先生們,我們現在所生活的時代,在未來被稱為結束無知。我們,作為一個行星種族,必須致力於這一觀點,即真理必須保存。我們必須面對重大挑戰,無論什麼真理,我們必須盡一切互相支持。我們已經支離破碎,我們被出賣。但是,請讓我們不要彼此放棄。我們能夠成為英雄。我們可以拯救世界和我們的自由。我們必須相信對方,相信自己。

 

火星:文化洗腦與現實

 

仙女座人說,火星是大眾所知的3倍大。在文學裡我們被告知,火星的直徑是4200英里,實際上是11421英里。 1995年3月的聖地亞哥報紙,它發表了一份報告出示了一張在春天時候的火星照片。它說,1971年維京號飛船在火星大氣層裡發現了大量臭氧。現在,你知道有多少本書會告訴你火星大氣中有臭氧?一本也沒有。這是一個受控的洩漏。我們被告知,火星大氣主要是二氧化碳。怎麼會是這樣,當它已被認為缺乏植物生命?當你看到極冠在春季融化,像書上所示,他們怎麼能夠說火星最高溫度是零下141度?火星的極冠由水構成​​。有沒有人告訴我水在零下141度如何融化?仙女座人說,火星赤道上的平均氣溫為59度。 1979年,NASA承認看到雲層漂浮在奧林匹斯山,那是太陽系最大的火山。但是,奧林匹斯山有7.2萬英尺高。如果你在7.2萬英尺的高度看到雲,那真是見鬼了。

 

太陽系裡的四面體幾何和磁頻產生

 

火星上的紀念碑。據Morenae說,火星上的“臉”是一個墳墓,而且很顯然在火星表面有許多類似的紀念碑。仙女座人也說,如果你觀察太陽系裡所有行星的表面,在南北極19.5度的地方,都有紀念碑——我們太陽系的每一個行星都有。之所以這樣,是因為它們產生某種磁場頻率,顯然會導致或產生某種聲音,直直對著我們這些靈性存在的方向兩極化我們的太陽系。換句話說,我們在一個特定的頻率振動。只要這個太陽係按這個頻率振動,我們就不能在靈魂層面離開太陽系。我完全不明白這點,但我與各位分享。

金星曾經是天王星的衛星,水星曾經是土星的衛星。關於這點存在什麼大計劃或設計,我不知道。當我問到地球的信息時,有人告訴我,地球曾是在與現在不同軌道上的冰雪星球。當我問道誰移動地球時,回答是“那是昴宿星人必須回答的”。昂宿星人不都是壞人,但他們也沒有說白一切。他們已經很長很長時間參與我們的太陽系。我被告知,仙女座理事會被捲進來的唯一原因是,昂宿星人去找他們並要求這樣做。我們的太陽系在11.7萬年被捲入一場戰爭。昂宿星人是其中一部分原因,他們拍拍屁股就走人了。其中有些人回來。亞特蘭蒂斯是一個外星人的殖民地。昂宿星人從未為他們的所作所為負責,現在他們不得不回來並嘗試修補。問題是,當他們回來時,他們的過去不偏不倚地打中他們的臉。我們是他們過去的反映,他們要處理它很不好過。為了解決這個問題,他們不得不後退到“戰士”模式,他們不想那樣,因為它如此具有破壞性。所以,其結果是他們必須找些幫助。

 

百聞不如一見:全息圖像技術

 

他們有一種相機,用它可以拍攝照片並分離出來,以獲取數據直到概念。例如我有肝臟問題。他們可以回到過去獲得我健康肝臟的相關數據,並全息地投射出來來治療肝臟。這是全息技術。這是我自己治好自己。利用我們的思想,我們有相同的功能。關鍵是相信,我們在腦海裡記錄的一切都是全息記錄。每一個思想都是全息記錄。當你試圖在生活裡創造某物時,請通過你的冥想,不要用普通的方式想像它。圍著它轉,站在它後面、它的上方、它的後面。鍛煉你的頭腦和潛意識看到實際的事物。他們說我們有這個能力——他們則需要技術去這樣做,但我們不需要,因為我們擁有曾經在第11密度的益處。

 

宇宙裡的生命:子彈

 

如你所見,地球位於我們銀河系的邊緣。如果它再偏中央一點,我們就不會擁有自我統治的機會。我們認為自由理所當然。仙女座人說,我們太陽系的7個行星和15個衛星上都有生物生命,但人類的技術還不夠先進能偵測到。伽利略探測器進入到大氣中本來已被摧毀,但現​​在NASA說它會從表面轉遞數據數週。表面?什麼表面?他們一直告訴我們那裡一直沒有表面。伽利略任務軌道部分的主要功能是觀測木星的其中一個衛星。

 

問:我們很多人想知道為什麼我們首先在此行星。你有沒有這方面的資料?

 

AC:有人告​​訴我,我們中有些人在這裡已經很久了,不斷進化,學習不要壓抑愛。我也聽說,我們中有些人從未來回到現在這個時候,以“糾正一個可怕的錯誤”。那就是我知道的。 [編者註:在Robert Monroe最後一部著作《極限之旅》裡,它也表明我們許多人都從公元3000的那一段時間來到歷史的這點,以了解這個行星的情況,以便能夠更加充分和適當地在未來地球上發揮作用]

 

問:你對人類能量場的理解是什麼?

 

AC:據我了解,有8個能量場構成我們個體的一個全息印記,聚焦於我們現在所在的一個一個意圖,即物理。換句話說,我們是多重次元的,需要8層意圖來創造我出現在這裡,在此時跟你交談。

 

問:前幾年,我的一個在CIA工作的朋友告訴我,他從NASA運營總監退休的哥哥對他說,在1990年,布什和戈爾巴喬夫在馬耳他海岸的某艘船上會面,專門討論某個環繞火星軌道的物體。這個人的評語是,他們兩人都怕得要命。這跟你在磁帶裡提及的1989年移交有關。

 

AC:我被告知,我們獲得技術,並允許殖民月球和火星。最好的技術被帶到火星,我們一些最強壯的人類基因被帶到那裡。在那之後,1989年天龍星人破壞協議,入侵火星並毀壞了那裡的人類殖民地。我聽說這發生在1989年3月。與此同時,我們的政府被天龍星人告知要徹底污染我們的環境,以使人民屈服。他們得到灰人的許諾,一旦政府在地球上消失自治時,他們會用其技術清理星球。 Morenae說,灰人沒有打算實現這一承諾。底線是,我們人民要站起來,並掌握我們星球的領導權。我不知道要如何做,但如果我們一起去做就會成功。我們必須把所有愚蠢的事情放在一邊,看看優先事項。我們的優先事項是什麼?環境、彼此和我們的孩子。我們必須這樣做。無論如何都必須這樣做。

 

問:我想知道仙女座人是否會幫助我們,他們計劃何時以及是否會通知我們,那麼我們可以團結起來,以一個更加統一的努力克服我們的問題?

 

AC:通過通知所有外星種族在2003年8月12日之前離開這裡,他們其實已經作出決定。仙女座人已經製作了一些麥田圈,作為信息告訴其它種族要在那個時間之前離開這裡。他們已決定進行干預。如果要提前進行,我被告知至少需要有10%的人口提出要求。我們每一個人都必須單獨提出要求,至少必須有10%的人口。他們說:“當你完成祈禱之時,我們會在這裡。”他們想幫忙,但我們有自由意志。如果他們不請自來,他們則侵犯了我們的自由意志,就像灰人和天龍星人一樣。他們不會那樣做。這不是他們的生活標準。

 

問:你有沒有任何想法,仙女座人如何把拒絕離開的外星人抽出來?

 

AC:我不知道,但如果在地球上仍留有任何外星人,我能看到的唯一方法是進入那些地洞並迫使他們離開,意味著這裡可能變得很怪。你能想像爬行族類在州際公路上亂竄嗎?

 

問:你說未來10年會是怪異的。這是以上那個混亂的一部分嗎,還有什麼其它東西我們要預期的?你說他們失去了火星而月球似乎也不是一個好去處。

 

AC:對。月亮只是殖民火星的一個跳板。由於缺乏大氣,月球上不存在長期居住的條件——這就是他們要到火星的原因。嗯,他們失去兩者,世界各國領導人、每一個與外星人進行這些交易的人,現在發現自己真有麻煩了——他們無處藏身。他們不能跳離這裡。為了應付它,他們現在主要利用聯合國和全球生物圈計劃來製造儲備,大部分在美國。原因何在?世界上超過78%的淡水在北美。如果你控制了水,你就控制了食物和人民。如果你控制了人,你就是“王”。

 

星際航班:靈性之旅

 

問:個體靈性離開身體會發生什麼?我們去哪?

 

AC:這將延伸你的信念系統。我想你看看那觀點,即當我們死去時,我們“看到光”而且“遇到我們的親人”,我的理解是,這一過程的物理位置會是范艾倫帶所在。我們去到那里而且在那里處理。處理的一部分是回顧我們的生活,看看哪裡壓抑愛,然後我們回來平衡壓抑愛的地方。如果沒有宗教的搗亂,我們應該很久以前就學會這課程。 [編者註:如果是這樣的話,HAARP項目對這一過程有什麼影響呢?其它消息來源指出,這是對我們所有人在這個地球上的最後一個輪迴]

 

問:你能否進一步解釋仙女座人關於我們用想法全息投影的能力嗎?

 

AC:他們說我們所有的經驗都全息記錄著。例如,當你看著我時,你的大腦不僅記錄你所看見的,還記錄我的能量場,我能量場裡的思想,等等。大腦總是記錄著,他們說我們有能力接入它。 Moranae提到一個事實,即整個宇宙正在發生變化,因為思想正在改變。它們是一體而且是同一個。

 

問:你剛才提到的全息相機前只是在此化身裡進入嗎,還是可以更退一步?

 

AC:它可以回溯得更遠。

 

問:回到我們被刪除10股DNA的狀態之前?

 

AC:是的,我們在我們自身的能量場裡也紀錄著那信息。我們經歷的一切都被記錄到那裡。請仔細閱讀。

 

問:癌症呢?

 

AC:Moranae說,癌症的部分原因是遺傳。當我們的肉體被創造出來時,他們置入某些基因,使身體更快生長。當他們剝奪我們10股DNA時,一些應當被一起去除的基因卻留下來了。我們體內的某些東西使基因轉動,然後它開始顯化。愛的振動可以治愈它。 [編者註:今天的科學是試圖讓市民相信癌症完全是遺傳的概念,避開食物和水里面的環境毒素問題,毒素已經被蓄意注入環境,還有與它有關的訴訟。所有這一切都是基因科學神權的非達爾文主義特點的延伸——科學像宗教]

 

意圖,跟隨本能和頻率轉變的影響

 

問:我想知道,當我們專注於光和愛時,會不會連接到那些等著與我們合作的更高力量?

 

AC:我們早已連接。他們真實尋找的是我們的意圖,如果你能在毆打一條狗之前停下,或.....不管在生命裡做什麼決定之前,暫停一會兒並問自己:“這個決定之後的意圖是什麼? ”正是意圖製造了混亂。我們必須承擔責任。我們那麼多人是基於對過去刺激的自動反應來作決定——我們沒有意識到自己的原意,我們也沒有使意圖和本能直覺相匹配。如果你有一個直覺不要做某事,不要去哪裡,而且不要做——請尊重它——尊重你自己。你知道,這些頻率的變化正在到來?仙女座人的觀點是,在我們世界裡最受影響的是男人。他們說我們世界裡的許多男人會離開——過渡。報紙上的訃告欄將有10-15頁長。其原因是,大多數男人都充滿了自我加強的孤立。他們把自己封閉了。如果他們像女人那樣允許能量通過自己身體,很多男人不會成功。他們會有腦動脈瘤和心臟病。如果你沒有位於愛的空間,那麼你就在恐懼的空間。

 

海爾博普:藍星和帝國反擊戰

 

Moranae說,海爾博普是從獵戶座而來的協議船。它有四個螺旋結構,背後還帶著兩顆衛星。當它在1997年進入我們的太陽係時,兩顆衛星將進入水星軌道,而我們的政府將作出“他們在這裡”公告。他們在這裡不是為了幫助我們。他們來這裡是為了確保控制得以維持。他們在1997年2-3月在這裡。此“彗星”已經三次改變方向。彗星不會這樣。有些記者就這些方向變異詢問NASA,而NASA回答說這是由於各行星的引力拉扯。感謝神,那記者夠聰明問道“什麼行星?”與NASA的討論到此結束。變化正在到來,你應該準備好。我們時間不多,我們可以做到這一點。我們自己能夠做到,而且我們為自己能夠做到而自豪。當聯合國直升機開始飛行時,別互相攻擊——這正是他們想你做的事。

 

問:我理解你之前說的,邪惡是我們自己信念的功能——而且,那個物質是我們信仰的功能。我理解正確嗎?

 

AC:是的,先生。所以一切事物都是一個信仰體系。那麼,我們信念背後的是什麼意圖?我會回顧Morenae曾經說的,與其說你相信什麼,不如說你為什麼相信它。

 

問:那麼,如果你站在那兩件事來說,沒有物質也沒有邪惡。

 

AC:從技術上講,那是正確的,但我不在那個層次。

 

未來,自我負責和自我決定

 

問:我看到很多信仰體係並行,我想知道這是不是整體歷史世界規劃的一部分。基本上,新時代的人們認為將要過渡到一種新意識,像你說的。我在基督教信仰體系的機制下看到與“狂喜”相同的東西。我看到許多涉及UFO材料的人們都在想“他們是下來拯救我們”。這一點有4個或5個不同的版本,取決於那些群體當時的意識狀態。對我來說,該消息是基本是“躺在地上,讓坦克碾過你。”這是轉移(概念)個人責任。你有任何想法嗎?

 

AC:是的,先生。我曾請Vissaeus給我一個關於我們的未來的“定義”。他說不能告訴我——它涉及所有可能性。我對他說:“那你能告訴我什麼?”他說:“嗯,我可以給你一個的定義。”這是我們應該去往何方的定義——他說我們將達到這一點。他說:“自我決定的負責自由,變得真正的自信和自由,無條件對自我負責,不被強迫接受某些更高的權威。”我們正在尋找的,已經是了。至於想得到拯救,我知道這是一個真正敏感的問題,如果你被拯救,那也可以。但是,從現在到你得到拯救的這段時間,請對自己負責,並教你的孩子為自己負責。我們應該成為領導一族——而不是羊群。我們應該是酋長——他們教育其人民——沒有人落在後面——我們一起成長。孩子們應該被教導我們知道的一切,等等。沒有什麼事應該對孩子隱瞞,因為他們是連續性的下一代。我不敢相信今天他們在學校裡“教”孩子們什麼。他們什麼也沒教。什麼也沒有。他們不能為自己解決任何問題。他們被教導著要想什麼,使他們能夠像電腦一樣回吐資料。

他們沒有被教導要為自己思考。伙計們,我們應該教他們如何為自己思考。學校只是保姆。在仙女座體系,最受尊敬的人是教師,因為他們影響所有後代。在這裡,一半的教師在挨餓。我們正在思維倒退。我們必須做出改變,而且是我們要這樣做。無論是家庭教育,還是去到華盛頓並向每一個人發火然​​後從頭再來。

 

仙女座人對人類聖經事實的看法

 

至於“救世主方案”而言,有人告訴我,它已被置入我們的信仰體系使我們無能為力。現在,這是敏感的,所以我只是和大家分享他們的說法。而且,我要對新約全書“挑刺”,我道歉。同樣,我不想冒犯任何人。我只是分享他們給我的信息。這是他們的觀點。大部分的舊約,特別是《創世紀》,由公元前651年構建的加爾丁文偽版組成。那個教導我們的人一直是一個,摩西,事實上是兩個人。其中之一是摩押(Moab),一位加爾丁酋長,另一個則是埃及王子Sesostres。公元前651年,作家們把兩者結合起來,創造出一個複合人物。因此,它不是表面所示。當我們拿到新約時,保羅書信明顯是提阿那的阿波羅尼奧斯從印度帶來。四福音是由印度的哈里曼阿曼得到。其原來形式是印度教的,由阿波羅尼奧斯撰寫,同樣被知為使徒保羅。我們所知道的耶穌確實活過。他被釘死在十字架上。但是,仙女座人說,他沒有死,而是度過了他的餘生,於公元64年死於馬薩達。現在,我不知道這一切——當時我不在。他們還說,最後一個版本的福音和使徒書信被Euphilius翻譯,一名天主教主教,而其原來形式的原書就在阿普索爾大學裡,它們被稱為《阿根廷法典》。原來的筆跡是蘇美爾文。那是我知道的,再說一次,這是他們的觀點。

 

問:亞當和夏娃呢?

 

AC:仙女座人說,這是一個部落,不只是兩個人。我們收到了“閱讀指導”的版本。

 

問:摩西可能實際上是一個綜合人物的觀點,似乎不減損“他”在合適的時間出現在合適的地點並且能夠成為領導者的觀念。

 

AC:你絕對正確。現在,隱藏謊言的最好地方在哪裡?兩個真相之間。你們把它修改得剛剛好,足以使你不能把它們拼在一起。請記住,這整個事情都是關於自我負責、自我統治和自我選擇。他們已經篡改了真相,剛好令我們所有人一直退縮、等待和等待。一生、一生又一生。我們在這裡,正作出讓我們退縮的決定,因為我們在等待有人下來救我們。這不會發生。他們說這就是不會發生。他們不想來這裡“拯救”我們,因為他們不想做保姆,然後如果有事“發生”,我們總是“責怪他們”,然後這個週期重新開始。我們沒有時間了——地球病了。我們沒有別的地方可去。我知道這不是你想听到的答案。這不是我想听到的答案,因為這意味著我真的要賣力地去解決我的生活。但是,我沒有選擇。僅僅是這樣。

 

問:但有一個拯救的現實。真相是,給人們帶來挑戰使他們內部成長,當星球進入第四第五次元時能夠跟得上。它讓我們覺得個人責任重大。

 

AC:對。現在,讓我們假設耶穌是一個現實。耶穌的確說過:“如果你有信心,就應更偉大。”其中包含一個深刻意義——“我做的這些事情,你可以做得更好,如果你有信心。”這裡有一個深刻的意義請不要忽略它。你真的很棒。你們每一個人都很了不起。別聽信你所被告知的(文化社會現實)。這是一個謊言。你很棒。

 

我們的太陽系在第五密度:進行中的改變

 

AC:仙女座人說這個太陽系裡有13顆行星。當我們進入第五密度的時候,我們的太陽系裡會明顯看到27顆行星。它們已經存在,但在另一頻率,這就是我們為什麼目前看不到。當我們到達第五密度,木星顯然是一個太陽,那意味著在那層次上,我們會是一個雙星系統。木星,在第五密度,是淺藍色的。我聽說,1000年後,我們第五密度的後代,在第五密度的實相次元里將有淡藍色的皮膚,因為太陽。

 

關於換靈

 

Morenae說,換靈有負面也有正面:這個星球上有許多人是世界領導,儘管表面並非如此。如果你對其中一些人有直覺感覺,請尊重此感覺,這對男子而言很難言喻,女子卻容易得多。負面人們所做的(在綁架或瀕死經驗裡),是下面的事。例如,某綁架事件,某男子被捉到飛船。他的身體陷入昏迷瀕臨死亡,但靈魂仍在。然後,他們利用技術用另一個靈魂取代原來的靈魂。然後他們送那個人回來。他們可以在4秒內完成此過程。新的個體有全新的議程。如果你是負面導向的外星人,為了操縱第三密度,你必須出現在第三密度。這就是他們的做法。有些人選擇人類外形。這是獵戶座的技術,負面外星人需要技術才能創造人類獨自用意識就能做到的事。那就是根本區別。正向的外星人:靈魂之間有個合約,一個靈魂將與另一交換,來這裡做善事。正向外星人現在廣泛使用這方法。這個星球上有成千上萬你所謂的“換靈人”。因為他們不能干預,所以他們必須以物理形式出現並在人體內參與過程。 Morenae告訴我,一個真正的換靈人是不會承認的。他們不會,所以我不知道那些承認的人是誰。這是他們的觀點。

 

耶穌再來的概念及其相關主題

 

是否每個人都同意談這個問題呢?好的。這是一個敏感題目,我已經摻雜了情緒。我的一部分真正想要為自己負責,這樣當我死亡時可以說:“是的,神,我做到了。我對一切善與惡承擔全部責任。”但是,我對此有恐懼因素。你想知道,而經驗是我們的衡量標準。現在,如果仙女座人對我們許多宗教教義的觀點是正確的話,那麼我們被陷害了。仙女座人對聖經的觀點是,它只是有著歷史記錄的文獻。他們說,康斯坦丁如此忙著燒掉羅馬帝國的資源和停止宗教戰爭,所以他決定設立一個國教。他把西方的宗教——崇拜伊西斯——和東方的宗教——崇拜克里希納,混到一起。形成伊西斯-克里希納(Isos-Kristos)。我可不知道這個,因為當時我不在。 Morenae曾問我:“為什麼,如果你的大導師(即他所謂的耶穌)在某一天被釘在十字架上——為什麼那天年年都會改?為什麼必須是星期日?”我做了一些研究,發現復活節總是在春分日。現在,這有什麼錯?我們被告知耶穌生於聖誕節,但歷史表明他生於公元前2年2月16日。那個人的靈魂,跟《死海古卷》裡的那一個是同一個人,那書的大部分已被奪去,因為他們不想讓我們知道其內容。我想知道真相。我想知道它是什麼。如果你看看天主教教會,他們已經控制了十二門徒的手稿,如果你以欺騙和撒謊看看教會的歷史,以及1960年他們承認聖經裡的14項抄襲的事實,我現在倒有個問題了差之毫裡謬之千里。我不想做錯事,所以現在我不得不質疑一切。我不懷疑我與神的關係。我很清楚,但我的確質疑我不夠負責以照顧自己的觀點。我不想把信心放到別人身上,它不應該在那裡。我想正確做好此事,就像其他人一樣。我希望生活在和平之中。我希望生活富足。我想養起一個家,就像其他人一樣。所以,我把這些信息給你照顧。隨你便。我與你們分享我所知道和不知道的事。

 

納粹科學家讓時間旅行的灰人進入1931年我們的宇宙

 

很顯然,當灰人到達時,他們是獵戶座集團的先鋒隊。 1931年前,他們無法真正穿透我們在第三密度周圍的隔膜。那時我們並沒有引爆核武器,所以我問Morenae發生了什麼。顯然,德國納粹科學家正在測試時間旅行,他們打開了一個“大門”。他們在時間裡打開“裂縫”,而且我們很走運,那裡就有一大堆負面外星人。我不知道他們如何得知,但他們就在那裡。於是,他們在1931年來到我們的實相這裡。一旦在這裡,他們就可以跳躍回時光。現在,他們只能回到公元前11230年,否則就會遇外星人的亞特蘭提斯文明。我們的歷史書上,蘇美爾人、巴比倫人和埃及人都談到“眾神”。那些是在1931年來到我們實相的外星人,而且回溯過去開始操縱人類。如果我會時光旅行,而且帶著這種塑料水壺回到過去並呈現給某法老,他可能認為我是神,因為我似乎憑空出現而且有不同的服裝和高科技。這個7-11的水壺可能會作為一項神聖物品流傳下來。它將成為無價之寶。 7-11的符號可能會成為一個宗教神器。想想看。聖經談過人類反叛神的故事。其實是人類反抗外星人,他們欺壓和壓迫人類。人類處於滅絕的邊緣。外星人決定“分裂人類並給他們不同的語言”。分而治之。分而治之。至於以後發生的事,我會讀讀《伊甸園眾神》和Sitchin的書。資料就在那裡。我會細細閱讀古老的神話,特別是蘇美爾和巴比倫的。

 

意圖

 

我想分享一點Vissaeus關於意圖的觀點。 Vissaeus說:“我們所有人以及我們建立的最小實相體,是你科學所謂的原子。你被教育到,實相裡的每一個單獨粒子都包含電子、質子和中子,它們依附在一起形成你所謂的自然。分子體現這種結合以創造一切。我們要揭露你科學的漏洞。你的專家教導說原子的自旋難以預測。可預測的可靠性在哪裡?各元素從何而來?你的科學不能回答。他們只有理論。你的科學預先假設物質的來源在物質內。這就是我們想要與你分享的缺陷。物理物質所有元素的真正來源是意圖。“是”的意圖使所有事情都有可能具有一個無形的一面或世界,那是你的科學現在才勉強尋求答案的事物。

 

作為原始創作力的意圖

 

我們很高興與你分享這個觀點,即意圖是創造的原始動力。正是“是”,其意圖和願望去探索和擴大自身,在所有可能的開放性中,在所有次元中創造了所有物理物質。正是它使我們有可能探索我們以致完滿。因此,請明白——造物中第一材料是電子。這是工具,以建立物理實相的造物。現在,讓我們看看你——人類。在鏡子裡看看自己。你的形體由原子組成,原子形成分子,然後形成細胞。你是一個意圖的電子、原子和分子的和音。在座各位都是意圖或願望的複合體。你們許多人走來走去要求某個奇蹟,事實上你即是那個奇蹟。從開始到結束,物理物質都是意圖的網絡。這“是”旋轉意識成為物質,你即有了生命。你所看到和體驗到的只不過是最小那部分的你。內部事件的外部表達。你們人類外形的模子由神靈所造,身體則由各種意圖的集合所組成,每個意圖都具有特定功能,全部專門朝向供養你們人類。

 

人類具有無需技術而創造的能力

 

我們有能力——每一個人——儘管我們可能不喜歡它,在靈性層面,有無需技術而進行時間旅行、創造任何東西的能力。我們能夠做到這一點的原因是,我們的本質以及極端的情緒。仙女座人說,產生思維是我們的男性一面,通過情緒顯化事物是我們的女性一面。現在,第三密度是令人難以置信的稠密,許多外星種族不喜歡在這里居住。我能舉出的關於密度阻力的最好例子是,就像你在一浴缸的果凍裡移動你的手。那就是不住在第三密度的人們的看法。仙女座人說,人類有多棒的證明是,我們可以真正地創造此第三密度的事實。第三密度如此緩慢,我們的意圖還是可以在這裡真正地創造任何東西。仙女座人如果沒有技術就無法做到這點。我們居住的這個世界,我們每個人都有份幫助創建。它事實上是我們而我們是它。我們事實上是一體。我們創造了這個地方。他們不明白我們為什麼要摧毀它。

 

時間旅行允許改變某種族的意識

 

現在,我聽說灰人絕對會喜歡從這個等級中自由出來,但他們所做的卻是繼續傳播問題。現在,我們已經被告知灰人“在這裡已有幾千年”。然而,仙女座人說灰人在1931年才來這裡。由於他們時間旅行的能力,他們似乎已經在這里數千年——他們可以在時間裡倒退。如果你可以在時間裡倒退,你真的可以改變任何種族的意識。你可以改變任何事件。那正是他們所做的。他們不是唯一這樣做的人。還有一個來自天狼星B(Sirius B)的集團也這樣做。我花了很長時間才明白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做。歸根到底,他們想控制我們。我們擁有他們想要的東西。我們具有曾活在第11密度的優勢,那意味著我們已經覆蓋了非常大的靈性演變區域——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的情緒範圍如此之大。他們想要那信息。不僅如此,隨著新頻率的到來和第三密度本身開始崩潰,灰人試圖挽救他們的種族。 Morenae說,只有2000個真正的灰人——其他都是克隆人——有機機器人。他們沒有靈性本質。伙計們,我們正談論的是比我們領先幾千年的技術。

 

關於恐懼空間

 

我的理解是,當你進入某個恐懼空間時,你自動成為受害者——你把自己置於不利的地位,你簡直是吸引那經驗到來,因為那些試圖壓制的人們想食用那能量。恐懼存在的唯一原因是,我們允許那想法吞噬我們。 Moren在1991年告訴我:“在你的時空裡,對恐懼的表達是你們全體的挑戰。因為位於恐懼中的任何人,對大部分情況都缺乏清晰了解。我們觀察到,你的世界正處於歷史和進化中最混亂的時刻。”現在,伙計們,以下這些文字可能不太通順,但這正是Morenae說的意思。他不是很懂英語,他們盡力最好地表達自己。 Morenae繼續說:“我們理解你卓越的努力和活下去的承諾。但是,我們不理解你製造死亡工具的需要,期望它們會使大家保留在諒解與和平的空間裡。我們注意到,你在恐懼的空間中製造、創建和計劃,而不是在愛的意識裡。所以,你建造和使用的防禦機構總是處於解體和瓦解的狀態。我們與你分享此信息,因為恐懼消耗你和地球的能量,靈性上和物質上——身體上。恐懼總是覓食。恐懼不能自我複制。它必須覓食。我們觀察到的恐懼很難理解。它耗盡你對原本意圖的注意。它是一個非常鬼祟的能量。恐懼抑制愛。這是最令人痛心地看到和感受到。當那麼多人壓抑自我和彼此的時候,你怎麼能夠共享理解和愛?請感受我們一個種族試圖向你們種族表達的話語。你原本創造物質現實的初衷之一是個想法,就是創造和學習如何通過實相使用意識來操縱和表達自己。這是“是”給予你的意識,事實上所有事物都具神性。此最重要的天賦一直被恐懼蒙上陰影。這個創造對我們自己完全是荒謬的。”

 

抑制愛產生永久瓦解

 

“我們已經認識到,壓抑愛只會造成永久解體。我們在我們家鄉的星系裡觀察到,廣大獲得讚譽的種族連廢墟都已灰飛煙滅。他們摧毀了自己僅僅是因為壓抑愛,並且從自己的意圖中耗盡生命力,破裂和摧毀了他們的自我創造。恐懼的第一個投射是否定——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嚴格感情。拒絕和恐懼在現實中造成與它聲稱完全相反的結果。恐懼是基於,從我們的角度來看,對自我價值和安全感的誤解。為什麼這樣?我們在自己仙女座裡討論過你們種族。基於你的歷史我們已經形成了某種觀點。”

 

AC:Morenae繼續說:“你的各種宗教對此過程起到了幫助和傷害的作用。你世界的某些信念非常相信他們是自然有罪的造物。你的科學教導說,你的物理形式是一池子誤打誤撞拋在一起的化學物質,所以你們全部都是一個意外,過著毫無意義的生活機會。你害怕神,書上說神是慈愛的卻會因你犯了個錯就永遠把你扔進深淵。你世界有很多人,終於認識到你世界裡,恐懼——恐懼的想法,正是他們的敵人。你們都在理解和恐懼之間、理智和恐懼之間掙扎。此掙扎不存在預定方式。我們的看法是,這場鬥爭將使你的世界通向和平和責任,或種族滅絕。這將是我們的悲傷。是時候全體回歸了。”聽到其它種族對我們的看法真的很有趣。如果你曾試過在情感上超然的情況,你對某情況就會有完全不同的觀點。

 

問答

 

問:你是否有一些技巧可以推薦自我改善呢?

 

AC:是的。我得到一些靜心或練習。我怎樣從Morenae得到這些東西是個長篇故事了,但基本原因是我難以看到內在的光。基本上,你使自己感到舒服,進入自己身體內部,從腳到頭翻轉過來。體內的一切都會在外面。一切在外面的現在都在裡面。當你開始看到自己身體上下顛倒時,你就位於正確的道路。那方法最能幫助我。另一種方式是安靜。為自己製造些安靜時刻。

 

問:能否請您更多談一下鯨和海豚的星際連接?

 

AC:嗯,就像我剛才所說,鯨魚和海豚是從天狼星係被帶到這裡,它們真的在進化。沒有太多時間進一步說明它,因為我們沒有很多時間讓人們提問。

 

問:如果我們真的從第三密度通過第四密度進入第五密度,政府要試圖操縱一切有什麼關係?這怎麼會影響我們?

 

AC:操縱的關鍵是設法阻止我們。

 

問:為了不讓我們進入那次元?

 

AC:盡可能多地不讓人們進入。現在,當我們談到我們宇宙的創造以及負面外星人的重量的比喻時,那些不打算進入第五密度的生命將創建另一個意識空間、另一宇宙,並繼續玩這個遊戲,直到使之正確。

 

問:你說過仙女座人理事會已下令,所有外星人必須在2003年8月12日之前離開此星球。這將如何影響到未來的海爾博普的所謂的外星人?這些外星人難道不應該在那時之前離開嗎?仙女座人如何剷除他們?

 

AC:好吧。他們沒有告訴我計劃如何剷除他們。我不知道外星人是否知道。仙女座人只是說他們將從我們星球上擺脫所有外星人,必要時使用武力。

 

問:如果,我們戰勝這一技術的唯一方法就是利用我們原有的從第11次元帶來的“統一”力量,有沒有方法能協助我們把注意力集中到這點上?

 

AC:我不知道。我會問問他們並把信息傳遞給你。

 

問:仙女座人是否與這個星球的某靈性層次互相聯繫著?天使和大天使呢?

 

AC:是的,因為靈性個體是次元性的也是實體性的,儘管對我們來說他們“靈性”個體。至於天使和大天使,對於仙女座人而言,我們都是天使。當我對他們提到大天使的概念時,他們不知道我在說什麼——他們不得不回顧我們的歷史以了解這一概念的含義。他們仍然不知道他們是誰。他們只是說我們都是天使——只是你對自己的看法告訴你你不是。

 

問:對於人類使用藥物作為改變意識狀態的方法的這種習性,他們有什麼說法?

 

AC:我問過他們,他們說,這是把專注肉體作為獲得靈性的方法——它注重了錯誤方向。他們的觀點是,我們​​已經覺醒,卻“卡”在肉體裡。當人們尋求所有這些靈性體驗時,他們沒有意識到我們已經做過這一切,而我們不應該著眼於把身體當作工具,自我才是工具。關於這種觀點至少有兩個思想流派。

 

問:據我所知,仙女座人正請求我們質疑關於現實與物質的信仰體系?

 

AC:是的。我們已經如此停滯,根據我們的經驗支配我們的真相,而不是創造經驗。當我們卡在只是體驗事物的觀點時,我們就卡在“我覺得活著,因為我正體驗這些”的想法裡。很多人停留在生存模式,你可能沉迷於生存,因為你“覺得活著”。你總是“把它發揮到極限”,然後卡在那裡。所發生的事是,你開始像輪子上的倉鼠那樣。你做的一切就是體驗生存,而我們在那概念上卡住了。你創建的都是生存、生存、生存、生存——旋轉不止生生不息地繞著圈——而不是創造別的東西。此星球上有那麼多人是這樣。這就是我國政府的意識。

 

問:我們看到的是,我們活在一個因果關係的現實裡,而事實卻是,這是一個果的現實,而因在這之外?

 

AC:是的。

 

問:因此,底線是,物質界不存在生命或智能?

 

AC:是的。它反映回你投射進去的價值。

 

問:所以,改變物質以改變我們情況的想法是對人類撒的最大謊言之一,還有在自身之外尋求真理的傾向?

 

AC:是的。

 

問:HAARP設備是否由負面外星人控制?

 

AC:好問題。就我所知,大部分的氣象影響當前在月球完成。他們支起粒子束武器,製造風暴並移進“不受歡迎”的國家的海岸上。這是月球上的人類做的。 HAARP設備的影響是其實際用途的一個副產品——創建一個圍繞地球的電磁屏蔽,那麼無人可入——他們非常關注即將到來的侵入。不管發生什麼事。當人們發現自己如何被欺騙時,他們能去的唯一安全的地方就是月亮。但是,一旦到了月球,他們將不得不與其負面兄弟“一起吃喝玩樂”,後者會把他們當午餐。他們就這樣對待自己。

 

如果我們是永恆的,那麼怕什麼?

 

AC:一切物質都在變化,因為所有思想正在變化。仙女星人說過,我們昨天談過。在未來357年裡,我們銀河系裡出現暴政。它不會朝向正確方向。我們理應變得更社會化和更自由——而不是更多監禁和更多鎮壓。它從我們開始。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在今天幾乎是個笑話。那就是為什麼政府正在努力促進非傳統新聞,因為它們在告訴你真相——那就是他們為什麼要關閉互聯網,因為它發展如此之快,使人民正在覺醒。世界各國政府正受到外星人的嚴厲批評。這些外星人可以在這裡的唯一理由是因為他們以恐懼為食。這是他們凌駕我們的唯一力量。我們是靈魂。我們是神靈。我們是永恆的。每一本宗教的書都這樣告訴你——所以,有什麼可怕的.

轉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6a317c7e0101cdm9.html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回應

我是我所是. 我愛大家.

我們愛地球母親.

I am That I AM.

I Love You All.

We Love Our Mother Earth.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