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演于中中訪談 @ GO GO G-BOYS :: 隨意窩 Xuite日誌
    1. 沒有新回應!
  • G-Boy出國比賽
  • ●2006/11/5-12 香港同志電影節 ●2006 MIPCOM 最佳行動內容入圍 ●2006亞洲新秀影展 最佳編劇入圍
  • 本週投票
  • 關鍵字





  • Powered by Xuite
    200607311336★ 導演于中中訪談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200669 台北

    一天剛從北京拍完歌手MV回到台灣,接到佳儒(執行製片)電話,說有這樣一個企畫,問我有沒興趣。我一直對拍戲很有興趣,如果能有這樣的機會當然願意合作看看。天馬行空公司的煒中第一句問我「最近有沒有看過什麼電影或影集很喜歡?」我說「慾望師奶」。煒中說他也很喜歡,就在這樣簡單的默契確認下,合作案大致敲定。當時煒中手中有三個題材,一個是同志喜劇、一個是鬼片、一個是減肥。我個人對減肥這個題材比較有興趣,不選擇鬼片是因為我個人不看鬼片。而我本身不是同志,對是否能適度拿捏題材分寸頗感疑慮,所以不敢輕易嘗試。半個月後,煒中打電話給我,希望找我合作同志喜劇。當時我有點shock,想說那就先看看腳本好了。而我也希望跟編劇達義碰個面,把一些我之前在MV和廣告之前累積的經驗與他交流,並看看是否有機會將一些影像風格的東西加入到劇本設計中。整個劇本經過一修二修三修四修,最後呈現出許多豐富的商業元素。在討論過程中我不斷強調,如果要拍同志片,我不希望拍一部太過深沈的同志片。因為我不覺得同志故事一定要這麼慘。而我自己有許多同志朋友,在經過他們的同意後我也將一些發生在他們生活中的真實橋段放到劇本裡,由達義幫忙寫成比較清楚的故事點。由於我擅長的還是愛情故事,所以最後我和達義都同意在劇中加入一個由異男轉為同志的角色,這樣的轉折與情感變化是我可以去掌握、發揮的。然後我會希望能設計出一些具代表性的同志形象出來,當然大多是面貌姣好的帥哥,因為同志片觀眾有一半以上是小女生。所以,我其實想作一個用同志題材來包裝的愛情喜劇。

    我十年前入行時是在滾石電視ROCK TV作節目,開始瞭解影像概念。那時我們一群朋友喜歡玩DV,拍一些歌手的紀錄片或演唱會。到後來玩出興趣,就放棄作節目企畫,開始為歌手拍一些簡單的MV、個人影像紀錄、電視專輯。到後來就有人開始提供比較充裕的預算,設備也升級到betacamHD、到最後就是用film拍,那時差不多24歲。這中間也經歷過很沈重的事情,對自己的能力和成就也產生嚴重質疑,其實我在很多方面對自己並不是很有信心,但我知道自己是一個責任感很強的人。我不敢說我是一個很屌的導演,但我敢說我是一個很有責任感的導演。在給定的預算內我一定給你我所能拍攝出最好的東西。

    MV是圓歌手的夢、拍廣告是圓老闆的夢、拍電影則是每一個導演的夢。這是我自己觀察之下的分類。因為在電影裡導演有最大創造的空間,不必被歌手的形象限制,也不必被商品的要求限制。我覺得對台灣所有正在拍或將來想拍的導演來說,一個最令人頭痛的問題是「何謂商業片?何謂藝術片?」這個分寸有時很難拿捏。同樣是同志題材,可以拍得很商業,也可以拍得很藝術。一個賣得好的藝術片是否搖身一變就變得「商業」?而一部讓人看不懂的商業片是否會被歸類成藝術片?

    煒中說他一直想拍一個題材:一個生長在大陸的文藝青年看了很多盜版大碟,看著看著就開始想要拍電影。這跟我的情況有點像,因為我自己從沒真正經歷過跟拍這個階段。我家裡有一千多片DVD,我就會在這些片子裡面看到說「ㄟ,這個我喜歡,ㄟ,那個我想學起來。說抄襲也沒關係,因為這就是種學習。」與其說我是導演,不如說我是一個熱愛影像的影像工作者。

    等將來有機會,我自己有兩個題材想拍攝。一個是關於性。就像【百萬大飯店】一樣,在某個特定夜晚,一棟公寓裡,有許多不同的人同時在做愛。另一個就像是煒中講的,一個看了很多電影的男孩到最後想拍一部屬於自己的電影,這種有勵志成分的題材。我也常在我的MV裡加入勵志的元素。一個人經過努力,就會有所成就。成就多大,取決於努力的程度。

    在拍片過程中我們遇到頗多狀況,我當時打電話給【鬥魚】導演,也是我的朋友抱怨。他劈頭就告訴我「你就去幹譙啊,幹譙是導演的權利!」我聽了很爽,決定這麼做,但想想又不對,問他說「幹譙完咧?」他繼續說「幹譙完喔,乖乖去解決問題。記住,幹譙是導演的權利,解決問題是導演的義務。」我聽完當場覺得「這不是廢話嗎?」但十秒鐘後就覺得很有道理。

    我自己很喜歡青澀的東西,我覺得現在年輕人想看的東西也不需要深沈。所以我覺得演員的演技越青澀越好。甚至只要十三歲的小女孩喜歡這部片子就好。我自己非常喜歡易智言導演的【藍色大門】,我當時甚至幫他作了些幕前幕後的東西。【藍色大門】基本上是一部青澀的電影,在拍攝【GO GO G-BOYS】時我也希望能傳達出那樣青澀的感覺。現在年輕人演戲只要能演活自己,就夠了,至少我這樣認為。

    劇中三位主角本身都不是同志,所以在一開始我會要求他們去花時間作功課。我丟給他們的第一個問題就是「你們知道男同志怎麼做愛嗎?搞清楚後再找我聊!」唐正剛在片中呈現出相當陰柔的特質,很多人跟我說他跟人氣韓星「王的男人李準基」很像。但戲外他其實是一個愛玩、活潑、不拘小節的男孩子。電影開拍頭兩天,阿剛有點放不開,我告訴他要努力熟悉周遭一切,包括環境和合作伙伴,包括演員、劇組、燈光師、攝影師等等。只有在跟大家熟悉,培養一定默契後,演戲才有放開一切的可能與空間。裡面七個主要演員都有進步,也都還有進步空間,我也是。許安安我只要求她一件事,就是演那個本來的自己。我甚至把劇中角色的名字改成許安安都可以。TAE很喜歡自己加戲,然後常到最後變成搞笑。他是一個很用功的演員,因為不懂中文,所以他都會在前一天把腳本牢牢背起來,所以我不能現場改腳本,這樣他會當場掛掉。有一場戲在KTV,他要唱「勇氣」這首歌,光歌詞他就背了一個禮拜。

    梯子(余發揚)很能自己進入狀況,他也是將自己的本色發揮出來,我幾乎沒教他任何東西。而他是很能在鏡頭前發亮的演員。電影快拍完時我跟他開玩笑說「以後要是大紅了千萬別忘記我XD

    以拍攝MV的時程而言,假如我今天拿到音樂,大約五天之後就可開拍。大致的步驟是聽音樂、提案、勘景、試鏡、開拍、過TC、剪接,差不多七到十個工作天。這次為拍攝【GO GO G-BOYS】我推掉很多案子,損失粗估約七八十萬(無奈貌),從四月中旬一直忙到六月上旬,將近兩個月的時間。我現在發現拍MV比拍戲簡單太多太多了。前者的要求是美學,後者的要求是戲感。對唱片公司老闆來說,歌手在MV中看起來帥帥的、美美的最重要,做到這樣就有八十分。其次就是把音樂裡的感覺透過畫面呈現出來。在提案時我通常會抓一些文案或既有畫面作概念參考,提給客戶,讓他們可以想像。一支MV如果畫面不美,layout不好看,那就沒有什麼可觀之處。

    依照我目前的想法,之後的工作重心會漸漸往戲劇拍攝方面轉移。但中間如何學習和自我提升的過程仍然需要多多思考。接下來我會去美國來一場從洛杉磯到紐約的公路之旅,或許一路上多看多想能激發出意想不到的靈感。

    回到電影。我覺得同志兼有男人的粗壯與女人的細膩,我一直在想要怎樣用一句話來形容這兩種特質?「雌雄同體」嗎?不對!我覺得是「天使」,我甚至想過可不可以用【天使男孩】來當作中文片名。我以前很愛去Gay Bar玩,因為他們非常Peace,其他地方則不然,很多人喝醉酒就會來撞你,甚至口出惡言。所以我在電影裡最後一場音樂會的戲裡安排他們掛上電影翅膀,結果效果非常搶眼。在我看來,同志片不見得要像【斷背山】一樣驚天動地,只要能拍出好玩有趣的部分,【GO GO G-BOYS】就成功了。

    整理 王師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