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7091711科靈(Kolding),古今交雜的舊城區

   我想說的多過於我能說的。

  早已把這裡當成我第二個家,自從開始旅行,開始習慣長時間離家,尋尋覓覓後,發現另一處天堂。並不是刻意來到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城市,縱使旅人不熟悉,它在丹麥卻算是大城,也是重要的交通樞紐,更重要的是,歐洲國際童軍營地有一處便位於科靈郊區。

圖說:自Houens Odde國際童軍營地行政中心向南邊峽灣望去的景色。初到之時以為是座湖,後來才知道是海,讓我吃驚了好一陣子。

  從第一次扛著行李箱來到營地,第二次背著大背包長期居留,到第三次只帶著簡單行李來訪友,Houens Odde國際童軍營地從此變成我生命中不可抹滅的一部分。以它為據點,探索這個充滿峽灣和島嶼的國家,最終,在我心目中排行第一名的還是科靈(Kolding)。

  依據丹麥文特有的規則,l、r和n後面的d都不發音,也因此「Koldig」的中文翻成「科靈」而非「科定」,它是丹麥第七大城,也是丹麥主要的造船工業城市,並大量出口豬肉,因此在某個特定的季節,在鄉間常會嗅到濃濃豬糞味,當地人戲謔的說:「跟錢的味道真像!」

  科靈舊城區是整個科靈最具有觀光價值的地區,無論是搭火車或是公車前來的旅人,只消步行幾分鐘,即可抵達舊城。舊城的地標就是位於山丘上的科靈堡(Koldinghus),目前以博物館之姿開放給大眾參觀。

圖說:自火車站出來,沿著城堡巷(Slotsalle)上坡,或向左沿著鐵道路(Jernbanegade)遇腓特烈路(Fredericiagade)右轉上坡,都可以抵達科靈堡。圖為鐵道路及腓特烈路的交岔口上的創新之家(House of Innovation)。

  科靈堡始建於十三世紀,從城堡的結構不難看出它本是座具有防禦功能的堡壘,十六世紀時,大砲在戰時逐漸被頻繁使用,像科靈堡這樣以厚牆作為抵禦工具的堡壘漸漸失去它的地位,丹麥國王克里斯汀三世(Christian III)因此大幅擴建了科靈堡,最終科靈堡轉變為皇室住所,其繼承人弗雷德里克王子(Frederik II)於斯成長,克里斯汀三世亦於斯逝世,那年,是1559年。

  好景不常,科靈堡的地位終在十七世紀時被哥本哈根所取代,弗雷德里克四世(Frederik IV)即位時,下令將科靈堡四周的城牆拆除,便留下今日我們所見到科靈堡的樣子了。

圖說:黃昏時科靈堡的城牆被染上一片金黃。

  科靈堡在1808年時遭受祝融之災,一連串的人為疏失之下,使得大火一發不可收拾,科靈堡一夕之間成為廢墟,當時拿破崙戰爭正席捲歐洲,丹麥政府根本無暇重建科靈堡,直到不久前的1991年,科靈堡才得以重見天日,也因此當我們參觀科靈堡時,有許多部分仍是以遺址重現。

圖說:(左上)圖書館的閱覽室,展出十七至十九世紀的瓷器及彩陶;(左下)用樂高積木堆壘出的科靈堡;(右)混合哥德式及羅馬式的禮拜堂,被稱為克里斯汀三世禮拜堂(Christian III's Chapel)。

  丹麥人重建的方式並非把建築物的一磚一瓦重砌回去,而是利用原本燒成廢墟的結構,運用木頭支撐並裝飾,掛上設計感十足的燈具,使得灰濛濛的廢墟注入了新生命。

  科靈堡內的展覽分為常設展及臨時展。常設展展出十六世紀至今的家具、丹麥畫家的繪畫作品以及精緻的陶瓷和銀器手工藝品。展覽空間十分充裕,光是在樓層上上下下的,一不小心就會迷失方向,原來內部空間比從外部看起來大得多,如果想要好好參觀,最好是預留兩到三個小時才不會太急迫。至於臨時展也非常精彩,有次參觀時剛好遇上服裝展,就讀鄰近設計學校(Designskolen Kolding)的學生也來尋求靈感,看著他們用鉛筆畫出的作品,一不小心就看到入迷。

  1808年的那場大火,唯一沒有被火舌吞噬的是丹麥國王克里斯汀四世(Christian IV)下令建造的「巨人塔」(Giant tower),這座塔之所以命名為巨人塔,是因為以四座希臘神話的巨人雕像裝飾,目前這四座雕像只有大力士海克力斯(Hercules)倖存,其餘兩座在1808年的大火燒燬,另一座則在1854年因暴風雨而摔毀。

  登上巨人塔,可將臨近區域的風景一覽無遺:北側的城堡湖(Slotssøen)、南側的舊城區,還有更遠處位於東方的科靈灣(Kolding Fjord),古人喜愛登高望遠,而今人何嘗不是呢?

圖說:自巨人塔頂望去的湖畔風景,時值一月中旬,剛下了場雪,許多房子的屋頂都被漆上一層白。

  自塔頂望去,群屋環繞中,最顯眼的大抵就是聖尼可拉教堂(Sankt Nicolai Kirke)。這座教堂始建於十三世紀,外牆以紅磚砌成,位於舊城區的心臟位置,因此每個星期天早上便有眾多信徒前來禮拜。教堂最初被命名為科靈教堂(Kolding Kirke),1925年才被更名為聖尼可拉教堂。由於丹麥濱海地區甚多,聖尼可拉是水手的守護神,因此在丹麥可以見到許多以「尼可拉」命名的教堂,教堂內還會懸掛許多船隻模型,如果有機會來到聖尼可拉教堂,千萬不能錯過這樣特別的裝飾。

圖說:從科靈堡的巨人塔頂俯瞰聖尼可拉教堂。

  我與聖尼可拉教堂也有著一段有趣的回憶,當時在營地服務時,每個星期天早上十點就會與德國室友來到教堂做禮拜,甫上語言學校的我,急於熟悉每個陌生的單字,雖然全程都是以丹麥文進行,但聽著丹麥文的詩歌,我的丹麥文就在歌聲中練就,縱使聽得懂的單字寥寥無幾,卻可以一再聆聽丹麥語特有的音調,日後唸起課本上的對話,竟也有幾分像,真是讓我開心許久呢! 

圖說:有一次跑到科靈最大的教堂「基督教教堂」(Kristkirken)做禮拜,原因是因為牧師會用英文講道,不過我們去的時段是用丹麥文講道,後來發現我們還是比較喜歡聖尼可拉教堂的氣氛,所以還是繼續在那邊做禮拜。

  聖尼可拉教堂可說是科靈舊城區的西界,而科靈市政廳(Kolding kommune Rådhuset)就位於教堂的正東方,這座市政廳位於一個充滿綠意的廣場(Akseltorvet)前,自十六世紀便矗立在此,但幾世紀以來不斷被重建。例如丹麥建築師勞力士‧亞伯‧威斯楚普( Laurits Albert Winstrup)於1873年將它重新設計成羅馬風格的建築;1924年另一位丹麥建築師艾斯特‧彼得森(Ernst Petersen)又重新設計成今日我們所見的模樣。

  市政府靠廣場路(Torvegade)的那端有個小小的庭院,爬滿藤類的紅磚石牆將這一小方空間與塵世喧囂隔絕,庭院中央是羅馬人信奉的酒神巴克斯(Bacchus)之子(Bacchusbarn)的雕像,因此他手上拿著兩串用以釀酒的葡萄,臉上滿是幸福的笑容。這座雕像出自於丹麥雕刻家安妮-瑪莉‧卡爾‧尼爾森(Anne-Marie Carl Nielsen)之手,為1898年的作品,她最常雕刻的主題是動物及人物,其作品風格自然不造作,使得她成為丹麥藝術潮流的領航者。

  市政府旁有間引人注目、造型特殊的老房子,它是商人彥斯‧蘇弗斯‧博爾奇(Jens Sophus Borch, 1805-1879)留下的農場(Borchs Gård)裡唯一被保留的建築物。今日,農場中間的空地已變成停車場,而博爾奇的名字卻在科靈街道中留存。

  博爾奇出生於1805年,五歲時父親便逝世了,繼承了大筆財產的博爾奇在完成教育後開始他的經商之路。博爾奇自農民那裡收購大量的玉米和其他穀物,並出口至英國及挪威以賺取大量財富,1840年代,博爾奇成為科靈最大的船東,擁有多艘船隻,最遠可航行至美洲進行貿易。當時博爾奇是科靈最大的雜貨商,並在1945年當選為市議員,博爾奇因此據稱是首位擁有超過一百萬丹麥克朗的科靈商人。

  博爾奇一共擁有十四個孩子,但只有八位存活至成年,因為家族人數龐大,因此博爾奇建造了這座兩層樓的房子以供家人居住,至今,這棟外型特殊的老房子已成為市中心最引人注目的建築之一,雖然很少人知道這座房子的來歷,但總會與它合影,一同見證科靈市區的發展歷史。

  另一座迷人的老房子位於較南邊的聖十字路(Helligkorsgade)18號,以黑色木條鑲邊的磚紅色外牆使它在這條購物街上十分顯眼,它是科靈現存最古老的房子。  

圖說:科靈現存最古老的房子,建於1589年。

  1583年科靈發生一場大火,城市的東半部幾乎付之一炬,當時國王下令重建,這一區的房屋便以當時最流行的文藝復興樣式重建,這座老房子正是當時重建後的建築群之一。它建於1589年,兩層樓的房屋,主要入口位於山牆面,並向外傾斜,樓頂設有千斤頂以運輸貨物;斜峭的屋頂,防止冬季積雪;每面牆上都有對外窗,並以彩色玻璃裝飾。門楣上以丹麥文寫著:「喔!主啊!請佑護我們的家園,使它遠離恐懼及危險」(O, Herre. Vil du vort hus bevare, da står det for evigt for frygt og fare),並有「HI」及「DH」的署名,即便至今無人得知最早的屋主是誰。

圖說:與不同國家的志工們在老房子前合影。

  這棟房子在1600年代為議員漢斯‧馬喬森(Hans Marchorsen)擁有,而後歸為科靈拉丁學校的財產。1704年鞋商喬治‧漢森(Jorgen Hansen)將房子買下,直至1915年他的家族仍舊住在這裡。1936年房子正式成為科靈市府的財產,進行大規模的修復工作,而且將一樓闢為旅客服務中心,而二樓則是鞋業貿易博物館,不過現在則處於關閉狀態,並不對外開放。

  房子後面有座小小的庭院,稱作「聖十字路上的旅人花園」(Turisthaven Helligkorsgade),這名字來自於舊時旅客服務中心還位在此地的原因,不過現今旅客服務中心已搬遷到市政廳對面(Akseltorv 8)了。庭院種滿藥草和花卉,夏天的時候有成群蝴蝶飛舞,雖然只是一小方空間,但環繞四周的房子顏色溫潤,讓人忍不住在此多停留一會。

 圖說:夏季時的旅人庭院,陽光照耀,充滿生機。

圖說:冬天時的旅人庭院實在不怎麼好看,建議還是夏天來比較漂亮。

  舊城區裡有許多購物街,像是鐵道路(Jernbanegade)、東方路(Østergade)、 聖十字路(Helligkorsgade)……等都是有著繽紛色彩的房子的步行區,書局、文具店、大型超市、服飾店、自助餐店一應俱全,在這裡不怕餓到肚子,也不怕無聊。

  如果逛完科靈堡,從城堡街(Slotsstræde)走到舊城區是不錯的選擇,經過兩側都是樹木的小徑後,就是寧靜的城堡街,不過一到夜晚這裡可是會搖身一變,成為夜貓子的天堂,尤其是小廣場(Lilletorv)附近有許多酒吧,白天人潮不多,但一到晚上卻有許多人在此喝到掛呢!

圖說:充滿綠意的城堡街,夏天暑氣高漲時,這裡可是很好的避暑之處。

  科靈河(Kolding Å)流經舊城區南端,也成為舊城區的天然屏障。維京時期末,科靈已發展成一座小漁村,當科靈堡建成後,位於科靈堡及科靈河之間的區域逐漸形成科靈最繁榮的地方。沿著南方路(Søndergade)往南走,就會遇到科靈河,夏季時可把租來的獨木舟往河裡拋,順著河水下到港口,心有餘力還可以把科靈灣划一趟,從海上向陸地看,不同視角有著不同感受。

圖說:我們正駕著動力船把獨木舟拖回營地。

  如果有時間來一趟科靈,別忘了到舊城區走走,「小巧精緻」或許就是它的最佳寫照。如果有充餘的時間可以在科靈短暫停留,Trapholt美術館植物園(Geografisk Have)亦值得參觀,如果想參觀北歐最大的童軍營地,不妨來一趟Houens Odde國際童軍營地,也許你就會知道,為什麼這個地方可以讓我回味無窮。

圖說:鋪滿白雪的Houens Odde國際童軍營地行政中心。

旅遊資訊:

引申閱讀:
回應
累積 | 今日
loading......
    沒有新回應!
旅行和山,沒有風的時候,笑著睡笑著吃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