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409220933冬天殘留的氣息

  風兒是在冬天出生的,它是那麽的渺小,以至於在強大的冬風下沒有人會感受到它的存在。而它唯壹能做的就是毫無目的的遊蕩。偶爾壹次,它在路過壹棟高樓時被房頂玻璃房的壹個女孩所吸引。女孩的面龐被額頭前的碎發所掩蓋,可風兒知道,知道她現在的專註和認真,投入和安靜脫毛方法。而這些對風兒而言是那麽遙遠而有吸引力。

(繼續閱讀)

201408190949只因對妳壹味的寬慰

清風拂過水面,水面激起壹層漪漣漪。夢裏妳的歡聲笑言,沁透我的心間,震懾心田…… 

(繼續閱讀)

201406271613心如箏,人生何處不圍城

壹直覺得假期的我會很自由,可以去打暑期工,然後工作之余,會和壹大群人嘰裏瓜啦地在大街上亂叫,在宿舍裏蓬頭垢面作風邋遢互相抵毀。

(繼續閱讀)

201403311425溫融的天堂

  冬日的清晨,寒雪紛飛,灰蒙蒙的天宇將明而未亮。村戶裏的雞鳴聲與簌簌落雪聲相應成此時安靜小鎮裏的獨特音響。

(繼續閱讀)

201403271058做壹個繁花似錦的夢,夢裏,讓幸福壹直走

長久以來,我都喜歡著東野奎吾的《白夜行》,不僅僅是為了男女主人公的愛情而感傷,更是為了唐澤雪穗的孤傲和桐野亮司的堅持而動容。又似乎它更代表了人生的某種階段,前行,破碎,亦要堅強或者毀滅。

(繼續閱讀)

201403211007還有那樣明眸瓊鼻的臉龐深深的印在了自己的心底

 風起的日子,心境較為淒涼,在這樣秋風瑟瑟的日子裏,心裏總是會湧起壹些難以言說的傷感。

(繼續閱讀)

201403200918又不知不覺地溜走,只是愛在當時已惘然!

張小嫻在壹個文集裏曾經這樣說過:愛情裏誰先動了心,誰就先輸了。三年的感情糾葛裏,我不得不承認,我是最先動心的那個人,也就註定了我壹敗塗地的結果。只是,緣起緣滅自有它的定數,大概是痛得太久的心就會被冰冷所替代,沒有了激情,也就再也撞擊不出任何的火花,三年徹底地改造了壹個我,壹個心如雕塑的我。不能不感嘆,愛情的力量,只是在我身上起到了反作用。

(繼續閱讀)

201402251224生活中,到底是誰拋棄了誰?

  萬達廣場對面的608站臺,等車的人稀稀疏疏零星幾個。我背著包踱著步緩緩而行,沒有時間的催促,也沒有等車的焦急,心情再輕松不過。

(繼續閱讀)

201402081151當我們的愛不再完整的時候

  我知道,我們的愛已不再完整,我記得妳說過:就算我們的愛不完整,但我還是愛妳。可我笑了,因為,在我看來,不完整的愛就意味著沒有結果的愛。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最後頁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