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180555社評-原物料價格蠢動 慎防通膨風險

上(11)月大陸物價持續走升,消費者物價和生產者物價雙雙抬高,漲幅雖然未達警戒線,但國際原物料價格蠢動,加上人民幣匯率貶值造成進口物價上揚,明年通膨復燃風險升高,大陸宜及早採取措施因應。伺機提高利率、穩定匯率,都是必要手段。

大陸國家統計局日前公布,上月CPI(居民消費價格指數)年上漲率達2.3%,比10月分多漲了0.2個百分點,也是今年下半年各月漲幅之首。原本近兩年大陸各月CPI上漲率常見「1字頭」,而帶來通貨緊縮隱憂,如今已回到「2字頭」,且漲勢堅挺。



if (typeof (ONEAD) !== "undefined") { ONEAD.cmd = ONEAD.cmd || []; ONEAD.cmd.push(function () { ONEAD_slot('div-inread-ad', 'inread'); }); }





其次,上月PPI(工業生產者出廠價格指數)年上漲率為1.5%,比10月多漲了0.3個百分點。大陸PPI上漲率在近年曾連續54個月呈現負數,到今年9月終於轉正,且此後逐月抬升,表示大陸工業產銷形勢向好,但未來如漲幅持電動床續擴大,亦會構成問題。

嚴格說來,11月的上述兩檔漲幅,都還未達警戒線。以CPI而言,大陸國務院在今年3月公布的年上漲率預期目標值,是3%左右。11月實際上漲2.3%,尚在預期目標值之下。至於PPI,大陸政府未訂定上漲率預期目標值,11月實際上漲1.5%,兩者都屬於溫和上漲,是普世欽羨的表現。

但是,當前海內外台中申請公司登記經濟形勢中,新出現一些誘引大陸物價加速走升的因素,設若明年大陸物價果真受其影響,而快漲不停,那只要一年半載,就可能出現通貨膨脹現象。2011年,大陸CPI全年上漲率達5.4%,以及2008年該項上漲率達5.9%,都等同於通貨膨脹。類似情況在明年重演的風險,官方有必要事先予以化解。

當前誘引大陸物價快漲的因素,首先是國際原物料上漲。此因川普聲稱要投入鉅資來擴大美國基建,及號召美資企業回美設廠製造,因而他當選美國總統後,國際上鋼鐵、有色金屬、石化等原物料價格立即蠢動,且明年持續上漲態勢明顯。連石油價格亦因油國組織最近形成減產共識,而漲了一波,預料明年價格以持續堅挺成分居多,至少很難再看到40美元一桶的低價位。

所以,明年大陸工業生產成本難免相應上升,致產品出廠價格水漲船高,並傳導到消費物價,使後者漲幅亦比今年「更上一層樓」。更何況,大陸供給側改革的工業「去庫存」行動已基本收效,頗多廠商要補進新物料,因而更易受國際原物料漲價影響。

另一個誘引大陸物價上漲的重要因素,是人民幣匯率貶值,正在帶進「輸入型物價上漲」。自去年811匯改迄今,人民幣已對美元貶值了1成多;其提高大陸進口成本的效應,正在發生之中。人民幣貶多少,以美元計價的進口品也會同幅漲多少,工業用物料機件和消費品都跑不掉。明年若人民幣續貶,此種進口物價也會續漲。

面對明年的通膨復燃風險,大陸政府當務之急,應是停止寬鬆貨幣政策,改為「中性偏緊」,以控制貨幣供給額增速,此即釜底抽薪的化解通膨風險之道。

大陸廣義貨幣供給額M2實在增加太快了,今年10月底餘額已達151.95兆元人民幣,比去年同期增加近16兆元,或約12%,比經濟增長率(今年預估為6.7%)超過太多。

這方面現在應該要開始踩剎車,即先正式停止降低銀行存款準備率及存放款利率,然後準備未來必要時把這兩率提升上來,以穩住民間存款,及縮減銀行信用擴張幅度。有效控制貨幣供給額,才不會給抬升中的物價「火上加油」。

此外,大陸政府亟需穩定人民幣匯率,不能讓它貶個不停,而讓進口物價漲勢難以收拾。中國人民銀行參事盛松成表示,人民幣也可以和美元一樣升息,以穩定該幣匯率。這是很合宜的說法。而人民幣升息,亦可發揮控制貨幣供給額之效,如上所述。除金融手段外,還有若干經濟行政手段可用,如調查及打擊廠商聯合抬價機制,明年需加強運作,以防止投機廠商趁機加碼定價,衝擊國計民生。

大陸積極追求經濟持續增長,但有有限公司設立必要先行化解通膨復燃風險,這樣的增長才是實心的。經濟增長成果若被物價吃掉,那是得不償失之事,也很傷經濟根基。

(旺報)

回應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