丙申年科水底尞五興宮送王 @ Λητ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開站日期
  • 2006/02/08
  •        <休閒,生活,創作,發想>是本日誌開誌的宗旨,舉凡我的休閒生活、旅遊的記錄還有兒童美術;另外,我的藝術創作也包含在裡頭,最重要的是為自己留下生活的軌跡,讓日後可以回憶。

  • 關鍵字





  • Powered by Xuite
    201611252337丙申年科水底尞五興宮送王

            屏地區的王船信仰不少,尤以東港地區的三大王船較為人熟知。沿著西南公路上可以看到許多廟宇改建得富麗堂皇,這是臺灣當代的宗教建築。屏東枋寮水底尞五興宮的普遍樣式也一樣,似乎臺灣舊寺廟留下來的很少。每一場的王船信仰旅行都很具新鮮感,可以從各地各個廟宇的形態上解讀這裡的居民和其生活方式,或許僅只是瞭解到皮毛而不夠深入,獵取影像的目的大過於田調,但這就是比較吸引人的地方。也因為影像取得的犯濫,加強了表面上的共同經驗,使得實質內容不受重視而膚淺。但至少在這個當下,我們記錄了這一刻,而成為歷史。


    這趟屏東行的王船信仰之旅算是遙遠,多虧有朋友頂力相助,想想在臺灣這塊土地上也還有許多有志之士在做一些特別之事,有別於正規的方式,我只能說是在大家類同的生活之餘當中找到一些共同話語。

    人與人之間的溝通可以用很多方式來進行,就如同信仰當中的某一種意念一樣,透過一些儀式作用,讓世人知道一些有關或無關於人的未知領域。

    我每每來到一處陌生的土地上,會感覺到新奇!那是因為有了家鄉的存在感映射在這一地,看看別人如何生活?或者如何在這一個小地方找到一些跟自己有些雷同的事物。

    王船信仰可能只是一種導引,一種形象體上的視覺興趣,引導出線索讓我們發現…

    我們來到廟前,真實的廟外觀已經被華麗的裝飾板包覆住了,王船就在前面,說好和溫壓煞的儀式還沒進行,離中午的時間近了,但我們先去把午餐解決再說…

    南臺灣的溫度還是很可怕!我們在這一處小聚落晃晃,看看小地方的熱鬧慶典,小吃很好吃,假日人潮並不多,但這樣也會讓小吃店忙不過來…

    但遊客會進來這裡的真的少之又少…

    我們吃完午餐後又回到廟前等待儀式的進行,反正也沒什麼地方可以去。今天的目的就是這個…

    下午1點多後,和溫壓煞開始,道士們已著好裝準備,我已經很久沒有看到這樣的場面了,通常都是在半夜進行,今天這一場很特別在中午過後…

    陽光出來,道士們繞著王船奔跑,用掃帚把竹簍打到爛為止,但真正為何要這麼做的方式?我是不懂?只知道和溫壓煞廣泛的意義!

    至於小細節如道士的旗桿,掃帚等一些動作或工具操作上的行為,我想應該就是傳統所留傳下來的吧!

    最後,把東西全搞砸後儀式結束,重頭戲王船即將開始接下來的節目。而這也是我們最終的目標,通常到這裡才是送王的開始…

    也是我們比較緊張的時刻了。

    把神像一一搬進王船艙內,紙糊的天兵天將也送上貨車,小小的一艘王船,要放入許多我們所不知道的東西。

    對研究者而言這樣的畫面更重於送王的場面…

    和塭壓煞的油鍋冷了,但還是聞得到油煙味。這是在許多地方的王船信仰當中很常見的物品之一,熱騰騰的油鍋…

    最特別的瘟箱桶,裝滿惡靈、瘟疫的東西一併載走…這是我首次見到的瘟箱,之前的王船信仰當中並沒有看過這樣的東西,或者是用其他方式代替。

    很大的紅色木箱桶,應該就是五興宮的特色…

    用鋤頭把水路拉開,王船啟航…

    小小的王船用這兒很特別的機動車輛拖運,準備駛出廟前。我們決定跟著王船穿過這兒的聚落到馬路上再驅車到送王地點等候。

    王船隊伍一長串慢慢往大馬路前進,聽聞是在送火鶴的地方…陣頭接著停停走走,我們就穿梭在這些陣頭之間。找到好位置獵影,這是臺灣廟會文化攝影最豐富也耗體力的地方。

    王船經過惜字亭,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角度詮釋…


    陣頭隊伍很慢才來到海邊,我們一行人早已經扺達送王地點等了很久,天色不早了!看起來會在入夜後送王…

    西南沿海的日落將至,海平面上的船不多,但風向似乎很確定…


    王船扺達海邊還需要吊車吊掛至定位,而委員把水路線引到海邊,為了確保水路暢通,任何人不得跨越水路…

    這一點還做得很確實,也是王船信仰中的禁忌。


    吊車臂不夠長,眾人合力把王船推到沙灘上,轉向幾次之後到定位,又花費了一些時間。然等待的同時只能期望黑夜裡的火能夠順利點燃…


    開始添載,這個期間也是天色最快變暗的時候,然人潮卻很多!共分好幾層,添載人員、信眾、觀看人和我們…所以很難找到一處王船的全貌角度。

    幾經儀式之後,時辰好像超過了很多,才點燃船頭的香爐火,引燃炮竹…


    一陣濃濃煙硝味散去後,火勢隨風而越強,最終,風勢主宰了方位,只有順風位較佳。但此時畫面已晚,沒有了先發。

    只好早早收工慢步走向出口目送大火中的王船迎向天際…

    當然,難得來到枋寮,還是不忘特色小吃美食,朋友帶路在林邊吃胡椒蝦,但是不能吃蝦的我還是擋不住誘惑,最後當然肚子又不舒服!這蝦肯定不是現撈的…

    我說,我敢肯定就是這樣…

     

    丙申年科義竹後鎮鎮安宮送王—1...|日誌首頁|2016新竹市城市馬拉松上一篇丙申年科義竹後鎮鎮安宮送王—120版下一篇2016新竹市城市馬拉松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