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萊東稜Day7研海林道和江口山 @ Λητ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開站日期
  • 2006/02/08
  •        <休閒,生活,創作,發想>是本日誌開誌的宗旨,舉凡我的休閒生活、旅遊的記錄還有兒童美術;另外,我的藝術創作也包含在裡頭,最重要的是為自己留下生活的軌跡,讓日後可以回憶。

  • 關鍵字





  • Powered by Xuite
    201008172309奇萊東稜Day7研海林道和江口山

            然昨天個夜裡怪聲不斷,在本身一個人的恐懼威脅之下。老早在天黑前就把全部的裝備搬進我的房間,就是怕隔天一起來裝備少了幾樣就糟了!玻璃窗外可以看見外面的樹,但模糊不清是事實,再把和室的門關上,是滑軌式的,還可以運作。就這樣…晚上就能與工寮外部隔絕,但腦子裡總是在想像著門會被自動滑開,然後出現嚇人的東西。我想…沒什麼好怕的!半夜還不是硬著頭皮爬起來尿尿,看到天空星星滿載,就歡喜不少。有時候一個人確實會想東想西的,但我的意志力還算可以,不怕…就要一直存在於意志力之上。研海林道,是台灣4、50年代在東西橫貫公路開拓間的經濟林場,目標主要在立霧主山下和帕托魯山之間的山林資源。而研海林道的出現就是為了這些木材而開闢的,但立霧溪的岩脈陡峭而險峻,故紛紛採用索道流籠的方式運送。這也造就研海林道無法接到中橫公路上的事實。研海林道共分上(14km)、下(3.8km)線,全由索道聯結。目前林道上仍可看到部份遺留下來的鋼索及索道頭,終點站即是一明顯且仍保持頗為完整的索道頭;而「研海」名稱的由來,是日治期間台灣第五代總督佐久間左馬太的別號。當然,佐久間山的山名也即是用日人名所稱。江口山,海拔2441公尺。是通往研海林道下線順道撿的一座中級山頭,也是目前奇萊東稜線在研海林道6k轉折處上稜後所改變的路線。江口山當然也是用日人名所稱,即當時的江口花蓮港廳長名。


    一般來說,登山進入了林道,就會顯得比較好走。但像研海林道這樣廢棄將近20年來看,我想…可不是那麼容易說來就來,說走就走的…

    早上的清涼從工寮內就感受到了,我不敢說是陰涼啦!不過,在天還沒亮之前,往玻璃窗看去,還真會被自己的頭燈給嚇死…

    趕緊把早餐吃吃…整理裝備,雖然還濕濕的,也管不了這麼了!離家七天,最想做的事…就是衝下立霧溪的合流露營區廁所,洗個澡…然後搭上台鐵火車,順便吃個台鐵當。

    早上5點半出發,告別了9k工寮。這實在是一處完美的渡假勝地,如果人多一點的話,還可以生個火什麼的…辦個營火晚會也不錯!天方夜譚…

    今日的路線圖:從研海林道9k工寮,抵6k處後,目前東稜最新的上切路線從這兒改變!也是上登江口山最便捷的路線之一。然後循斷稜下切至研海林道下線3.8k處流籠頭,再陡下至岳王亭。

    本日下降高度一口氣超過2000公尺,是一條很硬也很狠的回程之路。我想應該沒幾個神經病會想逆走東稜吧!

    ↓↓↓紅色線條部份為概略路線,是依照我的地形地貌經驗所繪。我沒帶GPS定位器。而傳統路線即從研海林道走至0k工寮…

     

    走在研海林道上線處,許多步道的遺跡都看不見了!確實已經回歸了大自然。有些路段跟本就被芒草所掩蓋住…

    只有一小段的寬廣路面偶爾出現…


    從青翠的綠色道路上,想著20年前這裡的榮景。似乎就是由眾多檜木的生命所堆積出來的…

    在一處林道的旁邊,還看到可怕的廢棄輪胎海,佈滿整個邊坡…我想,那是當時廢棄物沒地方丟所至的吧!


    當陽光還照不進深入立霧主山區的林道上時,走著…走著…就會更往前進去迎接陽光。

    但那也只能在林道的轉彎處短暫照面…說也奇怪!我還居然迷途在那密集的芒草徑中,走昏頭了!看來「魔神仔」還在我身邊找機會干擾我…

    走了幾回後終於惱子清醒,原來認為是回頭路的地方正是前方之路,還好沒被轉圈圈的芒草徑給騙了!

    像這樣的大白天,我想…腦袋還需要更清楚的知道狀況!


    天氣依然晴朗,整個被芒草吞噬的林道上難得的展望,才會發現一整片的森林資源早已經不在了!

    但山巒的美一切就在旅途的腳步上,慢慢透過自己的視野來框取…

    陽光慢慢升起,那難得的光變成吸引人的方向,加快腳步下山吧!


    來到林道6k處,這兒是重要的上切點。據說明書上指示,從這兒轉換新路上稜…

    前方有木條圍起的柵欄是通往林道0k工寮,也是舊有路線;往左邊的林道是登江口山的林道。

    但現在新闢從中往稜脊上切的路線,直接上到江口山下,再尋斷稜下切至林道下線3.8k起點…


    開始一陡上,滿是中級山的密林很美!加上陽光剛起床,雄雄會給它陶醉其中…

    樹林中還好有布條指引,不然可是會迷路的…


    光變化得很快!一下子形狀又變了…

    枯葉舖滿著柔軟石塊上的綠色地毯,感覺上就很美!


    路徑不是很明顯,只能全靠布條才能找到正確之路…

    而且一路陡上,林間可聽見野生動物的叫聲,真是原始的可以…


    這裡的倒木很多,地面上的落葉和土壤很軟!走起來很有彈性…

    布條也在陽光的精準定位之下被我一眼就發現!


    佈滿綠衣的倒木,雜亂得很有大自然裡的完美秩序。

    中級山的林相可是比高山還要有可看性。


    繼續往上爬升,也不管汗流了多少?衣服早已經濕透了!在中級山的稜脊上,也能夠看到山林之美。

    氣溫好似升高許多,背著重裝已經感受不到其重量了!也許,早已經習慣這樣的旅行吧!

    到了斷稜處,有一顆枯木,但拍照入了神!完全沒看到右下切的路況!

    原本想省時間不去江口山的,沒想到…


    就這樣一路被布條引路上山,還背著重裝…

    還好只走了約15分鐘,難怪走奇萊東稜線的山友一定會上登江口山的。因為新路線真的距離很近…


    我以為時間浪費了很多,想著還有2000公尺要下切,拍完照後,就趕緊背著重裝回到方才的斷稜處…

    撿了一座中級山也算不錯啦!

    回到那顆大枯木的地方,往下一看,斷崖驚險不在話下…


    才發現了隱藏在其中的布條,而且斷稜瘦小還很危險…


    此處斷稜是新路線的下切處…


    之後,就是完全的陡下,讓人吃不消…

    很想大聲吶喊,這種魔鬼道路。


    雖然已經能夠在回程的路上找到正途,但下切路的陡樣卻讓我的雙腳起了嚴重水泡…

    這時…才會想到下坡的痛苦!伴隨著腳傷,第一次走得這麼嚴重…


    越來越熱了!離開了高海拔,氣溫隨即回來。想忘卻痛楚卻不得其門…

    這樣的感覺很不舒服!再也沒有心情觀賞美景,快速下山結束行程要緊!


    來到一處廢棄工寮,不停續走…


    持續快速下降,一點也沒有和緩的趨勢!而到底還要多久才會到?心裡也沒個譜…


    有繩索的岩壁…


    像很有感覺的步道,通常都要花很長的時間才能走完。雖然離真正的研海林道很遠,但似乎這就是台灣山岳的習慣!一切以登頂為主,那些頗有歷史的路段漸漸被遺忘…

    也許吧!當林道上的工寮繼續廢棄中,然後慢慢消失在芒草間後,我們才又會回過頭來想像它的美好…


    結束還算道路的步道之後…

    然後就是惱人的芒草,從這裡以後芒草不斷!而且都比人還要高…

    一不小心滿臉都會被芒草割傷…


    終於看到了前方,有了展望好像就快到了…


    呼吸一口氣,鑽出芒草徑的小徑真是不容易!

    換來藍色的天空當成背景,感覺透出了一整片天的眺望…


    老鷹在空空盤旋著,那獨特的叫聲讓人悸動!遨遊飛翔於山谷間的生命力,就是台灣之美!

    我於此地,不畏陽光的往空中搜尋,在大冠鷲的翅膀下,就是另一個小世界!


    接著又是相同的步道…

    真是超級的遠,算算時間…雖然是下坡,但也真快不起來…


    約近12點整,抵達說明上說的大石壁…有山友停留的痕跡。

    休息、吃餅乾…衣服全被汗水侵濕了!換上昨天未乾的排汗衣,又起身續行…


    步道上的驚喜…


    下至3.8k流籠頭,歷史的遺跡還在,連接研海林道的筏木任務早已停止,這沉睡的幫兇,或許就是見證台灣山林被迫害的最佳證據吧!

    從這兒開始踢研海林道下線…


    遠方的群山已經被雲海包圍住了…

    太陽很大,我想休息緩和一下我的雙腳。順便包紮一下腳傷…


    在此曬裝備,雙腳被濕襪子磨到起水泡…還好我的急救包還有用處。把左小指最嚴重的水泡用防水膜包住,減緩下山時的磨擦。

    這一趟的最後真的是累壞了雙腳…


    15分鐘後,收拾裝備…忍著水泡的疼痛繼續下降…


    至此,林道變好走多了!算算時間,3.8k的距離也需要1.5小時以上…


    一處頗有氛圍的林道…


    可以看見對面的錐麓古道了…


    一處曬肉架…

    原住民的工寮吧!


    錐麓山都被雲霧鎖著…

    落石區的林道上,可發現路就開闢在大理石岩壁上…


    看見中橫台8線的蹤跡,就在對面山上…

    看高度還有一大段的下降…


    當可以看見中橫公路上的綠水合流營區時,感覺上就快到了!而事實上卻還很遠…

    這是感覺異位嗎?

    有石砌的牆…


    下到乾溪谷上…

    以為就到了,但還沒…


    眼看下面公路越來越近,可就是走不到…

    岳王亭海拔約400多公尺,真是恐佈的下降…


    越過乾溪,拉繩上升後再走一段小徑…

    看見綠水合流營區…

    終於,看見了吊橋!腳也已經痛到受不了了!

    遊客絡繹不絕,現在的天氣很棒,難怪吊橋上吸引了不少人前來體驗…

    立霧溪的水不大…

    看著那峭壁山谷間的資源,百年來的台灣歷史,山林可是佔據了絕大部份吧!


    終點站岳王亭…


    回到公路上,迎接現實。氣溫也標高的熱死人!奇萊東稜的結束,正像是一場夢境一樣!好像真的是一場不可能得任務。

    我走過了其中,才會瞭解到台灣的真正生命力!確實需要自己真實的去體驗…


    回看那下降的高度,真不知道是怎麼走下來的?台灣真美!


    下午2點半抵達合流露營區…

    馬上下背包,太陽很大,可以曬裝備。在廁所旁邊就擺起攤來了!還好遊客不多…

    洗個涼水澡真爽…刮鬍子整理儀容,換上乾淨衣服準備攔車回家…

    而我的旅程真的就結束了嗎?好像…


    站在合流營區的欄杆邊等著,看有無適合的車輛?來來去去…

    運氣很好,在約20分鐘的站立後,雖然錯過很多部車,很多部遊客的車之後。我眼尖的鎖定一台急駛而來的工程廂車,沒想到就順利的搭上…

    開車的是方大姐,住中橫公路羊頭山下,巧的是她也是爬山老前輩。民國62年起登,民國74年前就早已經完登百岳。在車上…聽著方大姊述說著山裡的故事!還有開端時對於一個人的登山,需要強大的意志力來對抗山中的恐懼!也是她轉述的經驗。

    難怪,她會願意停下車來載我,方大姐告訴我很多在山裡該有的準備,和團隊精神,已及迷路時的反應。這些都是前輩的經驗汲取。不過,我最喜歡聽她說早年台灣登山史的故事!那就像是一本書裡的精華之處。我正細品著今天很特殊的緣份,在奇萊東稜的結尾上,畫下完美的句點。


    事後,內心不斷地回想著方才的事…或許就是登山所帶給我的一種歷練。不管方大姐如何說著民國62年間攀登高山如何如何?如何地堅困?和登山與家庭、事業之間的衡量。還有那為了登山險鬧家庭革命,尚失事業的危機…而如何在興趣之間與人生規畫的平衡桿上拿捏?

    這是很嚴肅的課題!或許…正如她所說的,如果想在事業上賺大錢,那你就應該選擇生活在都市中,因為…在山裡是賺不了錢的。所以,方大姐遠離台中,選擇在羊頭山下過屬於自己的生活,

    如果回到當年,我像看著記錄片一般想像著方大姐背著早期的簡易背包,外掛鍋碗瓢盆下匆容去登山,在台灣那個封閉傳統的年代下,又在那種小鄉村間。一位當時堪稱前衛的女性,爬上百岳…而不管別人的看法!勇於追求夢想…我認為,人生的價值就值得走這一遭了!

    搭上接的很完美的莒光號回到台北,內心的紛擾似乎又重回來了!然而…這就是旅行,一趟很不一樣的旅行。

    全文完

     

    奇萊東稜Day6帕托魯山百岳一...|日誌首頁|錐麓古道—120版上一篇奇萊東稜Day6帕托魯山百岳一座下一篇錐麓古道—120版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