Λητ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開站日期
  • 2006/02/08
  •        <休閒,生活,創作,發想>是本日誌開誌的宗旨,舉凡我的休閒生活、旅遊的記錄還有兒童美術;另外,我的藝術創作也包含在裡頭,最重要的是為自己留下生活的軌跡,讓日後可以回憶。

  • 關鍵字





  • Powered by Xuite

    湖地區的王船信仰有別於本島定期且規律,探究離島地區的信仰文化之時會發現與本島的不同,那就一定是需要非常專業的研究人員;只不過,我總是看到大面積的整體概括,那些信仰裡面的細節可不是我敏銳的神經所能發現的。但透過專業人員的解說導覽,確實可以更進一步地粗淺認識到澎湖地區的王船信仰文化,但通常好的導覽人很難找,這也是必須實地踏訪的理由之一。澎湖外垵溫王宮每兩年送一科小王船,今年慶典最為盛大,因為從民國87年就駐守溫王宮的鄭、虎、江、何、李、五府千歲要回天庭繳旨,距今也有19年了。通常這應屬不定期的王船文化,也因為如此,才値得再次前往。

    (繼續閱讀)

    義布袋地區的王船信仰並不多見,定期舉辦的王船信仰也較少,但布袋是漁港鄉,漁村聚落較多,通常都是以某一處「寮」為一個區塊,故每到一處新的地方都會發現另一種很奇特的地名,也算是對台灣鄉村鄰里地名的認識。郭岑寮原為出海口,係一處沙洲覆地,聚眾成村。當初是一郭姓家族而起,故名。民國35年改為新岑寮(村、里),但村民依然沿用郭岑寮地名。信仰中心創建於清道光年間村民集資興建,光緒年間原坐東向西的「廟」原地重建為坐北朝南的「海國宮」。民國年間再次修建,歷經二次的改建後的海國宮又再次更新為現今廟宇

    (繼續閱讀)

    201711152356錦屏山

    天的新竹縣內山楓開始蠢蠢欲動,但氣候異常年年變,楓葉到底何時會變紅好像也說不準!只有親自來到山中賭上一把才會知道實際的情況。但有時候氣溫會說明一切,可能也會燬了一切,賞楓時節的好時機除了運氣之外還是運氣,強求不得!區域性的登山同好有的話非常不錯,可以一約就走,很近;住得遠的就比較麻煩。不過,我向來說走就走,一個人可以機動出發,但有人一同登山也不錯,在煩悶的平常日裡,找一個也是平常日的時光,走一趟一天行程的中級山,那非新竹縣境內不可了。錦屏山海拔多少忘了!這不重要,反正上網查就有了,不需要由我來說。多年前曾經一個人來走過,順帶會經過石麻達山和屯野生台山,還可直走霞山。但今天兒個只到錦屏山,約莫半天就可以搞定,下山再去找美食。人生不過如此!

    (繼續閱讀)

    續紀錄台灣地區的王船信仰之後會發現裡面有很多層面意義,例如製作王船的師傅、王船的樣式,各地區廟宇的儀式和傳統,都可能隨著時代性而有所改變。王船信仰在台灣早已經過了一個甲子以上的歷史,但實際上祂的功用僅是地方上民眾百姓間的祈望或是生活寄託,甚至是一種感恩的表現方式。在有所為有所不為的普羅大眾之下,神意的降臨或是不經意的想念,或許就是王船在這之間所架起的橋樑,通往天廳的唯一道路。而在各種族群東西方的信仰之間,我們的內心膜拜形式幾乎如出一轍!只是因為時代的不斷演進下,其內縕義函多已表象化。

    (繼續閱讀)

    雨天來爬山真的是很蠢的一件事,我想應該沒有人會願意雨天上山。但我通常聽到的答案普遍都是說「假都排到啦!」之類的話,很能夠解釋臺灣高山休假的萬般無奈!無奈的是你沒有辦法選擇好天氣上山,無奈的是只能用賭運氣的方式。而且,在難得的休假、連假當中,費盡千辛萬苦,所費不貲地來到這裡,理所當然就不會想要錯失機會。但政府才不管你這個,先罰款再說。耳無溪營地是北二段很重要的營點,也是水源地,營地年年都在變化。早期攀登北二段的利用率很高,現今路線已經更動,自然而然這裡的熱絡就降低很多,反而在很有坡度感上的遠多志山取代了前進營,或許這就是登山的變通法則。

    (繼續閱讀)

    測常常失準,假設也不一定變成真,模擬跟本沒用,看起來登山就是切切實實地走下去,無論天氣怎樣!你也沒辦法改變。但如果你剛剛好很不幸卡在路途的中間,這個時候的決擇就很重要。重要的不是說對與錯,而是要有更堅決的意志去面對自己的選擇,或者抗衡。當然,結果就會不同!天空營地正確來說應該只是一處死亡稜線上的緊急避難所,因為海拔夠高,視野佳,算是一處很優良的個人獨處空間。或者,想要來高山上修行、唸佛、打坐、倒立、練瑜珈或執行個人信念的人等等有點超自然的表現,這裡的能量夠,最接近天空,吸收日月精華過後的修練,功力想必大增,還蠻適合異能界人士。

    (繼續閱讀)

    然死亡稜線聽起來很恐怖!也很可怕!一個人走在上頭風險很高,但經過多方的打聽,從中央尖山下降至破碎的岩壁,慢慢通過應該還可以。只是人沒在現場什麼也說不準!但我知道從中央尖溪山屋往上爬是一件很痛苦的差事,除了要溯幾次溪之外還有一處岩壁要爬。沿著中央尖溪一路上溯,直直地上,那種坡度隨時間而升的高度在三千公尺以後就會得到舒緩。爬山的高度在這一座百岳之前可以很輕易地就感受到,也才會真正瞭解到什麼是爬山?

    (繼續閱讀)

    央山脈北一段至北二段間的死亡稜線一直都是計畫內的行程,但一個人的行動力有限,遲無法成行。對我而言這些好像都是藉口!但說到「死亡稜線」就不得不尋找它的歷史,這是我除了想去爬山之外還想追根究底的因素,畢竟真正用雙腳走過之後的體驗,才會瞭解到當年以及現在。但我並非史料人員,對於資料的收集、彙整沒有一套,模擬和假設或預測一定會出問題,但是強項。歷史不能證明一切,但留下的紀錄一定可以,正所謂前有古人後有來者,相信往後會有更多人踏上這一段路,也將會拼湊出這一段「死亡稜線」它真正的由來。

    (繼續閱讀)

    郡山彙嚴格說來並不屬於南三段山系上而自成一格,從西邊的郡大林道起探訪東郡山彙一直是60年代百岳初期的路線,因為林道的便捷,使得這一個區塊獨立於臺灣百岳史上。從歷史的角度來看,無雙吊橋的興建算是一個轉淚點;從人文研究裡也可以發現無雙社的遷徙隨之沒落;但從遊憩的角度而言,不知道是不是最終的獲利者?而隨著百岳興盛下的全面探索,終於把東郡、丹大橫斷、南三段和馬博橫斷連成一氣,甚至是無雙迂迴等…四通八達的山岳世界從來都沒有關閉的一天,也讓我們可以選擇該用何種心態來造訪這處境地。 

    (繼續閱讀)

    話世界算是丹大、東郡橫斷上的小插曲,只因距離丹大溪源營地不遠,故在行程許可上是可以取代丹大溪源之夜。可是丹大溪源這一條老年期的溪流卻比童話世界還美!反而因此就此而忽略錯過了真正的百萬年場景,雖然有一點可惜,但每個人的審美觀不同,我們也會因客觀主觀的條件上而下定論。不過,走在臺灣山岳上的每一處地方都値得細細品嚐,重複眼所見、身所過的紀錄,在你的百岳史上。

    (繼續閱讀)

    大橫斷和東郡橫斷一脈相承,雖然兩者之間並無分別,實際上卻各為其主。從丹大山進出南三段,路程艱辛久遠,聯絡七彩湖的關門古道也是另一場挑戰;而東郡山彙的郡大林道和無雙山,更是橫斷門戶的關卡。遙遠的丹大、東郡橫斷,也因為是山岳夢想中的搖籃,擺盪不定!但如果一旦機會,也絕對不容錯過!臺灣百岳的美好已經大不如從前,但深山內的影像卻不曾間斷地一直更新,在這樣的時間點內,或不在那樣的時間點外,其實結果都是一樣的。而不同的人來到這裡,當有了不同的詮釋。

    (繼續閱讀)

    郡大林道上的夜晚其實也算是一種山林享受,因為我們在可見的環境上做了選擇,在不可預見的未來上也有了信心。臺灣的登山活動從光復後就一直陸續地展開,多人前仆後繼地隨山而來,開創了許多我們未知的領域,也打開了臺灣山林的神秘面紗。而自始自終我們都循著前人開拓的路跡探索,也跟著前人的腳步而來…在這樣臺灣得天獨厚的場域內,或多或少都有著不同悲歡離合、潮起潮落的場景,前人走了,後人接承…在這些不斷循環的山林場所中,可能每個人都是主角,可能每個人都是旁者,但是我們小小個體所能夠做的,就只有努力地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安然來去,之後回到山下走出自己的路。望鄉工作站,位於郡大林道23k處,是早年伐木期的據點。如今雖然已經失去了原有功能,林務局還是正常接管。但做為一處林道上的宿點,這裡的條件似乎還很保守。

    (繼續閱讀)

    行越到後面就會越覺得興奮,興奮到很難入眠,不好睡的原因之前已經說過了,但連日來的高山活動算是達到了心理的極限!山裡的生活其實很美好,不管你是搭帳篷還是睡山屋或是工寮,那種只有臺灣才有的陳舊與殘破感是其他國家所沒有的。但有些人並不能適應這樣的登山活動,會覺得條件很差,或者他們想要的是乾淨、整潔的登山環境,而且最好是能夠提供現代化的補給。但臺灣的高山先天環境和後天條件的因素,多少也讓臺灣的山林少了一些劫難!因為往往都是利益優先而失去了原有的風貌。郡大林道,從南投信義鄉新中橫公路進入,是早年的伐木要道。林道長度最遠達盆駒山南峰下,這應該是臺灣最長的林道吧!從地圖上的路線看來,似乎也是百岳利用率蠻高的一條林道。現今,嚴重崩塌讓我們看到了破壞和再生的一體兩面,不知道這是幸還是不幸?

    (繼續閱讀)

    大、東郡橫斷在儲山後稜脈轉南北走向到東郡大山,續延伸至東巒大山後再緩降

    (繼續閱讀)

    日來的高山行腳在今天有一些變化,因為要安排完美的高山行程配合我個人速度,而且堅守盡量不淋到雷陣雨的原則,所以我們都會在每晚討論隔日的行程,取得共識。兩個人很容易就會達成,不是一就是二。但人一多就很麻煩,因為每個人都有獨立性格,若領隊沒有強而有力的說服力,就不容易有共識。終於要摸早黑了,我告訴C君…這幾天來都是天一亮就出發,但今天可不行。東巒大山,海拔3468公尺,位於東郡大山西北稜線的最高最遠處。東面扇形草坡和西緣波浪狀山稜是其特徵,西北稜線經伊巴厚山下郡大溪是早年的路線。東郡大山,海拔3619公尺,為東郡山彙最主要山峰。從郡東山到東郡大山之間的斷崖受馬嘎英溪的侵蝕,縱走受阻。我猜早年紀錄上的北側溪谷源頭獵寮,應該就是現今的郡東西鞍營地。

    (繼續閱讀)

    大溪源營地的探索在這一趟旅程中算是空白的,也蠻遺憾!因為昨天扺達時天氣已轉壞,而今早天未亮就出發,想必高山上真正的過客就如同我們這樣…但營地的生活還是一如往常,同樣的動作規律且熟練,在場景、環境異變的過程中,我們也好像覺得,人生不也是像這種搭營、拔營之間尋找一種最適合自己的方式和自理空間嗎?成功、失敗;破壞、重組;毀滅與再現也就好像是很平常的事了。從丹大溪源營地到郡東西鞍營地之間共有四座三千公尺以上的高山,由東向西分別是望崖山,海拔3307公尺,天南可蘭山,海拔3404公尺,可樂可樂安山,海拔3525公尺,郡東山,海拔3477公尺。但除了可樂可樂安山有基點之外,其餘僅只是路線上經過的山頭,而且也都非百岳,卻是條美麗的稜線。

    (繼續閱讀)

    大西溪淵遠流長,造就了九華山的絕景!為中央山脈中心地帶最深遠之處,從裡門山的源頭一路往北沿著九華山稜脈出丹大林道,這一條重要的溪源除了是臺灣老年期溪流代表作之外,還有九華崩壁、九華瀑布、九華池等四處…但我們的行程並沒有安排到這些另人嚮往的地方。只得在丹大西溪源(童話世界)初探到這兒的美!無論如何,這只是一場開始,而且帶給我們的是這個世界上不斷律動的生命力,循環、輪替、交錯,或者是碰撞所產生出來的全新視野。只是,我們並無法經常來到這兒朝聖,只能用回味、記憶,和想像力來述說我們曾經來到過的美麗山林。

    (繼續閱讀)

    瑞穗進來之後已經第六天了,我們的高山旅行也進入了正常狀態,每天例行公事般的動作也都已然成為習慣,因為這就是臺灣登山的風貌。我們沒有拹作幚助,也沒有領隊帶路,而這裡也沒有山屋,更沒有補給品,只能靠自己的力量來完成這場旅程。義西請馬至山,海拔3245公尺,在丹大、東郡橫斷上約略在中段位置,地處偏遠不易到達。如果說太平溪源營地是一處宿營點連接南三段的話,那麼位於義西請馬至山西邊的丹大溪源營地則是這一段上的世外桃源。但你得先過了義西請馬至山才行;「童話世界」,為岳界所命名,由來難考!九華山四景之一,真正的名稱應為「丹大溪西溪源」。通常欲登九華山才會來此駐紮,但因此地溪流蜿蜒曲折,河階草原廣闊,景色絕美難以形容,故縱走丹大、東郡橫斷者時間若充足便能一探。

    (繼續閱讀)

    太平溪源營地到義西請馬至山之間還算屬於丹大山系,中央山脈在這裡勘稱是臺灣最深處的地帶。北邊有關門古道,南邊則有馬博橫斷,而丹大、東郡橫斷則在此之間。縱橫山林的遊記應該從這裡開始寫起,才算是經典。我們也才可以真正感受到稜線上的視野,層巒似山城,雲起如屏障…的那些山事。遠眺在東部海、天一線間的模糊交界,早已經融合在一起了!於是我站在中央山脈上的想像力可以無限大、無限遠…撐起的信念就會更高。內嶺爾山,海拔3275公尺,為此行的第二座百岳,從三叉路口營地起登,不需半小時就可以扺達,山頂展望佳,還可看到花東縱谷地區,草原寬闊平緩,枯木處處,是尋寳的好地方。

    (繼續閱讀)

    說昨天的14人隊伍是走關門古道至六順山,而且聽說是從東埔望鄉山接上郡大林道,除了丹大、東郡逆走之外,光是從東埔上至望鄉山就已經會讓人打退堂鼓了。只是我們沒想到這樣的中年隊伍居然也可以悠遊山林間,真的著實讓人佩服!而雨過天晴的太平溪源營地總是有新氣象,我們今天的首座百岳在早上就可以拿下,但要往下一個宿營點比較傷腦筋。故我們攻完丹大山之後,收拾帳蓬往下一個營點推進。當然,水源很重要,且還要視天氣狀況而定。丹大山,海拔3325公尺。位於南三段關門古道的尾稜上,從七彩湖、六順山以南即是南三段,但這一段關門古道上並沒有百岳,故這一條中央山脈最深處的地方顯少人走。只有百岳丹大山較熱門,就此成為橫斷路線上的首顆百岳。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最後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