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107081839狠下心,決定放棄你!


「是非宜、勿輕諾、茍輕諾、進退錯」弟子規書中提到這四句,確實老生常談,但敢問中職球星們,明白者幾希?

其實,人們並不那麼喜歡落井下石,或習慣於幸災樂禍,佛心不敢講,至少存在一定的憐憫心。尤其眼看那些假球明星一個個被掃地出場、歷經起訴過程、再被法官判決關兩年以上,這種消息並不會讓人快樂,正義其實永遠無法伸張,因為球迷們,以及背後讓國球綻放光輝的所有資源,失落的都太巨大了!

當看到媒體報導陳致遠、張誌家等人於犯案後的行為,整個社會詫異不已,原來至目前他們並不認為自己有錯,或根本認為自己沒打假球。換句話講:他們相信自己是被陷害,但被隊友或組頭陷害也就罷了,法官竟然也判他們入監服刑,所以法律並未明察秋毫,讓他們不僅被誣告,還要進去蹲冤獄,一生清白向誰討?。

什麼叫做錯?什麼又叫不法?

自從「道德」這看不到摸不著的東西,在棒球圈變成了稀客,球員們以各種理由放縱自我;或因為薪資不夠花、因為朋友間人情所迫、因為偶爾想釋放一下壓力、想滿足自己玩車改車的高額花費、偶爾找個女人玩玩….所以接觸一下黑道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頂多就承認「有所接觸」,刻意模糊所謂對錯的份際,死不承認配合打假球。他們選擇坦承只想坦承的,而且假話說久了,真的以為自己是清白的。顯然自己並未參透:一個涉及假球的球員,其實也就是習慣說謊的人!

於是連判斷力也喪失了,大剌剌的接通告上節目,卻偕著形象已被定格的大嫂,大打哀情牌,不顧矛盾只思扭轉,妄想訴諸輿論企求一個假性同情與你,但球迷不再是當年的球迷,你多此一舉傷人又傷己。縱使說得天花亂墜,也無法多得一張同情票。法官認為你太高調,就是提醒你犯錯者頭要低一點,可惜,完全聽不懂。

人們寄望透過法律讓正義伸張,對立者卻站在法院階梯上高喊自己是冤枉的,這太挑戰社會共有的價值觀,也太挑釁人們對事實認知的狀態。這等於告訴廣大球迷:你們被法官給矇騙了,球迷當然狠下心,再次選擇放棄你一次。

猶然想問:之前崇拜要死的偶像,為何淪喪至此?多麼可惜,若非現有刑度關係,整個社會莫不希望你關進去個十年八年。但關得再久,又怎麼夠懲罰呢?那因而被解散的球隊、被強迫降檔的支持熱度、打得好好被迫失業的隊友們、被潑了一次又一次把你當英雄崇拜的情緒….這些失落與無情,這筆爛帳該找誰賠償?

「正義跛行,道義失色」這世界非得透過法律當最後一道防線,百分之九十九的人當然選擇信任法律,然而,叫人憂心的是,這個「拿錢—作假—懲罰」的崩壞輪迴究竟夠不夠轉化成一張安全防衛網?對現有球員,乃至以職棒為志願的青青學子,夠不夠成為一種教訓?

此一命題,糾結無奈到斃的中職,以及所有熱愛棒球的人們,答案永遠呼之不欲出!

201107040114中職四個命根,能撐多久?

所謂命根,是要你保存精力、藉機茁壯、持續長大;而非杵在那空耗能量、哀怨待斃!

喜歡某樣事物,如果缺少情感投入,那是被無可奈何給綁架。如果只為了應付文章而看棒球,類似因為活命才想吃飯,因為傳宗接代被迫結婚似的,雖稱不上行屍走肉,但也相距不遠了。

於是我們還是很主動的鍵入體育頻道,看看象獅牛猿有沒有什麼特殊表現,想盡辦法取得更多資訊,企圖掌握球員們的過往及未來預測,這些我們從小就在做的事,其實是任何一種職業運動想搞出點名堂,所具備最基本的群眾心理,也就是從觀眾進化為球迷的重要元素。

但現在看中職,越感枯燥乏味,因為四支球隊實在太少,球季開戰一個月後,對戰組合了便了無新意,有時明明現場轉播比賽,卻誤以為是重播呢,沒有新鮮感就不會有期待、沒有期待就不會購票進場,所以統計進場觀戰人數已經失去意義,觀眾偶爾爆量也別高興,絕對是因為特定理由:某球員將破紀錄、上下半季爭老大、總冠軍賽,或者最常見到的----只因為贈票!

中華職棒聯盟,由於結構先天就有問題,長期以來欠缺實際活力滋長,整個狀況如同半癱的池子,缺少活水注入,便逐漸優氧化、污髒不透明。職棒圈應該如同一個管理有序的水庫,隨時都有活水注入,這些活水包括球員、觀眾、技術,以及最重要的---思維!

現在僅存四支球隊被視為最後的命根,乃因先前過多的假球,現在能維持四隊便偷笑了,那可不,演變為守成守舊的心態絲毫不意外。可球迷不這麼想,給你機會留住老本,並非要你吃一輩子,而是賦予你繼續「開天闢地的權力」。也就是說,球迷們不想停留於當下無聊戲碼,過往曾有過七隊八隊(即便分屬不同聯盟),曾有天王對決、曾有的拼博對戰,球迷們並未遺忘,巴望著台灣棒壇重現那些可能。

很顯然的,四支球團老闆確實被假球嚇到了,只想靠乾淨打球留住球迷就好,果真忘了要怎麼長大、忘了要做大市場且不斷開拓。創傷後症候群,讓中職只想以既有框架去展望職棒的未來性,但賠上的卻是千千萬萬人心之所繫,以及這個國度,關於棒球生命的再造機會!

一群出身相仿,思想差不多、動機也差不多、又被相似的包袱壓迫著、加上在位子上待太久而傷筋壞骨,這樣的組合,無論你怎麼開會,得出的答案不會比以前更高明,這就叫組織的「近親交配」。想要得到更據創見的點子,引進外界人士,非棒求出身、不受僵化思想束縛,讓他們去激盪、去激活即將腐朽的腦組織,中職,真正脫胎換骨的演出,才能被期待!

就以增加兩隊當作命題吧,困難一定很多,批判訕笑難免,但放棄思考更是罪過,找幾個真正的腦袋幫你發想,不寄望中職什麼,只不過你有權力而已!

本文原載於新新文週刊1266期

201105170854當牛頭變成了釘子戶

 

 

太平盛世,偏偏有人不想好好過,硬要鬧事激起公憤,硬要當壞了一鍋粥的老鼠屎,好不容易有點起色的中華職棒,好不容易從假球傷痛走出的局面,就是有人不想安定不想長進!

這回打擺子的主角不是某位球員,而是興農牛的牛頭,球季沒開打就宣佈今年將以純本土球員應付戰事,看來豪氣干雲,實則為一種病態演出,因為興農的本土陣容質量都不足,興農經營層以只能打幾場錦標賽的心態,去布局整年一百場的陣勢,結果是慘不忍睹,能投的就操,不管先發中繼或終結,只要沒進傷兵名單就不斷被操暴,輸到不像話了也無動於衷,輸到球迷抗議了也不動如山,面對整個向前邁進的棒球大環境,突然發狂的變成阻礙發展的釘子戶,高層的腦袋瓜瞬間被凍結。

終於牛迷們看不下去,但套著牛皮紙袋坐在觀眾席的抗議模式,或者網路發起抗議活動,對牛頭們發生不了任何作用,球迷氣炸了,但活該你要支持,牛頭自己都不在乎戰績了,幹嘛要理會你們?

中華職棒的組織結構向來為人詬病,它並非聘請專業經理人負責管理,即便是德高望重者擔任秘書長,也不過是大顆點的橡皮圖章。所有關鍵議題皆由四個球團老闆主觀意識做出決策模式,由於彼此經營管理能力落差過大,對棒球觀點有各自的牛角尖,幾乎每一年都會出現叫人憤愾與不解的行為,尤其是對球員的處理,爛招爛事多到不勝枚舉,早已成為球迷離棄的主因,幾個大頭怎會不知?只是不想怎樣而已!

沒有約束力與反省力的組織,當然沒有讓外力講話的份,只能任其狂妄自我,就算全國最高體育領導單位的體委會看不下去,那也是你家的事,因為在自由經濟的大旗下,公權力有所為也有所不能為,看著職棒領導我行我素的胡作非為,你依舊只能眼巴巴,當一個沒啥路用的官方角色。

顯然,興農牛高層這回是帶頭欺騙球迷感情,但為了讓這份欺騙不那麼趕盡殺絕,矯情的領導們,表現出一丁點的所謂用心,卻不是去找實力補強之道,反而是率隊到廟裡拜拜,希望藉著神力保佑讓球隊脫胎換骨,這種荒誕行徑卻不見批判,社會幾乎默認了牛頭們似乎「有在做點事」的誠意。而拜拜後的那場勝事,也彷若神力助拳,原來實力是可以這麼加強的,因此,讓輿論大聲疾呼引進洋將的訴求,在神明面前,通通變成了「你們懂個屁」的笑話大全。

面對牛隊經營者的擺爛,筆者沒有義務呼籲牛迷們放棄他們,因為他們已經放棄球迷了。或許有一天,他們悔心覺悟,發現眾神不再垂憐,發現相信本土是一種自我陶醉,發現原來群眾才是真正衣食父母,發現經營者的社會責任究竟為何….但只怕那一天來得太晚。

在整個擺爛程度還沒那麼不可收拾前,如果能先建立合乎情理的監督與淘汰機制,找到剷除釘子戶的必要工具,恐怕才是中華職棒最基礎的問題,否則中職這畸形兒想正常發育,根本是緣木求魚了!

原載於新新聞雜誌1262期

 

201105030956燒雞牧師

我們很喜歡去小以家,因為以媽的料理手藝跟各家的媽媽一比,是天地般的差異。熟識他的同學往往因為想一嘗以媽的手藝提前到他家集合,寫功課也是個好理由,「順道」被叫去餐桌吃飯,順道當了以媽的臨時兒子,偶爾的叛變自己媽媽,換得C/P值頗高的快樂,這種樂不體驗的話,是種罪過。

(繼續閱讀)

201104181605曼寧障礙 怪咖經典



終於塵埃落定,大聯盟一代怪咖曼寧‧拉米瑞茲被科學儀器打敗了,2011球季開打才一週就擲出震撼彈--宣布退休,把本季至今黯淡不已的光芒隊,再踹一腳掉入更迷惘的深淵!

即將邁入不惑之年的曼寧,曾被台灣之光王建民形容為「最難纏的打者」,但當初離開紅襪隊的他,其實什麼都不太對勁,開始跌跌撞撞了。如今因為通不過禁藥檢驗,向一生繫命的棒球說掰掰,離開的時間點叫人意外,但其實也不意外,因為禁賽100場的處分根本是無法繳納的罰單。

細數他的成就:12次入選大聯盟明星球員,至今轟出了555支全壘打(現役球員排名第三),累積打點1831分,史上排名第18位(現役第二位),曼寧這些耀眼成績,成色相當足,是未來進入名人堂超有力的敲門磚,只要他不發生不光彩的醜事,但終究證明這是個很不切實的期待。

曼寧的怪,怪在那一頭油膩辮子、怪在那極度自我的言行、更怪在他那些傲人的成績。畢竟他的打擊功夫能經常的幫球隊贏球,所以無論球團或輿論,對他的怪癖有所不爽,但唸歸唸,卻也特別包容,這就像公司裡某位個性古怪難搞的超級業務,老闆基於業績的考量,也就不太在乎這傢伙的不守規矩,睜隻眼閉隻眼,還替不守規範的他們找理由:「你能做到他的業績嗎?」大部分員工只能噤聲以對,好吧,先打出如曼寧般的身手再說吧。

高薪球員不是神仙,有了傷痛當然也得進廠保養,離開球場時間一長,花大錢的老闆瞬間成了冤大頭。2009年道奇以兩年4500萬美元簽下曼寧,他卻回報給球隊一個殘缺球季,除了打擊率能交待,其他數據都很難看,甚至創下生涯新低。這一年,就因為藥檢未過關,禁賽50場的懲罰讓自己與道奇都陷入難堪局面,這一年,其實曼寧就該退出了。

禁藥魔力很難檔,苦練勤練的方式只是表象,讓普通身材蛻變為肌肉男,攻擊指數不慣攀升,變成對手的眼中釘,媒體歌頌的寵兒,轉化為看台上暴增的球迷數,以及鏡頭追逐的焦點,再換成一個個破紀錄的大約合,以「禁藥強行變身」是多麼廉價的方式啊!
曼寧加入禁藥球興行列,加入以克萊門斯、A-Rod、邦茲、吉昂比、馬奎爾、坎塞柯、塔哈達….為首的醜惡光環俱樂部,撤底稀釋自己紀錄的純粹性。人們搞不清楚什麼是「睪固酮」,不清楚「類固醇」在身體裡的運作邏輯,只是當這些藥學字眼與某球星沾上邊,當初他們成績暴走或過於持久在高檔層次,自然就變成合理懷疑的作弊成績!

大聯盟是一個讓各種可能性存在的超級舞台,因為錢多、因為制度、因為鏡頭,讓全世界棒球好手前仆後繼,所以好看、所以張力、所以不單調。而曼寧將他的放蕩不羈盡情揮灑,在成千上百的球員中自成一格,創出只有曼寧才能曼寧的角色,成就出另類的偉大,大聯盟的歷史確實因曼寧而趣味盎然,完全沒辜負最初設立這大舞台的本質。

在台灣,喜歡曼寧這種怪咖者多得很。

「因為我想去」這是去年曼寧回覆媒體願意來台打熱身賽的理由,簡單到讓媒體不得不妄加揣測,原來其中一重要目的是協助宣傳台北花博,強調健康環保希望清新的花博,輕易和搞怪油膩突兀的曼寧合體造勢,組合的衝突性似乎沒被察覺,還曾與郝龍斌市長一塊種植了楓樹,當時曼寧提到希望球季結束後帶家人來台旅遊,如今他的球季意外的永遠結束了,郝市長不妨邀他來吧,實現他親口說的諾言吧。

體內流著怪血的曼寧,演出怪行為也就必然,接觸禁藥也當然不足奇,棒球故事以這方式收筆,卻也見慣不怪了。

#####

201103101530幸福與平安---從簽訂合約開始

邁進民國一百年,景氣一片看好的玉兔年,各行各業啣著豐厚的年終獎金過大年,棒球界的人事物也大事底定,年後將逐漸熱身,為今年的賽事做好一切準備。

中華職棒習慣給讓人提心吊膽,沒有發生爛消息,那真的算是「天大好消息」。

過去一整年的淨身,算是給球迷一個正確的交代,該調薪的調薪、該釋出的釋出,季後各隊幾位看板球星拿到了「自由球員行使意願表」紛紛尋求旅外的機會,這其間潘威倫被韓國SK飛龍相中,林智勝接受測試,在幾個大聯盟球探前展現身手積極出賣自己,但幾經波折後,兩人都無法實現出國打球的心願,依舊留在原隊打拼,雖說新球季年薪是增加了,但中職第一次行使自由球員的戲碼,其實是劃下一個不甚完美的句點。

林智勝的母隊是變動最大的一隊,整隊不僅遷籍到桃園落腳,順道更換隊名為「Lamigo Monkeys桃猿隊」,因遷就諧音而訂的奇特動物名稱,一時還真讓球迷傻了眼,大呼驚奇呢!但聘請日本職棒經驗豐富、形象極佳的莊勝雄擔任球隊技術顧問是個高招,而大師兄也期待能登錄「乃耀阿給(ㄍㄟˋ)」阿美族母語名字。桃猿隊因勢利導,新家、新名稱、新教練,拳拳到位,回報桃園縣政府的積極擁抱,已做好萬全準備。

而台中的興農牛則一直陷在敗壞名聲的泥淖中。連續兩年用拙劣手法趕走精神領袖葉君璋及森林王子張泰山,贏得爛名的招式很直接,而牛隊似乎也挺不在乎球迷大喊出走的現實,這樣不顧形象領導管理模式,存在著相當風險,我行我素、笑罵由人,經營層看來老神在在,想必對新球季自有一分盤算。

南霸天統一獅開除了具有複數年合約卻借貸關係複雜的陽森,彼此因為第三年薪資是否該給付而爭執中,但這「區區」360萬,根本影響不了統一這大鯨魚,反而是對球員們(包括其他三隊)提出警示:不要以為簽了複數年合約就是絕對保障,品行不佳照樣叫你滾蛋…..而這不正是球迷們衷心期盼乾淨打球的具體實踐嗎?這由陽森本人並未得到輿論支持,不甚精彩的權益戲悄悄落幕,豪不意外。

獅隊透過懲處球員重新凝聚球員意志力,在內涵上則撿到泰山這個寶,加上嘟嘟簽下新的大約,整體實力更形穩固。

兄弟象則因前年半數球員涉及打假球,或與黑道糾葛不清下大失血,去年的殘缺戰力在毫不被看好的情況下,最後竟然拿到年度總冠軍,顯然是「球隊治理有方,且洋將選的夠水準」,如今整體陣容依舊,對衛冕冠軍也信心滿滿,也因此能理解即使彭政閔要求一紙複數年合約,球團之所以不為所動的理由了。

所以關於球場中的一切人事物,都從定下合約開始,當薪資談好簽名生效,之前的紛紛擾擾都將塵埃落定,開展新的循環。新的球季還是四支球隊,看似平淡無奇卻又歷經波濤,表裡都已有所不同,為新球季預埋精彩的種子,但還是一句老話:「平安就是福」,不向黑道屈服,球場裡不再黑影幢幢,不正是球員獲得平安,而球迷實感幸福的第一步嗎!
(本文原載於新新聞週刊過年這一期)

201103101528球員失格,工會失能

辛勤工作的薪水階級們,為了基本權益及辦理各項職工業務而組織各類型工會,出錢的老闆們也因為共同利益組織商業同業公會,典型的場面,前者是上街頭,後者是在高爾夫球場。老闆們沒人歡迎工會,認為那是對立組織,與經營者自身利益相違背的東西,所以你要搞工會前得三思,是否有做遵守職工精神之最基本卻複雜無比的規矩。

台灣千萬種行業中知名度最高卻也最不成器的工會,非台灣職棒球員工會莫屬了,會有此成就,正因為工會的核心們---職棒球員在歷年假球案中紛紛扮演了要角,眾多球員(會員)在本職上失格,間接讓工會失能,失去有效運作的正當性。

職棒球員工會在歷史上曾發生一個超級諷刺的笑話,正是讓工會鳥萎的主因1995年工會成立時由黑鷹隊的郭建成擔任首屆會長,當職棒爆放第一次放水簽賭案時,還曾由他帶頭宣誓絕未放水,但1997年被司法認定涉及黑鷹事件遭到終身禁賽。工會的頭帶頭違法打假球,失了運動員精神,更傷死了球迷的心,假球案讓工會一夕間失去維護權益的立基點,且失去一次還不夠,十多年來已經爆發五次,從此面對球團威權,球員們只能任其擺佈。

一些B喀C喀成績不怎樣的球員動輒被戰力外釋出,工會起過什麼作用嗎?好吧,那成績優異的應該比較被尊重吧?抱歉,得先看你是不是乖乖牌囉。興農牛看板球星張泰山硬被球團要求接教練職,無奈不爽又如何?乾脆便宜賣到統一獅眼不見為淨,凸顯出球團想做就做的蠻橫作風,且維持一貫的「故意不把理由講清楚,讓外界捕風捉影」的操作模式,這已變成台灣職棒對待球員的特色,你若自認夠大喀,抱歉,有比付薪水的大嗎?
 
統一獅前陣子將曾是隊中當家二壘手的陽森解約,原本具有高度保障意義的複數年合約,但球團認定陽森曾向組頭買車,及在外借貸關係複雜,嚴重影響公司形象及違反球團規定,直接予以開除,即將開始的第三年合約也就變成廢紙一張,年薪360萬元隨即幻化為空氣。

為了爭取權益,他向球員工會投訴,希望能爭取到獅隊拒付的今年年薪360萬元。現任工會理事長葉君璋接受陽森陳情,他表示:「目前會先釐清事情的真相,再去決定接下來的動作。」葉的說法說是官場上常見的應付話術,眾所周知他自己在2009年面對老東家興農牛無情釋出,後被兄弟吸收曾引起一連串污七八糟的過程,幾乎無法讓人相信他領導的工會能有什麼作為。

所以尋求工會協助,或許是職棒球員們想抓住最後一根求生機會的稻草,但其實只是歹戲拖棚的開始,也可以說是職棒球員不願面對已然定讞的悲情命運的無意義反抗,如果陽森已被認定先違反了合約,你現在去跟球團討公道,立場上根本站不住腳,只會讓工會更難堪而已! 

球員們莫不企盼工會恢復正常,恢復和球團對等談話的機會,但球員們要先做到真正的清清白白,且要很久很久都不出狀況,關於這一點,恐怕連球員自己們都不敢相信。

201103101523張誌家的新障礙,頒他個光榮勳章吧!

新聞出處:張誌家悠閒度日 只嘆未能光榮引退

顯然,張誌家並不認為自己被逐出中職有哪裡不對,換句話講:他認為人們對於職棒選手的道德要求太高,球團對所屬限制太過機車,但問題真的是這樣嗎?

不在中職的一年多來,張誌家表示:「退出職棒這段日子以來,他每天在家陪家人,也找朋友泡茶聊天、打打小白球,過得愜意自在。」當然,以他在日職五年所得,要過的愜意自在豈止是輕而易舉?他真的夠資格這麼輕鬆寫意。相對於其他被逐出職棒圈的人,張誌家可說是個富翁…..一個外顯豐盈,內在卻空虛到不行的假富翁!

「一個男人要買東西,卻不想讓老婆知道」我懶得去探索張誌家跟老婆的私密相處細節,但請各位正常的男人幫忙想一想:什麼情況下老公做的事不想讓老婆知道?買鑽戒買花買名牌包送給她,想給她一個感動一世人的驚喜嗎?最好是喔!

張誌家買車這檔事顯非光明磊落的,更不是為了增進夫妻情感的行為,那還能為啥?超詭異的!又為啥非得如此「不巧的」(或那麼不小心的)跟雨刷發生借貸關係?既然你身上的摳摳滿到溢出,為何還需要跟他人借錢買車?我想這種邏輯太前衛了,麻煩懂得人開導我一下。

而球團因為擔心組頭或黑道滲透接觸,對球員日常行為有所規範與限制,顯然有些球員非常不能接受,好自由、愛交朋友的張誌家便大膽告白:「以前的球員生活,不是我想要的。」

漂亮,我喜歡一個人的率直,但也明白一個人之所以沈淪的原因了!

不認同規矩,也就表示張對於中職多年來被黑球搞到快垮掉,多次發生黑球事件,導致球團對挽回球迷信心,對所屬球員不得不有所節制的作法相當不以為然。

「思想反動者」如果只是一個張誌家也就罷了,但萬一不只他這麼想呢----陳致遠及曹錦輝顯然就是與他一掛的,至少思想層面他們是這麼的水乳交融,認為與黑道接觸並不是什麼大錯特錯,只要沒真正的打假球怎麼能說我放水呢?透過自己謬誤的認知,解釋自己謬誤的行為,負負得正,就能得到正確的人格嗎?

漂亮,這又是一個睜眼說假話的典型!

我相信,張誌家對於行為規範有他的一套價值基礎,那是超乎你我他的普世認知,尤其打了一輩子棒球卻於英年時被逐出球場,失去最主要的戰場的戰將都能這麼無所謂,透過法律行動又能改變他什麼?蝕刻在深層命底的個性因子,能這麼簡單就被改變嗎!

如此大言不慚,刷新中職的新標竿,這抗日有成的往日球星,頒給他所希望得到的光榮勳章又何妨,因為這麼經典的告白,以後要打破紀錄可是難度非常高啊!。

 

201103021004導遊紀錄:帶香港朋友放天燈

 

來自香港四位朋友,到台灣進行四天三夜自由行活動,其中一天由我擔任導遊。帶她們去野柳、基隆廟口、忘憂谷、黃金瀑布、九份後,最後一站抵達十分。

入夜後的十分遊客不減,顯然知道此刻放天燈,以暗色天空為底,每一盞亮晃晃的天燈那麼明亮,不斷的飄上天際,大老遠就吸引眾人目光,「十分幸福」的氛圍格外令人動容。

Toby等四位朋友各自挑選喜歡的天燈顏色,用心寫著或畫上喜歡的圖案,各式各樣的心願鋪滿四面宣紙,手機簡訊上有朋友交代要寫的,這也不能遺漏了。

一位朋友邊寫邊拭淚……想必某件事觸動她,瞬間有感而發,化為紙面上以最虔敬的心情,變成她與老天爺間的約定誓言。

我已經放過看過無數的天燈施放,但每次紀錄過程,依舊被她們的感動而感動,這些人這輩子第一次實際碰觸天燈,實際體驗放天燈的樂趣,融入十分獨特的街景裡,我能感受到她們的心情是多麼悸動,於是,一直嚷著還要再來…還要再來….

看著天燈緩緩使入夜之河,大夥悠悠轉身登車,結束這無比記憶的一天。









 

第一頁  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最後頁 
累積 | 今日
loading......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