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3232302台鐵軌道巡邏最終章

再過幾個小時就要去當兵了,不去準備東西卻在這裡趕著發表最後一篇文章,我還真的是中毒頗深的啊!2月28日那次的烏龍是一場「體驗」,讓我了解軌道巡邏大概是什麼模樣,放了幾天假後真正的勤務就從3月5日開始了。為了在當兵前把勤區手冊做好,基本上整個3月我幾乎天天都在軌巡,一次都排4到6小時,真是辛苦了那些跟我一同出勤的六名女警和兩名學長!
3月5日這天我和兩名女警還是從松山站往回走,進入隧道後很快的就到了台北機廠側線和縱貫線的分歧點。目前因南港專案施工的關係台鐵列車是先進入南隧道後再由打通的連續壁進入北隧道中,等到相關工程完工後南隧道松山引道口以及台北機廠側線就會消失了,不像松山專案那樣還留個華山東出口,所以這裡的一切將會成為歷史。很慶幸的是拍攝當天正好有南港專案的相關工程在進行,隧道內的光線稍微充足了一些,得以讓我拍到這麼清晰的照片。
接著我們繼續沿著台北機廠側線走,看到了傳說中的安全側線(左下)和高鐵的終點。相信鐵道迷應該都了解這裡是台鐵和高鐵過招的地方,正因為這條短短不到350公尺的台北機廠側線橫在南隧道中,使得高鐵無法繼續鋪設只能以這裡為暫時的終點。看到高鐵路線終點處的那兩個止衝檔我就不禁覺得好笑,當時台鐵在鋪設這條側線時應該沒想到日後還有這樣的「功用」吧?台北機廠遷建不知何時才會完成,在這之前高鐵也只能繼續等下去囉。
為了尋找資料上的制水門我們再度回到了地面,在這條狹窄的引道中還看的到京華城呢!
其實我不知道這條側線會通到台北機廠的什麼地方,直到謎底揭曉後我才知道是我曾到過的車站─台北機廠前(北廠小月台)。原來這裡不僅只是台北機廠員工搭乘通勤列車的地點,還是路線折返的地方,火車若要從台北機廠進入隧道內必須在這裡折返(反之亦然)才行。
調查完台北機廠側線後我們又回到了漆黑的北隧道內,記錄了無數個沿線電話和緊急出口後來到了上次擺烏龍的光復緊急停靠站,緊接著是復興緊急停靠站。有去的是光復緊急停靠站的標示牌是從左邊寫到右邊,但復興緊急停靠站卻剛好相反。
走到這裡時間也快到了,我們就走到市民大道上去攔計程車準備回台北站。但三個人穿著制服又帶著一堆攝影器材實在很難攔車,第一台以為我們要罰他紅線違停立刻開走,接著幾輛遠遠看到我們就迴轉,好不容易才攔到一台不知道該不該停的計程車,上車後看到司機一臉疑惑的神情還真想笑啊!
隔天的軌巡由兩男一女編成,從復興緊急停靠站開始往台北站方向走。出發前所長建議我們帶著所內一支大型探照燈去,好在當時有帶不然我們就慘了!進入隧道沒多久後裡面的日光燈突然全部熄滅,我們什麼東西都看不到了!好在有這支探照燈的幫忙,不然我們今天的勤務時間算是報銷了。
日光燈熄滅的地方僅限於「松山專案」時所完成的隧道,第一階段「台北車站地下化」所完工的隧道內燈都是亮的,牆壁上「松延案隧道起點」的標示變成了黑暗和光明世界的分界。過了這塊標示沒多久就是著名的華山東出口了,目前縱貫線的列車仍可從這裡回到地面上來。
原有三股的華山東出口引道目前還剩下兩股(隧道內可看出拆了一股),且仍設有緊急出口、通風口、沿線電話和抽水站等,還能算是一條「活」的路線。以前搭火車經過時常常看見一些工程車停放在引道上,拍攝當日也有一台鐵改局的工程車停放在隧道口。
這裡離台北站已經相當近了,我們沒走多久就回到了台北站的月台上,結束了這次軌巡。
接連兩天、每天走大約5小時左右的軌道巡邏讓我有點累了,但還是得繼續走下去,這天我和一名學姊預定要走到萬華站。從月台走下來後沒多久就看到了台北站最珍貴的藝術品─雙K道岔。自從基隆臨港線上的雙K道岔被拆除了以後我以為我再也看不到這種複雜的藝術品了,從沒想過還能有這樣的機會一睹廬山真面目,真是太感動了!而且這組「雙K道岔」還是活的(台中站亦有一組,但不知是否還在使用),從台北站第三月台的下行列車都必須經過這個道岔,可惜當天沒有機會看到它「運作」的模樣。
接下來的重點是西門緊急停靠站,這個緊急停靠站是在台北市鐵路地下化第一期工程「台北車站地下化」時所興建的,和光復以及復興緊急停靠站相較之下顯得相當老舊,而且緊急出口和穿堂也非常的陽春。此外光復和復興緊急停靠站是北隧道和南隧道皆有設置,而西門緊急停靠站只有北隧道才有。本站只有三個緊急出口,其中有兩個通往捷運西門站,當我推開緊急出口的門時捷運站的旅客都用奇怪的眼神看著我,好像在說著「怎麼會有人從這邊出來?」。
緊接著我們通過「台北車站地下化」和「萬板專案」的交會點(前者燈光較高、後者較低)後很快就來到了終點萬華站,接著返回台北站擔服其他勤務。值得一提的是一直到板橋附近北隧道內都聽的到鄰近捷運列車通過的聲音,我有好多次都被愚弄了呢!
3月8日是連續第4天被安排軌道巡邏了,編組為兩男一女。這一段區間會令鐵道迷感到有興趣的莫過於新店溪河底隧道了,其實在鑽過新店溪時北隧道和南隧道間設置了兩個連通道,只是目前都用磚塊給封起來。
這一天也發生了一件意外,和我們一同出勤的女警被緊急出口的門給夾傷。原因是列車通過時會在樓梯間引起相當強勁的活塞效應(其實隧道主要是靠這個通風的),這種效應強到我和另外一名學長在列車通過時使盡力氣也無法將緊急出口的門給打開,可見她被多大的力量所夾傷。好在這位女警骨頭夠硬,還能自己走到一公里外的板橋站。
休假後的3月13日我又再度和兩名女警從板橋站開始軌道巡邏,這次區間是最長的,不過我們總算是走出長長的北隧道,在第一大嵙崁溪引道口重見光明了!很奇怪的是,明明「萬板專案」是北隧道內最新完工的路段,但日光燈損壞的比率卻也最高,隧道內比「台北車站地下化」和「松山專案」陰暗許多。雖然終於走出隧道了,但為了趕車我們必須和時間賽跑,不但走的很快甚至用跑的呢!好在這兩位女警一位曾在軍中服役8年(官拜上尉)、另一位待過保一總隊因此體能都不算差,若換作別人肯定走不完,一定得搭計程車回去。
這次軌巡最刺激的就是第二大嵙崁溪橋這一段了,這座橋長約800公尺,而且很明顯的橋面狹窄淨空不足,因此我們等到一列自強號通過後遍立刻開始用跑的,希望能趕快通過。
無奈事與願違,當我們走到一半時我看到遠遠的有一列區間車駛近,那時我心想完了要躲到哪裡去?在此時列車高速接近並且大聲的鳴笛,我們三個便蹲下想辦法把自己縮得很小、並緊緊的靠著水泥牆,希望能安然渡過這一劫。好在橋邊這小小的縫隙讓我們平安躲過,但那種車輪從頭旁邊不遠處「轟隆、轟隆」通過實在有夠可怕的!返所後我把這可怕的經驗說給大家聽,才從所長那裡得知原來走第二大嵙崁溪橋必須走在水泥護欄的上面......。
3月21日是最後一次的軌巡了,可是天空卻飄著毛毛細雨。從樹林站出發後我們沿著小運轉線走到了K42號誌站,這個號誌站負責縱貫線(只有西正線)和樹林調車場間的行車管制。小運轉線進入樹林調車場後是個向右的大彎,從小運轉線上根本就無法得知是否有列車要從樹林調車場出來,再加上現在的火車都很小聲更增加了判斷的難度。好在我和另一名女警都相當注意列車瞭望和號誌,讓我們躲過了幾列在小運轉線上來回的電聯車。
從樹林站到山佳站這一段路並不遠,雖然下了點小雨但我們很快的就來到山佳站北側了。這個地方令我印象相當深刻,我來報到後轄內第一起事故就是在這邊發生的,雖然我沒有處理這個案件,但走到這裡時心裡還是覺得怪怪的。
目前山佳站正在進行改線,工程包含了在車站北側興建一座隧道以及站場、月台的改建等等。因為下雨的關係使得這裡一片泥濘,使得我的皮鞋積了厚厚的泥巴,連長褲都弄髒了!害我返所後清了好久。
來到山佳站也代表著軌道巡邏勤務即將結束,用無線電確認了本所和桃園所交界的地方(K45+300)後我和這支里程標合影,見證我這個月對鐵路一點小小的貢獻。
把轄區走完並且記錄一遍後,我利用了兩個休假日全力趕工,終於在當兵前完成了一本74頁的勤區手冊。雖然我這個菜鳥實在不知道這本勤區手冊做得到底好不好,但這是我第一次為鐵路寫了一本書,所以很值得紀念的。我很期待能在服役期間的休假日抽空返所看看印刷好的手冊,因為它證明了我這個月在鐵路的價值!
最後感謝陪我走過這麼多路的兩位學長和六名女警,真是辛苦你們了!

回應

看橋工房是以記錄車站影像鐵道遺跡為主的鐵道網站。共分為「車站巡禮」、「鐵道遺跡」和「鐵道記事」單元。「車站巡禮」介紹臺灣各車站沿革;「鐵道遺跡」發表舊線跡踏查紀錄;「鐵道記事」考證鐵道歷史及鐵道趣味研究交流。

    沒有新回應!
累積 | 今日
loading......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Powered by Xuite
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