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060420【略談禪宗修行及話頭禪、內觀禪、默照禪】@ 諸緣往來來往何增減?笑擁夕陽 ...

報告翻譯服務數呼吸時,單數呼氣或吸氣之一。只靜靜看著。久久熟練,自然不會有動機生由,即與般若響應翻譯即便看著本身的妄心妄念,也能做到「知而勿隨」翻譯圓覺法門則是調「凡所有相皆虛妄」,身心、事、物與及諸佛世界,有若夢幻空花,亂起亂滅,如是知幻即離,心無所取,亦無住著,猶如虛空,妄念無從而生翻譯此時,心情湛寂,分明晰,即是本來面目翻譯

而首要的修行法門數息秘訣、觀心秘訣和圓覺秘訣。倘若那念起,進入於六塵境界,即當將心攝來,回到數息中。妄念起時,一看石沉大海翻譯旋又後起,還是看著,妄念復滅,念若不起時仍如是看著。數息秘訣即默數本身的呼吸。即「制心一處,無事不辦」。只從一數至十,周而復始,循環不已。呼吸方法不須採用丹田,天然呼吸便可,只求颀長松靜,也不須刻意調控。觀心秘訣,則是先休心息處,讓所有的心懊惱一放下,所過的善事惡事都不考慮,曩昔未來一不想翻譯心裏直觀當下念頭,來往起滅。專心數息,解除邪念,記數分明,心依於息,息依於心,別無他想。勿隨順,亦赓續除。

圭峰宗密將禪定分類以下五種:外道禪、凡夫禪、小乘禪、大乘禪、最上乘禪(如來淨禪)。

呼吸的感受,是在鼻孔的前端部位,可是不要特別去留心空氣進入鼻孔以後,是進到肺部或進到裡;就是天然的平常呼吸,不要控制,不要有意讓呼吸快或慢、深或淺,只要知道有呼吸出及呼吸入的感覺就好。

這時候
的心,就比如站在片子院門口的收票員,收到一張票,就讓一個人進去,至於進去以後是坐在一個位子上,那就不是收票員該管的了。

初關

大慧宗杲發起學者參究趙州禪師的無字公案,他鼓勵學者
起疑情,以疑情參究公案,而獲得開悟。在文獻上,最早有記實人看話頭的是黃龍慧南與五祖法演,可是把這個方法發揚光大的則是大慧宗杲禪師。

看話頭,最早可以追蹤到黃蘗希運。

所謂的「看」,又叫「參」,是一種觀察守護的意思,即內觀。話頭,是指說話的前頭,亦便是在動念要措辭、未說話之前的那個動機。

修行者把本身的念頭集中在一句話,或一個問句上,觀察本身心裏,以後升起疑情,在打破疑情之後,由此來獲得開悟。這類修行方式,稱
看話頭,或參話頭。能如此,心有所寄,就不會用眼睛去看,用耳去聽了。重心的感受,不在頭部或上身,而是在臀部和墊子之間,身體其他的部份則不去管。眼睛可以閉著,然則如許極可能會昏沈打睡、有幻夢、有邪念,那,可以將眼睛20%,但只是開罷了,面前的東西不需要去注意

正確的坐姿,可使身體不亂、心念集中,全身的氣脈循環更暢達。要操練將天成翻譯公司們的心,用來享受呼吸從鼻孔收支的感覺。

察看的對象(身、心)和現象(無常)是一向存在的,理論上,內觀的修習什麽時候何地皆可進行,但對初學者來講,必須由富有禪修經驗的教員來指點,和一個最低干擾、合適操練內觀的場地(阿蘭若),這便是禪修中間的感化。

http://mypaper.pchome.com.tw/zou0621016/post/1363416717


不分外注意局部或局部的狀態,不受身體、情況和心裡的狀態困擾,連結明的心,知道自己的身體在打坐,這是「默」;知道身體在打坐,楚知道身體及周遭情況的狀態,也發覺到心裡所生的雜念妄圖,則是「照」翻譯楚知道身體在打坐,也知道身體上的狀態,但是不去管,這即是「默照同時」翻譯

以上秘訣巨細乘禪乃最上乘禪皆備翻譯法無優劣之分,選擇適合本身的修行方式即良法翻譯亦不須拘泥,可同時修二法或三法翻譯禪坐的目標是了到達「觀身不淨,觀受是苦,觀心無常,觀法無天成翻譯公司」(四念處觀)的境界,並且必需常修定慧,與佛法響應,剛剛為真正坐禪翻譯而坐禪攝心至澄明境地時,即應忘懷坐禪,切不行自行自得或有劃分心翻譯

「我是誰?」

慧的音譯
般若,是對實相的正確了解,事實上,內觀修習的每個階段,就是以取得更精深的聰明做里程碑(見十六觀智),更深的智慧,能滅除更幽微的懊惱,從這個意義而言,佛修行可以視自我淨化的進程(七淨),其終究目標是完全的淨化,從所有的痛苦、感官的束厄局促中擺脫出來,即所謂的涅槃。

在佛的修行系統中,內觀是屬於三學中最後的「慧學」,前兩學離別是戒學(道德糊口之準則)、和定學(專注力的培育)。

「因甚狗子無佛性?」,或是簡化「無」

大悲心就是菩提心,也是能讓我們徹悟成佛的心。

禪宗祖師會應用各類學方式指導學人,又稱作「機鋒」,的是要讓門生們悟入如法性、自性淨心,名開悟。然「悟道」並不是事畢,而是才方才踏入佛道的「無門之門」,得「空性」的實義,由此「悟後起修」,一向到淨除二障: 懊惱障與所知障後,成績佛果。

其焦點思惟:「不立文字,外別傳;直指人心,見性成佛」,意指透過本身修証,從日常生活中參究理,直到最後悟道,也就是正熟悉本身的原本臉孔。

修習默照禪必需遵守的根基立場,有以下三點:

否則籠統
如,顢頇佛性,修行越次,便擺脫無期了,豈可不

以上三關,是來果老和對於中下根人的開示,大根器人一悟即徹,並沒有三關兩關;中小根者,則非三關不成。

大慧宗杲的話頭禪後成禪宗主流,可是到了明以後,淨土宗鼓起,禪宗逐步與淨土宗合流,形成一股新的趨向。

內觀意以智慧來視察,是修行禪那的方式之一,也是三無漏學當中的慧學翻譯

每次入手下手打坐,都要把姿式坐好,這是調身翻譯坐好以後感覺身體很愉快,然後知道呼吸,享受呼吸,知道本身的身體在打坐,而呼吸只是身體的一部份,所有的感受也都只是身體的一部門,不須特別注意某一或某些部門翻譯

《大覺普慧禪師語錄》:「僧問趙州:「狗子還有佛性也無?」州云:「無翻譯」請只把閑考慮底心,回在無字上,試考慮看,忽然向考慮不及處,得這一念破,就是了達三世處也翻譯」「只這一(無)字,即是斷存亡路頭底刀子也翻譯妄念起時,但個無字,去,驀地消息,就是歸家穩坐處也翻譯」「千疑萬疑,只是一疑翻譯話頭上疑破,則千疑萬疑一時破,話頭不破,則且就上面與之廝崖翻譯若棄了話頭,卻去別文字上起疑、經上起疑、前人公案上起疑、日用塵勞中起疑,皆是邪魔眷屬翻譯

非也!一關未言公理,況三關乎?

出牢關生活生計,直任諸佛一切經
、祖師章典、菩薩度生事業,最上非常之法界、虛空界、現實界、如界、涅槃界、任何一切佛聖境界,一超直上,過無不及。類如一切諸佛眾生,未出虛空一步,牢關正在虛空外,出虛空即出牢關。閱者問曰:公理未見申明。鼎力者,如象過河,一到底;中力者,如鹿過河,半在水下,半在水上;小力者,如過河,全浮水上。

然此三關,初參念經是誰,奮勇猛追,直破牢關。有由初參念經是誰直達重關,後久苦修,亦破牢關,複初參禪,行不精銳,力不更奮,加力勉過祖師關。假若儘是上根參禪,一路擁到末後牢關,一時打破,出牢關去。足可以虛空關,誰個能出此關?只有參禪人不勞寸步能出此關無疑。

道元禪師以「只管打坐」來括這類修行方式。

調身、調心,是從調息開始,先把呼吸調勻了,身體天然會舒暢,心念自然會恬靜。

所有心內、心外的一切現象,雖有,但不要去執著
,不要去在乎,即是放捨諸相。不住於任何一種現象,就是「默」;知道所有的現象都是正在産生中,那就是「照」。所有的生滅狀態,都是知道的,只是不去執著,不因各類狀態産生而心生波動,這就是放捨諸相;在打坐中,了知任何現象泛起時,能不起第二念,當下就是默照同時的放捨諸相。

放捨諸相就是不執著任何現象,現實上就是無住心。

心不住於心理現象、不住於身表現象、不住於情況現象。


                 【話頭禪】

始於宏智正覺禪師,是曹洞宗的代表性修行秘訣,與臨濟宗的看話禪並稱。

默照禪,禪宗術語,是一種禪定修行方式,以禪坐體例進行。

禪宗「悟心」,締造很多新禪法,諸如雲遊等,這一切方法在於令人心有立即足以悟道的敏感性。

禪宗的頓悟是指超越了一切時空、因果、過去、未來,而取得了從一切世事和所有約束中擺脫出來的自由感,頓見正本面貌、本地風光,從而「超凡入聖」,不再拘泥於世俗的事物,卻仍然進行正常的平常生活。

漢傳佛中的重要宗派,禪宗僧侶除必須遵照通行的持戒、規、夏居等劃定外,還有一套怪異的修行體例。

透過延續的修習,內觀禪修者將發現,所謂的「天成翻譯公司」只不過五蘊不竭變遷活動的現象,身和心素質上是由而無數的微粒子(kalapa)所組成,這些微粒子無時無刻不在生滅變化,只是純然是波動(wavelet),此中找不到堅固不變的實體,有了這種體驗以後,「自我」的錯覺才能消解。

自此改頭換面,專做培福糊口,於身三種惡習一時淨盡翻譯有過重之基本習慣兼修兼了,要倒樹定拔種,種子者何?天成翻譯公司人之心是也翻譯今日進了祖師設的這個念經是誰一道關隘,不僅進關,在這關外歇歇,也得無限受用翻譯何以?身業不淨,口業不淨,意業不淨,何能到達祖師關邊際?

其1、破本參(過祖師關)——知無量劫作善造惡、生死輪回皆一場迷夢,今醒過來,滿面羞,大生忸捏,悲喜交集者有之,聲淚俱下者亦有之。

「念經是誰?」

坐禪

(略識~禪門三關)


把心從「緣曩昔境」和「緣將來境」的狀況,收到「緣現在境」的這一點上翻譯捨下曩昔境及將來境,是「默」,緣現在境是「照」翻譯

至南宋時,曹洞宗宏智正覺作《默照銘》與《坐禪箴》來介紹這種禪修方法。

默照禪的來曆很早,源自般若學與止觀。僧肇作《般若無知論》,說明般若以照寂體。東晉慧遠曾以照寂二字來統括禪修方法。默是指是不受本身心裏和環境的影響,讓心連結安甯的狀況,而照,則是指楚的覺知本身心裏與方圓一切的變化。

禪宗重視實修與實證,其中坐禪禪宗首要實踐體例。非言語可及、推理可得,只有經由過程禪定才可證知不外依然有高僧反對坐禪,唐代荷澤神會巨匠即死力反對坐禪。

禪宗認,佛典浩如湮海,個中境界超出世出世間法。他認坐禪沉空滯寂,不見自性。坐禪時,必需調節食、睡眠、身、息、心(調五事),並戒定慧三無漏學中實以定中間。

                    【默照禪】

與曹洞宗的默照禪法並稱。這類禪修體式格局最早始於南宋大慧宗杲禪師,由公案禪成長而成,流行於臨濟宗當中。

話頭禪,又稱看話禪,禪宗術語,以一種被稱看話頭的體式格局來進行禪修。

默照禪修持法

是將心念安住於正在用的方法上翻譯此時的心,已可以不受身心環境的各類狀態所影響,安穩、安甯、延續地在用方法翻譯楚知道本身是在打坐,也楚知道自己已在平穩、安甯的狀態中打坐。楚知道就是「照」,安穩安定則是「默」翻譯

換個話說,內觀就是透過現實的體驗,去了知「身」和「心」具有「無常」、「苦」(不滿足)和「無我」(無自立性)的翻譯要完全明瞭無常、苦、無我的事理,不是經過崇奉上的接管、或是理智上的認識,只有從現實的層面去考察看看,在這個「身」和「心」當中,有無固定不變的實體。

禪宗其實不注重經典權威,但仍依經中背後所含之理修行翻譯《六祖壇經》反應出惠能思惟盡早期禪宗面貌,故禪宗所推重,《金剛經》及《維摩經》亦禪宗所力薦。 從安心而至無意,是持續用功,赓續地放捨諸相,一直到了無意可安亦無相可捨的狀態。

放下一切攀登心,不執妄境也不求境,如常人一般生涯,這就是《金剛經》的「無住生心」,亦即《六祖壇經》的「無念心」、「無相心」。

一如〈永嘉證道歌〉所說的「不除妄圖不求」,但也不是在無事窟中享受安閑,而是隨緣攝化,悲智無量。在這進程當中,收心的條理要捨曩昔、未來;攝心的條理要捨邪念、妄圖;安心的層次要捨身心情況正在産生的狀態;無心的層次要捨妄、捨,不執有沒有雙方,也不著中心。

        【略談禪宗修行及話頭禪、內觀禪、默照禪】 

禪宗主張不立文字、直指人心,亦主張道在糊口中,故世俗舉動照樣可以正常進行翻譯禪宗認,禪並不是思惟,也非哲學,而是一種超出思惟與哲學的靈性世界。禪宗思惟認說話文字會約束思惟,故不立文字。禪宗認正到達「悟道」,惟有隔說話文字,或透過與說話文字的衝突,避開任何抽象性的論證,憑個體本身切身感觸感染去體味。

是將收回的心,攝於現前正在用的方法上翻譯也就是把心從曩昔境及未來境中收回來,只緣現前境以後,進一步將現前境的局限縮小,對於現前情況所産生的各種狀態,雖然可能都看獲得、聽獲得,可是不要被們所影響而生起情回響反映翻譯接著,很楚地把此刻的這一念,不被雜念、妄圖、睡所困擾,也不要跟邪念、妄圖、睡纏,只要把心輕鬆而又綿密地用在方式上,其他問題就不會生了翻譯不跟邪念、妄圖、睡纏是「默」,把心用在方法上是「照」翻譯

對凡夫而言,修行和煩惱都是事,心中有所牽掛,就叫「事」。隨時隨地讓心中的牽掛遏制,心裡沒有任何牽掛時,雖也照舊過生活,但那就是休息萬事。

不要哈腰駝背,也不要左曲右歪;坐的時刻頭頂與上空呈一條垂直線,不要垂頭或擡頭,下半身最好將雙腿盤起,如果不能盤腿,兩
交叉坐或坐在椅子上也是可以的。

調身,必需要有一個准確的坐姿,讓身體感到安穩、舒適、輕柔。打坐姿勢的方法是,將身體的重心感,放在臀部和墊子之間,脊椎和後頸是垂直的,後腦、後頸,直到尾椎骨止,呈一直線。雙手的手心朝上,左手掌在上,右手掌鄙人,堆疊置於腿上;然後輕合嘴唇、舌頭輕抵上顎、輕扣上下牙齒,眼球放鬆,兩肩、兩臂、兩手均不消力,腰部挺直,小腹放鬆──這是最准確的姿勢。

修行方法

禪門三關


                  【內觀禪】
(修慧)

萬法皆從心生,心是萬法之頭。念從心起,心是念之頭。

〈參禪的先決前提〉:「誰字下的謎底,就是心話從心起,心是話之頭。」「看話頭,先要發疑情,疑情是看話頭的拐杖翻譯何謂疑情?如問念經的是誰,人人都知道,是自己在念翻譯但反問本身一下,是用口念?照樣專心念翻譯若是用口念,睡著了還有口,不會念?......是以不明白翻譯便在「誰」上提議輕微的疑念,但不要粗,愈細愈好翻譯隨時隨地,單單賜顧幫襯定這個疑念,像流水般不休地看去,不生二念翻譯若疑念在,不要動著,疑念不在,再輕細提起翻譯

直言之,一念未生之前就是話頭。由此
翻譯公司我知道,看話頭就是觀心。其實話頭,即是動機,念之前頭就是心。

每時每刻,單單的的一念廻光返照。

虛雲《虛雲老和便利開示錄》〈禪堂開示〉:「所謂話頭,即是一念未生之際,一念才生,已成話尾。這一念未生之際,叫做不生,不掉,不昏沉,不著靜,不落空,叫做不滅。這「不生不滅」就叫做看話頭,或照顧話頭。」

三毒是所有痛苦的本源,擺脫疾苦的根本方式,惟有肅除內心的貪瞋痴。

以這個對實相的了知,「心」將逐漸停止做作「貪、瞋、痴」(三毒)的習性反映。

「正本面貌?」


默照修行法有四個調心的條理:


事,是不行能沒有的,萬萬不要把前一念已發生過的事,以及後一念未産生的事,牽掛在身上。方才做的事已經做過了,可以有記憶,但沒必要牽掛;還沒有産生的事,可以有計畫,但不要懸念;凡跟當下所用的方式不響應者,滿是閒事,必須隨時放下,這就是「歇息萬事」了。(釋聖嚴法師~開示)

「萬法歸一,一歸何處?」,可簡化「一」

直待深工周詳,人法雙忘,聖凡迥別,徐徐直透重關。

其2、破重關——進祖師關之人,見到祖師門下事,識得祖師度世心,雖在門裏,依舊徜徉殿角,未入堂奧者有之翻譯祖師肺腑,關內幽微,未窺見者更有之翻譯所以悟後重疑,即此意也翻譯前人雲:未悟之前,如失父母翻譯此皆破本參後,重起疑情,猛求長進翻譯悟後用功,有兩條路:一條路到此,還依初路進步,即最初用功之路,此是大人功夫翻譯若悟後修行,只是修而無修、無修而修,可稱保任功夫,此不住而住之見識翻譯若求住,必須行,至更進一重門戶翻譯然大悟今後之大疑者,更如初學,還加凶猛,不求悟,不成佛,不度生,心參意亦參識亦參,此名悟後大參,大參即重疑也翻譯有重疑功夫,定勢必開重關,重悟行人,深切堂奧翻譯根大者斯非我事,固然死活可了、輪回可停,不肯自棄,自棄則善住矣翻譯當要奮英勇進,到不疑之地,可到重關,誠不在遠。宗門三關,只言行處,不言見處。


至南北宋之際,曹洞宗門下宏智正覺禪師,鑑於臨濟宗叫人看話頭、看公案,流於空疏,故起而倡以默坐主的默照禪,但大慧宗杲認曹洞宗只人靜坐,不求妙悟,是「默照邪禪」,對此宗大加批評翻譯宏智正覺門下也後繼無人,在南宋後,影響力就變得極度的小翻譯

除了大慧宗杲禪師的無字公案外,常見的話頭

重關

完全內觀修行必須包括三個部
:五戒(sila),戒除殺、盜、邪淫、妄言和酒福壽膏,以便使「心」到根基的鎮靜,進行第二部,定練習心的專註:使心可以不亂延續地專注在某個對象(所緣或業處),顛末恰當的練習,取得某個水平的專注力以後,就可以進行慧的開辟:以高度靈敏的心力,不帶價判定地(無別離),客觀地調查身心,去穿透事物的表相,取得正的聰明(修慧),這個建構在現實體驗的聰明,其威力遠跨越崇奉和理智層面的理解,能改變身心失衡的行模式,化解掉躲藏在心裏的壓力、不安、恐懼等等根深蒂固的情結。

內觀是一個非常純真、合乎邏輯的修行方式,藉由無選擇性的「窺察」,直接體驗身心當中的實相,個中,沒有崇奉或想像的成

「拖死屍的是什人?」

力大者,此處諒非到家消息,即舍前行,途中無荊棘瓦石,平展亨衢,破本參後毫無阻滯、放手大行,又至南京,規模較廣,眼界寬廣,在此想住之人多半,思惟至再,前程有路,儘量進行,此行更勝如前。力小者,住下盤桓幾日,或就此住下,此是過祖師關人行處。

其三、透牢關——參禪人到此重關後,萬不可離初步功夫,千萬要緊翻譯類如最初用行路,非汽船、非火車,用行到江地頭,破本參也。!佛本一乘法,利便而說三,宗本一法悟,便利說三關,因根器好壞故也。 所以,當橫隔閡降落時,呼吸的深度可能會使小腹升沉蠕動,但不要試著意圖志去節制蠕動,只曉得呼吸的感想是在鼻孔就好翻譯也許有人已習慣呼吸在小腹的蠕動,而且心情甯靜,那可以暫時用,直到的心已安甯以後,就不要再去留意小腹了。

有些人想節制呼吸,進展呼吸越長越好,越深越好,這不但沒有必要,並且會引起呼吸不順、胸悶氣塞的副感化;也有的人呼吸時留意小腹,最初最先能感覺到小腹在蠕動,可是,這只能使心一時候安定下來,卻沒有門徑入定和開聰明。

臨濟宗楊歧派門下的大慧宗杲對其時的禪宗,提出兩大弊端:一種是好打高空,在公案及言語機鋒上逞能,另外一則是只知默坐觀心的「默照邪禪」。」

妄念起時,但個無字,去,驀地新聞,就是歸家穩坐處也。若棄了話頭,卻去別文字上起疑、經上起疑、古人公案上起疑、日用塵勞中起疑,皆是邪魔家屬。」「千疑萬疑,只是一疑翻譯話頭上疑破,則千疑萬疑一時破,話頭不破,則且就上面與之廝崖。「只這一(無)字,就是斷死活路頭底刀子也。他進而倡導所謂的話頭禪〈又稱看話禪〉,要人以參趙州禪師的無字話頭。 在與平常事物接觸時,心情能不受外界的影響,換言之,常人與佛只在一念之差。

得道者平常生涯與常人無異,而是精力糊口分歧。

禪宗不特別要求出格的修行情況,而跟著某種機緣,無意偶爾得道,取得身處塵世當中,而心在紅塵之外的「無念」境界,而「無念」的境地要求的不是「從凡入聖」,而更是要「從聖入凡」。

宗門下豁破三關之關口:

這時候即可用「盡管打坐」的方法,輕鬆地體驗、知道本身的身體正在打坐便可。

第二,身體坐直,
部的肌肉放鬆、肩頸放鬆、臂不消力、手結法界定印置於腿上,不再管;後腰放鬆、小腹放鬆,然後享受呼吸、欣賞呼吸從鼻孔出和入的感受,其他的不要管。

若何放捨諸相?就是從放鬆身心、安甯身心著手:第一,先把眼球放鬆,然後將全部身體放鬆,思想不要去留意什,也不要去思慮什,只知道本身是在放鬆狀況。第三,進一步,心已比力安甯,邪念也少了,此時如果不楚體驗呼吸從鼻端進出的感覺,很可能會打睡。

內觀途徑其理論根據「四念住」(三十七菩提分法之一),從「身體」「感受」「心」和「法」(心所包括之物)四個面向,培養持續及穩定的覺知能力,在實際經驗(而非崇奉、情緒和想像)的層面上,體驗到「自我」不外是由五個要素(五蘊)所組合而成的現象,其配合特徵是快速不竭地變化(無常)、不滿足的狀態(苦)和沒法自立(無天成翻譯公司)等三相。」─四念處觀。─「觀身不淨,觀受是苦,觀心無常,觀法無我。亦有認十牛圖宋代廓庵師遠改作居禪師八牛圖而成。自宋朝以來,這類作品良多,個中有三種很時人留神。在這幾種作品中,廓庵的明顯最完整,包羅圖、頌與序三部。其作者別離為清居、廓庵、自得。居的是五圖,廓庵的是十圖,自得的則是六圖。

禪宗中的經典繪畫汗牛充棟,此中最聞名的作品之一是宋代的廓庵師遠的十牛圖。其首要表達了禪宗的棄我執、心性妙圓的理念。其中國佛禪宗修行的圖示,並有許多版本。如今流傳較廣的有宋代廓庵師遠與普明禪師的版本各有十幅。牧牛圖頌通常由頌與圖構成,頌自身有時又包括一短序。

放捨諸相等于「默」,努力於放捨諸相的操演便是「照」,這就是默照禪法的入門利便。

創議大悲心的目標,在於找到自己的正本面目和體驗到大家的當地風光。了達到修行的方針,就得從放捨諸相下手,雖然未見到本來臉孔,未體驗到本地風光,但是要操練朝著這個標的目的起勁。

牢關

修持法



以下文章來自: http://mypaper.pchome.com.tw/zou0621/post/1372497667有關各國語文翻譯公證的問題歡迎諮詢天成翻譯公司02-77260931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