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060147用喜悅的心情面對死亡 作者:慧海的母親

為了利益輪迴中的眾生,我發心記下兒子臨終的經歷,願一切有情超越生死輪迴的痛苦,究竟解脫。


我的兒子馬慧海,男,21歲,武漢中南民族大學大三學生,在不治之症突然降臨之時,坦然面對,用最後的十四天,修持《上師阿彌陀佛極樂捷徑》法門,懷著喜悅的心情,順利往生。

 


2010
528日夜半,我在睡夢中被獨子馬慧海從武漢打來的電話驚醒:媽媽,我頭痛,非常難受。放下電話,我再也睡不著了。覺得他的話音裡透著無助,感到此刻他一定很需要我,我必須馬上到他身邊去。於是第二天一大早,我就乘坐第一班去武漢的飛機,趕到了他的學校。隨即帶他到武漢大學中南醫院做了彩超檢查。醫生診斷說頭痛是由於學習過度緊張引起的神經性痙攣所致,開了些藥服用。可一週過去了,頭痛仍在加劇。我要求醫院做一個CT檢查,結果查出腦部松果體區域有一個腫瘤,引起腦部積液,引起頭痛。

 

 

我立刻買了返程機票,打算帶孩子回重慶治療。下午我們做好了回家的準備,還特意約見了他喜歡的女同學,讓他倆告個別。晚上,我輾轉於床,我無法接受這個現實。因為就算是良性的腫瘤,開顱手術也有極大的風險。我開始意識到他有可能離我而去,我的心在滴血、在哭泣,但卻不能哭出來。我不能讓他感到壓力。躺在他身邊,聽著他堅強忍耐著頭痛而發出的吸氣聲,我只有不停地念誦心經。在心經的加持下,我陡增了面對有可能出現的無常的心力。

 


第二天早上,他對我說:做開顱手術有可能要輸血,我曾經獻過400 CC血,可以享受優待,要不要去拿上獻血證?於是我們一起去他的宿舍去拿獻血證,順便收拾了一下他的房間。我下意識地想到也許他再也回不到這裡了。彷彿他也意識到了這一點,他問我,如果治不好怎麼辦?我說:現在醫學這麼發達,不論花多少錢,哪怕賣房子,我們也要把你的病治好。他又問如果還是治不好呢?我說:那無非就是死,但死也沒什麼可怕,每個人都會死的,只是早晚而己。這個世界的死,就是另一個世界的生,關鍵是你會去哪個世界。阿彌陀佛世界的功德與莊嚴,在佛經中有確切的描述。那是一個無比美好的世界,如能好好念佛往生西方極樂世界,那死就不是壞事,而是一種解脫了。他聽了後若有所思地說了句:那倒是!

 

 

當我們在去武漢傅加坡機場趕乘大巴車時,他突然昏厥在地,身體一下就涼了。我以為他不行了,馬上念誦阿彌陀佛的名號,祈求佛陀接他往生。此時此刻,送他到極樂世界是我唯一的目的。送我們去大巴車站的朋友打電話向120求救。 120將他送到了離出事地點最近的廣州軍區武漢總醫院救治。當即做了腦腔分流手術,解決顱內的積液問題。十天後做了伽瑪刀手術,切除了腫瘤。腫瘤是惡性的,手術時就已發現有兩處轉移。術後緊接著做了全腦全脊髓的放射性治療。

 

 

治療的過程總共二十次、五十多天,十分痛苦、異常艱難。而他從始至終沒有流過一次淚,總是默默地忍受著,還問我:媽媽,我這算不算是一個比較大的病啊?我說應該算吧。有一天在做完放療回病房的路上,他對我說:這是勇敢者的遊戲。還有一天,我陪他在放療中心外等待治療時,樓前開來一輛寶馬車。他自語道:這個車再高級,把我們病房裡的每一個人放到駕駛座上,他們能幹個啥?(他所在的神經外科病房的病人都處於腦外科術後不能自理的狀態)。
我回應說,是啊,世界上再好的東西,他們都無能力受用。再好的東西,對他們來說其實也沒什麼實在的意義了。

 

 

看到醫院裡那些病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在病床上,一分一秒地苦捱和煎熬,深切感受到人類生老病死的苦痛,而每一個人又都無法倖免。從而對輪迴生起極大的出離心,和救渡眾生的慈悲之心。於是我把醫院當成了道場,念咒迴向一切眾生離苦得樂,以己痛苦代替一切眾生之苦。很快從心理上歡喜承受面前的苦難,病房也不再感到那麼恐怖和窒息了。當看到每一個病人身邊,都有幾個精心呵護他們的親人,有盡心盡力的醫護人員,反而感到醫院處處充滿了愛,處處讓人感動。彷彿醫院就是極樂世界。待到兒子能下床走動時,每天晚飯後,我都帶他到樓下的花園去散步。我們倆打著赤腳,走在用鵝卵石子舖成的小徑上。此時,他總會用口哨吹著動聽的曲子,每當吹完一曲,還總問我:還吹啥呢?我說:想吹啥就吹啥吧!

 

 

在做伽瑪刀手術之前醫生找我和慧海的父親簽字時說:這個病是治不好的,少則三個月,多則一年,最多五年,就會復發,能治癒是極罕見的。但我多麼希望在慧海身上能出現奇蹟,於是我在醫院旁邊的寶通禪院為他供齋,並祈請開了一個藥師佛的法會。同時在整個治療的過程中,我一直堅持修法。每天在病房裡堅持把加行背誦一遍,利用一切時間念蓮花生大師的心咒,迴向給他和一切眾生離苦得樂。二十次的放療終於完成了,我們出院回到了重慶,想起醫生的話,懸著的心始終放不下。

 

 

於是我給四川省甘孜州得榮縣德江寺的寺主昂旺生根活佛打電話,請求指點。他讓我們去五台山朝拜。可是孩子身體太弱,無法遠行,我只好約了一個道友帶上孩子的照片和穿過的衣服,登上了去太原的飛機。第二天到了五台山。首先去的是清涼寺,把孩子的衣服放在清涼石上加持。接著又去顯通寺,把孩子的名字寫在大鐘樓裡,讓寺廟內每天108遍的鐘聲加持他,我背著孩子的衣服三步一拜朝黛螺頂、鑽佛母洞,朝拜五台山的每一個台。每到一個廟,心中想著兒子和我一起參拜每一尊佛。在每一個可以做功德的地方,無論是修廟、開法會、念經、供燈,我都為他寫了功德。還趕上了大圓照寺多年一遇的供二十萬盞酥油燈的供燈法會,代他隨喜供燈。同時又在十方堂(廣仁寺)專門為他供齋,開了三個早課的法會,並做了一次大威德金剛的息災護摩火供。到龍泉寺,為他取回了龍泉水帶回去給他喝。回來後又專門為他放了生。

 

 

我們從武漢回來的第十五日,他的病情就復發了。被重慶新橋醫院收治做化療,化療的過程非常痛苦,我就讓他念蓮花生大師的心咒,我給他看了蓮花生大師的照片,對他說:你變成蓮師,和他一樣瞪著眼睛,拿著法器,一口氣要念很多遍,這樣就要好受些他就開始用我給他的手串珠佛珠念起咒來。有一次他控制不住不停的打嗝,我讓他深吸一口氣,使勁念蓮師心咒,果然不再打嗝了。但他對化療的反應極大,第一次化療做下來,血相就降至危險指數以下,身體虛弱得無法站立,醫院不敢再將化療繼續做下去。我們只好接他出院回家改吃中藥。中西醫的交替治療依然不見效果,病情惡化的速度很快。他的一隻眼睛因腫瘤壓迫視力下降。我已明顯感到死亡在向他迫近。

 

 

在這段時間,我請假在家一邊照顧他,一邊開始為他傳授佛法。我給他看了《文武百尊藝術圖譜》。告訴他人死了以後,在中陰階段,心輪的四十二尊寂靜本尊和頂輪的五十八尊忿怒本尊會相繼出現,如果能認知哪怕是一尊,就能成佛。還給他講了有一個人因為見到寺廟牆上一個鳥頭人身的佛像感到新奇而解脫的故事。我請我的上師通過電話,為他念了般若波羅密多心經——回遮儀軌大圓滿發願頌的傳承,還應他的要求,講了心經的大致含意。中秋節期間,在他精神好一點時,我讓他看了色達五明佛學院《上師阿彌陀佛極樂捷徑》法會灌頂的錄像光盤。並告訴他只要看過錄像,就等於得到了這個法的灌頂。法王授記,得過灌頂念滿三十萬遍阿彌陀佛心咒的信眾一定能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我建議他開始念阿彌陀佛的心咒,他說不熟悉,習慣了念蓮師心咒。我就鼓勵他繼續念蓮師心咒。我在家中佛堂裡我打坐修法的坐墊旁為他鋪了一個床鋪。我做功課時,他就躺在我身邊。醒了時就用小念珠念咒。

 

 

慧海的爸爸拿著他的病歷,走遍了重慶各大醫院,諮詢了許多頂尖專家,沒有找到能治好他的病的辦法。而且治療的速度根本趕不上病情發展的速度。

 


10
9日,慧海突然尿不出小便了,我們只好帶他到離家最近的一所醫院插上了導尿管。我明白他與我們在一起的時間不多了。這段時間我每天都夜不成寐,心裡承受著極大的痛苦。孩子的音容笑貌每時每刻在我眼前浮現,想到他的重病,和即將面臨的死亡,我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

 


孩子醒後,我對他說:看來你這個身體是修理不好了,該為來世準備了。當晚他脖子很痛,我讓他繼續念蓮師心咒。他說:你不是說該改念阿彌陀佛的心咒了嗎,念給我聽聽。於是我對他說:那太好了,爭取念滿三十萬遍。於是教會他念:嗡阿彌德瓦阿伊斯德吽啥。當晚,我和他在共同念誦阿彌陀佛心咒中睡著了。

 


第一天1010日,這是慧海臨終前的十四天的第一天,臨晨4點,他醒來後很平靜地對我說:媽媽,我的右腿抬不起來了,左腿還行,早上8點,他又平靜地對我說:媽媽,左腿也抬不起來了。緊接著,全身頸部以下完全失去知覺,動彈不得,而且整個消化道功能喪失,已經完全不能進食了。醫生已經無能為力,只能靠輸營養液維持生命。

 

 

面對這種情況,醫生和他爸爸都說不要告訴他真相。我覺得那不是對他徹底的負責,更不是對他究竟的負責。於是當病房裡只有我們兩人時,我把核磁共振檢查的片子給他看了,告訴他餘下的時間不多了。他聽過後竟是如此的平靜,問我:到底還有多少時間?我說:不好說,你希望長一點還是短一點。他說:我希望短一點。隨後主動與我和他爸爸交代後事,如他的銀行卡的密碼,網上銀行的賬戶等,還教他爸如何用他的手機上網。一切交待完畢,他感嘆地說:我的英語六級的證書,考取的駕駛執照和英語翻譯證書現在也沒什麼用了!

 

 

我說:是啊,包括你說的一口流利的英語,彈得一手好鋼琴,會那麼多樂器,也都沒有用了。我接著說:媽媽也有很多才藝,也曾經輝煌過。你知道媽媽為什麼放下世間的一切,把時間盡可能都用來修行嗎?就是因為看到你外婆走的時候,什麼都帶不走。就想到我死的時候也一樣,而我又不知道什麼時候死,我就把我生活的每一天當成最後的一天。我常常想,如果我明天就死了,現在做什麼有用?結果我發現除了修行和做對眾生有利的事以外,找不到任何有用的事。於是我很快放下了對權、錢、名、利等的追求,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時間精進修行。你現在理解媽媽了吧。他說:嗯。我又說:現在只有佛法對你有用,你每念一句佛的咒語,都會集聚無量無邊的功德,並直接影響你的未來。如果你的病能治好,你的今生肯定會充滿陽光;如果治不好,你也能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從此脫離生老病死之苦。”“你要知道,每一個人都會死,別看大街上那些身強力壯的人,實際上他們比你更苦。你雖然重病在身,但你很有福報,有我這樣的媽媽,在你臨終前能聽聞佛法,而且願意聽,沒有懷疑,能'信解受持'佛法,你就有希望解脫輪迴之苦。而那些健康的人最終也會一步一步走向死亡,卻不懂得珍惜,空耗時光,有的還整天忙著造很多的惡業,死後墮入惡趣。因此他們才是真正可憐。而你只有成佛才有能力幫助他們,你必須抓緊時間為來世準備,一定要發願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我們人道有'生、老、病、死、求不得、愛別離、怨憎會、五蘊流遷'等八苦,自從你生病以來,你己經深切體會到了病苦,下一步還將親身體會到死苦,這是人道的八苦中的兩種苦。還有,媽媽多麼不願意你離去,可卻不得不承受這種生離死別的痛苦;你那麼想念''(他朦朧初戀的一個女孩)卻因你的狀況不得不分離,這又是八苦中的'愛別離苦'”你本來想考研究生,可生病了,不可能實現這個願望了,我們多麼想把這個病治好,卻治不好,這就是人生八苦中的'求不得苦'”你的身體承受著病魔帶來的痛苦,這就是'五蘊流遷苦'

 

 

還有我們在醫院裡,你也看到如此眾多和你一樣受苦的病人,其實每一個人都會經歷你這樣的痛苦,只是早晚而已。因為你走得早,就不會再經歷為生存而拼命之苦,你也沒有仇人,不會經歷怨憎會苦。也不會再經歷老苦,也不會像那些活著的人一樣,在人生苦海中經歷數不清的各種苦了,而是一下子就往生到極樂世界去了,這福報多大呀!當然,如果你活著,媽媽會呵護你,你會生活在媽媽的極樂世界裡;如果走了,你會在阿彌陀佛的極樂世界裡,你的前途永遠是光明的。 ”“所以,現在我們要開始迎接死亡,為來世準備。媽媽這些天24小時陪伴你,幫助你,爭取往生極樂世界,在那裡就再也沒有生病的痛苦了,也不會死了,而且想見到媽媽馬上就可以見到。

 

 

慧海這孩子善根極好,從小就非常的善良,有一天,一位同事聽我念金剛經後問我:這法非法,非非法,是名為法,怎麼講?,正在一旁擺弄玩具汽車的他跑過來拿了一顆花生放在桌上插言道:你們說這是花生嗎?來人說:當然是花生啊!他說:也可以不叫花生,叫其他什麼名字啊!只是名為花生嘛。八歲時我帶他去過甘孜色達五明佛學院。參加過98年五明佛學院的持明法會,還灌過好幾個頂。十二歲時他曾對我說:我經歷多了,就把什麼都看透了。我笑他說:你才12歲,就說經歷多了,他很認真地說:8歲時很想要一個玩具翻斗車,你不給我買,我又哭又鬧,結果你終於給我買了,但我玩了幾天後覺得不過如此。後來我就再也沒有主動要過什麼東西了。

 

 

我對兒子說:前幾天,我讓你看《上師阿彌陀佛極樂捷徑》法會灌頂的錄像是有目的的,你現在修其他的法門都來不及了,修這個法往生最有把握。而且問他,還記得法王為你取的法名嗎,他回答:是彭措加措(漢語的意思是'圓滿大海'),我補充說:還有龍多活佛給你取的是:'文殊金剛',年龍上師取的是:'蓮師事業',記得嗎?他說:記得。我又對他說:念咒的時候要觀想上師法王變成阿彌陀佛在你的頭頂上,發出萬丈光芒,非常的溫馨,照著你,你慢慢地溶入上師阿彌陀佛的心中,和他成為一體。你也變成阿彌陀佛,心裡不間斷的念阿彌陀佛的心咒:嗡阿彌得瓦阿依斯得吽啥。他按照我的引導日夜不停地念咒。同時我為他帶上了系解脫般若攝頌,蓋上了往生經被,每天餵他吃幾顆甘露丸。我也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時間,觀想自己和他成為一體,變成阿彌陀佛,不停地念:嗡阿彌德瓦阿伊斯德吽啥……”

 


第二天,他問我:媽媽,告不告訴'',我說:等你走了後再告訴她吧,現在說了怕她擔心,他同意了。他非常喜歡,病中一直都沒有中斷短信聯絡,中秋節還讓我給她寄了一盒月餅。為了讓他得到大解脫,我對他說:你現在千萬不能想她,如果你對世間還有什麼留念,就不能往生,又會墮入輪迴。也不能牽掛其他的人,包括媽媽。我還給他講了佛經中的一個故事,一個修行得很好的人走時,本來可以往生的,但臨終之時捨不得妻子,他的妻子在旁哭泣,結果轉世成了妻子鼻子裡的一條蟲。我對他說:你只有往生到極樂世界,才能幫助她將來也去極樂世界,否則在生死的輪迴中誰知道你們各自會流轉到哪裡呢,也許就永遠不得見面了。他說:那等我走後,你幫我把那個念珠和般若攝誦的挂件親手交給她,而且要教她佛法。我答應一定辦到。這時,他放下心地繼續念咒。

 

 

當時慧海住的病房是三人間,另外兩張床也都住著病人,加上他們的陪護人員和探視的人員,有時非常喧鬧。他叫我請他們小聲點,有時我也無能為力。我就對他說:你要把他們的講話聲觀想成咒語聲,想著他們和你一起在念咒,這個方法在法本里是這麼說的:'咒文發光作二利。色現清淨無量光,聲響清淨心咒音,意聚清淨五智慧,大樂之中念心咒。'意思是說自己成為阿彌陀佛,心中咒輪發光上供諸佛,下濟眾生,一切的顯現都變成無量光佛和佛剎,一切的聲響包括人的說話聲,汽車的聲音,空調聲等等,都變成心咒音,一切的意念都變成佛的五種智慧,在大樂之中念心咒。這樣就把一切東西都轉為道用了。他聽了會心的點點頭。

 

 

第四天,他的臉色越來越好,紅光滿面,來看他的人都不敢相信他五天沒吃東西了。他讓我摸他的臉,我說怕影響他觀想和念咒,他說:不要緊,我本來就已經是了。於是,我就摸著他的嘴問:這是阿彌陀佛的嘴嗎?他肯定地點頭說:。我又摸著他的頭問:這是阿彌陀佛的頭嗎?他還是肯定地點頭說:。於是我一邊摸著他一邊問:這是阿彌佛的鼻,這是阿彌陀佛的眼等,他都點頭。


第五天他突然問我,我是坐著的嗎?我好驚訝,他明明是躺著的,但我又怕打擊他的情緒,就問:你感覺到你是坐著的嗎?他說:是的,後來我又問了幾次他到底是躺著的還是坐著的,他都說是坐著的。

 

 

時間在一天天的過去,他一點沒瘦,皮膚越來越好,白裡透紅,像嬰兒皮膚一樣。他始終是那麼的安詳,沒有一點恐懼。我告訴他:媽媽負責幫助你去極樂世界,老爸負責處理你留下的身體,他己經為你選修了一座墓地。你一走,媽媽的任務就完成了,不一定去守夜,我要回家念經和休息。他說:好吧,你和老爸說好沒有。我說:說好了,他們可能會用家族的風俗安葬你,不用火化,是土葬。他問:那下葬的時候還要做儀式嗎?我說:按照老爸家族的習俗辦就是了,他想了想說:不過,反正我己經在阿彌陀佛那裡了,這個軀殼怎麼處理都無所謂。我開玩笑說:如果你成了佛,你留下的身體就是佛舍利了,說不定還可以利益眾生呢。他開心地笑了。我又說:你到了極樂世界可就是菩薩了喲,一定要保佑媽媽這後半生不要生病。因為你走了,媽媽如果病了就沒人照顧了。

 

 

我希望我能修成生死自在,什麼時候現世的緣份盡了,想走就走了。最好坐著一邊念經,一邊就走了。他問:那我該怎樣才能做到呢?我說:到了極樂世界就是菩薩,是心想事成的,你只要那麼一想就行了,就一定能變成現實。還有,你一定要保佑這些親戚朋友和所有的眾生。你看無論他們現在是如何的健壯,可總有一天會老、會死,都會像你現在一樣承受四大解體的痛苦,而他們大部份都不知道修行,你要發願度化他們喲。讓他們將來也能到極樂世界去,再也不要受生死輪迴之苦。他說:好的。我說:哈哈,你不是說你現在就是阿彌陀佛了嗎,我的寶貝,我的阿彌陀佛,讓我親一親。於是我在他頭上親吻了一下說:我是在親我的佛、我的菩薩喲。他很得意地笑了。

 

 

第六天,我發現他的尿道口由於插導尿管的原因,腫脹出血。我心痛得流淚,他卻無所謂地說:沒關係,反正又沒用了,又沒感覺,管它呢。聽他這麼一說,我也就無所謂了。就當他那個身體不是他的了吧,只要他不痛苦就行。有時他問我:媽媽,我的手在哪裡?我摸著他的手說在這兒,他說:沒感覺,看不見,舉起來我看看。我舉起他的手,給他看了後問他:你說這隻手是你嗎?他搖頭,我又舉起他的另一隻手問:這個是你嗎?他又搖搖頭,我又接著問:是因為你沒感覺嗎,那這個頭有感覺,是你嗎?他還是搖搖頭。我追問:那麼哪個是你呢?他沉默了一下說:那兒都不是,我找不到。於是我又把心經背了幾遍給他聽。

 

 

第七天,他像盼著回家一樣期待著死亡的到來。多次問我,醫生下定論沒有,到底還有幾天?我說:沒有,他有點失望。我問:你是不是想早點走?他說:是的,我現在這種情況,生不一定是好事,死也未必是壞事。我就說:那你就求阿彌陀佛早點接你去,少受點苦。他點了點頭。又問:媽媽,可不可以安樂死。我說在中國不行。他又問:那外國呢?我說:好像有。但有很大的爭議。他說:那你認為呢?我說:如果是自殺,是要墮地獄的。如果是別人幫助的,那是他殺,幫的人也是要墮地獄的。最好是修得很好,想走就走,我希望是這樣的安樂死。我問他:想到阿彌陀佛,念著阿彌陀佛的心咒,是不是感到很喜悅,很溫暖?他點頭說:,又問:這段時間在治病的過程中有媽媽和你在一起,是不是很幸福?他說:是的,但這個身體已經壞了,我還是想早一點到極樂世界。

 


第八天,他對我說:我死的時候千萬不要叫醫生來搶救。我知道搶救並不能挽救他的生命,只會增加他的痛苦,而且會影響他念咒,對他往生極樂世界產生障礙,所以欣然答應了他。

 


第九天早上,我一起床,他就對我說:媽媽,你最好錄一個音。我問:錄什麼音?他說關於不搶救的事,我怕他們追究您的法律責任。於是我拿出手機,在他的指導下學會了用手機錄音的功能操作,他讓我試錄了一下,成功後,他對著手機堅定地說:媽媽:如果我以後有什麼問題的話,一定要等我完全死斷氣以後再去叫醫生。錄完音後,他好像鬆了一口氣。我被他的行為所感動:多好的孩子啊!他從小到大都總是替別人著想,如果不生病多好!我是多麼的愛他,多麼捨不得他離去,心裡好酸,禁不住想流淚。但馬上又想,人生無常,我們己經盡了最大的努力去救治他,但每個人總是要死的,現在只有幫助他往生極樂世界,才是對他最大的利益。他永久的安樂是我最大的心願。我一定要堅強,不能在他面前流淚。於是笑著對他說:極樂世界的一天是我們這個世界的很多年,說不定你剛到那裡一會兒,人間己過了幾十年,媽媽就來了。你就放心的去,你走後,爸爸、媽媽、奶奶等都會過得很好,你不用擔心。你到那裡不久,我們也會來的,又會在極樂世界相聚了。

 

 

第十天,他問我:媽媽,我死了以後會看到什麼樣的景象。我說:你會先看到耀眼的白光,然後是耀眼的紅光,再後是藍色淨空光明。在他的要求下,我又重複了一遍。他又問:那我該怎麼做呢?我說:你要認知這個藍色淨空光明就是你的本來面目,安住其中,當第一念生起時,變成阿彌陀佛,並念心咒。過了一會兒,他又說:怎麼沒有一點要死的意思,你讓你的師父打個卦,看看到底還有幾天。我說你別急嘛。他說:最好一周內搞定,如果拖一個月的話你們就太惱火了,每天還要花那麼多的錢,你又那麼勞累,能受得了嗎?我說:你現在活每一分鐘都非常的珍貴,因為你一直在念佛,這就勝過很多人活一百年。這樣的人生,是珍寶人生,花多少錢都值。另外,不知三十萬遍阿彌陀佛心咒念夠數沒有,你要抓緊時間念,只要沒睡著都不要忘了念咒。還有,你要想到自己成為阿彌陀佛,一邊唸咒一邊發出萬丈光芒照耀所有的眾生,讓他們都成為阿彌陀佛,讓所有的醫院包括山河大地都成為極樂世界,就無所謂往不往生了,你現在就已經在極樂世界了,不是嗎?於是他點點頭,又安下心來念咒。來看他的人該來的也都來過了,慢慢清靜下來。我和他每天就這樣平靜地、安詳地念咒,按部就班地輸液。只有我們知道,我們正在完成一個超凡入聖的偉大工程。

 

 

第十一天,他睡了一會醒來時說:我夢見藍光,我就變成了藍光,並念阿彌陀佛心咒,我以為我走了,醒來看到環境一點沒變,我還覺得很奇怪。我說:那隻是夢,別當真。不知三十萬遍心咒念完了沒有,可能有二十幾萬了吧?加緊念!你在夢中知道念阿彌陀佛心咒,說明你修得不錯,繼續努力吧!這天以後,他特別的安靜,沒人來時我們倆都閉目念咒,就算有人來看他,他也基本不理,繼續閉目念咒。我有時以為他睡著了,就問他:你在念嗎?別忘了念咒啊!他都一邊點頭一邊說:我在念。

 


第十二天,他爸爸來看他,說這麼長時間沒大便怎麼行,並找醫生要來開塞露,想試一試讓他解大便。他說別折騰了,我要直接去阿彌陀佛那兒。等我走了,折騰屍體,隨便怎麼弄都可以。

 

 

第十三天,也就是臨終的前一天中午,也許是三十萬遍阿彌陀佛心咒已經念完了,他精神特別好。他叫我扶他坐起來,我說:這怎麼可能?他還是堅持一定要坐起來,我只好把床頭搖起來,到六十度時,我問:行了嗎?他說:要九十度。床搖到接近九十度時搖不動了,他穩穩地坐著說:把我的手放成阿彌陀佛那樣。於是我把他的手結成了定印,他又說:上面還有個寶瓶吧?我說:是缽,裡面裝滿了甘露。於是他這樣坐了十多分鐘,我在他對面坐著,看著他,他像一尊佛。後來怕他受不了,我把床頭慢慢搖了下來,我們倆個人繼續念咒。

 

 

下午他突然大便失禁,十多天沒解的大便全都自動流了出來,他全然沒感覺。我告訴他:前幾日你身體動彈不得,說明'地大'已經壞了;今天,大小便失禁,說明'水大'已經壞了,連續十多日高燒不退,說明'火大'正在壞,之後就是'風大'解體,看來你離走的時間不會太久了。他很平靜地點點頭。下午三點以後,他開始感到呼吸有點困難。我說:可能是'風大'開始壞了。他問:後面還有什麼''沒有?我說:沒有了。人的身體就是'地、水、火、風''四大'的假合,'四大'解體,人就死了。他說:看來這個'風大'比前面三個''厲害,一下就搞定。我聽了覺得他這話很有意思,不由得笑了,他也笑了。

 

 

不一會醫生來查房,我講了呼吸困難的情況。醫生把我叫出去說:這說明他的腫瘤已經開始壓迫控制呼吸系統的神經,按醫院的規定出現這種情況就要切氣管,裝呼吸機,如不裝需要親屬簽字。我把情況告訴了他,他堅定地說不能安裝呼吸機,並催促我快去找醫生簽字。我在醫生寫好的文字上籤上了自己的名字並對他說:你不是老在問我還有幾天嗎,現在呼吸開始困難可能就沒幾天了。他很高興,帶著期待,像一個急於回家的人終於買到車票一樣。正好護士來量血壓,他的低壓只有47,護士說怎麼這麼低,他笑著說:說明快死了唄!護士還想掩飾:怎麼會呢!他說:怎麼不會?我給他商量說:呼吸困難缺氧時會讓你很難受,如需要時,我們還是要給你輸上氧,盡量減少你的痛苦。他說:那好吧,等我呼吸停止了你們把輸氧的管子拔了就行了。當晚他爸爸來了,考慮到我己經連續十幾天在醫院照顧孩子太累了,讓我回去休息一晚上。我對他爸爸說:你要問孩子同不同意。以前他是一步都不讓我離開的,我說回去洗個頭馬上就回來他都不同意。但非常奇怪的是,這次他連連點頭,非常支持我回去休息,也許是他己經念夠了三十萬遍阿彌陀佛心咒,自己已經很自信、很強大了吧,我在與不在已經無關緊要了。或者是他也許知道當晚還不會走,所以同意我暫時離開休息一下。根據當時的情況,我也估摸當晚不會有問題,而且我也確實撐到極限了、太累了。為了在關鍵時刻我能堅持下去,我決定回去休息一晚。並對他爸爸說:你要答應如果有什麼情況不能叫醫生搶救,他才放心。並問慧海:對嗎?他連連點頭。於是我對他說:媽媽的心隨時都和你在一起,有什麼情況老爸打電話,我打的十多分鐘就可以過來。而且我在家裡給你念經其實也是一樣的。於是我親了一下他的頭之後回了家。我走後,他的呼吸越來越困難,晚上十點他爸爸讓醫生給他輸上了氧氣。

 

 

第十四天,早上六點剛過我就到了醫院。當時他已經說不出話了,但看到我來了,想對我說什麼,看他的口型是媽媽……”後面的話聽不清。我說:不用說了,乖乖,媽媽聽不清,你就一心想著阿彌陀佛,自己成為阿彌陀佛,不停的念心咒。同時我一直在他身邊唸阿彌陀佛心咒。上午醫生來說,他可能快不行了,主要是呼吸問題。我說:我知道。並問:到底能堅持多久?醫生說最多到今天晚上。於是我告訴慧海:你不是一直問還有多久嗎,醫生說最多到今晚。他平靜又很開心的點了點頭,好像終於盼到回家的具體時間。我在他耳邊唸了三遍皈依偈

佛法僧寶真實相如來,上師本尊空行三根本,
脈氣明點自性菩提心,自性明空大悲普照輪,
我於未證菩提間皈依。

接著念了三遍發四無量心偈
呵,水影假月錯為月,有為假象誤當真,
六道輪迴連環套,悲憫眾生無始終,
自悟光明斂法界,安息證得成佛因,
四無量心自然生。
又念了三遍心經。之後就一直在他耳邊唸阿彌陀佛心咒。

 

 

下午五點剛過,他的呼吸越來越困難。我想他一定很難受,就在他耳邊說:你馬上就要見到阿彌陀佛了,現在風大已經在壞了,你現在一定很難受,但每一個人都會承受四大解體時的痛苦,只有脫離輪迴才不會再受此苦。你一定要以此苦代替一切眾生之生老病死苦,讓他們得解脫。現在是你最關鍵的時刻,一定要成佛啊,一定不能再墮入輪迴,再難受都要堅定念咒,讓你的每一次呼吸都在念咒。你只要一離開這個身體,就自由了,就很舒服了,就沒有痛苦了,很快就要解放了,堅持一下,與阿彌陀佛融為一體,融入阿彌陀佛的心中。並一直在他耳邊大聲不斷的念嗡阿彌德瓦阿依斯德吽啥……”五點四十五分,我給我的上師打電話:慧海快不行了,快快念經,並幫我發信息給昂旺生根活佛。上師說知道了,十分鐘後正在閉關的昂旺生根活佛回短信說:知道了。六點零三分,在咒語聲中,在我的上師和上師的上師昂旺生根活佛同時的超度中,他在三次極深極長的呼吸之後,停止了呼吸。按照他的要求,我們沒有叫醫生,繼續對他說:和媽媽一起念”——“嗡阿彌德瓦阿依斯德吽啥……”

 

 

在慧海生命的終結整個過程中,他一直非常的清醒,非常的安詳,非常的釋然,紅光滿面,相好圓滿。最後一天來看他的朋友,都說他長得紅頭花色(重慶話紅光滿面的意思),哪裡像十四天沒進食的人。他走後,我沒有一點失去愛子的悲傷感,而是感到非常的輕安。也許是與他相應的原因,每想到他,我的心中不由會生起一種喜悅感,而且是從未有過的喜悅,我想這也許是他現在的心境。

 

佛國永生
10
24日,我們到華巖寺聯繫超度法會。華巖寺正在開三天的觀音法會,於是我們以他的名義做了隨喜供養。又到羅漢寺,也是三天的觀音法會,同樣以他的名義作了隨喜供養,並打電話給五台山十方堂的格桑羅賽師父,請求為他念經超度。
10
25日,他的爸爸和親戚們,用家族最隆重的儀式安葬了他。

 

 

1027日早上,五台山十方堂為他做了超度法會,同日下午四點三十分,我們在華巖寺為他做了一個非常隆重的普佛法會,一百多僧眾為他頌經超度。以三寶的加持力;系解脫、往生被、般若攝頌、甘露丸的不共加持;以及他自己的願力;臨終引導;上師、活佛的臨終超度;加上他圓滿完成了三十萬遍阿彌陀佛的心咒,根據《上師阿彌陀佛極樂捷徑》修法最後的頌詞:一十一字根本咒,三十萬遍得悉地,佛現攝於無緣中,其後迴向發心願,消除現世非時亡,來世極樂深捷徑,是故具緣當修持。的甚深授記,他一定已經在極樂佛國,對此我堅信不疑。但為了增長他和自己的福德,我每天仍然按照《中有教授聽聞解脫密法》的教授,按時為他做中陰的引導。在引導中,我和他一起認知自內證智法性光明顯現,認知文武百尊及諸佛壇城乃自己本性光明顯現,認知一切眾生皆具如來德性。

 

 

1111日凌晨,我夢見他來到我的面前。我感到很驚訝,在夢中回想起他走時的情境,心想我明明看著他斷氣的,怎麼還活著呢?就問他:你不是已經死了嗎?他笑著說:我本來就不會死,我只是死給他們看,應該怎麼個死法,這樣他們就不會被捆住了。說完就不見了。我馬上醒來,原來是夢。就在此時,一聲巨大的霹靂在樓房外面屋頂上的天空中炸響,彷彿是從天頂一直打到了地底深處,接著是一道耀眼的閃電。頃刻間,天空中電閃雷鳴,轟隆隆的雷聲在空際中翻滾。立冬之後這樣的炸雷,在重慶實屬罕見。第二天,在上班的班車上,同事們對夜裡奇異的雷聲議論紛紛。我默默地坐在班車的座位上,頭倚著車窗,仰望著遠方的天空。

 

 

這一次大難之後,我有一種鳳凰涅槃的感覺。我對佛法生起了無比的信心。我不敢想像,如果沒有佛法,我將如何面對這一切。也許在慧海還沒走以前我已經先行離開人世了。我不由得由衷感嘆佛陀的偉大,佛法的偉大。佛法所宣說的原來就是我們自己。

 


想到世界上又有多少人正在面臨或即將面臨與我同樣的災難與痛苦?而且所有的人都無一能倖免地面臨如慧海一樣的死亡。他們又怎麼辦呢?於是我記下這段刻骨銘心的經歷。願更多的人能知道應當怎麼面對生死。怎樣面對人生的種種磨難。怎樣在磨難中昇華。認識自己的本來面目,究竟離苦得樂。
慧海之母
記於20101115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