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190725藥能治病不能醫命 諦閒法師

諦閒法師
俗姓朱,法名古虛,字諦閒。1858年出生,浙江省黃岩人。
法師自幼天資聰敏,9歲進入鄉塾。每見僧人來家中,便心生歡喜。15歲時,父親病故,法師奉母命跟隨舅舅學習藥業,研讀醫書,因常在藥鋪見人病故,明白人生無常的道理。
1885年,諦閒法師到杭州六通寺開講《妙法蓮華經》,講經期間忽然入定。29歲時,承龍華寺方丈跡瑞法師授記付法,傳持天台宗第四十三世法脈。
法師一生弘化四方,講經授學,教通三藏,學究一乘,對近代佛教扶衰起弊作出了重要貢獻。
棄醫入佛門
諦閒法師十六歲的時候,聽從母親的安排,跟著舅舅學習做中藥材。閒暇之余,法師還認真研讀醫書,辨識藥性,探究脈理。有時候一個人坐著,就把把自己的脈象,學著診脈。
有一天,來了個中年人找法師的舅舅看病。法師看這個人身體很健壯,沒想到,一點小病竟奪走了他的生命。法師看到,非常震驚,就問舅舅說:“醫藥為什麼不能治命呢?”舅舅答:“醫藥只能治病,如何能醫命啊!”法師聽了默然,由此發願要去尋求醫治性命的學問。
諦閒法師在十七歲至十九歲之間,曾開了一間藥鋪,自己兼做醫生,給人治病。若是遇到貧窮的患者,看病吃藥,都不要錢。倘若有人給錢酬謝,法師不論多少,都施舍給貧寒人家。然而人生無常,醫病生活讓法師深刻意識到生命的脆弱,他曾向人說,“藥雖多,醫雖良,但只能治療身上的病卻治不了心上的病,何況醫生治病不治命,人生的苦難不是醫術所能解決的!”隨後,二十歲的法師就去白雲山出家了。
智止癮君子
1903年左右,頭陀寺新興修時,諦閒法師還沒有什麼名氣。有一天,一個吸大煙的和朋友一起游玩頭陀寺,沒想到他攜帶了煙具就在寺中大殿廂房吸上了。寺里有勸止,吸煙者問:“你們寺上如有博學的僧人,能出口成章,我就不吸了。”于是吸煙者指著煙具,出聯:“因火生煙,若不撇開終是苦。請對下聯。”
旁邊無人能對,諦閒法師聽到了即應聲說道:“士心為志,各能留捺必成名。”
開示念佛竅訣
阿彌陀佛哪個不能念?但偏偏不容易念。極樂世界哪個不願生,可是少有人往生。這主要是念佛的人,沒懂得訣竅。
讓人們能真切念佛的訣竅,就是一個“死”字。有個死字在心頭,對外在環境自然會冷淡;情愛也會減輕,至于名譽、錢財、權勢在“死”上都幫不上忙;知識見解在“死”上也不起作用。一旦四大分離,依靠什麼?孤魂受業力支配,哪有自由?這時候不見彌陀,可能遇見惡鬼;這個時候不生淨土,可能投生驢胎馬腹。縱使你沒有造惡業,不過又投生人道;即使你有善因,得生天道,福報享完,又墮輪回。
不要說自己能夠主宰,業果支配,無法逃避;不要唱高調說“本無生死”,只要煩惱惑業一點沒有清除幹淨,都出不了輪回;不要說這件事不用著急,今天不知明天的事,“昨日街頭猶走馬,今朝棺內已眠尸。”不要把這事看輕了,一失人身,萬劫不複。
既然知道一切事情沒有生死事大,那麼事事都是無關緊要的事;把一切都當作臨終時看,那麼時時都是念佛的時候。
這樣念佛才有緊迫感、有懇切心。用這種心念佛,必定往生淨土。
應該知道要下死功夫,方能成就淨業。要時時把“死”字貼在頭上,才會有緊迫感,生懇切心。

回應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