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191630二胎利率最低任何問題免費諮詢 銀行二胎房貸條件貸款全省皆可處理

  • 三星鄉二胎房貸
  • 銀行二胎房貸條件貸款全省皆可處理
  • 銀行房貸二胎利率二胎年息
  • 白河區土地貸款

二胎,二胎房貸,二胎房貸利率,二胎車貸,二胎房屋銀行,二胎借貸,請洽0975-751798

農地貸款 土地貸款成數 土地貸款利率 土地貸款試算 土地貸款年限 土地貸款利息,請洽0975-751798

農地、建地、工業地、旱地、畸零地、持分地、房屋、持分公寓、透天、廠房、大樓、華廈、店面、房屋或土地持分亦可辦理!

1.絕不事先收費 2.急件當天處理 3.全台皆可辦理LINE ID: 0975751798

二胎代償,二胎利率,二胎指南,民間二胎貸款,民間二胎房屋貸款,請洽0975-751798

建地貸款成數 買建地貸款 自地自建貸款 建地貸款銀行,請洽0975-751798

房屋2胎,房屋2胎利率,房屋2胎銀行,房2胎,2胎車貸,2胎增貸,請洽0975-751798

整合各家銀行貸款方案(免費諮詢看看):

http://www.youbao99.com/

銀行房屋二胎年息6%
7年本利攤,最高9000萬
每借100萬,月還14,609元
平均每月還利息2,704元,本金11,905元
7年84個月總計還122.7萬

-------------------------------------------

全省農地建地個人銀行農地貸款,
一人500萬,15年還, 年息4%
每借500萬,月還36,985元

-------------------------------------------

公司信貸 工廠大額貸款
銀行建地貸款年息4~8%
銀行房屋二胎6%
公司名下房屋貸9成
全省農建地個人貸款年息4%

申請條件

● 持有土地(農地、建地)持分可。

● 持有房屋,坪數不限,屋齡不拘。

● 20歲以上皆可辦理(沒有銀行65歲以上不可辦理的限制)。

● 向銀行貸款者,或未貸款者。 ● 已經向當舖或私人借貸者(可代償)。

● 負債比過高,銀行退件,個人信用瑕疵皆可辦理。

● 免徵信,免保人(退票,卡債過高,房貸遲繳)皆可承作。 申請需備文件

● 身分證正本,印鑑證明。

● 土地,建物所有權狀(正本)。

大導演退位新玩法湧現 中國電影挺進青春期

一大批新銳導演開始競相湧現,成為諸多票房神話的制造者。而在他們背後,則是一整套的工業化生產體系和對觀眾情懷的精準把握本刊記者 方婷導演薛曉路第一次見制片人江志強,隻有一個下午茶的時間。那是2009年春節,在香港的一傢餐廳裡,沒有任何初次見面的寒暄,江志強開門見山地問瞭一個問題:“你想要多長的時間拍這部電影?”“42天。”“不可能,隻能給你30到33天。”整場會面持續不到一個小時,手裡攥著自己創作的《海洋天堂》劇本,薛曉路又飛回北京。4年多來,薛曉路已經記不清楚見過多少個電影制片人,安樂電影公司老板江志強隻是其中一個。在他之前,許多人都表示出對劇本的興趣,但他們不是要求大幅度篡改,就是要求另外指派導演。這些條件薛曉路都無法答應,合作始終沒談攏。“導演”的名頭之於那時的薛曉路,還隻是一個渺茫的希望。一周之後,江志強打來電話,表示要投拍《海洋天堂》。一年後,《海洋天堂》上映,但這部講述自閉癥題材的文藝片,並沒有在觀眾中引起很大反響。直到今年3月,薛曉路帶著愛情喜劇《北京遇上西雅圖》再次出現在觀眾面前,憑借5億票房,這位氣質斯文的女導演開始被冠以“票房黑馬”的名號。與《海洋天堂》時一樣,這一次她背後的制片人依然是江志強。“新人就是新人,你很難判斷一個新人值不值得扶持,隻有拍出來才知道。”江志強身材不高,話很少,但在華語電影圈卻舉足輕重。以前掛在他名下的輝煌履歷是成功制片發行《英雄》、《臥虎藏龍》和《色•戒》等大片,但現在,人們開始更看重他的另一重身份--新導演推手。2012年底至今,他以制片人的身份推出瞭三部由新導演執導的影片:《北京遇上西雅圖》、《寒戰》、《第一次》,票房總額超過8億。2012年似乎是一個分水嶺,從這一年開始,在5億以上票房國產電影排行榜上,新導演的作品占瞭近一半。除瞭薛曉路,還有徐崢、趙薇、烏爾善等,他們的名字開始與張藝謀、馮小剛、徐克、周星馳這些大導演的名字並列在一起,成為電影市場上一股新的主導者。不同的是,大導演大都是通過數部經典影片和許多國際電影獎項才為觀眾所熟知,而人們認識這些新導演,一部高票房的處女作就足夠瞭--哪怕這部作品有時被貼上“爛片”的標簽。這些新導演突然而至的成功,似乎是在宣示著,以往隻有大導演才能帶來高票房的時代,正在成為過去。但是,這些新導演的小制作憑什麼“以小博大”?不少人把這種現象的出現歸結於新導演個人,但事實上,新導演從來都不是以獨行者的姿態橫空出世,正如薛曉路背後有江志強,郭敬明背後有柴智屏、安曉芬,趙薇背後有關錦鵬,烏爾善背後有陳國富……在每個新導演成功的背後,都有一個老成持重的推手,以及大大小小的電影公司、實力雄厚的投資者作支撐。與其說,這些作品的成功是新導演個人才華和價值觀在票房上的表現,還不如說這是市場化的生產體系和對觀眾情懷精準把握的產物。以小博大從張藝謀、陳凱歌黃葉紛飛、廟堂江湖的大片時代,到薛曉路、郭敬明鏡頭下都市霓虹、愛情盛行的“小時代”,其間不過十餘年時間。安曉芬恰好親歷瞭兩個時代的劇變--當張藝謀加入張偉平的新畫面時,安曉芬是新畫面的財務總監;當郭敬明從暢銷書作傢轉型為導演時,安曉芬是他處女作的制片人。盡管最終與張偉平以難看的姿態分道揚鑣,但張藝謀大概仍會懷念1997年成立的新畫面。這幾乎是完全為他一個人成立的公司,就像早期以馮小剛為中心的華誼兄弟(300027,股吧)。加入電影公司時,這些大導演多半就已經在國際上獲得大獎。那是由導演來全權操控電影的時代,制片人隻負責提供資金。張偉平對張藝謀的項目“不看劇本,不看賬本”,張藝謀想拍什麼就拍什麼。由於導演本身經驗豐富,這樣的合作模式很少出岔子。源於個人對電影制作的好奇心,時任新畫面財務總監的安曉芬從財務的角度介入到電影制作中,一張張地翻看張藝謀遞交給新畫面的賬本。她記得,“張藝謀的制作團隊很成熟,從劇組前期每天的吃喝拉撒到後期的制作,賬目記得非常清楚”。從賬本枯燥的數字中,安曉芬對整個電影制作的成本和預算控制有瞭初步瞭解。在無人監管的自由下,張藝謀回饋給新畫面的是巨大的名聲和財富。最初的三部片子《一個都不能少》、《我的父親母親》、《幸福時光》是按照張藝謀一貫的思路展開,以導演個人情懷的表達為主,它們鞏固瞭張藝謀在國內外的藝術品牌。2002年,《英雄》以3000萬美元的巨額投資,在全球奪得近兩億美元的票房,其中在國內的票房為2.4億人民幣。當時,內地全年的票房也才不到10億。自此之後,一個以導演為招牌的商業大片時代開始瞭,可以說,從2002年往後的10年,是大導演掌控電影市場的10年,在票房的助力下,他們在制片方乃至整個市場面前都有絕對話語權。一個明顯的表現是,說起內地電影,觀眾能想起的演員有很多,但多數觀眾能想起的導演不過四位:張藝謀、陳凱歌、馮小剛、薑文。盡管也出現過《無極》、《滿城盡帶黃金甲》這樣口碑不佳的作品,但這四位大導演仍然是各大電影公司極力爭取的對象。以至2010年,當安曉芬以大盛國際傳媒總裁的身份試圖運轉起一部電影的時候,她發現這些大導演資源已經牢牢掌控在華誼兄弟、新畫面等幾個主要民營電影公司的手裡,其他新入局者根本不可能撬動大導演這塊蛋糕。與此同時,內地電影市場的容量正以爆發式的速度增長--2010年,中國電影票房破百億,同比增長超過50%。巨大的市場潛力給後來者提供瞭足夠的覬覦空間,即便爭取不到大導演,他們也不甘心就此放棄,而是開始千方百計尋求其他出路,企圖在利潤豐厚的電影市場上分一杯羹。在請兩位香港導演葉偉信、李仁港分別執導《葉問2》、《錦衣衛》試水市場之後,安曉芬開始培養自己的新導演。她第一次嘗試和新導演合作是在《李獻計歷險記》,這部電影的前身是2009年在網絡上廣為流傳的20分鐘動畫片,動畫制作者是生於1981年的李陽。當別人把這部動畫短片放給安曉芬看的時候,她的第一感覺是強烈的震撼。這部動畫片畫風粗礪,配音隨意,但故事絕佳,講述瞭一個失戀年輕人如何追回愛情的故事。“它反映瞭一整代人對事物的看法和處理方式,他有著執著和張揚的個性,會很極端地去堅持自己想要的東西。”安曉芬戴著眼鏡,沒有化妝,穿著一襲保守的深色裙裝,談話間一直保持著會計式的冷靜和務實,隻有在說到這部電影的時候,她才開始不自覺地使用大量形容詞。被故事打動的安曉芬決定投拍這部電影。“當時,這個題材恰好在新導演郭帆手裡,我隻能無條件地用他。”她說。出於會計工作的本能,安曉芬冷靜下來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算賬。《李獻計歷險記》在網絡上有2000萬點擊量,在80後、90後中廣為流傳,安曉芬想把它做成一部粉絲電影。按照10%的點擊轉化量,她樂觀地預估這部電影線下可能會有200萬觀眾,票價30元的話,那麼票房可能會有6000萬。按照這個基數,安曉芬準備瞭2000萬用於制作、宣傳及發行。2011年國慶檔,房祖名、王子文主演的《李獻計歷險記》上映,但其最終票房卻隻有區區900萬。安曉芬把票房不佳的原因歸咎於自己對新導演不夠有控制力:“我老抱有一種幻想,也許他是對的,也許我不能用舊觀念看他。就這樣一直安慰自己,從主創的團隊建設到劇本的完成,一步步退讓。”對新導演放權的後果是,隻拍瞭十幾天,安曉芬就發現導演郭帆對劇本、團隊的把握都不夠成熟。意識到這一點後,她立刻收回控制權,變得強勢起來,重新給導演配備團隊,包括演員和幕後工作人員。但因介入得太晚,已經無法挽回頹勢。“這部電影賠很多,但是我覺得也值。將來與新導演合作時哪些方面該堅持,哪些方面該妥協,從此有瞭經驗。”如果說《李獻計歷險記》是安曉芬對大導演主導制電影市場一次失敗的沖擊的話,那麼毫無疑問,《失戀33天》則是這種潮流下的一個幸運兒。盡管2011年的國產電影票房冠軍再次被張藝謀奪得,他執導的《金陵十三釵》獲得6億票房,但在這一年裡,觀眾和媒體討論更多的其實是另一部電影--《失戀33天》。與張藝謀相比,這部電影的導演滕華濤顯然略遜一籌。滕華濤以執導電視劇《蝸居》、《雙面膠》成名,在電視劇領域頗有建樹,但在電影領域卻還被認為是新人輩。在《失戀33天》中,他找到的兩名主演文章和白百合在當時的電視劇領域也隻能算是二線。這部講述年輕人失戀心情的電影,總投資成本不到1500萬,最終票房卻高達3.5億,位列2011年國產電影票房第4位。要知道,排在它前面的是吳彥祖、周迅都隻能跑龍套的《建黨偉業》。意外的高票房和在社交媒體上形成的前所未有的熱度,讓《失戀33天》成為新導演、小成本、小制作與大導演、高成本、大制作相抗衡,上演以小博大戲碼的一個典型案例。現在看來,它更像是轉折點上的一個信號。“電影已經到瞭從古裝大片到小成本、小清新、年輕題材的變革期,社交媒體(微博、自媒體)更是在為這種趨勢推波助瀾,《失戀33天》很幸運,恰好踩在瞭這樣一個歷史節點上。”樂視影業宣傳部總經理陳肅說。他是1985年生人,穿著T恤,說話語速很快,幾乎每隔兩三分鐘,放在手邊的iPhone手機就會響起QQ、微信或郵件的聲音。在進入樂視影業前,陳肅與別人合辦過一個公司,《失戀33天》備受稱道的社會化營銷就是他與團隊一起完成的。在他看來,營銷隻能起到推波助瀾的作用,《失戀33天》之所以能達到當時的高度,最主要的原因是觀眾需要這樣的片子。某種意義上說,陳肅的觀點是對當下電影市場的真實表述。現在,影院裡坐著的消費者是電影市場上最重要的支持者,而這個群體正變得更年輕、更龐大、更積極。中國電影發行放映協會公佈的一項調查顯示,中國電影觀眾群日趨年輕化,平均年齡僅為21.5歲,其中43.5%的觀眾將影片類型當作觀影參考,43.2%的觀眾註重演員陣容。對大多數年輕觀眾而言,純美養眼的青春題材和更貼近現實的都市題材電影遠比歷史和戰爭題材更具親和力。而對那些已經走過青春的觀眾和都市白領來說,能勾起他們回憶和眷戀的青春題材電影,以及在當下都市生活中更容易找到對應點的情感類題材,同樣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這也就不難理解,《失戀33天》這個轉折點之後,新導演帶來的“奇跡”便一個接一個地到來:2012年12月,徐崢導演的《泰囧》上映,票房超過12億;2013年3月,薛曉路導演的《北京遇上西雅圖》上映,票房超過5億;同年4月,趙薇導演的《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上映,票房超過7億……隨著“以小博大”戲碼的頻繁上演,中國電影市場迎來票房大爆發時代。2013年剛過去一半,全國電影票房收入已經達到109.9億。而2010年,電影業還在為全年的票房收入達到百億而歡呼慶幸,感嘆一切來得出乎意料地快。值得一提的是,去年前11個月,國產片還因為引進分賬片數量增加而哀鳴一片,就連“常勝將軍”馮小剛也難挽頹勢。然而接下來國產片票房取得如此佳績,可以說這些新生代導演功不可沒。談及新導演和中小成本電影的成功,導演滕華濤認為這是意料之中的事。“電影市場早就應該有所改變瞭,從《失戀33天》到《泰囧》,可以看到題材越來越接近年輕觀眾的口味。因為去電影院的大多還是年輕觀眾,我們這一代導演跟他們的交流方式更加契合,所以相對能得到更多認可。”這種觀點得到瞭香港導演吳思遠的認同,他認為,現在的觀眾主要是80後、90後,他們的喜好有時候不是那些大牌導演能夠揣摩得透的,新導演跟他們年齡比較接近,有相同的閱歷,某些方面反而占有優勢。情懷消費其實,仔細觀察之後不難發現,細數《泰囧》、《失戀33天》等成功案例,貼近現實生活以及在社交媒體上掀起的輿論熱潮無疑都是其成功的關鍵要素。與大導演主導電影市場時代不同,以前觀眾隻能被動接受導演拍攝出來的電影,而現在他們已經可以通過社交媒體等通道主動發聲。以前是觀眾消費導演,而現在,他們消費的是一種情懷。2013年1月29日,北京東方梅地亞二樓大廳,樂視影業CEO張昭正在召集同事排練公司年會上要表演的節目--出名叫《戲子、痞子、影子》的話劇,張昭擔任導演。這群忙碌的電影人平常上班時難得有閑暇時光,於是這次排練幾乎演變成一場輕松的小聚會。此時,樂視影業宣傳部的陳肅走進來,直接打斷瞭他們的歡樂,把張昭拉到一邊匯報工作。陳肅發現,根據監測結果,《小時代》在微博上的搜索量是《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的8倍。這兩部都是新導演的片子,前者由作傢郭敬明導演,安曉芬制片,監制是打造過《流星花園》的柴智屏;後者是演員趙薇的導演處女作,她同時擔任出品人和制片人,請來香港導演關錦鵬擔任監制。那時,這兩部電影都已經進入拍攝階段,《小時代》甚至馬上就要殺青瞭。張昭敏銳地感覺到,《小時代》有成為高票房電影的可能,起碼在話題性上無人能及。與華誼、博納等固守自己領域的第一代民營電影公司不同,創立於2011年的樂視影業是一傢熱衷於給自己貼上互聯網標簽的電視公司,他們在互聯網上分析數據,尋找電影概念的靈感,在社交媒體上測試電影可能會有的熱度。從網絡數據和評論反饋的角度來看,《小時代》是樂視影業無法錯過的影片。當張昭、陳肅與《小時代》制作方接觸的時候,影片的風格和面貌已經基本定型。他們對這部影片的信心,除瞭來源於對郭敬明強大粉絲的期待之外,還來源於對制片人安曉芬和監制柴智屏的信任。這是安曉芬第二次與新導演合作,她想做一部真正的“粉絲電影”。這一次,她最先找到的不是導演,而是監制柴智屏。柴智屏在華語電視圈有“偶像劇教母”之稱,制作過包括《流星花園》、《戰神》在內的30多部偶像劇。在給粉絲造夢這件事情上,沒有人比這位51歲的臺灣制作人更加資深。之前的《李獻計歷險記》不算一次太美妙的實驗,安曉芬希望柴智屏能夠幫她把控藝術方向和拍攝流程。在柴智屏的建議下,安曉芬找到《小時代》的原著郭敬明擔任編劇和導演。至於電影的其他環節,安曉芬開始更多地發揮制片人的作用,參與到拍攝周期的敲定以及演員的選擇上—上映後受到粉絲大量好評的主演楊冪和郭采潔,就是安曉芬提議的角色人選。在79天的預定周期內,郭敬明完成瞭《小時代》前兩部的拍攝。唯一超出原計劃的部分在於,這兩部電影的拍攝成本最後超出瞭800萬預算。如果換做另外一個新導演,安曉芬也許不會批準這個預算--她一向對數據敏感,精於控制成本。但對方是郭敬明,即便是新人,安曉芬也認為有理由滿足他的預算要求。“他有那麼多粉絲,怎麼拍粉絲都會認同,因為他是郭敬明。”安曉芬說。有消息稱,這兩部電影的最終成本在5500萬左右。在這一點上,安曉芬和張昭一樣,看中的都是電影上映後,那些願意為郭敬明買單的粉絲。沒有人清楚這群粉絲的真正數量,但一切跡象都表明,他們已經準備好迎接電影《小時代》瞭。2013年3月份,樂視影業以營銷和發行為《小時代》加磅,成為這部電影上映時,那一長串聯合出品公司之一(據統計共有10個之多)。營銷郭敬明這樣擁有足夠知名度又願意放下身段、迎合市場的新導演,對樂視影業來說並不存在太大的難度。在此之前,大導演拍片大都是為瞭滿足自己的個人情懷,而郭敬明的粉絲電影,卻是完全為瞭滿足粉絲的情懷--盡管這種“情懷”以及價值觀在影片上映後,引起一場又一場罵戰。在營銷中,所有重點隻需圍繞著粉絲的想象以及粉絲的個人感情即可。“我們會上網搜索,是哪些人在哪些平臺上討論這部電影,討論的都是什麼樣的話題。”陳肅說,這跟大導演影片的營銷方式存在很大差別。無論是《金陵十三釵》還是《讓子彈飛》,片方進行宣傳的時候強調的都是導演的個人品牌、故事的精彩和場面的宏大,而《小時代》、《致青春》這樣的新導演作品,宣傳中強調的是引起觀眾的情感共鳴,營銷創意大都是從觀眾的表達中提煉出來。這一方面是因為大導演與新導演的品牌價值不同,另一方面也是因為,隨著電影營銷的主戰場從電視、平媒這種單向輸出的媒介轉移到社交網站這種互動媒體上,觀眾有瞭更多表達的空間。所以,懂得抓住觀眾情懷的電影營銷,博得高票房的機會才會越多。《致青春》上映時,首先消費的是觀眾寄托在趙薇身上的青春回憶。那段時間,“有種藍顏叫做黃曉明”、“小燕子的青春”之類的話題長期占據微博話題榜。它們由營銷方策劃出來,但真正傳播開來的原因是,它契合瞭80後的懷舊心理,許多人不僅主動參與轉發,還在這個過程中分享自己的青春回憶,這些言論自然而然也成為第二輪營銷的素材。在《致青春》前後上映的影片,比如《中國合夥人》、《北京遇上西雅圖》,營銷時走的也是類似路線。渲染主角緋聞、拋出電影花絮短片之類的營銷手法已經被取而代之,現如今,重要的是觀眾怎麼想,他們直接決定瞭一部電影的票房成敗。尋找專業度現在,安曉芬每天都會收到好幾條私信,大都是心懷導演夢的新人怯生生地向她推薦自己的劇本。和她一樣,盡管微博粉絲隻有3000多人,電影《第一次》導演韓延每天也會收到數條私信,很多有名無名的電影公司向他伸出橄欖枝,詢問他是否願意加入自己的電影項目。新導演在找制片人,項目在找投資人,電影公司在找項目……隨著市場正在變得空前活躍,所有人手中似乎都有個新導演計劃:樂視影業打算5年推出30部新導演作品,每部成本控制在2000萬以內;光線影業在徐崢的《泰囧》之後,又推出瞭新人王子鳴導演的《不二神探》;從2010年進入電影制作開始,安曉芬的大盛國際一般一年隻拍兩部電影,但明年她將推出3到4部電影,其中一半是新導演的作品;在老牌電影公司華誼兄弟和博納影業公佈的2013-2014年度的新片計劃裡,除瞭馮小剛、徐克、爾冬升之外,也有好幾張新面孔。新導演已經不用像前幾年那樣,為瞭找資金而那麼發愁,電影市場的熱度讓越來越多的基金把電影當成投資對象,它們不幹涉電影制作,更在乎的是如何將錢花出去;它們投資多個項目分攤風險,不像單個小公司那樣,因為一部電影票房失利就清盤關張。國影基金、一壹基金、中國紅利影視基金都是近幾年來成立的影視基金,融資規模都在10億以上,它們以加磅的形式活躍在電影投資圈裡,投資的標準一般是當制片方50%的預算到位的時候,基金便會考慮跟投20%至30%。雖然它們並不直接與新導演接觸,但基金的存在無疑讓新導演有瞭更多的拍片機會。隨著中小成本電影票房的大爆發,電影資金開始有向這類影片集中的傾向。在北京盛世華銳電影投資管理公司總經理高軍看來,新導演成功制作中小成本電影是好事,但一旦盲目跟風、資本過度集中,就會對整體市場造成傷害。而且,一些中小成本電影的成功,可能引發一部分電影人以小投入大回報為目的,拼湊各種娛樂化元素來迎合市場。這固然可能在商業上獲利,但一窩蜂擠上這條獨木橋後,整體電影市場的價值將會大打折扣。一個健全、完善的電影文化生態,應該是市場化的商業大片構成基座,中小成本電影對其形成補充。現在來看,國產電影產業距此無疑仍有差距。與資金相比,現在新導演更發愁的則是如何找到專業的合作公司。韓延在今年的中國新片電影頻道傳媒大獎中獲得“最佳新人導演獎”,但事實上,在《第一次》這部電影之前,韓延已經拍過7部電影,多數沒有公開發行,有些隻走數字院線。韓延並不諱言這裡面有好幾部是連他都羞於開口說片名的“爛片”,不面世反而是好事。“這個圈子裡並不缺錢,想投電影的人很多,尤其是熱錢,我真正發愁的是怎麼找到更專業的錢。”找到江志強是韓延導演生涯的轉折。與薛曉路見江志強的經歷類似,韓延初次見江志強是在夜宵上。在一頓飯的閑聊之後,江志強決定幫助韓延把《第一次》拍出來。他首先做的是幫韓延制定拍攝周期和拍攝成本:30天以內,千萬元以下,一部小成本影片的規模。在江志強的電影工業化體系裡,控制成本是長遠發展的基礎。“他擔心的不是自己賠錢,而是擔心如果把成本做大,對我自己的發展不好。”韓延說。在拍攝過程中,江志強的專業度不斷刷新著韓延之前對投資人的認識。有一次他將《第一次》的分鏡頭劇本交給江志強--這隻是例行公事,韓延並不覺得有哪個投資人會細致到看分鏡頭劇本。沒想到江志強不僅看完瞭,還跟他進一步討論。當韓延毫不掩飾地表示驚奇的時候,回答他的是江志強的反問:“我不看,讓你發給我幹嗎?”依靠江志強個人的專業判斷,來自香港的安樂電影成為扶持內地新導演的榜樣。在《第一次》之後,韓延放棄其他電影公司開出的豐厚報酬,在江志強手下開始籌備自己真正意義上的第二部影片。劇本創意由江志強提出,韓延負責完善和劇本加工。具體的影片類型暫時不得而知,不過可以肯定的是,那將是與《第一次》的純愛路線完全不同的類型。而薛曉路的第三部影片,也有可能與江志強繼續合作。在電影圈裡,像江志強這樣既有市場眼光又懂電影運作的老板畢竟是少數,更多的公司是以分工明確的部門流程來彌補經驗上的不足。安曉芬看中《李獻計歷險記》動畫導演李陽的想象力,簽下他做一部電影長片。而且,將有一個業內著名大導演擔任李陽的監制。樂視影業有一個專門的投資制作研發部,負責新導演的開發。這個部門今年推出的兩部新導演作品分別是李蔚然的《我想和你好好的》以及馬志宇的《我愛的是你愛我》。前者主打男女之間的“珍惜”,後者打著“大叔與蘿莉愛情”的擦邊球,依然是情感類題材,依然是清晰可見的、可以引起觀眾情感共鳴的營銷路線。這兩部電影,樂視影業研發總監張弘毅都參與其中。這位身形瘦長的男人生於1983年,畢業於北京電影學院,對好萊塢的歷史典故、類型片的發展歷程可以信手拈來。這其中,讓他個人著迷不已的一個新導演案例是好萊塢的馬克•韋佈,他於2009年執導瞭自己的第一部劇情長片《和莎莫的500天》,因為別致的小清新風格而大獲成功。如果這樣的新導演身在中國,大概會被投資人一直催促拍攝同類型的電影。但在電影工業化高度成熟的好萊塢,他有瞭更多可能。2012年,哥倫比亞公司挑中他執導超級英雄大片《超凡蜘蛛俠》。“這就是好萊塢非常重要的一點,從韋佈的電影中可以看出他對於青少年心態和青春氣息的把握:這個類型你不要拍瞭,已經證明你瞭,我要你拍一部大片,把你這個東西放在裡面,這樣青少年的市場就可以完全Cover掉瞭。這是好萊塢眼光非常獨道的地方。”張弘毅希望,自己也能成為慧眼識珠的那個人。但現實的情況卻與想象中有巨大落差。大熒幕上的光影夢幻讓人癡迷,現實世界中心懷電影夢的人數不勝數,挑選新導演就像沙裡淘金,需要反復篩選。張弘毅在辦公室裡接待過各式各樣的人:堅信自己有個好故事的農民,將劇本裝訂得整整齊齊的老人,剛從電影學院畢業的年輕人……這些人當中,能進入下一步研發環節的微乎其微。在韓延和張弘毅眼裡,徐崢、趙薇、郭敬明這種跨界明星都不能算是真正的新導演,他們挾巨大的資源優勢起步,在電影還未上映時,就可以讓人猜到它們的票房會是億元起步。“真正的新導演應該是市場裡的未知因素,他拍某部影片,票房能不能達到2000萬,對所有人來說都必須得是一個巨大的問號。”張弘毅說。對於新銳導演在當下電影市場日益嶄露頭角以及眾多懷著導演夢而加入這一行業期待一炮而紅的新人,江志強卻表現得異常冷靜。“我不寄望一個新導演的作品能成功,也不用一兩部電影論成敗。我希望十幾年後再回頭看他們,而不是現在。”江志強說。var page_navigation = document.getElementById('page_navigation');if(page_navigation){ var nav_links = page_navigation.getElementsByTagName('a'); var nav_length = nav_links.length;//正文頁導航加突發新聞 if(nav_length == 2){ var emergency = document.createElement('div');emergency.style.position = 'relative';emergency.innerHTML = '

內容來自hexun新聞

新聞來源http://news.hexun.com/2013-07-31/156667860.html

民間代書信貸苑裡鎮土地貸款率利最低銀行比較
    深坑區農地貸款率利最低銀行比較南澳鄉農地貸款額度代墊款信貸銀行怎麼貸款比較會過件土地信用貸款借款怎麼貸款比較會過件台南信用貸款信貸房貸是什麼房貸信用貸款利率大武鄉房屋二胎

整合各家銀行貸款方案(免費諮詢看看):

http://www.youbao99.com/

    深坑區農地貸款率利最低銀行比較南澳鄉農地貸款額度代墊款信貸銀行怎麼貸款比較會過件土地信用貸款借款怎麼貸款比較會過件台南信用貸款信貸房貸是什麼房貸信用貸款利率大武鄉房屋二胎
    深坑區農地貸款率利最低銀行比較南澳鄉農地貸款額度代墊款信貸銀行怎麼貸款比較會過件土地信用貸款借款怎麼貸款比較會過件台南信用貸款信貸房貸是什麼房貸信用貸款利率大武鄉房屋二胎

回應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