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3201356〔特殊傳說同人〕回憶之前、遺忘之後

〔回憶之前、遺忘之後〕

 

  ……有人說過回憶是條長河,有時你一個閃神就會陷落而不自知,但回憶仍是回憶,見到的不過是幻影,是無可改變的過去。
  
  而在回憶之前,你根本無從分辨何者為真何者是虛幻。


  那是一個普通的早晨,少年一早起床就順手打開電腦,起身走到浴室梳洗,一切都跟平常一般,沒什麼特殊,除了……

  少年睡眼惺忪的拿著牙刷慢慢刷牙,伸手打開水龍頭的時候,他也聽見一陣巨響,連忙奔出浴室直朝聲音方向走去,卻看到了某個驚悚到不行的景象,嚇得少年連退三步,手上的牙刷也因手抖而掉在地上,他無暇理會,而是直奔客廳拿起桌上的手機,顫抖的按下號碼後,手機那端出現的是不耐煩的聲音,其中還夾雜著不明哀號跟爆破聲。

  「你最好有天大的事,不然你就等著我去砍你!」心情非常不好的殿下如是說。

  「學長……我、我……」

  「你再繼續我我我下去就準備領死。」

  「那個……我又看到安地爾了。」

  手機那端的人突然沒了聲音,一會才又說出在那裡見到。

  「嗯……」

  「褚?」

  「……他現在躺在我的床上。」

  話才說完,少年腳下的地板突然出現一圈光芒,接著是挾帶著十級怒火的學長。
 
因為過於突然,少年一整個反應不及,等到反應過來時,迎接他的是一頓痛打。
 
  ……他聽到熟悉的聲音,挾帶著爆怒跟哀號,卻又十分喜感,總是被毆打的精靈王子跟老是痛毆人的妖師首領,光是想像就會讓他笑意連連,他知道那都是回憶都是過去,但在睜眼瞬間,他又將過往的殘影跟眼前的畫面重疊,於是喊出了那二人的名字。
 
  「凡斯?亞那?」
 
  「……」
 
  「咦?」

  回應他的是二個不同的反應。

  「你是睡昏頭了嗎?」

  男子喚出兵器直指床上的人,發現不太對勁的少年連忙撲上阻止卻反被男子痛毆。

  「不要在我房間宰人。」他脆弱的心靈會受傷的。

  「你要不讓開我連你一起殺。」瀕臨臨界點的男子毫不留情的一拳毆下,一時間哀號聲四起好不熱鬧。

  在旁觀察許久的安地爾突然冒出一句你們不是凡斯跟亞那,換來的是一記冷瞪。

  「廢話。」他們那裡像那對千年笑話。

  「可是你們的感覺很像他們。」只是個性要換一下就是。

  「……」

  「向來都是凡斯暴力亞那被打,你們剛好反過來。」安地爾伸指說道,才剛說完就感覺到一陣冷風自面前襲過,下意識的拿出黑針阻擋卻還是慢了一步。

  他眨眼看著前方飄落的藍髮,也見到那雙滿是怒氣的紅眸,和亞那的銀眸不同,卻又有相同的感覺。

  往後看去,他見到一直躲在男子身後一面撫著頭一面擔心的少年,回憶突然一湧而上,他彷彿見到了過去再次重現,他們都沒有離開,他們還在秘密基地裡,偶爾會聽到精靈的歌聲,向晚時會一起圍在桌邊用餐,入夜後則是一同仰望星光。


  一切都沒有改變。

  一切也都改變了。

  在回憶之後,在遺忘之前。


  銀髮男子在攻擊他之後就離開了,離開前還不忘毆打少年一拳,「明天之前給我處理好他的事,要是我明天起來還看到他在這裡你就完了。」說完就甩上門離開,留下他跟少年二個人。

  「可是……」少年哀怨的看著關起的門,腦中想著是他要如何「處理」安地爾啊,他不被對方處理就很好了。

  偷偷瞧了仍在床上的人,後者輕揚笑容,然後,少年快速逃離自己房間轉而猛敲隔壁房。

  繼續待在那裡他會被吃的。

  狂敲一陣後,緊閉的門突然被開起,門後站著的是剛脫下袍服的男子。

  「處理好了?」

  少年搖頭。

  「那就沒什麼好說的。」男子伸手關上門,之後卻被少年死命拉住,趕也趕不開。

  「會死的,我說的是我,而且他是鬼族……」

  話還沒說完就聽到男子冷哼一聲。

  「鬼族又如何,你開二檔直接轟掉他的腦袋就好,況且那個人不是鬼族,起碼現在不是,你可以放心。」

  「……咦?」那是什麼意思。

  「你回去慢慢看清楚就知道,現在立刻離開這裡,不要等我出手啊你會後悔的,褚。」

  見到學長的笑,少年趕忙放開手,而後哭著看門被關上。

  「……他不是鬼族。」無視於主人的幻武兵器又自動出現,少年早就見怪不怪了,只是……

  「他要不是鬼族那會是什麼?」

  「不知道。」

  「……」

  「不過他身上沒有鬼族的氣息,可能是被隱藏或是消除,總之,那個人現在不是鬼族,你可以放心。」說到最後似乎還嘆了口氣。

  「嗯,真有事的話妳應該會保護我吧?」少年問著米納斯,得到的回應是,一陣沉默。

  少年嘆口氣,慢慢走回自己房間,才剛打開門,他就見到非常可怕的畫面,那位被稱為鬼族高手的人正一手拿著他掉落的牙刷,一面好奇的打量屋內擺設,察覺他回來了,甚至還露出笑容說著你回來了的話,嚇得少年連忙關上門。

  後來他還是開了門,他卻是緊貼著牆面,慢慢的縮回自己房裡,他知道他沒種還沒膽,但他覺得人生當中最重要的是活下去,就算面前的安地爾不是鬼族,他還是會打從心裡恐懼。

  這樣想著的少年一面鬼祟的想找個安全的地方,屋裡的人則是帶著好奇的眼光打量少年的舉動。

  安地爾發現時,他已經大步上前一把抓住少年,同時也聽到不要殺我的大叫聲。

  「我沒有要殺你,只是想知道些事。」

  「……你要知道什麼?」少年臉色慘白,一臉放棄的模樣。

  「你跟剛才那位的事。」安地爾笑說。

  「嗯,他是我學長……不是亞那……」他小聲說,得到的是一記點頭。

  「我知道。」

  「我是他學弟……」

  「我知道你不是凡斯。」鬼族高手笑說。

  他知道那不過是回憶在翻攪,混動著,他也知道失去的不可能再回來,眼前的少年雖然有凡斯的感覺,但是那不是他想見到的人。

  他想見的人都不在自己身邊,是自己推開他們又或是他們自己離開,這問題已經不再重要,他也不想知道答案。

  「就當是滿足我的好奇心,你可以說說你跟學長間的事,我可以把凡斯跟亞那的蠢事當成交換的條件,你說如何?」

  少年原本想拒絕,一聽到蠢事二字後又覺得交換一下也不過份,這時候根本忘了男子的交待,他只是很單純的說說學校的事,也聽著安地爾說著千年前的事,時間就這樣緩慢流逝,直到夜深,少年因疲憊趴倒在桌上,安地爾仍是說著往事。

  「……我知道你不是凡斯,要是凡斯跟你一樣單純,不把任何事都看的太清楚的話,現在應該會不一樣……」話語到了最後漸漸輕緩,最終消失於嘆息聲中。

  因為看得太清楚,所以連最後的希望也一併抹去,因為把每條路的終點都規劃設定好,所以沒看到其中的捷徑和可能的未來。

  他知道少年跟凡斯不同,卻也希望他們相同。不自覺伸手輕觸少年沉睡的臉,尚未碰觸就感覺到一股力量,安地爾停下動作,靜靜的看著淡籃色的光圈籠罩著少年。

  那是一種警告也是種保護,警告他不許輕舉妄動,保護傻愣愣在鬼族面前睡著的人。

  「我的主人不是你要找的人,請離開。」冰冷不帶溫暖的語氣突然響起,安地爾笑了下,起身退開幾步。

  「雖然不是我要找的人,我對他挺有興趣的,可以的話也請提醒他不要在外人面前毫無防備的睡著,這是一件很危險的事。」

  「……我會代為轉告的。」

  安地爾彈指,他的腳下出現一道深藍色的法陣,光芒竄動間也消失了身影,而在光芒消失後,屋裡只留下少年沉睡的身影,還有一聲嘆息。

  離開少年房後,他轉而來到另個人的房裡,才剛踏進就聞到令人懷念的氣味,乾淨到近似純粹的空氣,那瞬間他似乎又聽到自遠處傳來的笑聲,睜眼後只見到一片漆黑和地上的月光,他笑了笑,朝著另一旁走去,才剛靠近床畔隨即感受到一股殺氣。

  「我說過了,要再見到你一定會宰掉你的,還是你是自願來送死的。」舉著長槍,男子說道。

  就著月光,他似乎見到安地爾露出笑容,帶著哀傷強裝出來的那種笑容,也可能是自己錯看,那些都是過往回憶了,繼續抓住不放也只是顯得小家子氣,對他來說是如此,對那位鬼族高手更是如此,什麼都不存在了,也就只能選擇遺忘不是。

  「我不是你記憶個那個人,褚也不是,你所懷念的僅是回憶,那是你一手造成的真實,到這時候才感到後悔不嫌太晚嗎?」

  「……不,我沒有後悔過。」安地爾拋出黑針說道,「我是真的把他們當朋友,也是真的想把他們拉到耶呂這邊。」

  他不曾後悔過,只是遺憾是這樣的結果,要真能重來的話,他還是會做出一樣的決定,只是……

  「如果亞那像你一樣果決的話,我想一切也會不同。」

  「我是亞那的話我一定會在見面那時把你砍成八塊。」男子冷笑說道。

  「我相信你會的。」拋出手上的黑針,安地爾退到黑暗中。

  如果凡斯多點少年的單純,如果亞那和眼前的人一般堅持黑與白的分際,或許他們的相遇不會是悲劇收場。

  羊與虎不可能和平共處,但或許,真有那個「如果」,他們應該可以和平共處吧,一如過往回憶那樣,一起渡過每一天每一夜,一起吟唱歌曲一起欣賞夜空,說著可能實現的未來。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回憶了,而他因為這份回憶動搖,甚至忘了自己該有的身份,他該是鬼族,該是黑暗世界的一份子,不該去奢求其他的。

  「幫我跟褚冥漾問好,我期待下次再見面的時候。」說話時他腳下也轉出一圈法陣,暗黑色中帶著深藍色澤,光芒閃動間,他也消失在男子房裡。

  安地爾消失後,男子鬆了口氣,同時想起隔壁房的人,奔到隔壁房後他見到睡得正好的少年,沒有多想的直接揮下一拳,把少年打到清醒。

  「你這個笨蛋!」竟然給我在鬼族面前睡著,「我真該把你砍成十段八段的。」

  「……笨蛋也有睡覺的權力啊。」少年撫著被打腫的頭抗議,話才剛起頭隨即見到一陣銀光朝自己撲來,發現那是男子慣用的兵器時,少年只能抱著頭躲到走廊上求救,他再大膽也不可能拿出米納斯指著學長。

  「……我也不會這樣做。」他的兵器一秒拒絕他的想法,這讓少年更加哀痛,感覺身後的殺氣越來越重,他也只能朝著安因的房裡奔去。

  「你有種就不要給我跑!」

  ……問題是我怕死啊。少年無聲的吶喊。

  黑館仍是一如往常的吵鬧。


  一切都沒有改變,一切也都改變了。

  在回憶之前,在遺忘之後。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回應
投票用
SECOND
不秘密的留言版
366日花個紋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關鍵字
世界大同(巴)
free counters